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东方的天际刚刚透出一丝光亮之时,我也正好将戒律院的地板擦得发 亮,就在这时院门大开,一群穿着干净少林僧袍的少年僧人跑了进来,一进门, 带头的便高喊着「小杂种!擦好了吗人模鬼样的,手脚也不知道麻利点,笨死 了。」<br>另一个胆子大点的,附合着说「就是手比脚笨啊,不然怎么叫小杂种,小畜 生呢!」<br>接着他们便一起唱到「小杂种,蓝眼睛,胸部长肉,魔鬼样,细眉小嘴妖怪 精。」<br>一边唱一边将我围绕着,至于被取笑的我,除了蹲在那摀着耳朵外,还能怎 么做跟他门反抗!戒律院弟子耶,少说少林长拳与罗汉掌都是有一定火侯的, 才可以升格为戒律弟子,至于我寺院小打杂的,连少林长拳都没学过,拿甚么跟 他们打,好一会后,面带慈悲微笑的戒律院首座玄寂,才慢慢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说到「佛门清净地,不得喧哗。」<br>围绕我的人这才一哄而散,他走了过来对着我说「怎么样,没事吧」<br>我能说甚么看着那一群黑眼睛黄皮肤,武功高我许多的少年僧人,我一个 蓝眼睛乳白色皮肤的,能说甚么,于是我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首座,我去菜园 子里浇菜了。」<br>玄寂说到「快去吧。」<br>我恭了下身,之后便拿着脸盆冲出了戒律院,跑到杂事房我便将脸盆与抹布 摆放好,之后走到后山的菜园子里去,刚到菜园子时,便见到躺在竹椅子上,在 剔牙的绿根,我走了过去很恭敬的对他说「您早。」<br>绿根正要说话时,一个跟我年龄相似,浓眉大眼,鼻孔上翻,双耳招风,嘴 唇甚厚的小男孩,拉着我那件已经有些破旧的僧袍说道「陪我玩,陪我玩。」<br>我苦笑着说「抱歉,我还有工作要做。」<br>那个男孩哭尚着脸说「我…我不管,你一定要陪我玩。」<br>我正要再次开口时,绿根答腔了「你就陪他一下,会死喔!小杂种。」<br>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啥呢!于是我说到「好吧,你想玩甚么」<br>那男孩发出天真灿烂的笑容说到「玩…玩骑马打仗。」<br>我苦笑着说「我揹不动你啊!」<br>男孩说道「不…不是的,不是要你背我,是要你趴在地上,让我骑。」<br>我一听心中怒火烧了起来暗自念到『欺负人也该有个限度吧。』就在这时一 技狠狠的竹藤,便朝我被上抽了下来,我毫无防备的受了这下,疼的向前跨了几 步,回头一看是绿根,他拿着竹籐条站在那,这时他又挥了下来骂到「你握拳做 甚么你握拳做甚么想打人啊!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想打人,小野种,小畜 生,看我不好好修理你不可,小小年纪就会想打人,不学好,叫你不学好。」<br>他每说一句,就抽打我一下,我完全没有回嘴的余地,就在这时一个强劲的 掌风打了过来,一个宏亮的声音说道「欺人太甚。」<br>绿根被打中后,往桌子扑了过去,不一会一名穿着黑色袍子的蒙面男子,飞 跳了出来,出现在我面前一把将我抱起,脚踩一下便飞身离开了菜园子,极快的 速度在林子里穿梭着,不一会便来到溪边的一处洞穴中,在那里早摆着一些酒瓮 与鲜肉,还有馒头,蒙面黑袍男子将我抱趴在床上,脱下我污秽的僧袍裸露出白 皙的背部,蒙面黑袍男子拿出一盒极为精美的小圆盒,抹了一些药膏便涂抹在我 背上,那椎心刺骨的痛直冲脑门,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但我咬着牙没哭喊出来 ,蒙面黑袍男子问到「痛吗孩子。」<br>我喘了口气说到「不痛。」<br>那人狂笑说道「有种,哈哈哈。」<br>在他涂完药后,他收好了药盒拿起一旁的一个小酒瓮说道「小子,敢不敢喝 酒啊。」<br>我说到「有啥不敢的。」<br>我虽然被剃了光头,但我还没受戒,不算正式的少林弟子,所以我接过酒瓮 便喝了起来,没想到甘醇润喉,于是我多喝了几口,蒙面黑袍男子看了又再次狂 笑说道「好样的。」