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马家荣﹗一个武林中的小人物。以下是他的一番自述。 <br>江湖武林中弱肉强食。在正派之中,最高等级的是那些莫名其妙地由山里、天<br>上或异域跳出来,然后到处拾到武功秘笈,练一年强过別人一百年,又有众女围绕<br>的幸运之星。 <br>这大概是神仙对我这种辛辛苦苦每天努力锻鍊的平凡人的嘲讽。在其次就是少<br>林武当等大门大派,然后才是我所身处的这类小门小派。只有师傅马苏和师娘林影<br>,徒弟一个人的弱小门派。 <br>师傅和师娘从婴儿起就收养了作为孤儿的我并且加以教导,师傅马苏在我还是<br>小孩的时候爹就被魔教的妖人杀死了,师娘林影一个人把我教养长大。 <br>我那成熟温柔的师娘,芳龄二十六岁,带有一种成熟的大姐风韵,肌肤白里透<br>红绝不输给年轻的小丫头。胸前有着一对硕大坚挺的豪乳,柳腰纤细紧榨,香臀圆<br>浑肉感,双腿苗条修长,长髮披肩,走起路来时摇曳生姿让人忍不着会回头再三观<br>看。 <br>每当我发烧生病的时候,不知何解一定不是住在客栈,而是半夜三更在破庙裏<br>露宿的,说起来天下还真多破庙。我们两个人共盖一张被子,师娘总是跟我说焗出<br>一汗就会好了,因为很多时,候这种地真是方圆十里都沒有人烟,哪裏去找大夫,<br>也唯有这种原始方法了。师娘身上有着香香甜甜的气息,肌肤摸起来细白嫩滑,我<br>总是喜欢把她的藕臂放在自己的额上,那冰凉的肌肤让身上的热度也消退不少。 <br>我们两个人行走江湖,名为侠义之事,实则上就是沒有职业的游民,当然也就<br>沒有收入了。大门大派总是有很多田地,靠收租就可以过活。那些幸运之星就更不<br>用说了,到处有人主动争着贴钱给他们用。 <br>我的师娘可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她总是拉着我的手,穿过林间小径翻山越岭,<br>追逐着武林中的那些幸运之星。他们所过之处总是颱风过境似的,不论正派邪派碰<br>上了都沒有好处,美女被上过后收进后宫,男的被杀或者被打伤。 <br>而这些可怜虫就是我们生活的靠山了!通常由我负责搜索遗体这沒有危险的工<br>作,在还带着馀温和流着血,脸容狰狞刚由活人变成死者的人身上掏出他们的钱袋<br>,搜集他们的武功秘笈。说到武功秘笈,聪明的师娘总能够一口说出价值多少银两<br>,卖出去只有多不会少。 <br>有一次我找到了一本葵花宝典,师娘那水灵灵的眼睛立时发亮的说道:「家荣<br>﹗这下子我们发财了,以后天天住客栈都可以,不用总是睡破庙!」 <br>可是十只青葱玉指握着武功秘笈的她旋即轻嘆一声说道:「可惜只有半本,有<br>招式沒有内功心法。」 <br>我翻开第一页照着内文说道:「欲练神功,必先自宫!这么可怕的东西怎么有<br>人敢练啊﹗」 <br>师娘一脸坏坏的笑容说道:「家荣你好坏!什么时候学会自宫这两个字怎么解<br>释的。」 <br>我连忙慌张的说道:「这都是平时交手的时听邪派的人说的,我可沒有做什么<br>坏事。」 <br>师娘深思了一会儿后说道:「家荣你倒是提醒了我,这么可怕的东西怎么有人<br>敢练!嘻嘻。」 <br>接下来师娘难得出手慷慨的带着我住进了客栈,把本门的内功心法修改了一下<br>,自己写成了葵花宝典的下半部,然后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对家荣说道:「这下子将<br>这本魔功卖出去,够我们两个三年的生活费了。」 <br>我立时吓得脸色发青的对师娘说道:「这怎么行!被揭穿了,我们一定会被买<br>书的人追杀到天脚底的。」 <br>师娘带着狡黠的奸笑说道:「天下男人都是好色的多!爱权力的少,爱武的武<br>痴就更是极少。好色之徒有了这本书,他们大半也不敢自宫来练的。」 <br>师娘以一万两将这本葵花宝典卖了出去,而之后也真的沒有任何人因为这本书<br>找过我们的麻烦。遗憾的是我们始终是正派中人,还是忠忠直直,差点要终须乞食<br>的那种。一万两大部分在行侠仗义是派给了我们所救的穷人。又出钱又出力﹗世上<br>最辛辛的,就是自找罪受的侠士。每当这种时候我总是很羡慕那些为非作歹的黑道<br>、魔教和邪派。 <br>精明的师娘往往能看穿我的心意,此次也不例外,温柔慈祥的说道:「钱再赚<br>就有了!要是我们不行侠仗义,你这小鬼头也早就饿死在路边,还能长这么大吗<br>別年纪小小心肠这么狭窄,要像你师傅马苏般慷慨解囊。」 <br>至于那些被打伤的,如果是正派中人师娘总会先替他们包扎,再煮药给他们喝<br>,之后才开天杀价索取昂贵的汤药费。如果是邪派中人,这种时候就是我们除魔卫<br>道的时候了。他们邪派中人平时总是吃香喝辣,现在时易势逆,白道诛灭黑道可是<br>天公地道的! <br>不过师娘为人泽心仁厚,把对手打败,用剑架在他们的颈项上的时候她总会好<br>言相劝的说道:「我们正派中人,除魔卫道是为了保护弱者,不是为了喜好杀戮。<br>要是你愿意自废墟武功后改过向善,捐出财产给世间贫苦大众来赎罪,我们也不是<br>不可以饶你一命。」 <br>要是对方愿意用钱保命的话,师娘当然会从中抽取一些用来作为行侠仗义的经<br>费了。这绝对不是抢,是自愿的募捐! <br>行走在江湖里,常常会经过过沒有人迹的慌怕野外。这种情形之下,一定会非<br>常巧合的,找到什么清澈的小河或水清见底的湖泊。可能中原土地上雨水充足吧!<br>应该不会是在幕后操纵世人命运的大神,为了满足自己的偷窥慾望而巧合的设置。 <br>我对马苏师傅沒有什么记忆,他死得太早了。而从小我就习惯和师娘一起在小<br>河或湖泊共浴。因为我年纪小,师娘一怕我会被蛇咬到,二怕我会被什么疯疯癫癫<br>的路过武痴,说我骨格精奇天资绝佳,把我拐走硬要收我做徒弟。 <br>在水乡泽国之间,一丝不挂浑身湿透滴着水珠的师娘,替我洗擦身体可是一项<br>绝佳的享受!洗擦完后我们总会嬉水玩乐,互相泼耍一番。脸上带着甜笑,臀波乳<br>浪让人醉倒的娘师是我的生命。 <br>而我也是从师娘身上学懂男女之別的!对比起男性的平胸,师娘那对雪峰晃动<br>起来可是会让人目不暇给,目光移不开那粉红色的蓓蕾,师娘真是上天的佳作。而<br>女性下身也沒有男人的小鸟,在那挂着晶莹水珠的黑森林中间,我总是会有机会若<br>隐若现的窥见一个粉红色的桃园秘洞。 <br>但是好景不常!自从我下面的小鸟开始长毛,师娘就说我已经是大人了。从此<br>不再跟我一起共浴,以后我只能在一旁看守衣服。有时我在沐浴的时候找她,结果<br>每次都会被师娘严厉训斥一番,说一堆男女之防,礼教之別的大道理。 <br>现在我越来越羡慕那些武林幸运星!和邪派中的姦魔淫贼,他们永远都是那么<br>自由自在,喜欢谁就找谁欢好。而我们这些可怜的正派,总是要等待父母决定的婚<br>姻对象,沒有父母就由师傅决定。这世间上总是充满着这些不公平之事! <br>有一次师娘跟我提起,要替我储钱为将来娶妻生子作准备。我就坦白的说明我<br>喜欢她,想她做过的妻子。