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宫里的宴会简直不是盖的,这才见识到所谓的皇家排场,每一个宫女都穿着露出手脚的清凉纱衣翩翩起舞,迎接着永昌帝(作者:永昌是李邺第一个年号,安乐是他的第二个年号,千万别以为他叫唐高宗,那是谥号,没有一位皇帝用谥号称唿自己的,看龙狼传就知道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那有献帝自称自己为献帝的,叫建安帝还差不多。的驾临,一会,永昌帝带着身后一大堆的家属来到,我们一群文武官员通通起立迎接,而那些跳舞的宫女们也跟着立在一边迎接,待永昌帝坐上龙椅后,在皇帝的宣旨下,我们这些文武官员才通通坐下。<br>不过当我看到彩烟走进来时,感觉到彩烟行走的动作非常的不自然,屁股一直扭呀扭的,我立刻就明白我把彩烟给插伤了,要不然她走路的姿态怎么会这么的不自然呢。而证据就是彩烟一看到我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彷佛还听得到她的鼻孔中发出的哼声,然候从我的眼前趾高气昂的走去她的座位上。<br>而我也同时见识到了艳名远播的杨玉环和李师师了,这两人各有美态,正是梅兰竹菊各胜擅场。<br>杨玉环雍容华贵,气质出众,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更令人流口水的是她拥有一对比彩烟还要大的巨乳,她每走一步,胸前就是一阵晃荡,再配合上那高挑的身材体态更是完美无缺,再加上她身上那件丝制薄衣挡也挡不住的怒突乳尖,那简直是上天派到人间给男人们的恩物。<br>而李师师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朵娇弱的兰花,那赢弱的表情和清净的气质只想让人想要好好的抱在怀中保护着,而她那纤细的柳腰随着走动轻摆更是显出一种艳丽风情,挺翘的臀肉随着她走路的动作跳着令人振憾的节奏,且她那细弱的身材也有着一副丰满的胸乳,更是令人想要一亲芳泽。<br>待皇室成员和一干后宫嫔妃坐定后,节目便开始了,各种杂耍、舞蹈等等的表演层出不穷,但是最让我注意的是太阁大学士李白,诗仙不愧为诗仙,清量的声喉,幽美的诗句和美妙的乐声,再配合那飘逸的身影,营造出一种迷离的诗境来铨述他即性创作的诗。<br>以我的功力来说,要看清离我约有五十尺距离的李白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席间人头涌动,常常会冒出一个大头遮住我的视线,当我清楚地看到李白的长相时,心中顿时出现一句话:“果然是神仙似的人物。”<br>李白长的很好看,高挺的鼻梁说明着他有着西方大陆人的血统,比起现今的偶像明星丝毫不逊色,所差的是李白少了一种市侩流气,多了一种山林隐逸的气息,种之李白他整体带给我的就是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他就站在那里唱着他所创作出来的诗歌,挺拔的身躯有如苍松般,更带着一种闲适飘逸的神仙气质,令人赞叹的同时,也同样让人觉得他高傲的难以接近。<br>真不知李白是一个纯粹文字艺术家,还是一个能吏,但从他坐的位置来看,李白他并不受到重视,也就是说如果他是我要的人才,那向朝庭要人想必也不会受到诸多的阻难,说不定还可以顺便借着李白来抛砖引玉,引来各种的人才来为我办事,比如像是杜甫、白居易之流的人。<br>现在的峻洲人口众多,管理上颇为不易,再加上民间的教育,更是需要大量的人才,我要赶快趁安史之乱开始前积蓄强大的实力才行,这不但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要保护彩烟。