<br>我说到「叔叔您武功那么好,教我好不好我不想再被人欺负。」<br>蒙面黑袍男子疑惑的问道「少林寺那些个老秃驴,没教你武功吗」<br>我说到「啥都没教我,只会一直叫我做事。」<br>这话不假没受戒就不是少林弟子,那标榜少林武学不外传的宗旨,岂会教我 呢那人说到「可怜的孩子,但你叔叔我,不会教人,所以没法教你,顺路告诉 你一个小秘密,有机会到紫云洞去瞧瞧,很精彩的喔。」<br>就在我要再说话时,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我便昏睡过去。<br>」<br>当我再次醒来后已是日正三桿了,我从禅房的床上爬起摸着发疼的脑袋,还 没搞清楚甚么回事时禅房的门便被撞开,冲进来的是戒律院的少年弟子一进来便 对我拳打脚踢的并骂到「小杂种,贱驴子,居然在这睡懒觉,害我们得自己擦地 板,非打死你不可。」<br>它们可是说到做到,甚么少林长拳,罗汉掌全一股脑的往我身上使,痛得我 是哀嚎不已,但我虽然不会武功但三十六计最厉害的那一计我还是会的,一见有 机会我便连忙熘出禅房,这一熘可好了,原本他们是没拿东西赤手空拳招唿我, 一见我熘了便全跑去拿长棍打起了「追捕小杂种,打死小畜生。」<br>响亮的口号一路追杀我,从禅房追到菜园,再从菜园一路追打我到了,后山 山崖边,带头的骂到「再跑啊!小畜生,马的,害的老子喘得要命,抓你回去, 非打死你不可。」<br>我看着后面万丈深渊心想『跟他们回去是死,跳下去也是死,都是死,我既 然是从溪流边捡来的,那从哪来就回哪去吧。』想完二话不说就往下跳,就这样 再一次昏了过去。<br>当我再次张开眼时,发觉自己躺在一个石室当中,正当我要爬起时,全身剧 烈无比的痠痛,马上袭卷而来,让我痛不欲生,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说道「 躺好别乱动。」<br>我转头看去是一位身材婀娜多姿,美艳动人的女子,她笑时嘴边有一酒窝让 人陶醉,虽然她的手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身体,但我还是依稀感受到她手中的内力 雄厚,于是我乖乖地躺好,女子说道「真乖,现在闭上眼,全身放松,甚么都不 要想,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伤的非常重,需要好好休养,在我这你相当安 全,没有人会再欺负你了。」<br>她的话温柔婉约,让人感到如沐春风,好放松,好轻松。<br>再休养期间,我飘飘然的彷彿神游太虚,全身舒畅说不出的畅快逍遥,当我 再次醒来时,我发觉全身经脉如同脱胎换骨一般,舒服畅快,女子看了看我说到 「你醒了啊,感觉如何」<br>我说到「通体舒畅,说不出的舒服。」<br>女子轻柔的摸着我的脸说到「那便好,见你小小年纪,身上就留有那么多的 伤痕,你常被人欺负吗」<br>我点了点头,女子说道「可怜的孩子,那你想不想学武功」<br>我说到「当然想,学了武功就不在被人欺负。」<br>女子说道「那好,我可以教你武功,但你要答应我,学好武功是保护自己, 不可以主动欺负人,尤其是山上那些和尚。」<br>我一听说到「我六岁被少林僧人从溪边捡来,进了少林寺,八岁开始一路被 欺负七个寒暑,只因为我的眼睛、肤色、身材与他们不同,就被骂小畜生、小杂 种,我跳崖也是因为被他们逼得,你现在居然要我不找他们报仇!这…。」<br>女子说道「我了解,你心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悲苦与不满,我实话跟你说,你 这条命能捡回来全靠的就是少林寺的至宝易筋经,所以说少林和尚跟你有仇亦有 恩,两者相抵不就一笔勾销了吗再说少林寺也养了你九年,对你还是有养育之 恩的,那你学好武功又怎能主动找它们晦气呢。」<br>我一听说到「那好,我服侍你九年,九年内我不找少林寺晦气,九年后我在 上少林报仇前耻。」<br>女子摇了摇头说「看来少林高僧,没有将佛家慈悲教你,真是他们的疏失了 。」