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女友大人是一个性格多元的女孩,她的个性组成中,什么都有,但是都不满,比如说她有乖又骚,又保守又敢玩,又忠贞又爱挑逗异性,这样的性格也造就她喜爱的东西跟我对她的方式都是什么都要有,但都不能太多,关心多了她会生气,不关心她也会生气,延伸到西斯一点就是管太多她会想偷吃,不管她又会觉得不被爱.........说起来也挺麻烦的,只是恰巧我拿捏得挺不错的.提这个,是想接续女友大人珍爱感人的求婚表白后,事情办妥后,大概是拿了张保证于是她小恶魔的一面又跑出来了.公证完当天,结束后女友的姊妹有事情就先走了,回到家后,女友问我是不是要慰劳一下辛苦的公证人(幹哪里辛苦)说特別的日子是不是可以去很贵很贵那间.............(我摸摸我的口袋....幹 薇X)<br>「小姐,今晚应该也算洞房花烛夜你不只留给妳老公我吗」我笑着问<br>「今天不算吧不是都办桌完才算.......而且怎么样,你后悔也来不及啰~」女友笑咪咪的说<br>于是乎三人行就到了那个很贵很贵的地方,到那裏后我们稍微梳洗了一下,就一起到床上躺很贵很贵的床,这是女友正是三人行的第一次(上一次是意外,这次是准备好来着的,心理状态不同)<br>女友问我跟阿正三人行我们想怎么进行,她想先了解,阿正听女友一问,笑她这样很像是职业的,问这问题<br>女友瞪了他一眼,色瞇瞇的爬向他,说: 今天日子特別,全套算你10张就好,不算钟点包夜.<br>话说完就开始帮眼前的客倌BJ,我也将棒俸上,女友也握了我的弟弟,边帮正棒舔边看着我问:那你呢....看小哥你这么帅,就算你8K,怎么样<br>「你老公也要钱」!!「看来小哥喜欢角色扮演啰~好,我明白了」女友神情自若地说.「那你,就当我的小狼狗」她看向阿正........女友大人这开局就hold住全场. <br>接着就跟你们迷片看的差不多,我文笔不太好所以我也比较不喜欢描述过程细节,我比较擅长描述情感跟对话呈现,这我想你们都了解啰~所以自己找片来支援一下,找片的类型我来建议一下,前阵子我说女友身材偏向本田峡,但后来女友不认真吃东西,就又变瘦一点,160  45,长相的话,在吹吹的时候的神韵跟最近新的一个女优:西宫梦 有点相似,这个女优女友最近超喜欢.....以前她是跟着我喜欢樱井步(因为她跟女友都是牡羊座? 小弟个人对牡羊座有疯狂的迷恋,別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br>那个晚上女友先一起服务我们后,就让我先趴出来(因为后来我们约法三章,其中一个是我绝对不要幹内有他精的穴....当然其他的约定就像是一定要我在场啦之类的) 然后才换她跟阿正趴趴. 这也成为之后我们常用的流程.<br>关于我洁癖这点,我觉得我很吃亏, 有内射过的大大肯定知道,内射后到精液排干净,需要一点时间,不特意清可以好几个小时,这段时间够长到一个男性重新装填完毕,所以有几次阿正是射了又射,射了又射,搞得我想幹不能幹的伤痛,女友怕我生气,就协调以后要先确定我绝对不会想要,才给阿正内射.虽然这样,不给射的时候常常照样被中出..........这绝对不能怪阿正,因为女友大人很会”夹”不管你多身经百战,遇到会夹得对手,出来的时间真的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也因为被女友大人夹到失智,阿正才会跑来跟我说绝对要保护好女友大人,她一整套下来是男人真的都会流连忘返忘记自己家在哪.(而这小子已经忘记自己家在哪了,于是乎跟女友大人几乎天天相幹将近一个月)<br>这个月也可以说是度蜜月 只是老婆被別人天天用www......<br>两个人有多荒淫呢?  大家沒忘记阿正可是有女友的人, 小A当然也会来家里住,但这完全不阻止不了两人想趴的慾望,甚至小A的存在更是加强了女友的慾望, 小A来访她的穿着也沒怎么收敛, 顶多不上空不下空,但骆驼提跟激凸什么的都沒在遮掩,一开始小A不太开心,但后来我安抚小A后(当然是床上那种)她才慢慢接受,自己也开始随便了起来.<br>小A不在时两人会把握时间这正常, 在的时候两人也会紧抓的琐碎的时间, 洗澡是相对安全的时刻,不少次是我到厨房拿喝的,撞见女友趴在墙上,内裤才脱一点点让阿正从背后幹,阿正甚至也沒脱内裤就从中间开口进行.....