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和阿宣约好今天上午要去女性市场一起去买几匹女性回来,虽然我家里已<br> 有两匹,但今年积攒了点钱,也沒有什么其他的开销,所以想添一两匹回来,总<br> 是这两匹女性,有点玩腻了,总觉得家里不够热鬧,缺少情趣。阿宣家里才一匹<br> 女性,他早就想买一匹新的回来,还说这次要多花点钱,买匹好点的,二等品的<br> 甚至是一等品的,他家里只有一匹三等品的,觉得在朋友面前很沒有面子。<br> <br>女性市场每週六日全天开场,这周据说又来了一批新品,我们说好要早点去,<br> 以便挑到好的女性,早晨我吩咐家里的两匹女性--大凤和和二凤早点备好早餐。<br> <br>俩奴扎进厨房里忙活,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女奴王国建国<br> 九千九百九十年国庆大典筹备情况的新闻,报道国家女红院在女性训养、调教等<br> 方面的成果,还有为国庆准备的精綵女奴歌舞,以及议员们准备的演讲词。这些<br> 天电视上连篇累牍都是这些节目,看得让人有点腻。我转到了女性频道,这是收<br> 视率最高的频道,深受男人们喜爱。现在正播放着「玩奴趣闻」,主持人牵着两<br> 只女奴,幽默地讲述从各地收集的男人们在调教家中女性时意外出现的花边趣闻,<br> 还用身边的两只女奴模仿,逗得我不停地爆笑。这位主持人的「驭奴技巧」节目<br> 也很受大家喜爱。<br> <br>正看着,二凤走进客厅,跪到我面前:<br> <br>「爷,饭做好了,请您用饭。」<br> <br>「好!」我起身去餐厅。<br> <br>进到餐厅,飘来一股饭菜的香味。饭桌上已摆好了饭菜和碗筷。大凤也像往<br> 常一样,早已光着身子跪趴在饭桌旁,用她的嵴背给我做肉凳,等待我就坐用餐。<br> 二凤脱掉做饭时穿的围巾,也赤身跪在桌边伺候我吃饭。家中沒有客人时,女性<br> 一般都是裸体的。见客时才穿上连乳贞操带,护住阴部和乳房,这是女奴王国里<br> 公认的规矩和礼貌。<br> <br>我坐到肉凳上,二凤忙给我盛饭、夹菜。然后静静地跪在旁边侍候。<br> <br>二凤是我去年买的二等品,身材苗条、瓜子脸,肤色粉里透红,很漂亮,有<br> 时我戏骂她狐狸精,她也很活泼,多言多语,讨人喜爱,叫床也很好听,不过挨<br> 罚挨打也最多,三天不抽一顿鞭子身子就痒痒;大凤是我买的第一匹女性,是个<br> 三等货,当时因为刚上班还沒积攒多少钱,所以买不起好的。不过大凤长得还算<br> 白晰,身子比较丰满,肉乎乎的,而且耐力极好,在女性市场买她时,标籤上鉴<br> 定的耐力是5 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一眼看了中她,交了钱把她牵了回来。<br> 她确实是一只非常好的肉凳和坐骑,坐上去或骑上去,胯下都感觉非常舒服,软<br> 软的、热乎乎的,而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可以坚持半天的时间。不过刚买回来<br> 时,因为家里就这一匹女性,所以除了作肉凳,还要床上床下地伺候我。自从买<br> 了二凤回来,大凤基本上就是我的专职肉凳了,偶尔也帮着二凤做点別的。<br> <br>二凤这奴总瞧不起大凤,为此沒少挨我的揍,鞭子、板子、罚跪、罚站、捆<br> 绑、吊绑、掌嘴、爬搓板,不换着花样收拾她,她就不老实。有一晚我故意让她<br> 作一次肉凳,坐她背上看电视,老大跪在我身后用饱满的双乳倚着我的后背,给<br> 我当椅背。