<br>我说到「那…那些戒律院的少年弟子怎么说天天吃斋、念佛、练武功,还 不是对我拳打脚踢羞辱我,还逼我跳崖,这就是佛家慈悲吗」<br>女子笑了笑说到「算你说的有理;那好,我们打个约定你跟在我身边九年, 我教你武功,但是你要跟我保证,九年内你不可以有一丝一毫,想你以前在少林 寺的经历,做得到吗」<br>我想了一下说到「好没问题。」<br>女子点了点头后说道「对了,你叫甚么名字」<br>我低下头说道「我不知道,他们都叫我…。」<br>后面因为约定关系,所以我没说出口,女子想了一会后说道「那我就帮你取 名为柳云妃,你觉得如何」<br>我高兴地说道「好耶,好耶,我有名字了。」<br>女子说道「你可会看书写字」<br>我说到「我三天两头的就被叫到藏经阁,帮忙抄写经书与整理,对汉字和梵 文知晓一些。」<br>女子叹了一声说道「知其字却不知其意,惜也。」<br>我没吭声,女子说道「虽然我会教你一些东西,但我天性逍遥惯了,不喜欢 被束缚,也不喜欢那些个礼数,所以你也不必对我磕头叫师父,你就叫我…逍遥 姐姐吧。」<br>我想了一会说道「彩云无踪任飞扬,你帮我取的云妃的妃,是飞上九霄的飞 吗」<br>女子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不然你以为是哪个飞」<br>我低着头说「王妃的妃。」<br>女子一听笑了出来说到「小傢伙,你是有几番恰似女子之容,但真要和皇宫 的妃子比,那你还远远不够格呢。」<br>我不服气的说到「你又没去过皇宫怎么知道」<br>女子淡淡的说「因为我的姊姊,就是西夏王妃我岂会不知;罢了,这书你拿 去每晚入睡前按书修练,开始时我会在旁协助你不用担心,我认为这第一重你应 该已经突破了,但你还是从第一重练起吧。」<br>我接过书说道「谢谢逍遥姊姊。」<br>女子说道「你先把书摆在一旁,我先教你易经,等你学会了我便能教你一套 轻功。」<br>我说到「好啊。」<br>就这样开始了我和逍遥姊姊一起生活的日子,在她细心照料下我的头发很快 长了出来…,是金色的,逍遥姐姐很温柔地帮我梳理着头发说道「真是漂亮的头 发,如此看来你并非汉族人士,而是从远方来的娇客。」<br>我哀怨地说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来少…。」<br>基于约定关系我没敢说下去,女子伸手从后面将我抱住说道「云儿,你别多 想,汉人是人,大理、辽国、西夏、吐蕃甚至你出生的地方的人,都是人啊!何 必要分那么仔细呢大家一起吃饭一起欢乐不好吗!他们只是对未知的的事感到 恐惧,所以做出非理性的事来,你就别一般见识的放心上了。」<br>虽然逍遥姐姐说的有理,但在我心中却有着另一番解读『他们看我非同类, 又加上没半点武功,所以好欺负,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定要更加倍的学 习武功,我不要永远被人欺负。』有了这层认知后,我更加用心学习逍遥姐姐教 我的东西;早晨天未亮便去溪边挑水之后砍柴锻炼身体,用过早饭后便开始练习 逍遥姐姐教我的笛子吹奏,之后便和逍遥姐姐围棋对奕,当然开始时都是她下指 导棋教我,在下来便是讲经说理读书识字,午后便开始和逍遥姐姐对招、拆招、 解招,入夜后开始冥想打坐练心法,日子过得可说是充实有趣快乐逍遥。<br>算日子慢,过日子快,不知不觉九个寒暑,便悄悄然的熘过去了,坐在近子 前梳妆的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闪着金色光亮的长发,柳眉、凤眼、鹰勾鼻 、樱桃小嘴、G乳奶、合宜蛮腰、圆润臀、高挑身材、妖艳女、四肢强健、非一 般、美中不足、多一支、雌雄同体、柳云妃。<br>就在自我陶醉时背后传来「云儿。」<br>我站了起来转过身去说道「逍遥姐姐。」<br>女子走了过来抬头看了看我,说也奇了九年前我还矮逍遥姐姐半个头,没想 到九年后我长的比逍遥姐姐还高快一个头,她满脸高兴地摸了摸我说到「九年了 ,我的云儿长大了,也变美丽了,如今的你真的名副其实的是王妃的妃了。」