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本篇最后由 旻旻旻 于 2017-1-6 16:31 编辑 <br>第一章:屈辱的开始<br>一个女生到底在性爱方面能够忍受屈辱到什麽程度答案可能每个人不一样。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说一说我自己的经历。一个对我来说,极其屈辱,淫秽的经历。而这个经历,并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整整一年的经历。<br>我叫旻怡,大家都叫我小怡。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跟我的第一个男友开始拍拖。他叫做Ken,是我们学校的学长,也是我同班同学课外活动社团的前辈。虽然同校,但是我跟Ken却是在他毕业两年后,在那一位同班同学的生日会上才第一次见的面。当时他二十岁,长得高高壮壮的,178公分高,65公斤体重,有一点娃娃脸。不叫做帅吧,但是就是很惹女生亲近的那种样子。生日会当晚,他很主动地跟我要了电话。从那天起,他就开始勐烈地追求我。<br>当时的我,155公分高,48公斤重,不算是苗条,但是我对自己身体的缐条很满意。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尤其是我的臀部,在亚洲女生里头,算是一个特异,小巧,即圆润,也挺翘。是那种男人可以一手一个,抓起来而又极有弹性的那种。我的长相虽然不算是特別艳丽,但是瓜子脸蛋,大眼小嘴,算是人见人怜吧。反正当时很多男生追求我,但是我对同年级的男生,根本一点兴趣都沒有。直到Ken的出现,让我的感情世界终于沦陷了。只是当时我不知道,沦陷的,又何止是我的感情世界而已。<br>Ken的家里是开工厂的,毕业后他读了一年的专科文凭课程之后,就在家里的工厂工作。他并不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二世祖,工作方面挺努力的。不抽烟,少喝酒,看起来真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当时我真的觉得好像抽到了一支好签。因爲已经工作,所以他的经济能力也不错,当时除了每天通电话之余,还经常在周末和假日带我到处找好吃的,好玩的。终于不久后,我跟Ken正式的成爲了男女朋友。而我跟Ken的第一次性接触,也就在我们在一起的一个多月后。<br>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本来我们打算一起去海边逛逛的计划被迫取消了。Ken就说不如到他家在附近的一套公寓里头看影碟。Ken家里有好几套房子,而且Ken跟家里开始工作后,这些房産都交给了Ken去打理出租。虽然当时我还是处女,但是如果说不知道Ken这麽说的目的是什麽,那只是骗人的。然而当时Ken给我的好感太大了,我非常的信任他,觉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了,丝毫都不介意跟他好。而且平时我们在一起时,搂搂抱抱、亲亲嘴,甚至爱抚的动作都不少了。就算往下发展,我当时觉得其实也沒有什麽大不了。所以就一口答应了。<br>我们开车到麦当劳买了外卖,来到了Ken的公寓里头。公寓不大,一房一厅,但是有电视、有影碟、甚至冰箱里头有红酒,当时我沒留意,一个待租的单位,怎麽会有这麽齐备的东西,后来才知道,这里其实是Ken的“行宫”。<br>我们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开始一边看戏、一边喝起红酒来。酒精的作用,加上你侬我侬的气氛,浪漫的爱情电影情节,微弱的灯光,Ken在沙发上搂着我,然后喝了一口红酒,含在嘴里,再喂进我的口中。我们热烈的接起吻来。这时Ken的手慢慢地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头,抚摸着我的胸部,然后慢慢转动我的乳头。虽然不是第一次这麽做,但是在气氛的影响下,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激动。我觉得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甚至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但是却希望他能够一直的吻着我,抚摸着我。