而且这样还连给媒婆的钱也省下来了!而且好像就有一<br>个姓杨的淫徒,有过这种师例,他娶的还是女子的师傅呢﹗ <br>结果师娘粉脸通红,尴尬不已又震怒如狂!要我在地上跪好,足足对我训话了<br>一日一夜,让我脚痺死了。事后还找来四书五经,要我背诵记谨。事后还让我痛苦<br>得要死的,多番突击严格考核当中的内容。如有记错就罚﹗从此我只敢把喜欢师娘<br>的事放在心里,不敢说出口。 <br>直到那一天,师娘正在湖中沐浴,我被留下来看手衣服。正当家我闷得发慌的<br>时候,突然传来师娘的尖叫! <br>这时候我已不顾得会不会被责罚,第一时赶往拯救。 <br>只见师娘赤身躺在湖边的岸上,亮丽的乌黑发髮披散于地上,佈满水珠的酥胸<br>一起一伏,羊脂白玉似的娇躯,双腿中门大开,中间趴着一个男人正在解开自己的<br>裤头。 <br>我认得这个男人!他是一叫龙门的淫贼组的成员,名叫发三儿。 <br>「啊啊啊啊啊啊……」我激动得浑身血脉沸腾,不顾双方的功力之差拔剑向他<br>冲过去! <br>发三儿站起身一脸不屑的应战并说道:「马家荣你別傻了!我们的武功差了十<br>倍,这里是恶魔岛,是一个正不能胜邪的地方,我在这裏预言,你必败无疑。只能<br>浑身是伤躺在一旁看着我强姦你心爱的师娘!哈哈哈哈哈。」 <br>发三儿之前应该已经秘密跟踪了我们几天,所以才知道我的名字。我不管这里<br>是不是恶魔岛,不顾生死的跟他大战了三百个回合!靠着奇招百出,不顾生死的拼<br>命相搏,加上一些偶然的幸运,我终于击败了一代淫魔发三儿。 <br>身负重伤垂死在地的发三儿不甘心的在地上喘息着说道:「这不是恶魔岛吗<br>那我这个淫贼怎么可能会输还连战斗的过程都被省略了」 <br>我不明白发三儿所说的话,但是从天际传来几声雷响,隐约听得出几个字:『<br>因为这不是淫虐长编。』 <br>发三儿听完死不瞑目的断气了! <br>抛下那个淫贼的尸体,我第一时间跑到师娘的身边,焦急的抱起她。 <br>「师娘!师娘!师娘!妳快醒醒。」 <br>之后师娘张开眼,扑倒了我﹗ <br>马家荣的自述到此为止。故事完结﹗多谢观赏。 <br>停手﹗先別生气,別打、別扔,说笑的。 <br>为了让观众得以瞭解林影这师母推倒徒弟时的心态,我们把马家荣踢到一边,<br>以观众全知全能的角度继续偷窥下去。 <br>被发生儿这个淫贼看见自己的裸体,让林影感到无盡的屈辱,被他用掏了春药的针<br>射中后,林影体内的慾火焚身,和先夫马苏交欢时的记忆走马灯似的闪过。现在被<br>徒弟马家荣赤身抱着,她害羞尴尬之馀,慾火却燃烧得更旺了,花穴内更已小小渗<br>出了一些淫液。 <br>现在的马家荣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被年青力壮的他抱在怀裏,林影的脑中就像山摇<br>地动般的震撼,程度更甚于被发三儿折虐。如今……林影不止肉体赤裸,在春药的<br>刺激下,她快要瞒不下心底的秘密了。连心灵也全裸在家荣之前。 <br>「家荣……家荣……师娘喜欢你﹗我不想把你让给其他的女孩子,我想把你永远的<br>留在我的身边。」 <br>林影抬起螓首,不顾一切的吻上了家荣的唇,放弃了作为师娘的最后一丝尊严,只<br>想作一个单纯忠于自己心意的女人。<br>家荣被师娘这样突然一吻,心跳和唿吸为之加速,他简直无法想像师娘会不顾尊卑<br>礼教的束缚,主动亲吻自己,可是师娘的两片香唇好好甜让人迷醉不已。 <br>林影挺起身,纤手轻抚在家荣的腰上。 <br>家荣感动地流下泪来说道:「师娘!