(炼金第十一)理特、玛莉、肉体的艳舞“嗄?”玛莉诧异道:“这啥啊?你家?”手指着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小小平房,不敢相信的对理特问道。 “没错!”理特不悦的皱眉:“你哪里不满?” “没有,没有!”玛莉呵呵地笑道。她本以为理特的家应该和爱丽一样是华贵气派型的,哪知竟如此朴实。 “妈妈应该不在,我们进去。”理特推开斑白的门板,领着玛莉,进入了窄小的门厅:“爸爸死后,一阵子妈妈必须要变卖家中物品来赚钱。”的确是有点空旷的感觉,玛莉想,只有几张椅子,连桌子都没有。“后来我利用在学校的名气,接了很多工作,才慢慢改善了家中经济……”理特道,话中并没有特别的感情。 “这家伙,这么努力啊!”玛莉心中暗惊。 “这是我的房间。” 玛莉进入一间小小的偏房,“呜啊!”玛莉退了一步:“书……书……怎么都是书?”只见满地的课本,论文、图鉴和字典,连床在哪都快看不见了。 “我和某人不同,”理特道:“平时都在用功。”一边将书本堆放整齐,只见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小的木板床,还有那厚厚的书墙:“真抱歉,我就是懒啊!” 玛莉一屁股往床上坐下,“好硬喔……”手不禁摸摸臀部。 “那……”玛莉笑道:“今天有什么事?”看着站在一旁的理特,玛莉吃吃的笑着。 “你……”理特脸红道:“明知故问。” “嘻嘻……”玛莉一把将理特拉到身边,轻声道:“你要先说!” “说什么?”理特奇道。 “为什么你会喜欢自己的妈妈?” “你!”理特低声道:“你不用知道这个!” “嗯~~人家想知道嘛……”玛莉挽着理特的脖子,用乳房在他背后婆娑:“不告诉我,我就不帮你喔!” “呜……”理特转头看着玛莉:“你一开始就打算这样了吧?” “答对了。亲一个!”玛莉轻轻的吻了理特的唇。 ************爸爸因为急病而死时,我才七岁,从此我看着妈妈辛勤的工作,当贵族们的下仆,饱受凌虐。但妈妈却不辞劳苦的供我上学,进入学费堪称全国最高的炼金学院,幸好我立刻考取皇室奖学金,减低了妈妈的负担。 妈妈对我管教甚严,从来不让我和别的孩子一样玩耍,我知道我们已经没有快乐的自由了,不是被贫穷打倒,就是我们打倒贫穷。 有一天,妈妈在替我洗刷身子,她轻轻的用手沾满肥皂在我身上涂抹,我和妈妈在那一天前一直都一起洗澡。我和往常一样,看着妈妈赤裸的身体,但突然之间,我感到一个非常奇特的感觉,妈妈似乎和平常不同,那浑圆的乳房和乌黑的下阴,居然让我感到身体燥热。 妈妈没有察觉到我的不同,温柔地用手指清洗我的身体,她对我的下体向来清洗得特别仔细,她轻轻地把那根小小的物体捧在手中,将包皮翻开,仔细地洗刷肌肤的死角。以往我都是很舒服的享受着妈妈的服务,但那天,我却感到下身一片火热,那小小的龟头逐渐膨胀,阴茎充气球似的变长变粗。 妈妈看着那肉茎从她手中顶撞到了自己的下巴,吓了一跳,但她没说什么,只是脸红了起来。妈妈依旧细细地清洗我的阴茎,非常的仔细,比平常都更轻更柔。妈妈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我不知道,妈妈没回答,但开始搓洗我的龟头。 温热的手指在龟头上又套又磨,我只感到天旋地转,无力地用手支撑在妈妈的肩膀上。 妈妈不知道在想些甚么,口中喘着大气,眼睛盯着我的肉棒。妈妈喃喃唤着我的名字,缓缓地张开口,舌头慢慢伸了出来。我好奇的说:“妈妈,你在干甚么?”妈妈却像是做坏事被抓到的孩子一般,脸上羞红一片,她说她没做什么,然后草草把我身上的肥皂冲掉便走了出去。 那晚,我抱着妈妈睡觉,朦朦胧胧中,我感到下体又热了起来,便将肉棒往妈妈身上直顶。肉棒隔着裤子,在妈妈身上蠕动着,妈妈好像醒了过来,但她没什么反应。我一直顶着,在妈妈的腿上和肚子上,但却感到越来越热。 突然,有个温暖的东西抓住了我的肉棒,是妈妈的手,我惊醒了,她便停止了动作。过了一阵子,妈妈的手竟缓缓的在肉棒上上下套弄起来,那比刚才我胡乱顶弄舒服多了,我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妈妈好像痛苦的喘着气。 妈妈突然停止了抚摸我的阴茎,我焦急地等待着,妈妈好像在黑暗中把裤子脱了下来,我听到“希希娑娑”的声音。妈妈呻吟了几个字,什么“不行了”、“忍不住”一类,我的裤子唰的一下也被妈妈脱掉,我吓了一跳,但没说什么。 妈妈滚烫的身体贴到我的身上,两手颤抖着将我的肉棒往她身上拖曳,一个热热的东西盖到了我的肉棒上,又热又舒服。 我高兴地叫道:“妈妈,我好舒服喔!妈妈,这是什么?”但妈妈一听到这句话,竟然快速地离开了我,穿上衣服,我惊愕得不知所措。 突然,在一片黑暗中,藤条呼呼甩动的声音传来,我只感到身上一阵刺痛,妈妈正用藤条鞭打我。我抱着头哭,但妈妈却越打越凶,我后来发现我只要哭得越响,她便打得越重,我于是闭上嘴,不哭了。 妈妈又打了一阵子,停了下来,她喘着气,我低声抽泣着。妈妈突然紧紧地抱着我,我感到她温暖的乳房贴着我的脸。“理特……我的理特……”妈妈道:“答应妈妈,你以后不可以乱碰你下面的地方,也不可以随便和女生在一起。” 我感到妈妈的眼泪滴在我脸上,我害怕地以为我做错了什么,哭道:“嗯,我以后再也不会碰那里了,妈妈不要打我……” 第二天,妈妈还是温柔的送我去上学,但是我们从此再也不在一起洗澡,也不再同睡了。 ************“嗯……”玛莉沉吟:“听起来不错嘛?”理特怒道:“哪里不错?我竟然从此对自己的妈妈爱慕不已,这一点都不好!”玛莉笑道:“那……不如帮你把妈妈弄到手啰?既然你这么讨厌……”理特困窘无比,不知该说什么。 “没问题的……”玛莉把理特的青袍缓缓脱下,那巨大的肉棒在刚才回忆时便无法抑制的勃起,“你的妈妈一定也非常的爱你……爱到发狂呢!”