<br>如果李白只是一名文字艺术家的话,凭他胸中的墨水,教教书也不会算是太埋没他,毕竟教书和政事是不同的领域,文章写得好不见得就是一位能吏,这一点我可是深有体会。(作者:看台湾教育就知道了,李远哲这个外行带内行的,不乱才有鬼。<br>就在我脑子里想着峻州的未来时,一句安禄山献舞的声音传来,立即打消我的思考,我不由得想起以前我上历史课的时候,老师形容安禄山是一个有多胖多胖的胖子,我立即抬头一看,这……这是安禄山不会吧<br>这个比阿汤哥还帅的西方大陆人竟是安禄山有没有搞错啊!那他旁边那个是史思明喽干!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一个大美女,而且还个是天竺人,皮肤露出健康的淡黑色,是一个黑美人,不过怎么老是绷着一张脸,好像每个人都欠她钱一样,而且眼神还可怕的很,而且只要看到那一个欠她特别多的人似乎随时都会拿刀出来砍人似的……<br>既然安禄山和史思明都登场了,那郭子仪也该差多要出现了吧不过等了老半天,就是没有听到郭子仪的名字,那大概是还没入仕吧<br>算了,那先不管他,现在重要的是李白这个太阁大学士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人才,等到晚会结束时,已经是深夜了,我看准了李白的身影,连忙跑过去叫住他。<br>“李大学士,请等一等,我有话想对您说。”<br>李百听到我的叫喊后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是我便说:“哦这不是最近把峻州搞的兴旺火热的风州守风大人吗请问风大人找我这个闲人有何贵事”<br>“啊!难得我的名字竟能进大学士法耳,看来我的名头也不小嘛!”<br>我略为自嘲一下便说:“我找您是想问您一个问题。”<br>“风大人不必对我那么客气,在下不过区区一个闲职学士,没有必要让风大人对我用敬语,在下没有那份量,大人高抬了,请问大人有什么问题”<br>“既然大学士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的叫您一声李兄,不介意吧”<br>“不会、不会,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的叫风大人一声风弟了,客套话就说到这,风老弟你到底想要问我些什么事呢”<br>“哦!是这样的,我想问李兄的是要让一个国家富强,要朝什么样的方向去做重农重商还是重工”<br>“单重一皆不可,重农,人皆以有地为尊,不可;重商,人皆以有利为尊,不可;重工,人皆以有技为尊,不可。以农为基,以工为柱,以商为梁,如此方为大道,国富。国富,兵者气弱,以使金为乐,不可战,须纪律,严训练,两者皆行,国强。”<br>哇靠!文言文,不过还好,还算满浅显的,至少我听的懂,毕竟我的文科可是很强的,不过我想一定是作者这家伙不想写太多才会这么写,要真写白话文的话,不花个千多字是说不明白的,所以用这一招偷懒。(作者:你怎么可以说出来!你这样讲不是大家都知道我在偷懒了吗风:我管你!我爽!我爱!作者:干!<br>虽说是文言文,但是他却说出了我心中想要的答案,这就足可证明李白他并不是一位单纯的文字艺术家,而是一位治世的人才,是我峻州所需要的人,就我现有的人材来说,要治理好一个峻州是绰绰有余,但是要治理一个国家却是不够的。<br>“李兄可有没有兴趣来峻州做事”<br>“嗯风大人要举叛旗吗”<br>李白脸色一紧看着我说。<br>“李兄认为呢”<br>“是我多心了,凭历阳郡主(彩烟的封地)对大人的态度就知道大人迟早会进入皇家,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丁点的资格。”<br>我耸了耸肩说:“皇位的资格吗我现在对大唐的皇位没有那个兴趣,虽说那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不但钱多事少离家近,还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夜夜笙歌到天明。