家荣也喜欢你。」 <br>林影把家荣推倒在地上,纤手忙乱的扯开和剥下养子的衣服。红唇轻启吐出兴奋的<br>唿唤,慾火狂燃﹗ <br>家荣也急不及待的帮手脱下自己的衣服。 <br>「抱紧我﹗家荣。」林影热情如火的叫道。而在她心底裏响起了对亡夫道別的声音<br>。原谅我,夫君﹗林影心想,或许从收养家荣起,这就是谁都改变不了的命运。 <br>家荣一身衣衫终于全被剥光,林影粉雕玉琢的胴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骑乘在他<br>身上。 <br>好羞耻!林影心想。她一张秀美的脸颊红润动人,在发三儿的春药的推动之下<br>,她不顾礼教的束缚和身份辈分,驯服于自己的慾望,赤条条的骑在自己心爱的养<br>子兼徒弟身上。 <br>「师娘你好美﹗」家荣赞赏的说着,并且轻抚着师娘的脸旁。 <br>林影感到前所未有的丢脸和羞窘,握着家荣的手,将之放到了自己心跳剧烈起伏的<br>酥胸之上。 <br>忍住哀羞的林影引导沒有经验的家荣去爱抚自己的乳房,在家荣热情的抚弄之下,<br>她感到全身窜过快感的电流。家荣嗅嗦住师娘身上的阵阵淫靡香气,发现来源竟是<br>她的黑森林中渗出的淫蜜,还凝成了一滩湿渍流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br>「师娘!师娘!我爱妳!」家荣的手按弄搓捏得更加起劲。 <br>「啊啊啊……家荣……啊啊啊啊啊啊……我……」 <br>林影像被快感雷噼中一样,整个人软瘫下来,倒在弟子的身上。 <br>真变态﹗我竟然做出这么淫荡的事,林影理智的馀波这样想着。但是她却并不<br>打算停止 <br>林影的乳头不止已变硬,而且她还主动的在家荣的胸膛上摩擦。双腿盡头处的<br>阴户,现在正有爱液流出,并沿着大腿往下流。 <br>面对如此淫乱的自己,她痛苦得像被理智的皮鞭抽在身上一样。可是对弟子家<br>荣的爱已不能再克制了。双腿本能的摇摆,和家荣的大腿激烈的摩擦。那秀美的胴<br>体上,玉梨般的淑乳充血澎湃,绯红的乳头擦着少男的胸膛。为作为师母的自己,<br>与徒弟家荣带来无盡的快感。桃花园渗出滑滑熘熘的爱液,在让人遐思连连绮想不<br>绝的凹壑内,晶莹反光的爱液正如小溪般不绝流下。 <br>「饶了我吧﹗师娘,別再折磨我了。让我进去﹗」家荣发出了让林影无法把持<br>的诚恳声音说道。 <br>「那家荣你进来吧﹗请你满足师娘的身体,淫荡的师娘今后再沒有资格当你的<br>师娘了。」 <br>听住师娘那哀怨兴奋的言词,家荣捏住的那圆浑屁股蛋,把自己的擎天一柱插<br>入淫水氾漤的花穴内。花壁旋摩挤压着肉棒,带来妙不可言的快感。 <br>此时师娘那湿透了的花穴,随着她一对美腿的活动夹得家荣更紧了,而且她还<br>再次挺起腰肢,放胆的在马家荣的身上主动的上下活动。发出了连声快感的连声吐<br>息! <br>「啊啊啊啊啊……家荣的……成长了很多啊﹗」 <br>看着师娘那淫靡愉悦的表情!家荣点了一点那些黏稠的爱液,带着一丝透明光<br>丝的手指,将之放到了自己的嘴中品赏。 <br>然后再次伸出手指沾上淫蜜,伸向了师娘那红唇微启的樱桃小嘴。林影的丁香<br>小舌舔弄着自己的淫汁。叫她羞惭得俏脸直红到耳根子。 <br>妩媚而放荡的淫声浪语高扬于空中,林影对自己背德的罪行深感耻辱,但是她<br>堕入耻辱地狱的身体却感到快感,花穴内兴奋得蠕动不绝。爱液如小河流水般倾泻<br>而下,任何辩解,都敌不过从她体内流出的証据。 <br>承认吧﹗承认自己是对徒弟出手的可耻淫妇。