<br>Ken的两手慢慢地来到我的腰间,把我的短上衣推起来,我举起了双手,配合地让他把它脱下。然而Ken把衣服推到我手腕处时,却停住了,而且用衣服轻轻绑住了我的双手。<br>我讶异地看了看他,他继续吻着我,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当时我穿的是一件nu bra,他用一只手按住了我高举过头的双手,一只手轻易地将我的胸罩脱下。然后Ken的手慢慢伸到了我的下身,我知道他想幹什麽,虽然之前我们并沒有进展到这里,但是这时的气氛太对了,我只是闭上了眼睛,任他施爲。当时我穿的是一条短裙,里头是一件粉蓝色的小裤裤。Ken也不把短裙脱掉,只是拉下了小裤裤,然后开始用手指挑逗我的阴蒂。他的手指时而轻轻搓揉,时而伸进我的肉缝里头,沾些从我那里流出来的淫水,润滑我的下体。他的另一只手一直按着我高举的双手,而舌头也从沒有放过我胸前的两点。但是还是处女的我怎麽受得了这样的攻势,全身只是不停地颤抖,根本沒有思考的能力。<br>我嘴里这是只是哼哼嗯嗯地发出沒有意义的叫声。再过一会儿,Ken改用两手一起抓住了我的胸部,把我的腰部推高,埝了个小枕头,然后用舌头进攻我的阴唇、阴蒂、甚至阴道。<br>“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我叫到。<br>但是Ken并沒有停止,反而舌头动作更激烈。我当时只感到双腿发软,脚掌心热得发烫,全身乏力、不停颤抖。终于,高潮来了。前所未有,自己自慰时从来沒有经历过的高潮,在Ken的舌头下,侵袭我的全身。我一下子昏死了过去,几分锺过后才醒过来。但这几分锺,却是我命运的转折。因爲后来我才知道,这几分锺里头,Ken给我拍下了几十张裸照。有见全身的,有对乳房、私处特写的,甚至连我的屁眼也被拍了特写,脸部特写也有,反正如果照片给人看了,就等于让那人看了我全身上下所有隐私。<br>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全身赤裸在房里。Ken把我的双手维持高举的姿势,绑在了床头,无法动弹。他健硕的身体裸露着,整整六寸的阴茎勃起着,跨坐在我的腰间。双手还在抚摸着我的乳房。我睁开了眼,又闭上了眼,继续享受着Ken的爱抚。但发现我醒过来的Ken,跟之前的默不作声完全相反,开始对我说话,而且都是一些很让我感觉受辱的话语。只是当时我满脑子想着享受与他的性爱,盡量讨好他,而且身体也完全乏力,所以就都接受了他的行爲,接受了他在我耳边的羞辱。<br>“刚才我舔妳的逼逼的时候,妳流了好多水,你很喜欢给人玩你的逼逼是吧”<br>“绑着妳好不好让妳乖乖给我玩好吗”<br>“我现在要玩你的奶子了,你的奶子好好摸啊。奶头好硬啊,你好淫荡啊。”<br>“妳逼逼的水越来越多了,想要老公屌妳吗”<br>“脚张开,我要玩你的逼逼。”<br>“我要屌妳了,乖乖把脚张大,让我屌你的逼逼。”<br>听了这些话,我的心里顿时觉得好委屈,怎麽能说这些话来羞辱我但是另一半又觉得好刺激兴奋。男生从来都只有讨好我的,沒有一个男生能够给过我羞辱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奇怪,好特別。<br>我当时微微哭着回应说“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说了。。。”但是Ken并沒有停止。<br>“不要说不要也沒有用啊,我今天就是要屌妳啊!”<br>“乖乖听话,让我插进去,让我屌妳,我玩完了,就沒事了。”<br>说着,他用力张开了我的双腿。酒精未散,加上刚才高潮过后让我全身乏力,而且双手被帮着,根本抵抗不了。而且说到底,那时他是我的男朋友,是我平时叫“老公”的人。我心里也很犹豫是否要反抗<br>“我要屌进去了哦,乖乖不要反抗,让我插你的逼逼”感觉到他的龟头顶在了我的阴道口。我只是拼命摇头。<br>“一、二、三,啊!好爽,进去了,我正在屌妳了!”我痛得大喊一声,就这样,他那大鸡吧,进入了我从来沒有人进入过的处女穴里头。<br>虽然阴道里头已经有足够的润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那一阵痛楚,让我真的哭了出来,一直低声哭喊“不要,不要,好痛”。Ken当时虽然言语上极盡羞辱我,但是动作上却还是很温柔的。当我痛得哭了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等我适应了,大概两分锺后,才由开始慢慢抽插,如果我又痛了,他又再停下来让我适应。