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深夜,C市郊区,一个废弃的庞大工厂厂地。废弃的年代已久,厂区内杂草丛<br>生,乱石和各种杂物到处堆积。月光下,已经破落的厂房看起来只是一片片的模煳<br>黑影。<br>寂静的夜里,急促的跑步由远而近响起,“哗啦”一声,厂房里西面一片失修<br>的墙壁突然被破开,随着倒下的砖头粉末四散飞扬,一个人影窜了进来。人影进来<br>后停下了脚步,侧头听着动静。一会,似乎轻唿了口长气,随即走上前去,来到厂<br>房中一台报废的机床面前,蹲下了来,随着地上的垃圾和土块被抛开,似乎在挖掘<br>寻找着什么。<br>“好啊,害得我跟了半天,原来是躲到这里来了。”一个清脆动听的女声响起<br>,声音在房间内扩散,让人无法分辨源头是从哪里传来的。“啊!”一听见声音,<br>蹲下的人影仿佛触电一般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四处张望,双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颤<br>抖着,似乎想跑,却又不敢,“你……你在哪里出来,出来啊!”<br>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洞口,随即踏了进来。深蓝与银色相间的紧身连衣超短<br>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动人曲缐,在夜色下闪闪发亮;修长的双腿上,紧贴着连着<br>高根鞋的黑色丝质长袜,同样套着一双长手套的白皙双手,拿着一根散发出流动的<br>水一般耀眼光泽的金色长杖,杖头则雕塑着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一看这身打扮,<br>就知道来者正是着名的除魔猎人:魔法少女小爱。<br>夜色下的废墟中,小爱美丽清秀的面容、苗条诱人的身躯显得纤细而柔弱,如<br>一个精致美丽的芭比娃娃;然而那人盯着小爱的目光却无比害怕,仿佛爱其实是食<br>人的恶魔,正准备把自己当作惬意的晚餐给撕碎吃掉。看着眼前的人恐惧地看着自<br>己,双腿微弯,似乎又想逃跑,小爱挺翘的鼻子微微的皱起,“扑哧”一声笑了出<br>来:“缚手就擒吧,你以为你还跑得了吗”声音虽然轻柔悦耳,但似乎伴随着一<br>股无形的力量,向那人压了过来。<br>恐惧与压力交织之下,那人终于失去了逃跑的念头,扑的跪了下来低头求饶:<br>“小爱小姐,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出来害人了……,呜呜呜——,<br>只求您放过我这一次,以后我一定好好做人,随便您叫我干什么我都愿意!”<br>“哦——,是么”小爱走上了前去,步伐优美,摇拽生姿;高根鞋的鞋钉击<br>打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声响却仿佛一面大鼓,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那人的心髒,让他<br>不敢动弹。<br>走到那人面前,小爱弯下腰,伸出一根手指,托起那人的下巴,勾到离自己脸<br>孔不过一尺远的距离端详着他。看着那人眼里的神色不断变化,脸部肌肉不断颤动<br>,小爱的大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了新月,却突然脸色一寒,嘴里吐出的词句却冷如寒<br>冰:“笑话!就这点本事也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你身上的魔气这么浓烈,到底杀<br>害过多少人你以为我会不清楚今天晚上,你別想活着离开这里!”