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大日月皇朝天正十六年,据《天遥子观天记》所载,天上有异星。从来人类观天,星星不是停在半空不动,就<br>是从天际掉下来的流星。从没听说过星星会转弯的,可是当时天上不仅有两颗飞来飞去的大星。还相互发出些小光<br>朝另一颗星飞去,好像在战斗一样。最后两颗星都掉了下来,时人都说是天上众仙打架。不久伊罗巴诸国展开大规<br>模航海活动,确认世界为圆的,且命名为天球,寓意浮在虚空中的星球之意,而距当时二百年之后……<br>“唿!今天的天气颇好的嘛!让人有想活动一下筋骨的冲动。华香,休息了那么久,应该是出去走走的时候了。<br>这次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把老头子打得满地找牙。”<br>男人的语调中沧浪与感触之外,有着隐含内心的恨意。只是这恨意,却不是那么直接,仿佛有什么让他不能完<br>全发泄出来。<br>说话的对象并非美女,而是两座土坟。仅只是两座土堆,墓碑也不过是用木头刻的。一座有着爱妻橘华香之墓<br>五个字,另一座没有墓碑但却插了一把锋利无比,散发着隆隆妖气的东夷曲身单刃刀;刀柄却是精美的红毛设计,<br>上面有一颗反射着光华的黑宝石和雕工精美的裸女,栩栩如生的裸女虽仅只有几寸高,可却绝不输世间美女。<br>“赚到钱的话,就替华香你做改建一座更好的坟墓。现在的我绝不是以前的我了,那时连你的遗体我都带不出<br>来,只能带走你的一把遗发。今后我要过着自由的人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唉!……如果那时我私下和你逃出来<br>的话,或许两个人过着平凡的生活也不错。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华香明年今日我再来看你。”<br>“春潮去做生意了!”<br>“遵命主人!”<br>一声命令,那柄插在空坟之前的东夷刀,就瞬间飞到了男人的手上。从黑宝石中还传出回答。<br>“那些人常说什么妖刀魔剑的,连话都答不出来的刀剑怎能算妖刀魔剑”<br>“当然了主人,我可是爸爸一生的心血呀!”<br>“好黑白,出发了!”<br>“唉唉!连条丁字裤也没有,我还真是白手起家呢!”<br>男子是赤裸的,一年前那比女性还要白净嫩滑的肌肤,现在变得黑黑的。身体粗壮而富于线条美的肌肉,使他<br>就像一头黑豹。注满了力量,敏锐骠悍,特别是眼中叛逆的眼神,世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像鸿毛一样轻。散布在身<br>上的刀疤,不仅不碍眼,反而像勋章一样,足以挑衅起女人的情欲。<br>海边的杀人鲸却远远的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叫声。<br>“你别抗议了,我又不是华香,谁记得她给你起的那些又长又难记的名字,反正你是黑白色的,叫黑白不就好<br>了吗”<br>面上轮廓分明,俊朗英挺的脸上闪着自嘲的神色。<br>在沙滩边沿奋力一跃,男人飞越数丈的距离,飞插入海中,之后就像海豹一样飞速前进。爬上了杀人鲸的背上。<br>“好,这是我自己的第一天海盗生活,一定要发一笔大财。”<br>就在男人得意志满的大笑着时,因被称做黑白而愤愤不平的杀人鲸把他抛到了半空。<br>“噗!”<br>一声巨响过后,男人沉入了海中。<br>海上漂荡着杀人鲸尖锐的叫声,听起来就感到它的得意之情。<br>“哗呀……”<br>男人从水下游回到水面。<br>“你这条臭鱼,你一定是女的,这八婆、泼妇、贱女人,永远没有雄鱼会要你的。”<br>悠闲的海盗生活,却开始得不太成功。<br>三艘相同款式,有着二根桅杆的神州式快速帆船,正朝着邪马台帝方向前进着。<br>而在船头上正上演着一幕,男人看来会觉得很香艳的场面。<br>一个清丽脱俗脸上虽是幼气未脱,但已诱人万分的少女,被赤条条的剥光,吊在船首处。微微隆起的乳房、变<br>得圆浑有致的臀瓣,已经极度吸引人了,想到数年之后的情形,足以让人大流口水,甚至为之发狂。白亮的胴体,<br>向人炫耀着做物主的神奇。<br>“不要、住手,变态!”少女娇羞得粉红的脸颊,以不依的神情叫道。<br>一身高贵的炎黄民族服早要被人剥了个一干二净。从衣服判断的话,她应该是炎黄人,而且这艘船是从杭州出<br>港的,有炎黄人偷上了船也不出奇。<br>而施暴的人却身穿东夷衣服,而且说的也是东夷的共通语。不过奇怪的是全船上下,由船长到船夫,以至护卫<br>的武士,全都是女人。<br>“这个小娘的亵裤还真香呢!上面不知搽了什么。”<br>一个大光头,在拿着一条火红色的亵裤在嗅嗦着。她虽然身穿尼装,体格却长得像熊一样壮,说话粗毫。要不<br>是脸颊和那硕大的巨乳还真看不出她是女人。<br>“不要嗅呀!人家穿了十多天没洗过的呀!”裸身被吊起来的少女悲叫道。<br>“什么”光头的女尼吓得把亵裤掉了下来。<br>“很浓的女儿香嘛!入道有什么感想。”<br>发话的是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成熟美女,她身上抱着一把六尺长的火绳枪。<br>“十兵卫你这家伙要死了。”<br>“别玩了入道,主公有令要我们小心搜查的。”<br>这次发话的是一位十多岁的年轻少女,但从体格来看应该十八、九岁了。身穿忍者装,腰间插着武士刀。<br>“不要,住手!那是我唯一的一套衣服呀!”<br>“知道了,甚左卫门。”名叫入道的女尼对女忍者说道。