玛莉的舌头侵入理特的口中,理特将玛莉的衣服褪下,两手覆盖那雪白的乳房。 “嘻嘻……我是开胃菜吗?”玛莉在坚硬的木板床上扭动着,柔软的肉体在理特的身下翻搅;理特抓着那对温暖滑顺的肉球转动拧扭,手指捏着乳头搓揉;玛莉的口中发出了甜美的叹息,两手缓缓套弄着巨大的阴茎,龟头正鼓动着冒出透明的黏液。 “嗯……”玛莉将两腿张成M字,手指轻轻地撑开两片水光四射的肉瓣,鲜红的肉屄便显露了出来,“插进来……”玛莉喘息着。理特持着肉棒,龟头缓缓挤入洞中,“哈……啊……”玛莉放出无比柔软的春鸣,身体无力地摊在床上,随着阴茎的推进,不住地微微抽动。 “嗯……”玛莉叹道:“理特……你每次都把我弄得好爽……”理特抓着玛莉的腰,缓慢抽送起来,笑道:“那是因为你太淫荡了……” “嗯……讨厌……”玛莉的双手环上理特的颈子:“还不都是因为你的大南傍国……” “玛莉,我要开始了……” “嗯……用力一点……” 理特用力一顶,玛莉只感到一阵火热的浪头击来,身体猛地一震,龟头紧紧地撞击着柔嫩无比的肉蕊,快感让身体酸麻得颤抖着。“啊……啊……”玛莉抱着理特,两脚紧扣他的腰身,只见那阴茎还有些许裸露在外,理特开始快速地抽送。 “啊……啊……啊啊……”玛莉喜悦地娇喘着,下体那炽热不断向上蔓延,浑身只欲溶化。“啊啊……干我!用力干我!”玛莉浪叫着,金色的头发沾满了汗水,黏着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大量的热液不断从两人交合处流淌出来。 “玛莉……”理特喘气:“怎么样?被我干的感觉?” “啊啊……”玛莉红透的脸蛋,淫荡的笑着:“好舒服……理特的肉棒…… 在肚子里面又戳又顶……“理特再次将肉棒顶住嫩肉,用力地扭动,”啊啊啊啊啊!“玛莉尖叫起来,眼睛流出喜悦的泪水:”好棒喔……再用力些顶……再顶我……“ 抓着玛莉的丰胸,理特不断地搓揉,玛莉的臀部不自主得上下跳动,龟头不断地又撞又顶,带来了狂乱的电流,在体内穿梭。理特紧紧抱住玛莉,低吼道:“我要射了!啊……”玛莉感到体内那火热的物体剧烈抽动,然后便是更加火热的感觉,理特的精液正不断地喷打在玛莉的子宫里,“啊啊……”玛莉兴奋地抽搐着:“理特的精液……好烫……”两人紧紧抱着对方。良久,玛莉才缓缓离开理特兀自耸立的肉棒。 玛莉跪坐在理特身前,轻轻地套弄着阴茎,两眼充满爱怜地盯着闪耀水光的龟头:“这个东西……如果插到你妈妈的肉屄里……她会怎么样的哭喊呢……” 玛莉喃喃自语。 理特道:“你要怎么作?玛莉,妈妈应该快回来了……” 玛莉抬头,笑道:“这个嘛……我还没想ㄟ……” “什么?”理特惊道:“你还没想?你搞什么啊?” “唉唷!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啦,先别管这个这个了,快点……”玛莉将臀部转过来,兀自流淌着精液的肉屄喷散着惊人的热气:“再给人家弄一次啦!” “你这人也未免太不负责任了……”理特道:“自己动吧!” 玛莉将肉屄对准了肉棒,屁股缓缓坐下,阴茎慢慢地隐入了玛莉鲜红的阴肉中,“呜嗯……”玛莉叹道:“好大……”身体缓缓的上下移动,在肉棒上抽送起来。还在靠双手?怎么能够爽?论坛声誉保证! 淫泷泽萝拉下体真实状态倒模而成 高度仿真阴部外形,肤质柔软细腻!内置大颗粒突起,贴近女性生理构造,体验更真实感受...吞吐有致,不可抵挡!点击进入理特坐在床上,看着玛莉雪白的臀部上下地摆动着,在两片臀肉下那艳红的肉瓣随着玛莉的抽动而翻滚,透明的淫液不断的滴落,阴毛湿黏成一团,理特缓缓抚摸着玛莉柔嫩的臀肉,轻轻的舔弄起来。 “嘻嘻……”玛莉吃吃笑道:“舔人家屁股……色鬼……” “还说我,你自己呢?”理特笑着,将手指缓缓的插入玛莉松软的肛门里,里头空荡火热,还不住蠕动:“你的屁股怎么这么干净?” “我跟某人不同,随时都做好了备战准备的。”玛莉笑道:“……你想插我屁股吗?”那阴柔挑逗的声音,撩起了理特深沉的欲望,“当然,你这淫女。” 理特兴奋的喘息道。玛莉缓缓地站起身,龟头从那深邃的肉洞中拉出许多闪亮的丝线,纷纷落在两人的腿上。“来吧……”玛莉走下床,两手撑在墙上,屁股高高拱起:“屁股是第一次吧?嘻嘻……” 理特压在玛莉身后,龟头藉着淫水的润滑,缓缓地撑开了玛莉的肛门,“好紧……”理特道,阴茎慢慢地深入肛门,最后竟整根插入了玛莉的屁股里。 “全部……全部进去了吗?”玛莉扭过头来,脸上发烧,身体兴奋得颤抖个不停。理特抓住那两粒柔棉般的乳房,笑道:“你好像很舒服呢?屁股被干真的那么舒服吗?”玛莉皱着眉,大声的喘息着,唾液缓缓地从口边落下,两眼娇媚地看着理特,呻吟道:“嗯嗯……好舒服!我从来……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玛莉感到肚子里火辣辣的不断发出白浪般的喜乐,彷彿阴道和直肠易了位一般,肛门竟如此地令她快乐。 “那……你要不要我干你的屁股?”理特问道,淫虐的快感让他用力的揉捏着玛莉的肉体。“啊啊……我要……我要……”玛莉充满肉欲的两眼哀求着,身体不自在的扭动。“哼哼哼……你该说什么?”理特笑道,两手用力捏紧玛莉的乳头。“啊啊!”玛莉吃痛:“请干我的屁股……干我的屁股……”理特又道:“这样还不够喔……”玛莉臀部用力地顶着理特的肉棒,痛苦地喊叫:“请干我这个小贱货的肛门!干我这只小母狗的屁眼!干我!” 理特笑道:“很好,我来给你奖赏。”理特用力一拉,肉棒滑动起来,抽带着直肠娇嫩的肉壁,又猛地插了进去。“啊啊啊啊!”玛莉哭喊着,眼泪不住地奔出,从肉屄中喷射出大量的淫水,抽搐不已的阴道竟在肛门传来的快感下达到了高潮。 理特不停地抽送,玛莉的肛门紧紧咬合着雄伟的肉棒,理特也感到一种无法抵御的昏眩,身体不住地摇摆抽送。玛莉无力地贴在墙上,任理特抽弄她鲜嫩的肛门,口中喃喃的呻吟喘息着。 理特紧紧抓住玛莉的臀部,身体一紧,滚滚浓精奔入了玛莉的肠中。