<br>我不解地看着逍遥姐姐,今天的她怎么怪怪的,她牵着我的手走到一处石室 中那是她的房间,她带着我走到墙角边那有一个箱子她说到「打开它。」<br>我照做,箱子中放着一些漂亮的东西,逍遥姐姐说道「把它们拿出来放在桌 上。」<br>我喔的一声后,将箱子整个搬到桌子旁边,在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放于桌上, 一个画轴,一把摺扇,一把精緻的白玉长笛,一个沉甸甸的锦袋与一大叠银票, 一个精美的酒葫芦与一包装着火摺子的麻布小袋,三瓶精緻琉璃瓶,一件紫红色 肚兜,一件淡红色的广袖琉仙裙,以及一双雪狐皮围边的短筒靴。<br>摆好之后逍遥姐姐说道「这些都是给你行走江湖穿的行头配件,当你离开山 洞后,先带着这画轴到擂鼓山去找一位,人称聪辩先生的苏星河,你问问他这幅 画的人去哪了…诶算了,你直接交给他吧。」<br>我说到「逍遥姐姐,你不跟我一块离开,去遨游天下吗」<br>女子淡淡的笑了笑说到「云儿乖,听话。」<br>说完便走向自己的床边,只是她一边走一边脱去衣物,当他坐在床上时以是 赤身裸体,她对我说道「过来,云儿。」<br>我走了过去,她躺在床上说道「脱掉衣物上来,抱着我。」<br>我先是愣了一下但秉着单纯、相信、听话、照着做原则,还是乖乖的脱光衣 物上了床,将逍遥姐姐抱着那柔软的身体,她亲柔的吻了我一下说到「恭喜你二 十二岁了,这是姊姊送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会喜欢。」<br>我才正要说话时,万万没想到逍遥姐姐居然一伸手,将我的肉棒轻捧着,直 接引入了她那蜜壶中,她喘了口气,而我正要退出时她的手将我井警抱住她的脚 也盘住了我让我没法脱身,她邪邪的笑了笑说到「原谅姊姊的自私,你今天没有 让我这份礼物,得到满足你不用想走,今晚我是你的,云郎。」<br>说完便一个挺腰将我的棒子,更加的深入那柔软湿润的软香禁地,我和她都 同时叫了出声来,停顿了一会后我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那些好像没读到的道 德礼法规条全丢到九霄云外去,开始抽拔着这疼我、宠我、爱护我九年,有着国 色天香的美人姊姊,石室中充满着诱人的淫声浪语和啪啪作响的肉体碰撞声,欲 望的情欲缠绕着床上两具同为天香国色等级,美丽妖艳的肉体,在宣泄完情欲后 我用力一挺将一股气息灌入了逍遥姐姐的体内,你没看错我没说错是气息而非精 华。<br>因为在五年前为了修练至阴的独门武功九魅灵蛇爪,为了防止修练时会因欲 火焚身走火入魔,由逍遥姐姐亲自操刀,将我的子孙袋切除,如此一来我便不在 能射出精华,也因为这样我从那时起身体面貌变的更加妖艳美丽,但也从此不会 在有因我之过,而受宋朝汉人欺凌的金发蓝眼娃。<br>女子在喘过气来后说道「你会怨恨我吗」<br>我亲吻了她一下说到「怎么会呢。」<br>逍遥姐姐说道「但是我会,害一个远方来的娇客从此绝子绝孙,我难过痛心 好久,但今日之后或许可以好好的休息了,云郎谢谢你在最后的这段时间给我带 来的快乐,真的我好开心。」<br>说完她吸了一口气,双手轻柔的抓着我的两臂,我还搞不清楚状况时便感受 到一股源源不断,如大海般阴柔之气涌入我体内,我惊觉是逆转的北冥神功,逍 遥姐姐是在将毕身功力传给我,我正要运气之时才想到『对喔,我好像没学到怎 样,将对方输进来的气息挡下来的方法。』过了好一会后进入的内力慢慢消失, 逍遥姐姐也迅速衰老起来,我抱着她哭喊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真 的从来没有埋怨过你啊。」<br>逍遥姐姐用衰老的声音说道「云儿乖,姐姐自知天年近了,不能在保护你, 只有将毕生功力传给你,用以保护你,也算是姊姊一点点的补偿,云儿乖,今后 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对不起原谅姊姊吧;师兄…小妹先走一步了。」<br>我哭喊着「不…。」