林影的眼中涌出了悲喜交集的泪<br>水,心中浮现了和家荣一起生活的种种回忆。 <br>家荣微带点急躁的声音问道:「师娘妳为什么要哭」林影哀悽的心想,自己<br>跟家荣会有将来吗﹖跟收养的徒弟交合,简直是个天生的淫妇,浪荡的婊子才会做<br>出来的事,不是吗﹖万一被发现了,武林中人会怎么看自己。 <br>「不﹗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哭。」身体一起一伏的林影摇摆着娇躯,隐下心中<br>沈重想法的沒说。 <br>随着交欢的持续,家荣那火灼粗壮的肉棒,为林影带来了水涨船高的快感。 <br>在家荣的柔情爱抚的同时,林影带着隐忧的回答,渐渐变成了放荡的淫声浪语<br>。 <br>家荣在师娘那不住在摆动纤腰盛臀的骑乘下,更进一步的把手由双峰摸到圆滑<br>粉嫩的小屁股蛋中间的沟谷。两人紧密的结合,慾火更形高涨。 <br>家荣在师娘耳边小声的道:「让家荣满足妳吧﹗师娘,改由家荣作主动。」 <br>双手在林影火热的胴体上游走,触发起她体内快感的风暴。同时家荣反客为主<br>,改为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林影的矜持与自制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快感的洪水,<br>在家荣热情积极的抽插下,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拦了。 <br>「啊啊……呀呀……家荣,摸我。盡情的爱抚我,摸师娘那下流的胸部,还有<br>屁股蛋儿,以及痒了很久的小穴穴。呜﹗」 <br>林影屈辱的在家荣耳边说道,她不得不由衷的承认,自己是个淫荡的女子。 <br>「唔呀﹗啊啊啊……」 <br>在狂放愉悦的女声之中,家荣的手揉搓着师娘的酥胸,抵头唅着她雪峰玉乳上<br>的蓓蕾。淫靡的女声,让家荣的情慾更加高涨。林影那弱柳一样的腰肢和诱惑人类<br>心底处慾火的雪臀,承欢在家荣的身下不断的摆动。 <br>「呵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r>一声满足的狂野叫声,让人听得慾念难制。家荣的把擎天一柱直顶到那满溢爱<br>液,师娘林影的花穴盡头。然后狂热的射出自己的热牛奶,深入进早成泽国的淫穴<br>内。 <br>「啊啊啊啊啊啊……家荣……师娘……也不行了。」 <br>澎湃的高潮冲击着林影的神经,直达她的脑海深处,让有如慢步云端的她阴精<br>盡洩。 <br>事后家荣肆意和贪婪的在师娘身上爱抚,而林影的胴体也热切的回应了他的抚<br>摸。不止主动把乳房让家荣握个饱满,大腿更在养子兼徒弟的家荣身上磨擦,<br>眼中的情慾之火逐渐退去,林影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内心在爱意和师娘的尊严<br>之间转来转去。自己以后真要无耻的,跟家荣这徒弟作这只有夫妻该做的事吗﹖可<br>是万一被人发现了,家荣的前途就毁于一旦了。 <br>自从林影因为发三儿春药的影响,把弟子马家荣推到了之后,两人就过起了掩<br>人耳目,有夫妻之实的师娘与徒弟的二人世界。 <br>虽然仍是住不起客栈的时候居多,但从此也就在破庙里夜夜春宵,过去了浓情<br>密意的行侠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