理特的身体剧烈地震动,玛莉喜悦的叹息着,两人沉浸在无边的快乐里,两具肉器喷射出肉欲的汁液。 玛莉和理特无力的软瘫在冰冷的地板上,激烈的喘气。外面的门好像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声音,但是没有人有力气去管。“理特……你回来了吗?”一个女性温柔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脚步声距离房间越来越近。 “呀!”女人尖叫的声音让地上瘫软的两人清醒过来,玛莉抬起头,只见一个和理特有着相同淡青色长发的女人,两手掩着口,眼中透露出气愤和羞辱的神色。“理特!你在……”她怒道:“你在干什么?”她指着玛莉:“你竟敢带个野女人回来,在家里做下流的事!” “妈妈,让我解释……”理特挣扎着站起,肉棒腾的一声扬起头来。女人霎时满脸通红,别过头去,怒道:“快把你的身体遮掩起来!” “把她抓起来!”玛莉突然说话了。“什么?”理特惊愕地看着玛莉。“快呀,就是现在!”理特看着玛莉兴奋的神色,犹豫了一下,然后迅速的跑到母亲身后,两手从母亲腋下穿出,将她架了起来。 “理特!”女人大惊,连挣扎都忘记了。玛莉从地上的衣服口袋中取出一小瓶黄澄澄的液体,“啊~~张嘴吧!”玛莉笑道:“你这狐狸精,你对我的儿子做了什么?”女人愤怒地嘶吼:“我什么都没做啊!”玛莉嘻嘻一笑,黄色的液体趁着女人大骂不已的时候,滑落了她的喉咙。 “呜……”女人突然只觉下体如火石爆裂般的炽热,身体酸软无力,连说话都没力气:“你让我吃了什么……” “嘻嘻……亲情催进剂。”玛莉缓缓的将女人的衣服褪去:“理特……你妈妈叫什么名字?”理特火热地凝视着在玛莉的手中缓缓显现的肌肤,答道:“海伦……” “理特……你,你快放了妈妈……”海伦呻吟着,声音中充满了水波飘荡的柔情。理特感到母亲的身体火热地脉动,架在她腋下的两手,不禁自主地往海伦赤裸的胸上抚去。 “理特!”海伦想大叫,却只能发出柔腻的叹息:“不要摸那里……我是你的妈妈啊……” “就因为是妈妈,所以才要摸啊!”玛莉笑道,将那层层包裹的美丽肉体脱得一干二净,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茂密的阴毛繁盛无比的生长着,透明的爱液已经流淌到了膝盖,“唉唷!都湿成这样啰……”玛莉笑着,舌头轻轻拨弄沾满了黏液的肉瓣,肉芽刮弄着红通通的阴肉。 “这个……是我小时候吸吮过的乳房……”理特轻轻的爱抚着母亲浑圆的乳房,海伦不禁发出柔情的叹息,“理特……把妈妈放开……”海伦哀求着,柔软的肉体依然散发着浓浓的雌性香气,丝毫不因年龄而稍减。 “不行……妈妈……”理特道。“你说什么?”海伦惊讶不已。“我今天要得到妈妈……”理特道,身体已经被欲望涨满。“理特……我们是母子……我们不可以……”海伦道,但她湿润无比的两眼和发出甜美颤抖的肉体,却彷彿在大声答应似地往理特身上挤压。 “啊啊啊!”海伦咬着牙大叫起来,玛莉将几根手指插入了紧缩的阴道中,“拔出去……拔出去……”海伦流着泪水,哭喊着。“嘻嘻……很久没用了呢! 这么紧……“玛莉笑着,一边观察海伦扭曲的表情,一边在阴道中不断的旋转着手指:”很久没有过高潮了吧?“ 玛莉用舌尖轻轻的舔弄起海伦的阴蒂,“啊啊啊!”理特感到母亲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感到妈妈火热的液体喷溅在脚上。“哈哈……哈啊……”海伦痛苦地喘息着,理特从未看过母亲的脸庞如此美丽,充满了爱欲的眼睛彷彿在诉说着什么,直盯着理特的双眼。 “理特……快放妈妈走,现在还来得及……别铸成大错……”海伦的劝说,听起来却像是女人在男人身上温柔的求爱,理特的肉棒顶着海伦的背脊,不住地跳动。 “那是不可能的,”玛莉笑道:“理特今天可是专程为了得到自己的妈妈才找我来的呢!” “什……什么?”海伦惊讶的看着理特:“这是真的吗?” “是的,母亲……”理特火热的眼神直盯着海伦双眼:“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妈妈……”理特低头欲吻,但海伦紧紧闭上双唇:“我不会和自己的儿子做这种事的!”海伦的脸上透露出无比的坚定。 “嗯……真的吗?”玛莉道:“那天晚上……轻轻地爱抚着自己儿子的肉棒的是谁呢?” “你、你在说什么……”海伦的声音有些许的动摇。 “算了,既然你这样说……”玛莉站起身来:“理特,放开她吧!”理特见玛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放开了海伦。海伦无力的跌坐在床上,赤裸的肉体不住地在高潮的余韵中颤抖。 “海伦,你看!你看!”玛莉笑道,跪在理特的胯下,手中握住那根巨大的肉棒,上下套弄着。海伦的脸上突然冒出一丝嫉妒和痛苦的火焰,“不要碰我儿子!”海伦道,但她无力阻止玛莉玩弄着那根肉茎,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出淫秽的艳戏。 “为什么?”玛莉问道:“我是理特的女人,为什么不能摸他的肉棒?我至少比你有资格吧!”玛莉淫荡的呵呵笑着,眼睛盯着海伦气苦的神情,舌头缓缓的舔舐着龟头:“所以就算我把他的肉棒这样做……”玛莉将肉棒深深的吞入口中,龟头紧紧抵着咽头,一会儿,玛莉才缓缓将肉棒吐出:“……你也不能怎么样。” 玛莉笑着,舔舐着阴囊下的肉纹,舌头一进一出的吸吮着睾丸。海伦看着玛莉下流的嘴唇在理特的肉棒下又舔又吸,理特竟陶醉地享受着,心中好似千万把刀剑轮番割剐,说不出的酸楚。突然,海伦也不知身体哪来一股大力,身子往前一冲,推开了玛莉,紧紧的抱着理特,肉棒顶在脸上,海伦哭道:“不要碰我儿子……他是我的!” “哼……你又不敢碰他的东西……说什么他是你的啊?”玛莉轻蔑的笑道。 