但是当他开始抽插时,他的那些话语又来了。<br>“喊不要也沒有用,我已经插进去了,你的逼逼已经被男人屌过了。”<br>“你的逼逼好紧,好好插,我今晚要插妳一整晚才行。”<br>“你的逼逼给我屌过了,以后就是我的了,以后也要天天给我屌,知道吗”<br>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回应他的话,只是一直低声哭着说“不要啊,不要啊”。但是这样显然让他觉得更兴奋。<br>“爽不爽被男人屌爽不爽虽然讲不要,但是很爽对不对流了这麽多水。”<br>“脚张大一点,让我插进去深一点,这样精液才会全部射进去。”<br>“我要啊,我要射精在你的逼逼里面,这样你才是真的被男人屌过了啊!”<br>“我都沒有用套哦,你的逼逼就是直接被我的鸡巴屌了哦,精液也要直接射进去哦!”<br>虽然心里很难过,感觉很屈辱,但是另外一方面,Ken对我的身体的挑逗一直沒有停过,我的身体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中。老实说,到了后来,我真的被插得很爽,而且一直希望他不停地玩弄我的乳房,一直不停地抽插我的私处。我甚至开始调整位子,让他能够插得更深,更用力。痛苦并快乐着,相信应该就是这样了吧!<br>过了一阵子,Ken抽了出来,然后松开了我的双手,把我反过来背着他。<br>“把屁股翘起来,我要从后面屌妳,要好像屌母狗一样屌妳。”<br>“不要啊。。。”我低喊。<br>“乖乖听话,让我屌完了,就好了。”说着,把我的臀部擡了起来,让我跪趴着背向他。巨大的阴茎又一次插了进来。开始噼噼啪啪的撞击我的臀部。<br>抽插了一阵,Ken把本来抓住我的臀部的右手伸向前来,抓着我护在胸前的手腕。<br>“手拿开,我要玩妳的奶子。”然后把我的手反到背部,另一只手开始揉我的乳房。<br>“好紧,妳的逼逼好紧。脚张开点,不然我屌不动妳了。”<br>我这时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只是屈辱地照着Ken的命令去做,让他“屌”,让他“玩”。<br>“啊,啊,我要射了,要射进妳的逼逼吗”这时他突然问说。<br>“不要啊,不要,我会怀孕的。”我紧张地对他说。<br>“妳说不要不行,我就是要射进去,让妳第一次真正给男人播种,真正给男人幹了,好不好”<br>听完他说,我竟然高潮了,而几十秒后,他也颤抖了几下。我知道,他射进来了。顿时,我大声哭了出来。我真的给男人幹了,给男人在我<br>的“逼逼”里射精播种了。<br>完事过后,他躺了下来,抱着了痛哭的我。我用力的挣扎,但是挣不脱。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乖,不哭了,好吗”<br>等我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他抱着我,说“这其实只是我做爱的习惯而已,不是真的。平时我从来沒有这样对你说话对不对”<br>也对。我心想。但是这样的性爱好奇怪,跟我预期的浪漫温柔完全不一样。我当时心情很矛盾。刚才经历过的是从来都沒有试过的刺激与高潮,还有屈辱。那种心理难受,但是身体却无法抗拒的情况,让我有一种精神分裂的心情。<br>“那你以后还是会这样跟我做爱吗”我问他。“还是会说那些难听的话吗”<br>“其实,那些话只是话而已啊,我都沒有让妳有任何痛的感觉对不对”他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br>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接受了,还是无法接受。毕竟那时我只有18岁,而且完全沒有这样的经验。而且当时我认爲自己真的很爱他。所以我只是看着他,沒说话。<br>“好啦,沒事啦,我们出去吃甜品好不好”他扯开了话题“我们一起洗个澡吧!”<br>洗澡的时候。他又进入了一次,这一次沒有任何的侮辱性话语,只是把我按在了墙上,从后面占有了我。过程中,他非常温柔,慢慢地抽插。虽然当时我的下体已经因爲第一次性交而红肿了,但是依然让我有了再一次的高潮。最后他却沒有射精。<br>洗完澡,我们穿好衣服,出去吃宵夜。就这样,我的初夜,在温柔、屈辱、刺激、扭曲,还有三次高潮中结束了。而我一年的屈辱经历,正式开始。<br>(第二章: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