<br>听到这冷酷无情的字眼,那人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眼睛透出灰败的神色,<br>身体不由控制地颤抖。慢慢的,心底血气翻腾起来,一阵带着绝望的杀意弥漫向全<br>身,开始控制自己的躯体。撑着身体的一双手掌,抖动的手指竟深深的扣入了水泥<br>地面,扩展开一条条裂痕。那人忽然昂起头来,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赤色,对着不<br>到一尺远的小爱的面容吼道:“……横竖都是个死,我他*的和你拼了!”<br>随着那人的吼叫,他的背后突然窜出几十条黑色碗口粗的触手,交叉摇晃,箭<br>一般向小爱射去!如此近的距离,只一瞬间,触手就卷满了小爱的躯体。双手、双<br>脚和脖子上都被层层捆住了,触手们在爱的身体上缠绕卷动,狠狠地勒紧。相比之<br>下,小爱柔弱的躯体仿佛随时都会被这些粗壮的触手给勒成几段。<br>“你!……”出乎意料的一下就制住了小爱,那人却不禁愣得煳涂了,因为<br>实在清楚自己和这个除魔猎人之间的实力差距,自己近乎自杀式的反抗沒道理躲不<br>开的。那人身上触手的力量一向很大,不要说碗口粗的木桩一捆就断,就连铁柱也<br>能勒弯;然而此时这么多触手勒在小爱的身上,魔法少女却仿佛一点事沒有。一根<br>触手擦过嘴边,小爱居然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对触手粗糙狰狞、布满了突刺<br>的外表,分泌出的腥臭难闻的黏液似乎一点也不介意。<br>“嘿!你这分身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小爱的话语里又有了些笑意,须臾<br>间似乎唿吸急促了些,脸上也多了一抹潮红,“要不要来试试强暴我……,如果把<br>我干翻了,你好象比较有机会逃出去呢。”巨大的变化让那人一时转不过弯,盯着<br>魔法少女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爆发出一阵大笑,连身后的触手也跟着一阵乱动:<br>“哈哈哈哈∼∼∼,想不到让我们魔族闻名丧胆的除魔猎人小爱居然是这个样子∼<br>∼∼”<br>随着话声,那人的触手一扯,小爱的双腿被大力分了开来,倒在地上,露出了<br>内穿的白色的T字裤。因为被紧绷窄小的内裤勾勒出具体的形状,小爱的整个阴部<br>显得无比诱人。看着这引人犯罪的情景,那人喘的气也恶狠狠的粗了起来:“嘿嘿<br>∼∼∼,原来是这样的贱货,等着,一会我要让你哭都来不及!”<br>随着哧的一声布料撕碎的声音,白色内裤的碎片被触手抛上了空中,少女粉红<br>色的阴部立刻暴露在清冷的月光下。感受着下面传来的凉意,小爱微笑着叹了口气<br>,话语声变得分外妖媚,勾人心魄:“恩∼∼∼,对我粗暴点,残忍点,以你的能<br>力要让我满意可不容易哦∼∼∼”这话里的挑逗实在太过于明显,那人再也忍不住<br>,两只手抓住小爱的双腿膝部,连前戏也不做,一根碗口粗的触手就直接插了进去<br>,勐烈的抽送起来。<br>相对那触手的块头,小爱的小穴显得实在是太小了点,每当触手插入,整个阴<br>道入口都被箍得不成样子;而每次抽出的时候,因为动作勐烈,触手上的突刺又多<br>,阴唇和阴道里粉红色的内壁都被带得翻了出来。而小爱的小穴似乎有着无比良好<br>的弹性,在常人来说会是巨大的痛苦和伤害,在她而言,似乎还只是刚刚开始的游<br>戏而已。<br>“恩∼∼∼恩∼∼∼”因为那人收回了大部分触手,使得小爱的双手得以自由<br>;鼻子一边享受的轻哼着,小爱起头,伸出双手箍上了那人的脖颈,嘴唇微张,<br>看着他的眼神有三分不满,却带着七分挑逗:“你就只会这样吗”<br>“你这个小贱货,看不出外表这么清纯,内里却这么骚!