海伦一咬牙,嘴巴张开,“嗯”的一声,肉棒硬生生地被吞入口中,“啊……妈妈……”理特不敢相信地抚摸着海伦轻柔的蓝发。 海伦边吸吮着儿子美味的南傍国,边抬头深情地凝视着理特,眼睛水汪汪的滚动。海伦的手轻柔地套弄着,理特只感到下体传来无法忍耐的快感,那手指的一点一拨,竟都像是摸透了自己的每一片肌肤般的舒服。海伦将理特的睾丸握在手上,轻轻的转弄,舌头鳗鱼般的缠绕着龟头,肉芽无情的在龟头上缘舔弄,让理特的身体喜悦得痉挛,痛苦得颤抖。 “妈妈……妈妈……”理特叹息着:“我要射精了……” 海伦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的眼中突然出现了惊惶,抚弄阴茎和睾丸的双手也停了下来。一直在旁观察的玛莉忽道:“你不敢让他射精吗?那让我来吧!我会让他浓~~浓的精液都毫无保留的射在我的嘴里的……”同时双手便要去拉海伦的肩膀。 海伦却又猛地将头部前后摇摆起来,舌头无情地舔舐着龟头,理特痛苦地呻吟着,身子一紧,海伦只感到一阵浓烈腥臭的液体股股不绝的注入口中,海伦努力地将儿子的精液吞下,但却吞咽不及,许多精液都滚落到了海伦的乳房上。海伦抽咽着,眼泪不断流出,但舌头却还是将精液一口又一口地卷入腹中。良久,理特停止了射精,将肉棒缓缓拔出,只见海伦口中浓浓的白色泡沫不断地顺着下巴滴落。 “理特……这样……这样可以了吗?”海伦抽泣着:“你不会离开妈妈…… 和那个坏女人在一起吧?“海伦跪坐在理特的胯下,两手轻拂理特的臀部,眼睛深情的凝视着理特。 就当理特正想说好时,玛莉忽道:“这样就想和我抢啊?”玛莉抬起屁股,两手撑在床上:“你又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插穴。”玛莉对理特一笑:“来呀!插进来,给你妈妈瞧瞧什么叫做干女人的肉屄!”理特知道玛莉这挑衅的举动是为了打破母亲的矜持,于是忍着不去看海伦痛苦的脸色,缓缓将肉棒对着玛莉的肉屄。 “等一下!”海伦叫道。“干嘛?想哭的话,我可是没有毛巾给你擦脸。” 玛莉没好气的道。 海伦的脸上充满了鄙夷、羞辱和痛苦,她缓缓地往后仰躺在床上,两腿慢慢张开成M字形,“理特……”海伦呼唤着儿子的名字。玛莉知道大事已成,笑盈盈地推了理特一把,理特忘我的走到海伦身前,看到海伦毫不遮掩地裸露出自己湿润无比的淫屄,肉棒勃胀得前所未有的难受。 “妈妈……”理特缓缓压上母亲的身体上,舌头轻轻地吸吮着母亲甜美的香唇。“理特,妈妈……妈妈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海伦抽泣着:“从那一晚开始,妈妈就已经……”理特握住母亲的乳房,“就已经是你的了……”肉棒缓缓插入狭窄湿热的孔道里。 “妈妈……好热……”理特叹道。“嘻嘻……那是你生出来的地方。”海伦破啼为笑,手温柔的盖在理特的臀上:“来,用力的把你的大肉棒刺到妈妈肚子里。” “嗯……妈妈……妈妈……”理特喘息着,心中充满了喜悦:“我爱你!” 海伦笑着,眼中不禁又流出泪水:“妈妈……妈妈也爱你……我的儿子……” 理特抬起身子,用力一挺,海伦高声的叫了出来,那是充满了快乐的欢声。 龟头用力地顶弄着,深深的抵达了那本来是自己起源的地方,嫩肉颤抖着欢淫的歌唱,喷出一股股黏腻腥臭的蜜汁。理特吸吮着妈妈的奶头,彷彿回到了小时候一般,口中鼻中尽是母亲甜美的奶香。 海伦舔舐着理特俊俏的脸庞,呻吟着:“啊啊……理特……我的理特……妈妈再也不会让你走了……”理特轻轻的舔食母亲脸上的泪渍,咸咸的泪水在舌尖慢慢化开,道:“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海伦呻吟着,在儿子的肉棒下喜悦地翻滚,她唤道:“理特……我的理特,干妈妈……用力地干妈妈……让妈妈感觉你的身体……你巨大的肉棒……”理特欣喜地抽送着,抓起妈妈的脚掌,肉棒无间断的抽插,那肉屄彷彿是为了理特而特别生成的,每一抽,肉棒都没入至根,龟头抵着嫩肉,挤出浓浓的蜜汁。 “妈妈……妈妈……”理特喘息着:“妈妈的肉屄……好像活的一样……紧紧地吸着……好舒服……” 海伦吃吃笑道:“傻孩子……妈妈的肉屄是生来给你插的……当然舒服…… 再用力点抽……再用力点插……“ 理特只感到体内一股火热既将爆发,叫道:“啊啊!妈妈,我要射精了!” 海伦抱着理特的颈子,在他耳边低声道:“射进来!射到妈妈的子宫里,妈妈要尝尝儿子的精液!” 海伦淫笑着,身体感到那火热的液体喷入了子宫的最深处,全身都颤抖地收缩着,肉屄彷彿是个金箍,紧紧吸锁着理特的肉棒,不让一滴精液外流。巨大的快感冲击着母子的身体,两人紧抱对方,感受彼此的存在。 “嗯……我的工作结束了。”玛莉满意的笑了起来,穿好衣服,但却好像忘了什么似的,从衣袋中取出一个晶莹的银环,那银环的末端刻画着男人的龟头形象。玛莉轻轻地把银环拉开,将银环套在海伦的腰上,“这是我的新发明……” 玛莉笑道,但是理特和海伦早已忘我,完全听不见玛莉的话语。“真是让人嫉妒的恩爱啊!”玛莉笑道:“这是‘绝对受精环’,和我之前做的避孕环是刚好相反的道具……你们也听不见,算了!” 玛莉把那瓶黄澄澄的药剂摆在叠得高高的书本上:“这两样东西送你们当礼物……”玛莉走出房门,轻轻把门带上:“祝你们蜜月快乐!嘻嘻……”玛莉微笑着,离开了海伦和理特的家,远远的似乎仍可以听到那撩人心弦的欢声:“啊!妈妈!” “儿子!我的好儿子!” “妈妈!我……我又要射精了!” “没关系,全部射进来吧!射到妈妈的肚子里!” “啊啊啊啊……” (炼金第十二)密药:局部反阴阳!绿色的汤汁扩散翻滚,拳头大的气泡“咕噜咕噜”的从水底浮出,“啵”的一声破裂,此起彼落毫不止歇。玛莉戴着口罩,监督着锅中来回搅拌的大汤勺,两手不断拭去额头上豆大的汗珠。 “快做了一天了……”玛莉心想:“怎么还没好啊?”站在杂乱不堪的工房里,地上堆满了各式药材、矿物、器具和道具,一座座小山,把本就狭小的工房挤得水泄不通。