但是能力和野心是要相称的,没有足够能力,那就只有等着人头落地,虽然我不否认我有那种野心和幻想,但是我知道我没有那种能力,我只要守好自己的本份就够了。”<br>“既然风老弟想守本份,那又为何要请我到峻州呢”<br>李白的双眼紧盯着我的双眼瞧,似乎他能从我的眼中看的出我所说的真心还是假话。<br>“因为……”<br>我双眼盯着李白说:“大乱将起,这个逐渐走下坡、腐败的王朝也该差不多要结束了。”<br>“是吗”<br>李白听完我的话后,抬起头来看着阴暗的天空,不知何时,天空又缓缓的降下了雪花来。<br>“给我一点时间,最多……我想想,三年,给我三年的时间,我要到各处去看看,看看这个大唐还有没有值得我依恋的地方。”<br>我对李白作了一个揖说:“祝兄一帆风顺,但时还烦请和李兄有同样才情的人来帮我。”<br>“到时在说吧!夜寒袭人,请多保重。”<br>“也请李兄保重。”<br>看着李白修长的身影离去后,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矛盾,我真的觉得很矛盾,等安史乱起真的要趁乱举旗吗到时搞不好要杀死彩烟家人,我做得到吗<br>如果我做了彩烟会原谅我吗还是我要乖乖的做一个救亡图存的大唐忠臣<br>老实说我很想在这一个地方好好的闯一闯,我很想知道我的能力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是像梦幻空间(作者玄雨)里的海华一样成者王侯,还是像无双传(作者星星)里的刘湛一般败者为寇,这是我想尝试的事,也是我平常想做却又在现实世界中做不到的事。<br>人说乱世出英雄,在我那个生长的和平世界里,英雄是不必要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乱世所带来的战争有多可怕,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跟本就不知道战争的恐怖。<br>在那和平的时代我知道我是个废物,是个弱者,我和一般人一样,对茫茫的未来充满了恐惧,深怕我以后就像那些在街上睡觉的流浪汉一般流浪街头,过着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日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可以掌握自己,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我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当英雄,也可以当可普通人,这都是因为我有力量,一股强大到别人也需要顾忌的力量。<br>这不是幻想,瞧!我可以轻轻松松像杀一只蚂蚁似的杀掉一个人,一样的,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也和现实世界一样,弱肉强食。<br>哈哈!这么说来我越来越像浪客剑心(作者和月伸宏)中的志志雄真实这个角色了,可是我做得到吗<br>若是以前,以我懦弱的个性,只有人骑在上头的份,一辈子就这么被人压在下面,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是现在就完全相反,现在是我为刀俎,人为鱼肉,但我真的砍的下手吗我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像现实世界中的那些政客一样下手杀掉对手吗<br>做不到啊!必竟我也曾当过被人砍的鱼肉,下不了手啊!