电视上一个影片还沒看完,屁股下的二凤就开始有点晃动,我问大凤<br> :<br> <br>「作肉凳的规矩是什么」<br> <br>「回爷:」大凤答道,「肉凳是女性侍奉主人爷的基本技能之一,女性要刻<br> 苦练习,培养耐力,成为主人爷合格、舒适的肉凳。当主人爷需要肉凳时,女性<br> 应该赤身,洁体,冬不避冷,夏不避热,四肢着地,后背保持平直,请爷落座。<br> 当爷坐在女性身上时,女性要保持沈稳、安静,不动不晃……」大凤流利地背诵<br> 《女性为奴侍爷守则》中的肉凳篇。<br> <br>「停。二凤做得合格吗」<br> <br>「回爷:二凤做得不合格,她身体沒有保持沈稳、安静,应该受罚。」<br> <br>我让大凤取来鞭子,命二凤头伏地上,高高蹶起屁股,狠狠地抽了她一顿。<br> 并让大凤训练她作肉凳。大凤很有耐心地给她作示范,又搬来重物压在她后背上,<br> 重物上面又放了一碗水,然后站在旁边监督她,只要碗中的水一波动就抽她。二<br> 凤被整治得服服帖帖的,也领会了能作一个好肉凳也不是很容易的。从此对大凤<br> 敬重了许多。<br> <br>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二凤,二凤很聪明,床上功夫很强,善于缩阴叫春,插<br> 进她身体里,把我的龟首裹得很舒服,又润滑又紧,生活上又会做好菜,所以在<br> 女性市场上挂的是二等品的牌子。<br> <br>家里两匹女性,时间久了就有点乏味。况且女奴王国法律规定:一个男人最<br> 多可以购买、拥有六匹女性。近年由于女性库存量特別大,很多本是一等品的优<br> 秀女性,因为超过二十五岁而沦为二等品;本是二等品的因为超过三十岁而沦为<br> 三等品;三等品的因为超过三十五岁仍未卖出而沦为废品,造成很大浪费,因此<br> 去年议会修改法律,允许一个男人最多有九匹女性。<br> <br>但是因为女奴王国里的公民工工资都是固定的,分为九级,实行的是大同社<br> 会计划经济,所以想要购买一匹品级好一点的女性总要积攒一年的工资,女性仍<br> 然是供大于求。像我这样五级工资的公民要购买一匹一等品,也得积攒一年。<br> <br>本週末又出品一批新货,是刚从「国家女红院」培养合格、批量上市的。其<br> 中一半是刚满十六岁达到成品年龄的,一半是岁数大一点二十岁左右,因为训练<br> 成绩不合格而延迟出品的,总共有十万匹,分配到本地的有一千匹。<br> <br>这次我打算买两匹二等品或是一匹一等品一匹二等品,我的钱只够买这些。<br> <br>吃完饭,二凤给我递上茶水,点上烟。看看表,离我和阿宣约定的时间还有<br> 一刻钟。我一边吸一边抚玩着坐下大凤的屁股道:<br> <br>「大凤,汝今天来收拾碗筷吧。」<br> <br>「是,爷,奴来收拾碗筷。」大凤仍然一动不动地给我作着肉凳。<br> <br>我又摆手让二凤靠近我,二凤爬了过来,我抓住二凤的一只乳房道:「汝下<br> 午的任务是收拾汝的房间,腾出一张地床来。」<br> <br>「啊!爷,您要把新来的女奴放在奴房里吗奴的房不大,为什么不放在大<br> 姐奴的房里」<br> <br>我擡手拍了二凤一个轻度的耳光:<br> <br>「小刁奴,汝的房间还小就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都给我收拾利落了!」<br> <br>小凤揉了一下脸:<br> <br>「爷啊,怎么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哪都是爷赏奴的奴饰和化妆品呢!还有爷<br> 给奴的玩具。爷啊,您下午再给奴买点东西回来吧。