活灵活现竹扫帚困在工房的一角,绕着圈圈,由于地上的东西全被玛莉判定为有用之物,竹扫帚纵然是柄怀大志,却是无处可施。 工房演变成这副惨状,成因众多,固然玛莉天生懒惰,再加上妖精们殷勤的送上各种药材,当玛莉发现事情不对劲时,工房已经只剩一条勉可容人行走的小径了,就连那张单人床也只剩个让人蜷曲的小空间。 “唉……这种时候,还真不得不怀念起爱丽来呢!”玛莉叹了口气,少了爱丽在一旁对她坚毅不拔的说教,玛莉根本就不会主动去整理环境。“哎呀!”玛莉看着锅中翻滚的绿色液体:“好像快好了嘛……泡泡越来越多了……” “轰隆!!!!” 街道上的人们纷纷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一间小小的工作室里,紫黑的浓烟漫天而起,大家纷纷不安的议论起来,怀疑是否失火。正当大家觉得该去弄点水来的时候,工作室的门“呀”的一声被打开,一条黑黝黝的人形狂奔而出,一路撞倒不少人,大家讶异的看着它往广场水池奔去,倏地一跃,那乌黑的人形便头先尾后地跳入了池中,只听得“哗啦”一声,水花四溅,水池中间缓缓泛起紫黑的颜色。 而那自水中狼狈站起的不是别人,正是玛莉。 “呼……呼……”玛莉大口喘气:“我、我还以为我会死掉……”才回过神来,只见四周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大家对着玛莉指指点点,嘻嘻哈哈。玛莉便怒道:“笑什么笑!小心我把你们每一个都抓去做人体实验!”拎着湿透的衣裳,玛莉又羞又气的快步奔回工房。 “真是的……”玛莉将门窗全部打开,衣袖抡起来便是一阵猛煽:“怎么会突然爆炸呢?”一边走到陶锅旁,只见锅底一块紫色的结晶,顶多只有一根手指那么长,玛莉捏起这闪耀着水光的结晶,细细审视:“这就是成品啊……” 玛莉从地上捡起乳钵,将结晶体放入钵中,握住钵杵捣了起来,不一会,浅紫色的粉末便安安稳稳的装瓶了。 “唔……虽然做了……”玛莉道,取来一杯清水,倒入一匙药粉:“不过不喝喝看,还是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你的书是拿来干嘛的?)便一口饮尽瓶中的药水。 过了一会,玛莉感觉不到什么异样,“咦……怎么没反应啊?”玛莉奇道,两手轻轻的抚摸腹部:“除了有点痒以外,一点感觉都……呜啊!”玛莉脸色一阵惨绿:“这、这这这……”两脚不住的乱动:“这是什么令人作呕的感觉啊? 肚子里面……好像有很多小虫跑来跑去……“玛莉趴在床上,身体缓缓的蠕动:”恶……这比我上次拉了三天肚子还恶心……“ 再过了一会,那不快的感觉便消失了,“唔……好像没事了耶……”玛莉站起来,走了几步,“啊咧?”玛莉大惊,从两腿之间传来一种非常不同的摩擦,“什、什么?”玛莉拉开裙子,眼睛往下一瞄…… “天、天啊~~~~~~~~~~~!!”玛莉惊叫起来。 ************“伯母你好!我来看爱丽了!” 爱蜜丽打开大门,一句“哎呀,玛莉你好吗?”还没出口,只见一个淡绿色的人影迅疾无伦的奔入了爱丽房中,“砰啷”一声将门关上。 “爱丽!”玛莉兴奋的喘着大气:“你快看看我的新发明!” “哎呀,是玛莉啊?”爱丽轻轻的阖上书本,背靠在床栏上,白色的床单盖着她的双腿,“怎么了?你又做了什么?”爱丽问。 “嘿嘿……你看!”玛莉脱下裙子,露出一条小小的肉茎,和依附在其下的松软肉袋。“那不是男人的东西吗?”爱丽轻描淡写的道:“玛莉,你不是一天到晚都带着那根东西跑来跑去,东弄西弄的?”玛莉脸一红,道:“我、我哪有一天到晚……哎呀,重点不是这个啦!”玛莉抓住爱丽的手,往自己的小肉棒上一放:“来,你摸摸看!” “你要我用手帮你弄啊?”爱丽天真道。“不是啦,唉唷!”玛莉又气又笑的道:“你往下摸摸,看摸得到什么?”爱丽依言往下摸去,手指越过松软的阴囊,但阴囊后面却是平坦无比,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嘛!玛莉,你要我摸什么啊?”爱丽怀疑玛莉是不是又想了新的主意来逗弄她。 “爱丽……你还没发现吗?”玛莉叹道:“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才要你摸啊!你用粉红悸动的时候,自己的性器官在哪?” “在原来的地方啊!”爱丽道:“虽然长了一根肉棒,可是那是长在阴阜上的,和原本的性器官没有关系……啊咧?”爱丽这时突然惊讶道:“玛莉……那你的小洞呢?你把它藏到哪里去了?”玛莉正高兴地想回答时,爱丽一把抓起阴囊,往上一扯,想要看得更清楚。 “真的不见了……玛莉?”爱丽抬头一看,只见玛莉口吐白沫,痛得昏死过去。“哇啊!玛莉!玛莉!你怎么了?妈妈!来人啊!玛莉她……玛莉她……” ************“呜呜……”玛莉双手撑在桌沿上:“臭爱丽……”身体却不敢移动分毫:“真的会被你弄死……” “对不起嘛!”爱丽愧疚的轻轻拍打玛莉的手背:“我没想到你会那么痛啊……我以为你又在骗我了。”站在一旁的爱蜜丽和几名女侍掩着嘴,吃吃笑着,“笑什么笑啦!”玛莉怒道,女侍们咿咿呀呀的边笑边跑了出去。 “那……玛莉,你这回又做了什么?”爱蜜丽问道,好不容易止了笑。“哼哼哼……这次我做的东西可神奇了,叫做局部反阴阳。”玛莉笑道,好像那是她自己发明似的:“效用就是……把自己的性器官彻底的转换成异性的性器官!” (贺尔蒙?呃……我没听到……) “哇……”爱蜜丽难掩脸上惊讶的神色:“那……那和以前的有些什么差别吗?”玛莉的手不禁从桌上滑了一下,“爱蜜丽……”玛莉苦笑着说:“以前的肉棒虽然能够射出精液,但那只是一种类似精液的糖类和胆固醇,并非真正的精液……”玛莉拎着那小小的阴茎,笑道:“可是这个却是真正的阴茎,射出的精液能让一个女人受精怀孕。”爱丽和爱蜜丽两人霎时满脸通红,心知肚明玛莉意指为何。 “玛……玛莉……”爱丽低声地说道:“我……我愿意……替你生……生孩子……”最后几字已细不可闻。“嘻嘻……”玛莉笑着亲吻爱丽的唇:“我知道……可是你现在要好好养病啊……等病好了再说吧!”爱丽点点头,桃红的双颊宛如新妇。 “那……那就先让我来吧?”爱蜜丽红着脸道,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抓着玛莉的手臂,身子不断往她身上磨蹭。玛莉正欲答话,却见爱丽脸色一沉,低声道:“妈妈!”爱蜜丽一怔,“你好歹也快40了,还不检点点!” 爱丽严峻的声音让爱蜜丽的眼中登时滚出斗大泪珠:“爱丽……你……你怎么这么说妈妈……”爱丽无情道:“别装了,对付爸爸那一套对我是没用的!” 爱蜜丽嘻嘻哈哈地做了个鬼脸,便往外走去。 “她……平常常这样啊?”玛莉问道,“嗯……真是的……”爱丽答道。玛莉坐到爱丽身边,问道:“说真的,爱丽,如果我让你妈妈怀孕了,你会不会生气?” “当然会啊!”爱丽道,“我……我应该是第一个。”爱丽嗫嚅道。“咦? 什么第一?“玛莉笑着问道。”笨蛋!人家要第一个怀你的孩子啦!“爱丽半哭半笑的槌打玛莉的肩膀。”嘻嘻……我知道啊……“玛莉温柔的抱着爱丽:”可是你的身体还没好……怀孕太累了……“ “嗯……”爱丽点头。“那,你当第一个享用这根阴茎的人怎么样?”玛莉道。“什么?”爱丽奇道:“我们不是早就……”玛莉笑道:“这根阴茎和以前的不一样,全新的,还没用过呢!怎么样?”爱丽羞红着脸,点点头。 玛莉缓缓解开爱丽的上衣,两粒流淌着香甜乳汁的丰乳缓缓地弹动,玛莉拎起那两枚乳环,轻轻拉扯,“啊……玛莉……”爱丽抚摸着玛莉的金发,爱怜地看着玛莉吸吮着自己红肿的乳头。“嗯……好香喔……”玛莉一口一边,舌头不断把温暖的奶水卷入肚中。 “平常谁帮你挤奶?”玛莉问道。“讨厌,我又不是牛!”爱丽轻轻敲打玛莉的头:“妈妈……和那些女佣们……” 玛莉两手由下握住爱丽的乳房,缓缓地挤压,颤抖的乳头不断喷出乳汁,顺着乳房的弧线缓缓向下流,在肚脐处形成一个小池塘,玛莉的舌尖顺着甜美的奶水,往下溜到爱丽的小腹上,舌头在那凹陷的肚脐上又舔又吸。 “嗯……就这样吗?没有别的?”玛莉不怀好意的问道。“讨厌……玛莉真是……”爱丽身体不住发热:“她们……她们常常舔弄人家下面,每次都把我弄得去了好多次……” “嘻嘻……果然……”玛莉掀开被子,褪去爱丽的睡裤,在那纯白的棉制三角裤上,有着一个约略呈现椭圆的水渍,爱丽棕色的阴毛隐约可见,“嘻嘻…… 都湿成这样了……“玛莉的手指轻轻掠过爱丽的肉缝,爱丽不自禁地发出颤抖。 “都是……都是你让人家……”爱丽叹息着,肉体在玛莉的牵弄下喜悦地蠕动。“我怎么了?”玛莉笑道。“讨厌……”爱丽挽住玛莉的脖子,轻声说道:“都是你害人家一天到晚想要做爱……” 玛莉微笑着,将舌头送入爱丽的口中,两条火热的肉芽瞬间纠缠起来,彼此都拼命吸食着对方。玛莉的手将爱丽的内裤缓缓褪下,中指穿过阴蒂上的环,轻轻地拉扯,“嗯……嗯嗯……”爱丽不止的叹息着,身体往玛莉身上不住靠拢,两手套握着勃起如铁的肉棒,上下套弄。 “玛莉……插进来……”爱丽喘息着,两眼透露出迷蒙的春情:“我要你的肉棒深深地插入我的体内……”玛莉将龟头对准肉屄,缓缓地划过那一池春水,进入了爱丽的阴道中。 肉壁在肉棒的推进下,缓缓的扩张、蠕动着,爱丽的小嘴不断释放出浪荡的曲调。玛莉将爱丽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下体不住往上顶撞,龟头挤压着嫩肉,淫水不断滴落。 “爱丽,我的肉棒怎么样?”玛莉喘息着问道。“嗯……玛莉的肉棒……” 爱丽无力地呻吟着,勾在玛莉腰上的雪白双腿不断颤抖:“又大又硬……热呼呼的……插得人家好爽……” “嘻嘻……想不想要我更用力干你啊?”玛莉笑道。“嗯……讨厌……人家……人家会给你弄死的……”爱丽在玛莉耳边轻声叹道:“把人家抽死吧……我的主人……” 玛莉微微一笑:“嘻嘻……你这小淫女……”把爱丽放到床边,爱丽挺起臀部,阴肉火热得散发着热气,爱液噗漱漱的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爱丽……” 玛莉抓起那苗条的腰身,用力抽送起来,肉棒击打着淫肉,“噗滋、噗滋”的响个不停。 “啊……啊……”爱丽欣喜地扭动着身体,臀部高高抬起,迎合着玛莉激情的抽刺,“玛莉……啊啊啊……好棒!再用力干我!干我!”爱丽忘我地喊叫,双手紧抓着床单,床身晃动着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龟头用力地刮弄着软嫩多汁的肉壁,每一个抽送都在爱丽的身上留下一个美丽的抽搐,全身的肌肉在痉挛着,阴道开始不停地收缩。 “爱丽……你去了吗?”玛莉喘息着。“玛莉……我要去了……我要……” 爱丽气若游丝的叹息着,眼泪和唾液把漂亮的脸蛋弄得湿糊糊一片。玛莉猛的一顶,龟头紧紧压在肉心上,“咿……啊啊啊!”爱丽喜悦的惨叫,身体剧烈地扭动,阴道更是纠结成一团,把肉棒锁得密不透风,肉壁边不住地剧烈抽动,玛莉闭起眼,享受着那炫目的快感。 “爱丽……”玛莉凑到爱丽耳边:“很久没做了……一下子就泄啦……”玛莉低声道,声音里带着一种淫虐的激情。爱丽喘息着,眼中泪水不断,“嗯…… 嗯……“身体兀自激动地颤抖个不停。 “让我休息一下……”爱丽勉力挤出几个字来。“嘻嘻……不行!”玛莉淫荡地笑道:“我要一直用肉棒抽弄你的小穴……用龟头戳刺你的嫩肉……让你一直高潮、高潮……直到你昏倒为止……”爱丽听了,又欢喜又恐惧的道:“不要……我……我会受不了……”玛莉笑道:“嘻嘻……那可由不得你……”在爱丽体内的肉棒旋即又快速地抽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爱丽放声大叫,声音充满了喜悦,身体不住地剧烈抽搐,无法控制的痉挛,下体喷射出大股大股的蜜汁,肉壁像是中邪般的蠕动,收缩个不停。