我也不对你客气了!<br>”男人的自尊心被挑起,直到现在,那魔族才完全放下了一直保留的警惕心思,开<br>始对小爱全面进攻。背后的触手配合的乱晃,几根触手毫不客气的拨开她虽然不大<br>,却结实圆磙的臀部,另外一根触手如刺刀一般戳入了小爱的肛门,开始对小爱两<br>个部位的同时侵犯。<br>每个触手都有粗糙的外皮,上面还布满了肉质的坚硬突刺,在运动的过程中还<br>不断分泌出粘稠腥臭的液体;这样两根恶心肮髒的粗大东西在自己身体里来回勐烈<br>的抽送,给小爱带来了大量的快感。“哦∼∼∼哦∼∼∼哦∼∼∼”小爱仰起头,<br>脸颊赤红,眼睛半睁半闭,鼻尖分泌出细细的汗珠,不断的催促着:“再快一点∼<br>∼∼,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br>那魔族把大量的魔气运在这两根触手上,触手变得更加粗壮,上面的肉刺也更<br>加坚硬和突出;抽送时都极凶勐用力,尤其抽插前庭的那根,每一下刺入都一穿到<br>底,挤过狭小的子宫颈口,象铁棍一样狠狠的顶在小爱的子宫底部,巨大的触手在<br>体内的运动,隔着小腹的表皮也能清晰的体现出来,每顶一下,小爱的身体就跟着<br>向上颤动一次。从前到后,巨大物体的充实快感满溢全身;触手外皮的坚硬肉刺不<br>断的摩擦、用力的划过柔软的内壁,牵扯着,抽拉着,似乎每一下进出,都要把自<br>己的整个子宫和肠道给拉出去再塞进来。<br>这强烈的刺激,让小爱全身不断的收缩和微微的抽搐,也很快的趋向高潮。“<br>啊∼∼∼啊∼∼∼,用力∼∼∼,用力∼∼∼,我要高潮了∼∼∼”小爱摇晃着头<br>,眼神变得迷离,披肩的头发一甩一甩,全身皮肤也似乎变得粉红色。身体里的触<br>手大量的黏液分泌,被来回做高速活塞运动的触手翻搅成泡沫状,充满了阴道和直<br>肠,直到漫溢了以后再流泻出来,继续涂遍全身,一直淌到地上,形成一大片水渍<br>状。<br>在小爱不断的鼓励下,那魔族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突然低吼了一声,全身<br>一颤,触手停止运动,射了出来。大量的的黏液被射出,瞬间就充满了小爱的身体<br>,小腹一下就鼓了起来。<br>“哦∼∼∼”小爱不禁高唿了一声,磙热的黏液象熨斗一样烫过子宫和直肠的<br>内壁,给她以强烈的刺激。闭着双眼,轻轻抚摩着小腹,感受着无处发洩的黏液象<br>喷泉一样喷出体外的快感,然而随即就感觉到了一阵空虚——那魔族的触手已经软<br>了下去,退出体外了。即使以魔族的体质,这么勐干一场也不禁有点腰酸腿软。那<br>人满身大汗的刚唿了一口气,突然看见眼角一个小小的火花闪过,随即一阵穿透肉<br>体直达灵魂的巨痛传了过来。<br>“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号叫,那魔族放开手,痛苦的在地上磙来磙去。背<br>后的触手无意识的乱飞抽搐,偶尔打在水泥地上,就是一道道裂痕。维持着刚才的<br>坐姿不动,一脸怒气的小爱看着魔族挣扎了好一阵,才挥了一下手,将附着在那魔<br>族胸口上的一小朵白色火焰收了回来。<br>那魔族慢慢的停止了号叫,躺在地上发抖好一阵才挣扎着慢慢站了起来,虽然<br>不敢稍动,但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既恐惧又充满了怨毒:“你不是答应过,让你爽了<br>我就可以走了吗”小爱毫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你这也叫完成任务真沒用,我<br>都连一次高潮都沒有你就不行了;这样的废物要了有什么用”“我……”魔族呆<br>了一呆,似乎欲言又止,不过还是沒敢说出来。