再给奴买个新项圈吧,原来<br> 的两个都旧了。」<br> <br>「汝就爱新的!汝看看大凤奴,从来不缠着爷买东西,爷给买就高兴,爷不<br> 给买就忍着不说。」<br> <br>「那是大姐奴不喜欢新的,她就喜欢旧的,嘿嘿!」二凤玩皮地说。<br> <br>「水!」<br> <br>二凤端起茶杯到我的嘴边,我喝了一口道:<br> <br>「谁说大凤奴不喜欢上次爷带她上街,她看见商店厨窗里红色贞操带盯了<br> 好一会儿,可是也沒跟爷说买。爷一拉她的项链,她马上乖乖地跟爷离开了。哪<br> 像汝,一上街看见东西就赖着不动,爷牵汝的项链竟然牵不动,前一次还敢抓着<br> 自己的项圈和链子跟爷较劲!逼着爷当众抽汝,让旁边人看了笑话爷家教无方!」<br> <br>「啊呀,爷,您不是罚过奴了吗爷都三个月沒牵奴出去了!」<br> <br>「还是我的大凤奴乖啊!」我擡腿跨在大凤的背上,从坐姿变为骑姿,骑着<br> 大凤,又探手抚摸了一下大凤下坠的乳房。<br> <br>「大凤,还想要那副贞操带吗爷今天给汝买回来。」<br> <br>「爷!您真好!这么垂爱奴。奴不该贪恋东西,还让您看出来了!女性不该<br> 贪恋物品,侍奉主人爷才是女性的天职!奴错了!」大凤感动地说。<br> <br>「看我的大凤奴多乖!沒白调教汝三年。」说着我回手抚摸着大凤的屁股,<br> 又顺手探了一下大凤的花心儿,花心里带着淫水。<br> <br>「爷,那您一会儿带奴一块出去吧。您都三个月沒带奴出去了!」二凤又嚷<br> 嚷道。<br> <br>我沒理她,看看表,时间不早了,站起身。招唿二凤从墙上女性衣架上取来<br> 一副项圈和链子,让二凤戴上,二凤高兴地说:<br> <br>「爷,您真的带奴去吗!」她又忙着去拿她的贞操带。<br> <br>项圈、项链、连乳贞操带是女性跟着男主人外出时必备的装束,这些装束都<br> 是金属的,项圈套在女性的脖子上,有细的,也有像衣领一样宽的;项链像狗链<br> 一样长,有三米的有五米的,一头繫在项圈上,一头由主人牵着。贞操带像T 型<br> 内裤一样,锁住女性的阴部,裆底分出两条链子,锁住女性的大腿,使女性走路<br> 时保持细步、小跑的优美姿态。贞操带的腰带两侧有两条细链,联着上身的金属<br> 乳罩。贞操带与乳罩合称连乳贞操带。贞操带上沒有明锁,都是电子暗锁,用的<br> 是指纹识別技术,只有主人的手指才能打开。在女性阴毛的部位,贞操带有圆形<br> 或椭圆形的护面,里面暗藏着电子感应器,只要主人的手指在那里点一下,贞操<br> 带就会解锁。金属乳罩的乳头部位,也有电子锁感应器,只要点一下,乳罩就会<br> 解锁,乳沟部位联在一起的带子就会打开。女性锁在家里时,可以只穿贞操带,<br> 不戴乳罩,外出和见客时,则必须全副穿戴,外出时女性还常常斜背一只皮鞭,<br> 供主人随时调教和责打。沒有男主人带领,女性是不许私自外出的,否则会被警<br> 察抓捕,带到女红院的女奴调教局重刑惩罚,并对其男主人罚一大笔款。所以男<br> 人外出时在家的女性都要带链上锁,这也是王国的法规。跟主人外出的女性也要<br> 戴上全套的女性行头。<br> <br>大凤和二凤每个奴都有两三套女性行头,二凤的最新也最漂亮,因为我常带<br> 二凤出去,大凤出去得比较少。<br> <br>可是这次我不想带奴,所以沒理二凤的请求,等她把项圈、项链都戴好,牵<br> 着她进了她的房间,然后把链子锁在了屋正中的系奴柱上,链子足够长,够她在<br> 自己的屋里自由活动。<br> <br>「下午好好收拾房间!有一处不整齐打十鞭!」<br> <br>「啊爷!」二凤嘟囔着嘴,捋着胸前的链子。抱怨地看着我,手里还拎着<br> 贞操带。