玛莉兴奋地捏着爱丽的乳房,珍珠白的乳汁飞溅四散,落在床上地上,和两人充满了肉欲的胴体上。玛莉舔舐着爱丽胸腹上流淌的乳汁,用力的拉扯那两枚乳环,红肿变形的乳头也兴奋地颤抖着。胯下不断抽插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爱丽最纤细的嫩肉,爱丽嘶喊,抓着玛莉又亲又咬,宛如疯狂。 “爱丽……我要射精了!”玛莉喘息着,强大的快感让她不住地晃动。“射进来!把精液……精液都射进来!”爱丽嘶吼着,雪白的肉体如今被染上艳丽的红潮,散发着摄人的热气。 玛莉一咬牙,肉棒剧烈地抖动起来,龟头鼓动着,喷出一波波浓稠如胶的黄浊精液。爱丽紧抱着玛莉,两人都在剧烈地颤抖,爱丽感到体内充满了玛莉火热的精液,身体也喷发出大量银白蜜液回报。 良久,两人才缓缓分开,爱丽叹息着,全身沾满了汗水乳汁和淫液,失神地昏昏睡去。玛莉轻轻的在爱丽的唇上吻了一下:“乖乖睡吧……”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爱蜜丽正和一个女佣互相舔弄彼此的肉屄,爱蜜丽的黑色丝袜被女佣粗鲁地撕开,女佣的舌头贪婪地吸食着爱蜜丽胯下源源不断的爱汁。爱蜜丽掀起女佣的黑色围裙,她的下体没有任何遮掩的衣物,肉缝赤裸地暴露在外,整个大腿根部都沾满了淫汁,闪耀着水光。 两人忘我的彼此舔弄,完全没注意到玛莉的到来。 “你们挺快活的嘛!”玛莉笑道,爱蜜丽这才抬起头,见是玛莉,却只是笑了笑,眼角挑逗着玛莉,臀部微微扭动,彷彿是叫唤着玛莉来尽情的玩弄她的身体。身下的女佣虽然舌头不断地刮弄着肉瓣,眼睛却牢牢黏在玛莉那根沾满了精液和淫水的肉棒上。 “想要吗?”玛莉问道。记得她上次被玛莉夺走了处女,却满脸欢愉地扭动着屁股,让玛莉一再的抽插。女佣羞怯地点头,玛莉却笑道:“不给你!”她登时羞得哭了出来。 “玛莉……不要这样欺负我们家的下人……”爱蜜丽笑道,缓缓坐起身子,胯下的女佣一边哭,一边舔舐着女主人甜美的肉屄。 “嘻嘻嘻……”玛莉笑着,走到爱蜜丽身前,笑道:“爱丽的身子重要,所以第一个怀我孩子的殊荣,看来要交给你了……怎么样?” 爱蜜丽的下体在女佣的脸上来回拖曳着,女佣不断发出淫秽的哼声,“可是……我要是怀孕了,不就马上被发现是和外人……”爱蜜丽道。 玛莉笑道:“我当然有办法让爱丽的爸爸觉得这是他自己的孩子啊!”玛莉把肉棒在爱蜜丽的胸前顶弄着,乳房在肉棒的顶弄下柔软地变形:“那……生不生?生吧!” 爱蜜丽的脸上浮出充满淫欲的微笑:“你想让我们母女俩都给你生孩子啊? 真讨厌……“玛莉吃吃笑道:”哪有这么简单,我还想让我们的孩子再和我们生出一大堆淫乱的后代,然后她们再生出更多的孩子……“ 爱蜜丽惊讶的看着玛莉,笑得更加淫秽了:“玛莉……你真是个疯子……” 玛莉舔舐爱蜜丽的嘴唇:“嘻嘻……我一点都不疯。倒是你……这么淫荡,怎么生出这么乖巧的爱丽啊?”爱蜜丽笑道:“爱丽像她爸爸,不像我。” 玛莉把爱蜜丽推倒在地上,女佣识趣地站到一旁,看着两人自慰起来。 “多少人?”玛莉问道。 “什么多少人?”爱蜜丽笑道。 “你跟多少男人搞过了?” “唉唷,人家哪有?” “少来了,这么淫荡的身体……一定和几十个男人干过!”玛莉笑道。 爱蜜丽也笑了起来,道:“我不知道,我没有数过,十来个应该有吧?” 玛莉问道:“都是些什么人?” 爱蜜丽道:“都是那些生性淫秽的贵族男女。多半是女的,男的都没什么胆子,怕出事。”玛莉微笑,爱蜜丽续道:“其实……”爱蜜丽露出诡谲的笑容,轻声道:“我常和皇后玩呢!” “皇后!”玛莉大奇:“你和皇后?”爱蜜丽浅浅一笑:“想听下去吗?” 玛莉猛点头。 “不行……”爱蜜丽轻轻的抬起臀部:“你该做正事了,快给人家下种吧! 嘻嘻……让我给你生个孩子。“爱蜜丽兴奋的笑着,淫秽地抖动着屁股。 “你这么想生我的孩子啊?”玛莉笑道。“讨厌……我爱你玩我嘛!快插进来……要我生几个都依你……”爱蜜丽娇声喘息着。玛莉将肉棒深深插入爱蜜丽的体内,抽送起来。 “你喜欢生孩子吗?”玛莉笑道。 “嗯嗯……讨厌!”爱蜜丽娇嫩的身体蠕动着,口中不时发出甜美的叹息:“我早就想生个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光想像就让我高潮了……”玛莉听到爱蜜丽这疯狂的告白,肉棒也登时更加坚硬起来,更是不住地用力抽送。 “那你生我的孩子高兴吗?”玛莉笑问。“嘻嘻……”爱蜜丽那深沉黏腻的淫秽笑声轻轻的进入了玛莉的耳中:“人?家?爱?死?了?呢!” 在爱蜜丽的语言催动下,玛莉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射入了爱蜜丽的子宫中,“啊啊啊……”爱蜜丽喜悦的流出眼泪:“好热的精液……” 玛莉笑道:“你觉得这样会不会怀孕?”爱蜜丽道:“不知道。应该不会,我的生理期刚过……”玛莉却笑道:“嘻嘻……我说你一定会怀孕……”一边从衣袋中取出一个银环,环的两头刻着龟头的形状,玛莉轻轻地把环套在爱蜜丽的腰上,爱蜜丽只觉腰身一热,肚子里温暖起来。玛莉又轻轻取下银环,收入衣袋里。 “那是……?”爱蜜丽问道。“绝对受精环,我做的。用了之后,精子可以存活很久,直到受精为止……”玛莉微笑:“所以,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 爱蜜丽嫣然一笑:“讨厌……把人家肚子搞大,还笑得这么开心……”手往后一伸,孅丽的手指套住了玛莉的肉棒,“再多玩人家几次嘛!”爱蜜丽娇啼着。玛莉依言,再度抽送起来,火热的阴道滑润无比,肉棒迅速的进出,发出淫猥的肉乐。 “啊啊……玛莉……”爱蜜丽叹息着,淫水在两人的结合处股股涌出,玛莉用力地顶弄,龟头凌虐着爱蜜丽颤抖的肉心儿,爱蜜丽愉悦地喘息呻吟,身体快乐地扭动。