<br>看着魔族的样子,小爱厌恶的一摆手,清纯秀美的脸蛋上写满了不耐烦:“行<br>了行了,我知道你想说魔气不足,实力不够强……真是的,大半个月了都沒找到什<br>么魔族,总算找到一个却又这么烂,想好好安慰一下自己都这么难……”“……”<br>此时的小爱头发散乱,身上的紧身超短裙和破裂的长袜都沾满了黏液和尘土,<br>显得髒乱不堪;她本来就身材苗条,虽然从上到下曲缐都很动人,但整体还是给人<br>的感觉很娇小。坐在刚才一大潭的黏液里,小爱完全就是一个刚被自己蹂躏完的悲<br>惨少女形象;然而正是这个人凭着强大的实力把自己玩弄于掌中,刚刚还折磨得自<br>己死去活来。看着她,魔族心底涌起荒谬绝伦的感觉。<br>又蹩了一眼这个魔族,小爱似乎发现了新的兴趣话题:“喂!听说你杀了15<br>个人,都是虐杀的;你干嘛要虐杀普通的吸食对你不过瘾么”想不到会问这个<br>问题,魔族又呆了一下,想了想,咬牙切齿的回答道:“我……我恨人类!所有的<br>都恨!每次抓到一个人类的时候,我都要让他们受盡折磨,然后才去吸食他们!我<br>……”“晕∼∼∼,又是这么老套的东西,你不会接下来说父母家族都被人类给杀<br>光了,你一个人身负血海深仇跑出来的吧”小爱拍着脑门大唿受不了,“真老土<br>的故事啊∼∼∼”<br>那魔族顿时目瞪口呆,底下一句“你怎么知道”赶忙咽在了肚子里。看着魔族<br>傻头傻脑的样子,小爱又是“扑哧”一笑:“行了,別乱盖你那烂故事了。谁对这<br>些东西感冒我只是看过你作案的现场照片,对你那些虐杀的方法感兴趣……比如<br>说,你有沒有兴趣在我身上试试呢”说到后来,小爱的音容笑貌又变得媚惑诱人<br>,软绵绵轻飘飘,仿佛坐在床边温柔的招唿自己的爱人般。<br>再也想不到小爱会说出这句话出来,魔族今晚身心都连受重大打击,一听之下<br>几乎晕了过去。在小爱轻柔的声音诱惑下,魔族男的胆怯逐渐消失,心底的煞气又<br>开始慢慢膨胀。眼看他双眼渐渐转变成红色,脸色狰狞起来,背后的触手又开始纷<br>纷舞动,一步步走了过来,小爱的脸上仍挂着浅浅的笑意,仿佛正准备享受美味的<br>大餐。<br>正在这时,远远一阵口哨声传来,口哨声咋一听很小,似有似无,但蕴涵着一<br>种奇妙的旋律,让人摸不透它的音调变化。侧耳听了一会,小爱转过脸来,充满遗<br>憾的说道:“可怜的家伙,唉,本姑娘沒有时间你继续玩下去了。”立的站了起来<br>,手指一弹,一朵金色的小火焰打在魔族男身上,只见黄光一闪,“轰”的一声,<br>魔族连声都沒来得及出,顿时被炸得四分五裂,碎屑四散。一小团兰色的莹火从中<br>飞出,小爱手指又一点,莹火被收回在手中,封印了起来。<br>沒有再理会剩下的东西,小爱转身抄起丢落地上的法杖,一个纵跃已经站在了<br>厂房高高的屋檐上。稍微望了下,小爱如离弦之箭,向城市的北方射去,几个跳跃<br>间,人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不见了。<br>C市的北部紧挨着连绵起伏的一片山脉,因为山路崎岖丛林密集,向来人迹罕<br>至。尤其在山脉中心的密林深处,虽不能以“无人区”来称唿,但也差不了多少。<br>中心地带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峰顶,上面却是一片开阔的平台,平整的地面上坐落<br>着三个石制的宝塔。宝塔并不大,大概两米来高一个,无门无窗,造型也很粗糙;<br>但是痕迹斑驳,显得年代似乎很久远。围绕着宝塔,四周的草木都被除去,显然这<br>里经常有人照料。<br>三个宝塔,放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吞吐不定,好似活的一般,在夜色中看起来<br>分外的诡异。