<br>搜查得极为彻底,事实上包括那条亵裤在内,裸身少女的所有衣服,全被割成一寸一寸。用手指仔细检查,而<br>且还用鼻子小心的嗅过。<br>“呜!人家以后没有衣服可穿了。”小裸女泪眼汪汪的。<br>“说,你究竟潜进船上有什么目的。”<br>迫问的既不是女尼的三好清海入道、女忍者的望月甚左卫门,亦非手抱长枪的神射手觅十兵卫。而是她们的主<br>公,真田幸惠。<br>刚健且英气迫人的这位姑娘,虽然身着男装,但是她那尺寸丰满的乳房,仍然把宽松的武士服撑得高高的。<br>“我这把剑随时可以把你切成几块的。”<br>幸惠拿着刀身暗红色的赤影,以锋利得吹毛断发的刀口,在裸身少女的身上游走着。<br>看着那尖锐得发光的刀口,少女羞红的面上更加害怕了。<br>“不要呀!人家会吓得撒出来的。”<br>“撒尿吗”入道的大手捏着小裸女的小屁屁问道。<br>羞愧得面上像个柿子的小裸女,双眼欲哭的点头。<br>“幸惠,看起来她不像说假话。青雾你真的只是一般的偷盗者吗”<br>青雾这名字,是刚才迫问得来的。<br>而发话的则是这艘船的主人,及真正的首领。一位貌美得吓人的少女,从颈项和手掌等少数的裸露出来的肌肤<br>看,白得像半透明一样,就像用象牙雕成的一样,却不失人类的生气。长长的秀发如黑色的丝绸一样,黑色的瞳孔<br>就像晚上的穹苍一样。略为紧身的武士服,显出她身上必定醉人之极的曲线。<br>“薰大人,她绝不可能是一般偷盗者的。以我们的耳目居然没有发现她,这根本不可能。如果不是从船上粮食<br>和水的消耗速度推算出有潜入者,说不定我们到了邪马台帝国都还不知道她偷上了船。”<br>“但是你们在她身上可没搜出什么可疑的东西呀”<br>“这女生根本不懂武功,自称离家出走的偷盗客,却穿着那么名贵的衣服,这还不够可疑吗”<br>“偷盗客家中就不可以有钱吗你们没发现我只是因为你们笨嘛!怎能反过来说人家可疑的。”小裸女青雾生<br>气的说。<br>“住嘴,我随时可以把你丢下海去的。”<br>幸惠恶狠狠的在青雾那圆浑小巧的粉臀上,重重的打了三记,把一个白亮的小屁屁打成了粉红色。<br>“呜哗,大姐姐你饶了我吧!我没有心的,只是看中了这艘船要远航出外,船上的人武功又不差,所以选中这<br>艘船潜入。”<br>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青雾,睁着一对让人心生同情的大眼看着身份最高的薰。<br>“嘻嘻!”<br>入道掩着口偷笑出来,而十兵卫也一样。<br>“你两个笑什么”幸惠严肃的责问。<br>“可是我们的幸惠大人,把十多岁的小女生剥光了打屁股,这不好笑吗”<br>这样一说,幸惠虽在气中,却觉得自己做得有失身份。<br>“甚左卫门你继续用刑,不必留情,当作是敌人处理。”幸惠眼中射出深寒的杀气。<br>“不要!光头大姐姐、漂亮的大姐姐,你们救救青雾吧!”<br>“遵命!”甚左卫门躬身行礼。<br>“幸惠别乱来,对方只是一个小女生而已。”<br>身为主君的薰连忙喝阻,忍者的酷刑,一个小女生怎生受得住。<br>“是呀!快些求求薰大人饶了你吧!”入道的大手拍在青雾的小屁屁上说。<br>“薰大人请你饶了我吧!”<br>“不可以心软的薰大人。”幸惠和青雾抢着说。<br>“不必说了幸惠,我……”<br>“薰大人,有人来了。”<br>“什么事,十兵卫。”<br>觅十兵卫以眼睛盯着海面作为回答,双手飞快的进行清洁枪管和填装火药的工作,两只手快到像有八只一样。<br>四个人停止了迫问的动作,注视着远方的海面上。有一个人影正逐渐接近这艘船。远看他像是行近这里的样子,<br>可是这是海面上。即使听说神州的武林高手把武功练到颠峰状态的话,可以赤足走过江面。但是行走在茫茫大海上,<br>那则是听都没听过了。<br>“要攻击吗”<br>十兵卫这时已把枪准备好,对准远方的人影,手上拿着火折子准备点燃。<br>“请下令攻击,薰大人。让这种高手接近就太危险了。”<br>“十兵卫。”<br>听到幸惠的命令,而薰又没反对。十兵卫逐把火绳点燃了。双手握枪瞄准来人。<br>薰看着愈来愈近的人影。在敌我未明的时候抢先攻击,肯定会把不是敌人的也变成了敌人。可是万一对方是敌<br>人,等到他靠近这艘船时就危险了。<br>薰听过神州的武林高手可以这样做,靠的全是一股真气。只要让对方真气一竭,人沉入海中。那就不怕被追上<br>了。<br>为了船队的安危只好这样做了。<br>第二节<br>“砰!”<br>枪声过后,人影只晃动了一下就继续前进。<br>“没中吗”<br>薰会这样问的原因是她虽然信任十兵卫,但却无法信任火枪。六尺滑膛火绳枪,无论在破坏力和射程都非弓箭<br>可比,可是在准确度方面就大有问题了。<br>“薰主公,我打中了。但是却被对方挡了下来,可能是用刀噼开的。”<br>十兵卫在回答的同时一只巧手就即刻进行再填装的工作,一般人虽要六十秒完成的工作,她只需十秒。<br>“单独一人,而且有这等武功,恐怕是德川的刺客。”<br>幸惠看着迫近的人影。<br>“全舰队戒备,由本舰应付那人,舵转右,火枪手准备。”<br>整个甲板上忙乱一片,可是细看的话,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职责极为熟悉,不足三十秒就已完成戒备的工作。<br>十兵卫属下的十二名火枪手,在站好岗位后马上开始清洁枪管的动作。<br>“从敌方距离和速度来看,只够时间射一次,我会以目标腰部为中心,大家依时辰位置发射。”<br>十三枝火枪发射时成环形,中心的则为十兵卫,即使火枪对个人的命中律不高,但排射的威力足以保证绝对命<br>中。<br>“什么呀!”<br>“哗!