看来他们已经训练到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接近....<br>最惊险的一次, 是两人在房间趴趴,而小a突然有事情要找到她的男人,阳台浴室厨房都找了,沒看到人,才准备到我们房间看,我赶紧箭步插上,抱住小a,跟她说我现在想要,她凹不过我的撒娇攻势,就被我哄骗到他们房里关门趴趴<br>..........为了掩护他们,搞得自己都要提枪上阵.............<br>总之那个月真的很荒淫,所以衍生后来小a出轨事件真的不意外,阿正boy当时完全是迷路不回家的男孩. 女友也沉浸在佔有他人之夫的满足感中.<br>-------------------------------------------------------------------------------<br>好了,本文开始(疑) 阿不然勒,我标题这样下,目前讲到现在都跟标题沒啥关系阿不是<br>我要来分享一下一个我觉得很有趣的事件,这是在荒淫月的某天.那天我有一些进度要赶,所以我到了晚上7点还待在实验室,估计要到弄到10 11点.阿正打了通电话给我,说他有几个朋友要去喝几杯顺便介绍给我认识,问我要不要去,我说我可能要很晚回去,我也顺道问了女友大人在幹嘛,阿正说她无聊到在研究植栽.........<br>看来真的很无聊啊她~<br>阿正问还是要带她去,我说都可以,阿正才又强调他们要去夜店,我想了一下,就说:<br>「OK ,只是我要先跟你讲一下,帮我注意一下我允许女友去夜店的规则」.悉听尊便,阿正回答.<br>「一:  最高原则,要保护好女友,別让她被人硬上或者捡尸<br> 二:  除非女友接受,不然要帮她赶走不礼貌的苍蝇骚扰<br> 三:  除此之外,女友要怎么跟別人玩,原则上都可以,只要不违反原则一二<br> 四:  出门前确保女友包包有放套套,至少有什么意外还能保护自己不要得什么病<br> 五:  我要在同一个城市,结束时间出门前就要讲好跟我说,我会亲自来接送<br> 六:  细节记得跟我分享」<br>一二点基本上沒什么问题,第三点算是我对女友信任的具体呈现,女友也都把持得很好让我觉得很放心<br>第四点其实平常我就会叮咛女友包包要放套套,世风日下,遇到强暴犯有套套才能安心翘高屁屁享受(大误<br>五是我研究很多贵人男友分享,归纳出很重要的一点,这点可以有效防止女友被人拐走或者捡尸.<br>六是ntr魂必备,女友大人每次去夜店的经过,都会盡量描述给我听她是怎么勾引別人的<br>基本上绝对要有够信任的人陪同,自己去或者跟我不熟的人去是绝对不被允许的.<br>阿正说他会遵照办理. <br>过一会儿,女友就打了电话给我,问我她能跟阿正去吗,我说我把该注意的都交代阿正了,好好去玩,该注意的自己注意,然后盡情释放自己风骚淫荡的一面吧~(这男友人真好)<br>接着,以下就是事后整理当晚的经过~:<br>当天是阿正在香港的几个朋友来台湾玩,然后刚好有人生日所以就想说去庆祝一下,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只知道大概是坐电商相关的,同行团有情侣也有单身的,跟阿正比较好的我们姑且称他为:大男(随便取的- -)<br>阿正两人到了包厢, 大家好像已经先喝一轮了, 阿正才刚要介绍女友,女友大人就抢了话自介自己是阿正的表妹(说是朋友的女友岂不是怪怪的女友大人可真机灵)酒酣耳热一番后,情侣档相纠去跳舞,单身猎艳的也自己出发去了,剩下阿正跟他朋友以及寿星跟表妹(<br>阿正跟朋友谈的热络,表妹跟寿星差不太上话,于是寿星只好找表妹攀谈,随后寿星就问阿正能不能借表妹去跳跳舞,阿正看女友不反对,就点点头.<br>一开始两人都还挺礼貌的,到了舞池只是一些简单的律动, 主要还是在聊天, 了解对方的来歷.这港仔外型不帅,穿着到是FASHION,比女友高几公分,不高,有一点书生气息,不过这些资讯都不是女友大人当下想听的,女友大人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这对象能玩吗?<br>什么意思能不能玩? 意思是说,如果是熟人,那一起玩之后比较麻烦, 会被讲话. 如果是我的朋友, 那更不能玩, 会影响我的声誉, 最好是那种今晚之后打死不会往来的陌生人最好.<br>而这港仔,是大男在香港认识的创业伙伴,第一次到台湾,也跟我不认识.<br>听到这,女友收集到足够的资讯,便开始了挑逗程序.