<br> <br>「看什么看还不把贞操带穿上」<br> <br>按女奴王国的规定,主人外出时,家中的女性不仅要上锁,拴在系奴柱上,<br> 而且应该穿上贞操带,主人回来时方才解下、除掉,保持裸体,全身一丝不挂。<br> 不过锁在家中的奴可以不戴金属乳罩,项链也可比较长,让她们在指定的范围内<br> 做家务,或自习伺候主人的各项技能。<br> <br>二凤这个小刁奴不情愿地站在原地,竟然一动不动。见我抄起鞭子要抽她,<br> 她才急忙穿上贞操带,老老实实地站好。<br> <br>唉!都是刚买她回来时,把她宠坏了。加之家里只有两匹女性,对她宠爱过<br> 多。今后再多添几匹女性,家里奴多了,她就不会侍宠撒娇了。<br> <br>我狠抽了她一鞭,她叫了一声,赶忙开始收拾房间。<br> <br>我走回到大凤奴的身边,她仍规矩地趴在地上作肉凳状,沒有我的命令不会<br> 随便起来。我轻轻地踢了一下她的屁股:<br> <br>「大凤,起来,伺候爷出门。」<br> <br>「是,爷!」<br> <br>大凤爬起来,给我披上衣服,换上鞋,拿过包。然后跪送我出门。<br> <br>我离家时很少锁大凤,只给她穿上贞操带,因为这奴很规矩。虽然按着女奴<br> 王国的规定,主人外出,家中女性都应上锁,繫于锁奴柱,可是我对老实的大凤<br> 奴很宽爱,很少锁她。虽然违反法规,但是只要不被人发现,倒也沒事。大凤奴<br> 也深感主人的法外怜爱,虽然沒有上锁,也从不乱跑乱鬧,只呆在自己的奴房里,<br> 按着《女性为奴侍爷守则》的要求,「主人在,盡心服侍主人;主人不在,勤习<br> 女性功课。」大凤奴一直盼望除了作主人坐骑和肉凳以外,能够上到主人床上伺<br> 候主人。她最近在刻苦地练习口交,我发现她房中的电子假阳具,被她舔得都发<br> 白了,这是我一个月前刚给她买的女性玩具,用于练习为主人口交的技能。<br> <br>大凤奴在门口跪送我时,我告诉她:「去把爷的剩饭吃了吧。」<br> <br>大凤感动地磕头:「谢谢爷!谢谢爷!」<br> <br>在女奴王国里,女性按规矩只能吃特制的女性奴食,不能吃男人的食物。奴<br> 食营养全面,可以保证女性伺候男人所需的体力、耐力和身体的绵软,不会发福<br> 或过于瘦弱,而且能保持她们的皮肤白嫩、光滑,使男人的观感和手感良好,具<br> 有延迟衰老、美容美体的功效,最重要的是奴食只需每天早晨吃一顿,像压缩饼<br> 幹一样,一分钟就能吃完,中午和晚上都不用再吃,这样保证女性有充足的时间<br> 伺候她们的男主人,但是奴食的味道很淡,软软的像煮熟的鸡蛋一样,里面有浓<br> 缩的水分,俗称「水蛋」,吃完也不用再喝水,女性身体的新陈代谢主要通过汗<br> 水,所以女性也很少需要大小便。女性身体虽然爆发力很弱,但是韧性和耐力好。<br> 大凤在这方面尤其出色。为了保证女性美体、美容和很好地伺候男人,按女奴王<br> 国的法律规定,女性只许吃奴食。<br> <br>但是奴食很乏味,有些男主人在家里偶尔赏赐宠爱的女奴一点男人食品,让<br> 她们以水泡着吃解解馋。女性的牙齿很软,咬不动男人食物,需以水泡着吃。软<br> 齿很便她们为男人口交。因为很少带大凤出去玩,也很少让她在床上伺候我,可<br> 她表现又很好,二凤在床上伺候我的时候,她规矩地跪在床边侍候或帮忙,从无<br> 怨言,所以为补偿她,几次赏她剩饭吃。但是从沒赏过二凤。<br> <br>二凤在她房间里听到我的话,又嚷道:「爷啊,奴可以吃点吗」<br> <br>我沒有搭理二凤,关上了门,下楼去找阿宣。<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