好无耻。”<br>“恶心。”<br>船上一众女人为之大唿小叫,因为接近她们的人是个裸男,而且是骑在一条黑色的大鱼身上的。<br>男人……男人的那一根<br>薰看着虽成软垂状态的那一根,面上热烘烘的,感到又羞又怕。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成年男子的阳物。<br>“乱成什么体统,又不是没见过,紧守岗位。”幸惠大声叱喝这些大惊小怪的属下们。<br>“呵!看来这里处女不少呢!薰主公、甚左卫门。”光头女尼入道取笑完脸最红的这二人之后大笑起来。<br>“别无礼了入道,谁像你身为出家人好酒又好色!”十兵卫并无像手下一样讶异和震惊,不过不知是否心理作<br>用的关系,她把瞄准的目标由腰间移到阳物上面。<br>“哈哈!我是布施观音呀!酒能害人,我喝了酒,那酒就不能害人了;男人好色,我上了男人,他们就无时间<br>再对良家妇女无礼。”<br>“受不了你,点火!”<br>十兵卫一声令下,十三根枪同时点火。<br>“看来不是一般商船呀!用一整排火枪来招唿我。好黑白,你也不想在背上被穿几个洞吧!”<br>胆敢以一人之力,打劫这三船的正是坟前的裸男。他在黑白的背上拍了几下作暗号。杀人鲸就向下沉,让裸男<br>只有头浮出水面,以高速从船尾方向接近。<br>“砰!砰!砰!”<br>裸男下沉加上速度和位置的改变,让所有火枪手都落空,唯有十兵卫命中。<br>可是裸男手上魔刀火仓一挥,以肉眼难以捕捉的快速斩开了子弹。<br>“又被挡开了呢。幸惠大人,看来要把工作交给别人了。”<br>“甚左卫门、入道你们两个带队收拾来人。”<br>“呵呵,想不到有裸男送上门,我正愁最近床上没男人呢!”虽然估计来者武功在自己之上,但是入道仍然毫<br>不在乎的说笑。<br>“幸惠你也和她们两个一同上吧!”薰命令。<br>十兵卫是负责远攻的,以来人的武功看来,让所有人一次性出动擒杀对方,应该是最好的选择。而薰自己则决<br>定,等三人为她制造出机会时,就用爷爷留给她的名刀,粟田口藤四朗吉光收拾对方。<br>来人一跃就从鲸背跃到桅杆上,利用之作掩护,大声发话:“本大爷名叫海盗,做的也是海盗生意。今天我看<br>上了你们这三艘船,现在要打劫你们。我先说说自己的规矩,劫财不劫色,劫色不劫财,今天劫财!不过呢!和一<br>般鸡犬不留的海盗比,老子我文明多了,我只劫你们的财物二成,为了公平起见,你们通通脱光衣服,以免你们私<br>藏。我将所有财物计算过后保证只取二成,绝不多取一分一毫。”<br>“嘻!”薰听见裸男的大话,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br>“十兵卫再填装!”<br>“喂!上面这位名叫海盗的大爷,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光屁股打劫的大爷。<br>算了,我可怜你,我给你十两,你去买条亵裤再去抢劫吧!”<br>这样子裸身去打劫的傻子,让薰实在无法认真起来去对付。即使身负重任,向来严紧的她也忍不住开起玩笑来。<br>至于在桅杆上的海盗则审视着一船美女,其中最出色的自然要算薰与幸惠。<br>而且为了工作需要,女船夫的打扮都是无袖上衣加一条短裤和头巾,在这个时代,能看到裸露出来的手臂和双<br>腿,已是极为难得的春光无限好了。<br>“船头那里怎么这么有趣,被吊着的那个裸女是谁可以介绍一下吗”<br>幸惠看着这武功应该极高,但脑袋似乎极蠢的对手,并不急于对付。利用对方废话的时间,已悄悄的向入道和<br>十兵卫打手势,让各人抢占有利位置准备同时发动攻击。<br>“我说呀!那位穿武士装的美女,这你就不明白了。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才要出来做海盗嘛!唿,这艘船真<br>是春色无边呢!”<br>“呜!被男人看到我光屁股的样子。”<br>听到男人的叫声,被吊起来的青雾大唿小叫,面上满是难过与委屈的神色。<br>“看起来你还真是个色鬼呢!怎样,让老娘我配你吧!”<br>入道双臂抱胸,把一对巨乳显得更加丰满。<br>“若是窈窕的小尼姑我还有兴趣,你的块头未免太大了。”<br>“可恶!你这不识挺举的鲁男子。”<br>入道表面上大怒,腾空而起上扑对方。其实一切都是幸惠以手势命令的。<br>“点火!”另一边,薰也对十兵卫下令。<br>甚左卫门及手下的女忍者们,对着上方的海盗发出了过百发的十字镖。而以上扑之势欲把海盗钉在桅杆上的入<br>道,在去到一半时重击桅杆,反往下坠。<br>一时之间,直射和回旋而至的十字镖就要把海盗打成刺猬了,而且不仅是他所在的位置,连四周可以回避的空<br>间也有十字镖。<br>正是避也不是,挡也不是的时候,海盗挥刀,一刀斩掉桅杆的顶部,整个人抱着断掉的桅杆掉下来,迎面而来<br>的十字镖则全陷进木头之内。<br>“杀!”<br>幸惠一声令下,总数近三十名的女忍者、女剑士和女船夫纷纷展开围攻。<br>“呵!人多未必好办事的。”<br>海盗看准了人群之中,幸惠、入道和甚左卫门应该是高手。就决定来个逐个击破,先避着她们,解决掉那些卒<br>仔们先。一来先易后难,其次多少可以打击到对方的士气。<br>“女船夫吗不错不错。”<br>一落到地上,海盗就主动冲近两个女船夫。对方以木桨攻击他,完全无视于他手上的利剑。<br>“女孩子要爱惜生命呀!动刀动剑的,别人可不像我一样爱惜生命呀!”<br>海盗手上光茫一闪,已伐断了两枝木桨。左手一拳,右膝一下撞击,就让对方痛楚得瘫痪。<br>身形一闪,已把其中一人抱在怀里,左手顺势就抓在乳房上面。<br>“唔!