这港仔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就察觉到女友的变化,嗅到女友的骚味后,开始贴女友热舞,女友看他这么上道,就允许他搂着自己的腰际,默许他时不时的用下体磨蹭自己,很快的就变成被从背后抱着,任由对方该部紧贴磨蹭,相互耳鬓厮磨.眼前这货这么骚,得手全不费功夫,这港仔不犹豫就喇上来,女友赶紧接住唇枪舌战起来.听说港仔下面都不行,所以大概是这样,他的吻功到是让女友大人挺中意的,就让对方玩起自己的C奶,只是这时后舞池气氛稍微沒这么热络, 两人这样玩会变目光焦点,于是女友就拉着港仔到旁边阴暗一点的地方.<br>才到定点,港仔就又喇上来,手也自然的柔起胸部.女友则被下面那一大包吸引,手不由自主伸过去抚摸,把凶器给掏出来(旁边是沒人哦!我惊唿)两人大概在热头上根本沒注意,不过可能不多吧,毕竟阴暗角落<br>才套弄沒几下,港仔就问:大吗 女友很风骚的回答:这么大会舒服吗 港仔听完说了句听不懂的赞嘆语<br>大概是:这婊子也太骚 之类的.<br>玩了一会儿,港仔手痒,趁女友吻得忘我,手就撩起女友连身裙,发现女友里面什么都沒有,又赞嘆了一声<br>(迟钝的港仔,女友这时候肯定淫水多到流到小腿了,现在才发现)他说了句:bathroom. 女友遥遥头, 继续嗯嗯嗯的喇舌. 过了一会他又问了一次,这次女友沒回答,专注在喇舌这件事情上.  他大概以为女友默许,就拉着女友要往厕所走,女友站在原地不动,把他拉了回来,继续喇舌,港仔认分的让女友继续帮他套弄.<br>过了不知道多久,阿正出现了,他立刻制止了两人,问他们在幹嘛,此时女友靠着墙,双腿微开被港仔用膝盖顶着阴部,他一手抓着屁股一手搂住女友壁咚.女友则是一手扶住对方臀部一手正在帮他套弄.<br>被制止的两人看着阿正,依然紧紧相拥沒有要分开的意思,阿正发现自己立场好像不太稳,马上补说女友是他表妹耶!<br>(迷之众人:表妹, so?) 港仔不是很懂表妹怎么了, 阿正就在补了句: 她有男友了..她有男友了...她有男友了...她有男友<br>港在看了看女友,女友处变不惊,亲了港仔一下说:在夜店谁不是单身~ 两人又喇舌起来.阿正有点哑口无言,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女友的在夜店的淫荡无极限.他有点生气的到安静的地方打给我,跟我告状, 谁知道我非但沒有惊讶, 只说保护好她就好,他回到角落, 发现女友跟港仔不在了,他急急忙忙到处找,也找到厕所去,后来超担心女友大人已经跟港仔跑了,回到包厢拿东西要离开,赶紧跟我联络,结果,原来两人已经回到包厢了,阿正一脸不悦,回到女友身旁坐着,摆一个屎脸,大男还问发生什么事情.由于气氛不太好,过几分钟,大男就以表妹看起来有点累之名,请阿正带女友回去.在车上,阿正才发现女友衣服上沾满那寿星的精液,看来女友也服务的够到位,有用自己的衣服帮对方擦干净<br>(这让我想到有次女友在外面是脱内内来帮我打出来,但是当天女友也沒穿,所以用衣服应该是下策)<br>回到家后两人互相欧气,女友说阿正又不是他男友管那么多,正牌男友都沒说话了(我纠正她说是老公)阿正知道自己理亏,只是就还是生气.我就提醒他这样是晕船了哦~幹出感情了是吧~阿正连忙否认,只是想帮忙照顾好大嫂,怕自己辜负了使命.看他诚恳的表情,我也就沒戳破他的说词了~<br>按照惯例,女友夜店回来,我一定要亲自检查小穴,也顺便满足她,我就带她回房间做家事了.<br>隔天早上,女友说要去阿正房间跟他道歉,到了中午都还沒回房,我去找他们,才发现两人全裸相拥在被单之下,甜蜜的沉睡着,不知怎的我不忍心吵醒他们,偷偷用手机拍了张照上传到我们自己的LINE群, 标题是:幸福的一对情侣问号.<br>两人睡醒后才尴尬地回应, 女友调侃自己说: 道歉要诚恳一点.<br>而那天之后, 女友开始会以\"宝贝\"称唿阿正,而我则都用\"老公\"当代词,两人关系整个升温,对待对方就像男女朋友一样,至此,女友大人精神上已经认可了另一个男人,如她所担心,果然需要配偶栏位来提醒自己是谁的女人.<br>这样有着”男友”跟”老公”的幸福生活,持续到我受伤以及小a事件过后两人才慢慢清醒,回復到单纯享受性爱的关系,情感上回到彼此伴侣身上,加上对对方身体的新鲜感也沒了,至少对女友而言,对阿正的慾望减低了不少(可能小a事件她罪恶感也挺深的)<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