宝塔附近,正跪着一位身穿白色巫女服饰的女孩,清丽的脸蛋上神情<br>肃穆,双手合十,正喃喃的念着什么。这里正是除魔界,大名鼎鼎的李氏家族的封<br>魔之地。<br>五十年前,李智在人间最后消失之前,曾对他的亲戚传授了包含“李家仙气”<br>的三招武功〔李智自称〕。他的后人根据这三招不断的挖掘,发展出三个不同努力<br>方向的修炼内容。一个以精纯的能量强化和改造身体,外放的时候在克敌制胜方面<br>具有极强的效果;一个以自身能量扭转干坤,起死人而肉白骨,治病救人;第三个<br>是正负能量中和。看起来最沒用,却是除魔界最重要,也是整个除魔界唯有李家能<br>做到的。<br>魔族的力量来自于他们的灵魂本源,这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人间界的<br>强者们再厉害,可以打败、重创,封印,但无法彻底消灭它们;只有李氏家族的第<br>三类修炼者们,才可以利用自己独特的能量中和方式,逐步将魔族的灵魂本源从这<br>个世界抹去。唯一遗憾的是,一旦选择了第三条修炼方式,就意味着和其他的修炼<br>无缘了。自身修为再高,也只是普通人一个,能量再强也无法用来保护自己和攻击<br>敌人,更不用说利用能量去救人了。<br>然而魔族之间差別也很大:普通的魔族被抹去灵魂本源花不了多久;一个强大<br>的魔族要抹去它的灵魂本源,恐怕就需要消耗漫长的时间了——当然,这也要看中<br>和者自身的修为如何。<br>所以世界上大部分除魔者抓到了各种强大的魔族,一般都带给李家,让李家进<br>行能量中和,逐渐的消灭他们。久而久之,李家干脆建立了这个封印阵,把所有抓<br>到的魔族都关在这里,每天派人来进行中和消解。这里也逐渐被大家称为“镇妖塔<br>”。从外围的整个山头到塔内,到处都是各种大小封印阵,魔族无法出塔,外人甚<br>至也无法进入这个山头。<br>虽然李家的封印阵非常强大,玄妙无比,但是有法故有破,总是偶尔会有一两<br>只魔族妖怪破塔而出,企图闯到外面来。迫不得已,李家只好在镇妖塔外再加几层<br>防御性的暂时封印,使魔族即使打破镇妖塔封印,照样会被困在外面,虽然是暂时<br>性的,但给了家族警报和时间,可以派高手抓住他们,再送进镇妖塔去。<br>现在,正是一只魔族闯出了镇妖塔,正在塔外的封印阵里乱沖乱突。以白衣的<br>女孩的修为,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看见那只魔族。女孩口中仍然念念有词,看起来比<br>较镇定,但毕竟刚成为专职能量中和的祭祀沒多久,心里还是有点慌乱:毕竟她只<br>是个中和者,毫无自保能力——万一那个魔族沖出来怎么办虽然封印还有六层呢<br>,那魔族也不是很强大,怎么看也不象很快能突破的样子。<br>女孩正自惴惴不安,一双戴着黑色长手套的手突然袭向她的腰侧:“嘿嘿,姐<br>姐的腰好细啊∼∼∼”“哇!”女孩被吓得往旁边一坐,回过头来看清楚是自己的<br>妹妹,才拍拍胸口,“你这家伙要死了,想吓死你姐姐啊∼∼∼”“西西,姐姐这<br>么个大美人,怎么会被吓死呢看你的脸那么白,来,让妹妹亲一下。”<br>白衣女孩一推手,挡住了往前伸的嘴,一股腥臭味顿时扑鼻而来,另一只手不<br>由得掩住了自己的鼻子“呕——你身上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被说中正处,小<br>爱脸不禁有些红,连忙掩饰乱以他语:“沒什么事,刚才杀了个魔族有点髒,衣服<br>沒来得及换就来了——刚才发警报了是吧,有魔族跑出来了姐姐我进去了——”<br>话还沒说完,拿起法杖就往前沖。一只脚刚踏入塔的边界,空气中已经涌起一阵波<br>纹,仿佛平镜的水面被打破一般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