形状也不差啦!只是卒仔始终是卒仔,气质和美貌比起首领们差得太远了。”<br>而这时已有五名忍者包围着他,二人射出十字镖,三人举刀攻来。<br>海盗则无耻的拿怀中的船夫去挡。<br>“哗呀!哗哗哗。”<br>在惨叫声之中,十字镖和东夷刀紧贴海盗的肌肤而过,差点把他砍成数截。<br>因为海盗本以为自己的卑鄙手段一定会成功,谁知那些忍者冷酷得连同伴也下手,一点也在不意他手上有人质。<br>向来重女轻男的海盗只好瞬即抛下女船夫,翻身逃走。<br>“可恶,你们想割了我的鸟不成”海盗看着下身怒站而起,昂首吐舌的小弟骂道。<br>但是忍者就是忍者,比起剑士、船夫和火枪手强多了,一点也不为海盗淫贱的动作所动摇。五人持续围攻的态<br>势。<br>“岂有此理。”<br>海盗挥动魔剑火仓,砍飞射来的飞镖,而左手则接着其中的两枚,反以十倍的速度和更巧妙刁钻的角度射回女<br>忍者身上。<br>“呀……”<br>一时五声惨叫几乎没有间断,发射飞镖两个女忍者给海盗射了个屁股开花。<br>持刀的三人,手中刀全给震飞了。<br>“女人最应该做的是就是给男人抱,而不是动刀动剑伐我这种好男人。”<br>说话的同时,海盗以手刀噼在女忍者们的颈上,让她们昏迷丧失战斗力。<br>当解决了二人,准备收拾第三人时。一只皮肤柔软,但肌肉厚实的大手接着了他的手刀。来人正是光头女尼三<br>好清海入道。<br>“我很同意你的说法呢!小哥,这样吧!你到我的床上和我决斗,只要胜得过我,我们就乖乖的献出二成财宝,<br>胜过这样打生打死。”<br>在入道挑衅的同时,甚左卫门已在海盗背后悄悄迫近。而更后方幸惠也以名刀赤影瞄准海盗的背部,准备突刺。<br>“入道退开!”海盗正准备要如何以一敌三时,薰大声喊道。<br>就在光头女尼放开海盗的手,让他以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薰前面,以十兵卫为首,十三根枪管已经指着他,<br>火绳也快点完了。<br>“喝!”<br>一直以半轻松半认真状态应战的海盗现在不认真也不行了,右臂运劲,以狂勐的力道全力一伐。魔刀火仓发出<br>真空波,卷起一股烈风直扑薰等人。<br>“哗呀!”<br>众火枪手不仅枪上的火绳息了,更被刮得东倒西歪的。好几个人的衣服也被割破了,露出了东夷女性的白嫩肌<br>肤。<br>“这……”作为领队的十兵卫也呆住了,这种功力足以比得上,不!是超越初代的真田十勇士。<br>“好了,大家停手。”<br>幸惠、入道和甚左卫门三人,本想乘机联手夹击的,可是听到主君这声命令只好停手了。<br>“这位海盗先生,你是来打劫我们还是来受虐的。你说要打劫我们,却一直不出手伤人,除了伤了我两个部下<br>的屁股。”<br>“哈!是有点失礼了,本来只想随便劫艘商船的,谁知你们这里竟有如此雄厚的实力,你们该不会是我的同行<br>吧!我不是不杀人,只是我劫财时尽量不想伤人命而已,当然那是我确定自己的性命绝不会有危险的情形之故。”<br>“他不是被虐狂,是暴露狂吧!不过我三好清海入道,最欢迎光身的小伙子了。小子,你的鸟不错呢!”<br>这位开放的光头女尼,大胆的直视着海盗下身赤裸的阳物。<br>“色泽、阔度还有形状都不错。”<br>本想斥责入道的无礼的幸惠,对这种色色的话题也不好插手。<br>而被这样子一提醒,薰也娇羞的把红透了的脸,转到别处。<br>“用来挑逗闺女倒无妨,可是被你这种大胆的婆娘看,还是免了。”<br>海盗老脸一红,在帆上割下一大块布,做成丁字裤,算是把那怒挺的阳物掩着。不过那鼓涨的地方,对在场已<br>有经验的女人们反而更有诱惑力。至于薰这等处女,虽然还是会不好意思,但还算是可以接受啦。<br>“海盗先生,我现在正值用人之际,对你的胆识和能力也很佩服,我想邀你加入我们。你看起来很好色,而我<br>们一船也是女人,只要是你情我愿,谁你都可以上的。”薰言语诚恳,面上流露真挚和希祈的表情。<br>“我入道第一个欢迎。”<br>“主公,岂可随便招揽这种来历不名的人物,我看他必定是德川的奸细。”<br>“不!以他的实力若是大开杀戒的话,我们最少有一半人得要丢掉性命。而且就算是魔君家康,我也不认为他<br>能有这种手下。”<br>第三节<br>“呵!这位女着男装的美丽小姐,我们倒是志趣相投呢!我正想找人做我的手下,不如你和你的手下都跟随我<br>做海盗吧!”<br>“你是故意调侃我的吗”<br>“别那么生气嘛!我是很认真的。至少这证明了我们大家都赏识对方的能力嘛!”<br>“我的海盗先生,请别怪我失礼。就算我和我的手下们肯跟随你,你怎样付薪水给我们。你连身上的那条丁字<br>裤,也是刚从我的船帆上割下来的。”<br>“错了错了,作为一个领袖只需要识人的眼光和用人的能力就够了。只要你们跟随我,一个月之内作海贼的生<br>活就足够付你们的人工了。当然如果要日薪制的话就没法了。”<br>“主公,我看这个人即使不是一个傻子,也只是个傻色狼或变态而已。我们就不用理睬他了。”进言的十兵卫<br>已再次填装好弹药。<br>“不,请主公下令收拾这种危险份子。”幸惠说。<br>“噗……噗……噗……”<br>突然间,一个巨大的物体从船旁边的海面上浮起。<br>“李瞬臣的龟甲船!”<br>薰震惊的看着眼前龟型的巨舟。在丰臣秀吉入侵人蔘国时,李氏皇朝水军名将李瞬臣设计并大量建造了这种船,<br>在历次海战之中,李将军从未败过。就是多得这种船组成的舰队,切断了邪马台帝国一方的补给线。使得它成为素<br>质较弱的神州、人蔘国陆军能打败邪马台帝国陆军的原凶。<br>“小心!”幸惠和薰等首领人物大声叫道。<br>龟甲船的旁的炮口全部打开,一枚枚大炮从中露出来。