快感渐渐累积到了高点,只见爱蜜丽身体猛的震了起来,阴道快速收缩,龟头被紧紧吸附在那肉穴深处,淫水奔射打击着炽热的龟头。 “啊啊啊!”爱蜜丽喜悦的哭泣着:“玛莉……啊啊……玛莉!”几下激烈的颤抖后,爱蜜丽微笑着瘫软在玛莉的胯下,激烈喘息。 “嘻嘻……舒服吗?”玛莉笑着,缓缓把肉棒抽出,大量淫水失去了抵御,“哗啦”一声流泄满地。“好多……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玛莉笑道,“还不都是因为你……”爱蜜丽反击。 玛莉用手缓缓拨开爱蜜丽的臀部,暗棕色的肛门随着阴肉缓缓颤抖,“等一下!”爱蜜丽惊道:“你不会想要玩人家的屁股吧?”玛莉微笑:“我今天要玩遍你身上每一个地方……”说完,肉棒猛的插入了爱蜜丽的肛门。 “啊啊啊!”爱蜜丽痛苦地喊叫:“好痛……快别弄了!”玛莉看着爱蜜丽红红的双颊,笑道:“别怕,很快就好了,马上会舒服起来。”玛莉不理爱蜜丽的拒绝,猛地一顶,整根肉棒尽没至底。 “啊……啊啊……”爱蜜丽咬着牙喘息,身体不敢妄动,玛莉缓缓地抽送起来,紧锁的肠壁狠狠压挤着肉棒,玛莉只感到说不出的快活。爱蜜丽痛苦地忍耐着,女佣跪在女主人的面前,轻轻舔去她的泪水。 不久,爱蜜丽竟然在痛楚中感到了一丝炽热的酸麻,“这是……什么?”爱蜜丽不敢相信地看着玛莉陶醉的神情:“让肉棒插在屁股里……我竟然会感到快乐?”玛莉观察到爱蜜丽的神色,笑道:“怎么样?舒服起来了吧?”爱蜜丽一惊,忙道:“只……只是不痛罢了……”玛莉嘻嘻一笑,肉棒用力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啊……”肉棒在肛门飞快地进出,爱蜜丽竟无法克制地娇啼起来。玛莉笑着,不断地抽送,一团无形的火焰在爱蜜丽的体内快速蔓延,爱蜜丽发出沉重的喘息,肉屄开始颤抖,“啊啊啊啊啊!”爱蜜丽高声喊叫着,大量淫水喷出。玛莉感到肉棒有说不出的舒服,那紧绷的肉壁滚滚波动着,龟头一震,大量精液深深灌入爱蜜丽的肚内。 玛莉抽出肉棒,大大地舒了口气。爱蜜丽无力地喘息着,白浊的精液从肛门缓缓溢出,流过了红肿的阴唇,沿着大腿往下滑落。女佣兴奋地舔食着精液,生怕漏了些许。 爱蜜丽坐起身子,两腿大张,女佣低着头,屁股高高翘起,辛勤地清理着一团黏糊的肉屄和松弛的肛门。爱蜜丽却轻轻掀起她短小的黑色围裙,那流淌着透明淫汁的肉缝一开一合的颤抖。 “玛莉……”爱蜜丽笑道,脸上红潮尚未退去:“你要不要在这个女孩的肚子里面下种?”女佣一听,惊徨的看着女主人,爱蜜丽笑道:“怕什么?你不是很喜欢玛莉吗?”女佣那对大大的黑眼睛看看爱蜜丽,又看看玛莉,羞红地低下头去。 “嘻嘻……当然好了!”玛莉笑道。女佣偷偷用眼角看着背后玛莉那根巨大的肉棒,身体扭动着,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恐惧。“嘻嘻……小女孩,你几岁?” 玛莉问道。“十……十三……”女孩清亮如铃的嗓音,羞怯的从她小巧的双唇溢出。“我要让你怀孕啰?你有什么话要说?”玛莉兴奋的问道,龟头在女孩粉红的肉瓣上来回拖曳。女孩的脸上充满了淫秽的肉欲,娇声答道:“我……我很高兴……我要为玛莉小姐生孩子……” 爱蜜丽笑道:“玛莉……那快插进去吧!”玛莉腰身往前一挺,狭窄的阴道在肉棒的推进下猛烈地扩张,强大无比的快乐让女孩的身体放肆的颤抖,“啊啊啊……”女孩呻吟着。爱蜜丽把女孩的头往下一压:“别忘了你的工作……嘻嘻……给人一插就失了魂了。”女孩勉强伸出舌头,抵挡强大的快感,舔舐着爱蜜丽火热的肉屄。 玛莉无情地顶弄着,龟头猛烈撞击女孩青嫩无比的肉心,女孩的舌头无法控制地在爱蜜丽的阴户上乱飘,全然不知自己在舔哪里。玛莉一边抽插,一边把银环轻轻套上女孩的腰,爱蜜丽则玩弄着女孩娇小的胸部,她的乳房还只有两团尖尖的隆起,爱蜜丽把舌头深深的刺入女孩的口中,疯狂舔弄。 女孩迷乱地喘息着,支撑着身体的两手无助地发出颤抖,体内的火焰越来越剧烈。最后,在一片白光中,女孩激烈地高潮了,“嗯嗯嗯嗯嗯……”女孩的嘴被爱蜜丽阻挡,只能发出无助的悲鸣。 玛莉抽送着,肉壁吸吮着龟头,玛莉感到腰身一紧,“啊啊啊……我要射精了!”玛莉叹息着,大量浓精喷射在女孩的子宫里。女孩快乐地瘫软在地上,两眼看着爱蜜丽玩弄自己的身体,充满淫欲的肉体不止地颤抖着。 “呼……”玛莉喘息着:“有点累了……”爱蜜丽笑道:“不行……你没看到还有那么多人吗?”爱蜜丽往身后一指,玛莉一看,脸色大变,只见在回廊的另一端,尚有十来个含苞待放的春情少女含情脉脉的往这边走来,每个人脸上都是红通通一片。 “哇……这也太多了吧!”玛莉讶道。“嘻嘻……她们等你等很久了呢!” 爱蜜丽把一个女孩的围裙掀起,一具粉红清嫩的肉阴滴着香甜的淫蜜,饥渴的呼唤着玛莉的肉棒…… 爱蜜丽笑道:“我们早就计划好了……这次可不能让你白白溜走。”女孩缓缓地弯下腰来,粉红的舌尖怯弱地往玛莉的龟头上舔去,眼中尽是无法抑制的春情…… ************“呜……”玛莉走在深夜的大道上,下体不断传来阵阵刺痛:“原来……这就是理特说的‘被榨干’的感觉……我今天到底做了几次?” 回到工房,玛莉连忙把古书翻开,“当男人真是太累了,弄个十几次就不行了……”(……我咧)“还是用粉红悸动好,再多次都不累……”翻开书本,玛莉查阅局部反阴阳的功能说明,想看看药效能维持多久。 “……因为将性器官作转换,是一件非常浩大的工作,一般来说,组织一但转换成功,便会固定一段时间,时间长短依个人情况有差,不过至少都会维持一个月以上。”啪的一声,书本掉到了地上。 “一个月……这种痛苦的感觉,要持续一个月?”玛莉不禁流出了悔恨的泪水,“早知道就不吃了……呜呜呜呜……”深夜,玛莉的哭声窸窸窣窣的在夜空中回响。(少做点不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