<br>我还真是会自找烦恼,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以前来这世界之前不就是这样过日子的吗那现在只要抱着这个心情来过日子不就好了吗<br>所不同的是以前我只要顾好我自己,而现在却有几百万人在我手下过活,手上又有着上万的军队,我可以像兰斯洛那样做一个我意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管其它人去死,只要自己爽就好了……<br>也可以做个乱世霸主,把手下的人当成蚂蚁那样,随手就杀死一大群的来达成自己那可有可无的野心霸业……<br>更可以像古时昏君那样组个后宫,天天玩女人玩到精尽人亡……<br>哈哈!这种生活还是想想就好了,顺天应道,随波逐流的过日子还是比合我的个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又何必想那么多呢争霸天下也好,搞三七六妾也罢,只要应势而为就好了,只要该准备的都准备好就行了。<br>啊啊~~想通了就回去睡觉吧!<br>那个什么劳什子年节节目看得我好累,不是身体上的,是精神上的,从以前到现在的新年节目好像都是差不多的东西,不是舞蹈的就歌唱,再不就是杂耍,结果还是睡觉这个活动比较实在些……<br>接下来的几天里,繁杂的年节节目让我和彩烟根本就没有机会可以好好的温存一次,不过当初七过去后,我和彩烟才有机会在一起,当然,不好好的爽一下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br>我承认我很好色,非常的好色,任何变态的念头我都有想过,但是我很有自制力,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事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什么事必需要偷偷摸摸的来,我的理智都很清楚的告诉我,现在我的理智告诉我眼前的女人是我的,我可以对她发泄我的欲望。<br>“彻哥哥快来,人家好想跟你亲热哦。”<br>彩烟依然穿着薄薄的睡衣躺握在床上,胸口衣襟处大开,露出大半雪白胸乳和圆滑的香肩,脸上的神情半是娇媚半是慵懒还有一丝丝的淫秽。<br>想不到彩烟竟是如此的好色,就像我以前在网络上看的色情文章一样,大部份的女性角色都有如性饥渴许久的荡妇,每次看总觉得言过其实,总觉得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却也没有想过其实我们大部份人都把自己那黑暗的一面掩藏的很好,每个人的骨子里都闷骚(作者:叫我吗风:你听错了,不过你要承认我也不反对。作者:……干!的很,只有面对最爱的人才有可能脱下那矫饰面具,而现在彩烟正像我表现她那本性中好色、淫荡的一面,只为我展开的一面。<br>在彩烟的引诱下,我缓缓的靠近着彩烟,好像是不耐我缓慢的行动,彩烟直接从床上扑到我的身上来,拥有高强功力的我自然是不会把彩烟和自己给摔疼,但还是被彩烟扑跳过来冲力给冲倒在地,而扑到我身上的彩烟竟有如饿虎一般,直接解开我的腰带,以极快的速度脱下我的裤子来。<br>彩烟笑嘻嘻的抓着我那半硬的肉棒说:“嘻嘻!好久没有尝尝看了,不知道味道变了没有”<br>我摸了摸彩烟的头说:“尝尝看不就知道了吗”<br>彩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我笑了笑,张开那张可人的小嘴,把我的龟头给含进去,她那柔软的舌头有如小蛇一般缠绕着我的龟头,这强烈的刺激顿时让我的肉棒在一瞬间涨到最粗大的状态。<br>彩烟感觉到我肉棒的的状态时也已经来不及了,龟头在一瞬间就刺进彩烟的喉咙里,彩烟顿时感到不适,就把我的肉棒吐出来说:“咳!咳!讨厌啦!就会欺负人家,咳咳!”