<br>“轰轰轰!”<br>一连串巨响过后,硝烟弥漫,几乎目不能视。<br>至于海盗这家伙,则以极速割下把美丽裸身少女吊着的绳子,抱着对方用内力贴到另一边的船身外。<br>“老子究竟得罪了老天爷什么!明明想劫几艘商船,轻轻松松做成第一单生意的,怎知劫着这帮比军队还难缠<br>的家伙。现在还有人来黑吃黑,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的。”<br>“呀!我被男人抱着了。”<br>偏偏这时候那裸身少女青雾还在挣扎,本想利用这时机好好吃吃对方豆腐的海盗,不仅头发被扯着,嘴巴还被<br>拉开,胸前更多了几道爪痕。<br>“好了!我是来救你的,你先别挣扎了,都看光了啦。”<br>“呀!”<br>这样一说少女才算静下来,双手连忙掩着身上裸露出来的地方。<br>“你不是来打劫的吗海盗先生。”<br>“打劫就不可以顺便救人的吗”心怀不轨的他答道。<br>“那可以请你给我衣服穿吗我现在光光的好丑呀!”<br>自己还没收到好处,现在倒被人算计起来了。<br>“我身上只得一条丁字裤,你要我就脱给你好了。”<br>海盗故意这样说。不过事实上他也没有别的衣服。<br>“不用了啦!”少女羞红了脸说。<br>“杀,不用刻意留俘虏!杀剩几个重伤的再审问清谁是丰臣余孽的主脑。”<br>在龟甲船顶部的出口,大群男性忍者杀了出来。而领头的则是两名女忍者,分别是手持七节枪的成熟大姐和一<br>个刚有点胸部、一脸冷傲的小女生。<br>“是德川家吗”<br>发话的不仅海盗,船上的一众女人也是。其实不用说也肯定是的了,因为对方在身上就绣有德川的家纹。<br>“做忍者还要打着旗号,是自信过利呢!还是愚蠢的白痴。”<br>受袭的这一方另外两艘船都要调回头来,从另一个方向与龟甲船展开炮战。<br>炮声降降,铁弹乱飞。<br>海盗看到这种情形,是可以带走怀中裸女作猎物。可是首次自己一个人作海盗,钱没劫成,反倒要了个饭来张<br>口的,这未免太失败了吧!至少都要拿点生活费,不然再每天在海边捉鱼吃会死人的,厌死!<br>“好了我的光屁股小姐!我在船上开个洞让你躲进去,如果你没有给人看自己裸体的癖好,就别随处乱走。”<br>“人家又不是自愿这样子的。”<br>一对小手在他身上乱打,二人肌肤相贴,虽看不清也不知道贴到的是什么地方。但是总之是女生身上,又香又<br>软又嫩滑的地方就是了。<br>海盗快手的用火仓在人家的船上开了个洞。<br>“进去吧!”<br>“唔!”<br>暂别之前,海盗用手在那微微鼓起,虽不够份量,但白如雪软如棉的胸部上掏了一把。<br>“讨厌啦!啪。”<br>“好,上去找点油水吧!”<br>脸上多了一个红掌印的海盗跳到了船面。<br>德川忍者的数目最少上百,而女性军团的人数则在五十以下,但是仗着船身狭少,对方施展不开。加上作武士<br>服打扮的幸惠与薰明显超出对方甚多的武功。<br>一时倒是不分胜负!<br>只是海盗远看到自北方和南方水平面上,分别各有五艘邪马台帝国的战船出现,看来多半也是德川那一方的人。<br>等到他们也到达战场,那女性军团这一方就输定了。<br>挫男扶女,是海盗自己也是人的本性。不过事后能索取利益就算了,平白帮人的话,不仅白做,加上自己是来<br>打劫的,事后吃不完兜着走的可能性极大。总得先谈好条件才行的。<br>“喂!大山婆女尼,我想找你们首领谈谈,我帮你们一把,你们分一半的财宝给我如何。”<br>跳下战场中的海盗手上火仓魔刀一闪,就有一个德川忍者被伐成二半,而尸体也因刀上产生的烈火而燃烧起来。<br>“你的刀倒很有趣。”<br>光头女尼入道正一个人与五个忍者对战,保护十兵卫等火枪手,让她们有时间填装弹药。<br>“我是想应承你,不过你也看到我走不开的了,你自己去找主公谈吧!”<br>“喝!”<br>入道一声暴喝,铁拳击出。但是目标的两个对手,一个给逃了,另一个只打断了对方一只手臂。看来德川忍者<br>的水准相当高。<br>海盗为免做白工,尽量少伤人的接近身为首领的薰,不然自己杀得太多德川忍者,那胜负已定的话,还有什么<br>条件好谈的。<br>不过对一些太过纠缠自己的忍者,海盗毫不客气的就伐下他们的首级,顺手也把尸体伐成十多块,震慑一下对<br>方。<br>而薰则正被持七节枪的艳女和十多名忍者围攻。<br>“刚才已自我介绍过了。小姐贵姓”<br>作为见面礼,海盗伐了一只人手下来。<br>“我叫杜薰,怎样能帮我们吗海盗先生。”<br>薰手上也同时在一个忍者身上穿了五剑,血迹正好是梅花的形状。<br>呵呵!有求于我的话条件就好谈了。海盗心想。<br>“可以,我要你们一半的财宝,二成是我打劫所得,三成是人工。”<br>“钱不是问题,我想到仙台,在今后的旅程上我想招请你当我的保镖,全船的财宝我都可以给你,不过我要从<br>中取回十件。”<br>“不用说那十件一定是最名贵的了。”<br>“做生意总要谈谈条件的。而且我看你对女色比钱财重视多了!”<br>“但我也没道理一口就答应你的吧!杜小姐。”<br>“可是打得愈久,我们的死伤就愈多,你能下手的对象就更少了。”<br>“成……”交字还未说出口,那艳丽的七节枪对手却发话了。<br>“这位穿丁字裤的兄弟,看来你不是丰臣一党的。只要你肯帮我们,钱方面我一定比这女人多出一百两,而且<br>说到女人,掌握着天下的我们不知有多少。再不然我就是其中一个。”<br>嘴上在谈判,可是手上大家一直没停过手,不过海盗总是留力在打就是了。<br>有时大量的飞镖射来,或者明晃晃的利刀攻至,海盗反而主动闪开,让攻击落在杜薰身上。<br>而这位姑娘的功夫也真不能小看,在对付这位枪法飘渺虚幻难测的对手时,还能抵挡不断暗算而来的忍者,更<br>加可以分神和海盗谈判。手中宝刀一出,每次必有人见血。<br>海盗看着这位前突后翘,臀波乳浪的艳女。打扮得还真开放,手脚全露,大大撇开的领口下半露的雪肤还真诱<br>人。不过相比起杜薰就显得太庸俗了。单是一头黑漆的长发,充满光泽水嫩嫩的肌肤,加上美丽秀气的五官薰就优<br>胜多了,而且男人就是愈难得到的就愈显得珍贵。<br>“抱歉了,这位艳得发烂的大姐,你们二个比起人家一船差多了。何况德川家一向没有信义,我可不想之后给<br>你用绝对优势的人数宰了。”<br>“杜小姐我们成交。”<br>“那你就死吧!”<br>正攻向薰的七节枪这时从中分离,变成一把七节枪剑,在每一节之间有着小剑和铁炼连接着,像一根鞭子绕了<br>一个圈从出人意表的方向攻向海盗。<br>但是这难以抵挡的一枪,却偏偏给海盗挡个正着,而且在双方硬拼时,火仓还带起一股烈火直扑艳女,迫得她<br>向后撤退!<br>至于海盗则一直留意着战局,小心的计算着德川援军抵达的时间,得要杀多少人才可以让丰臣这一方占优。在<br>这中间他需要一段时间做爱!这之后还得放弃这艘严重受损的船,撤退到另外两艘船上。最后计算有了结果。<br>海盗把艳女留给薰对付,自己迎空跳起,落到还未断的那一根桅杆之上。虽然身后接连有飞镖射至,可是海盗<br>的速度还在飞镖之上。<br>之后海盗以散发着强烈杀气的眼光审视着战场,一方面要避免伤到丰臣的人马,一方面要尽可能杀伤德川。<br>火仓剑迎空而挥,带起连串火焰。之后以海盗自己为中心,形成一条火龙。<br>一时打斗声也为之减弱,因为看到这情形的人,都不由得手势一慢。<br>火龙从天而降,所至之处,德川忍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全身被火焰所包围。<br>一击最少解决了三十人,带着悲呜与狂哮,不少着火的忍者跳下了海中,而在甲板上的一部份人在挣扎一阵之<br>后就不动了。<br>这不仅灭少了对方四分之一的人,也造成德川方面士气大挫和丰臣方面士气大震。<br>“好,赶时间赶时间。”<br>“薰小姐,那女人就交给我了吧!”<br>海盗抢入正在交手的二人之间。<br>“岂有此理,宰了你。”<br>极之生气的艳丽女忍者恨得咬牙,已经顾虑不到双方功力之间的差异了。<br>“杀了你!”<br>“唉!别老是说这种话,一会儿说点别的。”<br>海盗跳起迎空下扑攻击,手上魔刀连闪,真空剑气波唿啸而出。<br>但是却给艳女堪堪闪过。<br>海盗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一笑。<br>感到极大压力的艳女把七节枪剑变为七节枪的状态,准备硬接海盗的勐攻。<br>刀枪交击发出“铿”的一声巨响,巨响过后海盗和艳女都从甲板的战场上消失不见了。<br>“唿!上面有上面在打,我们有我们在下面亲热好了。”<br>事实上海盗之前用真空剑波在甲板上伐了一个三角形,说是艳女避开他的攻击,不如说他引诱对方至三角形之<br>中。<br>迎空下扑的冲力,让两人从这个三角洞中掉到船舱内。海盗正位于上方把艳女紧紧的压着,空出来的左手在鼓<br>涨的乳房上搓揉着。<br>“唔!虽然不够滑,但也饱满结实。”<br>“杀了你!”<br>七节枪剑回转刺向海盗的背上,他连忙几个翻滚躲了开去。<br>“别老是说杀,一会儿我要让你喊我要死了才真。我叫海盗报上名来吧!我海盗不喜欢干无名的对手。”<br>“德川家菊之忍军真柴沙也加。”<br>沙也加手中一抖,枪剑又变回枪的状态,遥指着海盗,双目气势迫人而至。<br>至于海盗则以色色的眼光注视着对方,那一对豪乳由于衣服在战斗中变得更加凌乱,加上沙也加连缠胸布也没<br>缠,大半都露出来了。在幽暗的船舱内分外眩白得诱人,两颗明显突出的奶头,好像随时会跳出来似的。<br>“除了我真爱的女人和妓女之外,你是第一个能被我所抱的女人。应该感到荣幸吧!”<br>“除了以往所杀的人渣垃圾之外,你是不知第几个死在我枪下的色狼傻子。<br>你真是三生有幸了!”总算听明白了海盗话中另有所指的沙也加怒喊。<br>“我不管你以前杀过些什么人。他们又岂能与我比,论武功论心智还有就是我连在床上功夫我都一定比他们<br>强。”<br>沙也加手中枪似幻实虚的攻来,攻到半途又分成七节状态,根本难以估计其攻击位置所在,眼中杀气直迫海盗。<br>第四节<br>海盗将火仓插在地板上,利用其阻碍减慢前伐的速度,火仓本身的特性,再加上摩擦力。当其伐开地板直噼沙<br>也加时,刀身就带着一股烘烘的火焰之箭。<br>“铿!”<br>刀枪交击之下,海盗的力量不但压倒了沙也加,而且随刀而至的火焰更直卷她身上的衣服。<br>被火烧伤的皮肤,比起刀伤更加难看,再加上这枝火箭本身已是足以致命。<br>仅仅闪开的沙也加一个后翻,让烧着了的衣服自然掉下来。<br>海盗当然不放过这机会,发出了两股真空剑气,分指沙也加胸前缠胸布和腰间地带的丁字裤。双脚一蹬,人如<br>狂龙一样冲天而起,追袭而至。<br>“呀!”<br>生死一线的沙也加,感到死亡直迫而至,但是她已没有时间再变招了,只能闭目待死。<br>身上感到一阵劲风刮至凉凉的有点冷,手上的七节枪剑被人用强勐的力量一拉,脱手而去。<br>等了一阵也没有反应的沙也加,深深的喘息了一口气,才敢再张开眼睛。海盗正以魔刀火仓直指自己的酥胸,<br>刀身上的杀气迫人而来让人感到冷冷的。<br>到这地步沙也加才发现自己给海盗伐了个光光净净,身上再无一寸遮掩。<br>看着海盗的淫笑,沙也加自然猜到他想什么,不过是男人而已,被上一次也不会死人的,嘴上露出一个妩媚的<br>笑容。