<br>“彩烟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妳的嘴巴太厉害了,才会让它大的这么快。”<br>“哼!这么说我这还是自找的喽”<br>彩烟杏眼圆瞪的对着我说。<br>“那我也来自找一下吧!”<br>说完我把彩烟扑倒在地上,扯开彩烟身上那可有可无的薄衣,用69的姿势舔起彩烟那早已泛湿的蜜穴,而彩烟也不甘示弱的抓着在她眼前晃呀晃的粗长肉棒舔着。<br>不过最后还是我略胜一筹,因为在我用舌头伸入彩烟的阴道中舔弄时,我的双手的手指一边轻按着彩烟那涨大的阴蒂,一边深入彩烟的菊穴中插弄着,彩烟在我的多重攻击下终于忍不住放开她口中的肉棒发出甜美的喘息和动人的呻吟,彩烟她开始剧烈地摆动她的屁股,甚至将她的臀部高高拱起,把桃源洞口贴紧我地嘴唇,接着一声尖叫中,彩烟迎接了今晚的第一个高潮。<br>接着我让彩烟休息了一下,当然我也不忘舔弄彩烟那巨大的乳房,让彩烟一直处在情欲高涨的阶段。<br>当彩烟自己觉得喘息够了,便对我说:“哈~哈~哈~彩烟……彩烟被彻哥哥弄的好……好舒服……现在让彩烟用彻哥哥最喜欢乳房给彻哥哥舒服一下…”<br>彩烟说完就抱着我的大腿躺在地上,我也配合的把自己的肉棒放在彩烟的乳沟之中,接着彩烟将她那纤细的双手一边抓着她的乳头,一边则用力夹紧躺在她双乳之间的肉棒。<br>我感觉到我的肉棒被彩烟那坚硬有不失柔软的乳肉给紧紧包着,紧迫的压迫感让我不由自主的缓慢的抽动着肉棒,而当我的龟头接进彩烟的嘴边时,彩烟还会张开口来把我的龟头给含进去用舌头沿着冠处绕一圈或是吸吮,带给我极度的快感。<br>这快感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用力的抓着彩烟那美好的胸部,彩烟被我抓的兴奋的大叫,就在彩烟张口大叫的同时,我的龟头用力的插入彩烟的嘴中,敏感的龟头在进入彩烟口中时碰触道彩烟那坚硬的洁白牙齿时,让我感到一股针刺的疼痛,但是肉棒被紧紧包在乳肉的磨擦的快感又抵消了这一股疼痛,而彩烟就这样被我乳交的同时还与我的肉棒口交,而喉中发出叫声一出口中立即变成唔唔声。<br>过了一会,这种姿态已不能满足我,我就把肉棒抽离彩烟的身上和口中站起来,并以命令的口气对彩烟说:“彩烟快把我的肉棒都吃下去!”<br>彩烟顺从的从地上爬起来,翘起那圆滑的屁股像只小狗一样摆动的跪在我的肉棒面前,接着彩烟伸出她的小手套弄着我的肉棒说:“好大……又好热……彻哥哥要把这么粗的肉棒插进我的喉咙里……”<br>说完彩烟先舔了一下我的龟头后就把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同时舌头还以不同的方法来不停的抚弄着我的肉棒,然后缓缓的吃下去,龟头先是通过喉咙,然后深深的进入彩烟的喉道,眼见我的肉棒一点一滴的消失在彩烟的嘴中,当彩烟那小巧可爱的瑶鼻碰到我的阴毛时,好像还被我阴毛给弄痒了,鼻子还动了一下。<br>“我要动了哦!”<br>当彩烟把我的肉棒完全的吞入时,我对彩烟这么说。<br>彩烟点点头,我的双手抓住彩烟的头快速的前后摆动着,而我的腰也配合着的把彩烟的嘴当成小穴般抽插,这深喉式口交带来的窒息感所给与彩烟的身体一种无法形容的致命快感,这种窒息快给老实说没有被虐倾向的人是享受不到的。<br>“唔唔……嗯……唔……嘶唿……嘶唿……”<br>彩烟的脸孔上一副舒爽淫糜的表情当场让我家快了抽插的速度,快速的磨插不但让彩烟的的口水大量的流出,也使得彩烟的喉道一阵发热,当场让彩烟的喉道发生一阵阵的收缩活动,连带的彩烟也在那一瞬间达到高潮,蜜壶流出大量的淫水。<br>这时我把肉棒抽出来说:“彩烟,妳要我把第一发射在那里”<br>“嗯唿……嘴……嘴里……哈啊、哈啊……彩……彩烟想要吃彻……哥哥热热的精液……”<br>“好!我就给妳吃个饱!”<br>说完我又把肉棒插入彩烟的口中,当场有是让彩烟一阵唔鸣。<br>“唔嗯、唔嗯……嘶嘶嘶……嗯嗯……”<br>抽插一阵后,我放开对射精感的控制,很快的彩烟那缩放不定的喉道就要让我射了出来。