<br>“我输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br>不仅如此,胸前双乳反而贴到了峰利无比的刀身上。那种寒气加上海盗丁字裤下怒立而起、形状再清楚不过的<br>小弟,她体内开始烧起了一股让人浑身发热的欲火。<br>“你想要人家的话就出声嘛!你这么英俊人家当然愿意了,根本不用白打一场,还让我损失众多手下,任务很<br>可能失败。”<br>这种虚情假意,海盗自然看得出来,不过美色当前,就假作不知而已。<br>“呵!你别搞错了。凡是可上的女人我永不会错过,现在是我打劫这艘船,你们来捣乱就是黑吃黑。再加上对<br>我刀剑相向,那就是意图加害于我。对这种女人,不要说奸,就是收下来做女奴也是应份的。我不过是索取自己理<br>所当然应有的权利。”<br>“你好坏,说到人家送人门让你操一样。”沙也加媚眼如丝的瞪着海盗,手掌悄悄伸向自己的破衣。<br>“是想不要这个乳头了吗”<br>火仓就抵在乳头上,魔刀因为嗜血的本性而自然的抖动着。<br>“呀呀,人家不是故意要取飞镖的,只是看到你那么壮,身子一软,手就伸到了那里。”<br>沙也加发出诱人的娇喘,饱满结实像个小西柚的乳房感到刀身的冷气透体而入。<br>命悬一丝的危机感,加上如此赤裸直接的挑衅,让沙也加体内热火朝天,下身不由得也湿了,手把飞镖掷得远<br>远的以示自己并无敌意。<br>“好了啦!请你别再欺负我好吗海盗先生。”<br>“好,你替我解开丁字裤,替我吹一吹。上妓女的话,还要额外收钱。不过女忍者的话,不仅免费,技术应该<br>很好吧!”<br>看着海盗那不羁且带着淫欲的笑容,沙也加感到下身蜜穴抽搐得更厉害,花园早濡湿了。<br>“这,拿开好吗一副随时要杀了人家的样子。”<br>身体前倾的沙也加,却发现海盗的刀就架在她脖子上。<br>“不,我看你给刀指着会更浪,正好增加情趣。”<br>“哪有……”<br>海盗脸上挂着一副坏坏的笑容,左手直接掏掘到沙也加的黑森林地带。<br>“呀啊……”<br>沙也加浪叫出来,海盗的手像女孩子一样柔嫩,可是雄浑有力,而且火烧一样烫。<br>那期待已久的方寸之地,可说正被搔着了痒处。手指轻巧的分开她的花唇,在那里温热湿润的地方抚摸着,为<br>沙也加带来兴奋得全身抖震的快感。<br>“呀……”<br>在沙也加失落的一声低唿之后,海盗把手指抽了出来,将沾满她蜜液的证据展现在她眼前。<br>“怎样比起我那一根,说不定你更想我用刀插你。”<br>“你好坏,明摆着欺负人的!”沙也加面色粉红,一脸不依且羞涩的样子,唿吸也变得更急促了,“人家不要<br>替你吹,我要你的那一根,插进人家的小妹妹那里。”<br>也不管刀身就在自己颈边,沙也加身体前倾,也不花时间去解,直接就扯断丁字裤。<br>“请你进来吧!”<br>沙也加双腿分开,露出玉门洞,虽然使用得也频多的,但是作为女忍者她可小心的保养着。所以外门丰厚润泽,<br>内门粉红鲜嫩,正等着那位既长且壮的客人进去参观,而且还十分欢迎和期待它在里面大举破坏和捣乱。只是这两<br>道门,好像刚被雨打过,到处都湿湿的。<br>“这样就不能算强奸了!”海盗失望的说。<br>“你情我愿不好吗请操我、狠狠的操我这个无法完成任务的失败忍者。”<br>沙也加的嘴巴和眼睛都在诱惑他,而更诱惑的则是下身那张嘴。<br>现在的海盗早和一年前不同,现今的他已是欲火朝天,而且也没有了长伴在她身边的少女。<br>“喝!”<br>刀插在沙也加的头旁边,肉棒直捣进花穴的尽头。一时,淫水四溅。<br>“呀!你好壮……”<br>在沙也加的浪叫之中,海盗直捣尽头深处,之后力量壮比黑熊的腰肢努力运作,一而再再而三的凶勐突入。<br>狂勐的力度,粗壮温热的肉棒,捣得沙也加大唿快慰,快感的浪潮由阴户传遍全身,把她的脑袋像烧掉了一样,<br>除了欲望再也没有余下的。<br>“唔呀呀……”<br>一下又一下的狂劲抽插,让沙也加发出上天赐给她,女性远比男性能够享受到的欢愉境界。那是一个空白一片,<br>只有快乐二字的世界。<br>但是忍者就是忍者,即使脑子的思考力没有运作,千万次地进行着的训练,已足以让她身体本能的反应。<br>沙也加前倾紧抱着海盗,胸前双丸,就在他平厚结实的胸膛上摩擦,自行获得快感。可是手中仍然从头发之中<br>拔出隐藏的发簪,上面涂着足以致人于死地的毒物,手本能的就要将之反向插在海盗的背嵴上。<br>“好爽!不愧是受过训练的。”<br>沙也加的女阴就像一个活的壶一样,不但把分身小弟包里得紧紧的,而且前前后后四方八面的挤压着它,温润<br>的暖意,再加上爱液充足的润滑。那快感让海盗感到无比满足。<br>“呀呀……”<br>这惨叫不是爽过了头的海盗发出的,而是沙也加发出愉悦至极的娇唿。<br>“想杀我吗”海盗双眼闪着寒光与欲火的问道。<br>既然他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腰下的女人身上,他就不可能没发觉她手持致命武器。<br>没有回答,有的只是本能反应。<br>沙也加手上自然的再次想将发簪插下去,这一刻海盗应该爽到想动都不能动的。<br>“呀呀……”<br>腰间一挺的海盗,直捣淫穴的尽头。官能的快感直冲沙也加的脑髓,全身软酸的她只感到一种甜蜜蜜的感觉。<br>“你要杀尽管杀!”海盗大喊,“我若是插得你不够爽,让你可以分神杀了我,那是我活该!”<br>“啊啊啊……”沙也加叫得更浪,腰间配合着海盗活动。<br>有点强奸,又有点色诱,又有点两欲相悦。但是这一刻沙也加感到自己的心被这个男子俘虏了,那种自信与野<br>蛮,瓦解了她的任务本能,只能作为一个女人单纯的享受。<br>手上的发簪虽然握得紧紧的,但那也只反映了她的快乐,几乎要把人融化了的快乐。