<br>“彩……彩烟……我要……要射了……我要射……射在妳脸上……妳一定要接……接好哦……”<br>彩烟一边看着我,一边点头,当我把肉棒抽出后,彩烟的眼睛专注的看着我的龟头马眼处,并张开口等着精液射入她的口中,很快的我的精液射了出来,第一发强劲且大量的精液水柱并没有射入彩烟的口中,反而是射在脸上,彩烟见第一发没有射入口中立即把嘴巴合上去,接着数发和第一发强劲且同样多量的精液水柱射入彩烟那小小的嘴中,由于量实在太多,彩烟实在来不及吞下如此多量的精液,有不少的精液随着口水从彩烟的口中溢出。<br>溢出彩烟嘴中的精液顺着彩烟的下巴,流过她的脖子,再流到她那美丽的乳房……<br>当射精完毕的我把有点软小的肉棒抽出后,彩烟便用她那小巧的双手把在她脸上、脖子上、胸部上、身上的精液通通勾起来送入口中吃下,看到彩烟那好像在吃着什么美味一般的淫荡表情,我那软疲的肉棒便又顺间充血进入最佳状态。<br>彩烟看到我的肉棒又生龙活虎起来,便背对着我翘着那诱人的屁股一边在我眼前晃荡,一边侧过头来舔着嘴唇对我说:“彻哥哥快来插彩烟的屁屁,彩烟的屁屁里面好痒……”<br>“这可是妳自找的,可别怪我……”<br>说完我就把肉棒对准彩烟那依然细致紧缩的菊花穴用力一插。<br>“啊呀呀呀~~好……好用力啊~~”彩烟的菊穴依然是那么的窄紧,而且里面还充满着近似阴道蜜汁的肠液,顿时让我生出一种我的肉棒正插着阴道的错觉,接着我一阵狂插勐送后,我便把肉棒抽出,并把龟头对着彩烟的屁眼处轻按而不插进去。<br>彩烟顿时扭着纤腰把屁股往后移,想要把那粗大的肉棒插回屎道中,重温那充实的快感,可我偏偏不让彩烟得逞,彩烟顿时急说:“彻哥哥快插回去嘛~~彩烟……彩烟我还要……”<br>“要什么妳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呢”<br>彩烟一急便说:“我要……我要彻哥哥的大肉棒插入彩烟的屁眼里面来,彩烟的屁眼想要像刚刚一样被彻哥哥的大肉棒干!”<br>唉!还是没有诓到彩烟,真想插插看彩烟那温暖又多汁的蜜穴看看是什么滋味,可惜彩烟没有上当,看来就真的要等到结婚的时候了。<br>由于目地为达成,我发狠似的拼命的插着彩烟的菊花嫩穴,双手更是豪不吝惜的用力抓着彩烟那一双垂在半空中的巨大胸乳。<br>“啊啊~~用力干我……用力的干死我……嗯啊啊……用力抓……抓我的奶子……噫呀呀……我喜欢……喜欢这样被彻哥哥干……喔喔……要来了……来了呀~~~”彩烟一边疯狂的淫叫着,一边扭腰摆臀的迎合着我的撞击,那美丽的容颜便会慢慢仰起来,秀眉紧骤,双眼微闭,张开樱唇,伸出一截性感小舌头,完全在享受那进出体内的快感,同时屁股肉和我的腹部产生激烈的撞击声。<br>“彩烟妳……妳好浪啊!”<br>看彩烟那淫浪的样子我忍不住说。<br>“啊啊……那是因为是彻哥哥在……在干我啊~~~彩烟被彻哥哥干就会……嗯噫噫……就会不由自主的浪……浪起来了……嗯啊……不……不行了……彩烟又要来了……噫呀啊啊~~~““彩烟妳……妳真的好浪呀!说!你是不是小淫妇”<br>我说完更是用力的干着彩烟的屁股。<br>“是……是呀啊啊~~不行……彻哥哥你干太大力了……彩烟又要……又要不……不行了呀……嗯啊啊啊~~~~彩……彩烟是……是彻哥哥专用的小淫妇……嗯呀呀……是专为彻哥哥浪的小……小淫妇呀啊啊啊~~~”“哦!这么快又泄了两次,彩烟妳真是浪道极点了。”<br>说完我那抓着彩烟胸部的双手抓住彩烟那涨大的有如樱桃大小的乳尖用力一扯。<br>“噫呀啊啊啊啊啊~~~~~~~~”持续的高潮让彩烟在那一瞬间昏迷,而蜜穴除了流出淫水外,强大得刺激同时也让彩烟尿了出来。<br>我看着昏迷的彩烟,温柔的抚摸着她那柔顺的长发,轻轻的说:“夜,还很漫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