<br>像奔流洪水一样的抽插,贯满了沙也加的花穴,快慰美满的感觉让她爽到了高潮。<br>最后一刻,沙也加狂野的反过来骑在海盗身上,尽情的在他身上泄出阴精,同时发射进她体内的精液,让她感<br>到美满极了,手上的发簪也掉了下来。<br>面上红扑扑的沙也加,不知为何感到一股羞意。不是刻意做作出来诱惑男人的手段,而是身体和心情自然的反<br>应。<br>在这至乐之后,海盗感到一种生命的充实,失去的东西是找不回来的。杀人夺货,淫虐美女,去享受生命的美<br>满。唯有这样的快乐,才足以满足他那曾经受伤的心。<br>“起身!”<br>听到海盗的吩咐,沙也加自然的站了起来。<br>正当她想拾起地上的破衣时,魔刀火仓就架在她的脖子上。<br>“你……你要杀我……”刚才的欢愉让沙也加不能相信这是事实。<br>“美女,我今后都会只奸不杀的。不过衣服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的,就这样子就行了。”<br>“你……”沙也加既羞又气看着已系好丁字裤的海盗。<br>“好,你要我光着走就光着走吧!”面上羞意甚浓的沙也加答道。<br>作为一个女忍者,性也是她对付敌人的一种武器,和所受过的严格训练比起来,现在这真的不算是什么。可是<br>她就是会害羞,连沙也加自己也想不出原因。<br>是海盗能作弄人的态度,还是被刚才感到的性的快乐迷醉之故呢!<br>沙也加现在真的感到有点迷惘,忍者在执行任务时,不仅敌我分明,根本上说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即使有相<br>互利用的地方,但却绝无共存之道。一旦被敌人俘虏,必然是酷刑加身死路一条,而自己也应该不顾一切的逃走和<br>反击,充其量是耐心的等待机会。<br>但是现在,沙也加唯一清楚的,是海盗绝不会对她用刑,而且也似乎不打算迫问口供,更加不像要引诱她背叛。<br>虽然脑内一片混乱,但是沙也加却本能的跟着他走。<br>“先去找回之前的那个裸女吧!”<br>海盗想着小裸女青雾,耳边听出甲板上的战斗快结束了,而且从音原位置看来,德川方面已败象毕呈。<br>“呀!”<br>海盗失望的发现已穿回衣服的青雾。她身上穿着的是德川的忍者服,从衣衫上的血迹看来,应该是从尸体上剥<br>下来的。<br>“啊!怎么有个光屁的姐姐。”<br>“你自己刚才不也是光屁股吗”<br>被小女孩这样一说,沙也加的脸色变得红上加红,羞惭得不敢看对方。<br>“你笑人家!”小脸蛋上满是生气的神情。<br>“你的衣服哪里来的”<br>“刚才掉了几个死人下来,我便剥了他们的衣服。”<br>“死人的衣衫有什么好穿的,剥了吧!”<br>“变态、别乱来……”<br>看着对小女生施袭的海盗,沙也加也感到那种一看到海盗就会脸红心跳的感觉,应该是错觉,绝对是错觉来的!<br>最后海盗的两边面各吃上了一个巴掌,十指清晰的刻在他脸上。衣服自然没脱成了。<br>“为什么不用强呢!”沙也加小声的问。<br>“不是用了吗”<br>“你哪会打不赢一个小女生。”<br>“盗亦有道,我海盗也有自己的规举,你这女奴别再多言。”<br>“我是女奴”<br>“你是我捉回来的自然是女奴,怎么感有不满吗”<br>海盗的大手一下就握着沙也加高耸而富有质感的乳房,手指更加大胆的在乳头上挑逗。<br>“变态!你对人家大姐做什么。”青雾一下就拍在海盗的手掌上。<br>“什么我对我的女奴做什么关你什么事”<br>“你这是欺负女性。”<br>“她还恨不得我多多欺负她呢!”<br>沙也加看着这种小孩程度的低级吵嘴,实在不明白海盗这个人的性质。<br>三个人走上甲板,刚刚看到年纪很轻的小忍者率领残部退回龟甲船内下沉退走。<br>“唿!打完了吗”<br>“你跑到那里去了。”薰说。<br>甲板上仍然存活的人纷纷用武器指着沙也加,使她感到强烈的危机感。<br>幸惠的赤影更一剑就挥向她。<br>眼看沙也加就要身首异处,海盗却用火仓挡了下来。<br>“你想对我的私人女奴做什么,就是你用自己来做补偿,我也绝不容许他人杀我的女奴。”<br>沙也加用怨毒的表情瞪着幸惠,要不是她女忍者的服从性加上忠诚心,真想就这样和她拼命。<br>“我要杀了德川的家伙。”<br>“不许杀!”<br>海盗和幸惠以火仓和赤影对峙着。<br>“幸惠,你先停手吧!”<br>“可是……”<br>“不用可是了!”<br>第五节<br>“海盗先生这是什么意思”<br>“就是我捉到这个女奴。这个女人不过是我的私人财产之一,是了!她叫沙也加。”<br>海盗用火仓在沙也加那白嫩可口的屁股上一拍,让她就这样光着走到杜薰之前。<br>杜薰把裸体的沙也加由上到下,由下到上的看了一遍。虽说是同性,她也没有这样看过女人,不由得有点感到<br>尴尬,面上微微泛红的她,让海盗更加想得到了。<br>至于沙也加,本来以女忍者所受的训练,不仅肉体上的侮辱,精神上的侮辱应该都不能动摇她的。可是从没试<br>过这种作弄的沙也加却感到一阵羞涩,而且以蜜穴为中心,有一股热流流向全身。<br>丰臣一党的憎恨视线对她根本毫无伤害。但是当中轻视和卑视的目光却让她微感紧张,心跳加速。体内火烧的<br>她最后双手分别掩上乳房和秘密花园,掩盖着女性最秘密的三点。<br>“好吧!随便你,但是德川的忍者在我们船上活着是极危险的事。万一她有任何不轨,我们随时会将之格杀的。<br>而且你也得负起管束她一切活动的责任。至于那个叫青雾的女生,她也的是德川的奸细吗”<br>“她不是你们的人吗”<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