<br>哭了良久之后,我将逍遥姐姐给埋葬好,之后在她墓前跪拜磕头;穿戴好后 ,突然想起九年前那个蒙面黑袍男子,曾经说过,紫云洞中,藏玄机,精采万分 ,无人敌;既然打的这么通天想那自然要去看看了,于是我运气使出凌波微步向 紫云洞跑了过去,近了洞中发觉没啥不同啊,但更往里面走去却发现,别有洞天 ,并且发现了一个天大地大的事,我笑道「果真精采万分啊。」<br>说完我便熘出紫云洞,在奔跑时我心想『是要上少林,还是直接去擂鼓山 不行!逍遥姐姐才刚死,我答应过他不能直接找少林寺的晦气,好,死秃驴们, 咱们的帐先记下,日后再说。』想完便转而向南,前往擂鼓山。<br>经过了几天的赶路之后,终于来到了擂鼓山脚,稍作休息后便开始往山上走 去,一路凉风吹抚好不痛快,来到半山腰上见到一座大石壁,上头摆好了一盘棋 ,斗大的两个字挂在石壁之上〔珍珑〕石壁下方有着两个大瓮,瓮中各摆着黑白 两色圆扁石,黑色圆石瓮旁有着一张竹椅和一只茶几,竹椅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 的老者,我刷了一声将摺扇打开,搧了搧走了过去,来到老者边,我将摺扇收了 起来,恭身说道「小女子柳云妃,见过先生,想请问先生,这山上可住着一位人 称聪辩先生苏星河。」<br>那老者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我说到「你找他有何事呢」<br>我拿出画轴说道「小女子受人之託,要我将这画轴交给他。」<br>老者说道「不知道老朽可否看一看」<br>我想了一下便将画轴打开来,让老者看了看,老者只看到一半便说到「可以 了,你将画收好吧;你想找他就先将石壁上的珍珑棋局,破了再说。」<br>阿见一个人还得破棋局啊,真麻烦,我便说到「那失礼了。」<br>说完刷的一声将摺扇打开来,走上前去看了看,心中欢喜到『这盘棋!逍遥 姐姐有摆过,教过我,让我想想这第一子要下在哪呢』不一会看到那一双活之 处,我心想『就是那了。』我收起摺扇,拿起白石运气丢向那双活之处,苏星河 一看跳起来说到「胡闹,就算你是李师…。」<br>我已经在有些害怕记不住了,他还那么大声叫,于是我没等他说完便反驳道 「下棋就下棋啰哩八说甚么,该你了。」<br>这回换老者愣了一下后,拿起一枚黑石应了一下,将我自杀的白子全提掉, 我想了想之后拿起白石下在被提掉的空位上,老者应一子,我想了想便将一白石 丢到平位三九路,老者应了一子,我想了想后将白石丢到平位二八路,这回老者 笑了笑又应了一子,我想了想后将白石丢向去位五六路,吃了黑三子,老者点了 点头应了一子,我想了想将白石丢向上位七八路,后说道「承让了。」<br>老者拱手说到「果真红颜不让鬚眉,天赋英才,可喜可贺;姑娘这边请。」<br>我刷了一声打开摺扇走了过去,来到一处石壁前,我好奇地问他「我要找苏 先生啊」<br>老者说道「老朽就是聪辩先生苏星河,但姑娘真正要找的人,在这里面请进 。」<br>我看着那一面山壁,不一会想起逍遥姐姐说过『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虚 实实,实实虚虚,有时看不到的不一定,就真的是不存在,说不定是有人故弄玄 虚。』于是我运起气来使出了逍遥姐姐教我的〔天山六阳掌〕一掌打出,还真让 我进到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我拿出火摺子,吞了下口水后往里面走去,过 了好一会,终于来到一处有透光的石室之中,就在我将火折子熄灭之后没一会, 一条麻绳静悄悄的来到我身后,当我发觉时,已晚了,它如蛇一般的将我缠住, 我惊讶的说道「谁放开我!」<br>并且对方刻意的在我双乳用心,让我的豪乳更加圆润突出,这时我感觉到一 只手搭在我的左肩上,一个充满磁性又成熟的声音传来,「说!这衣服你从那得 来的,不说噼了你。」<br>我说道「是我逍遥姐姐送我的,快放开我。」<br>男子说道「你体内竟然会有雄厚的逍遥派内力,你逍遥姐姐姓甚么」<br>我说道「要你管,大变态,快放开我。」<br>就在我挣扎之时画轴从怀中掉了出来,男子伸手拿了起来,打开来,我说道 「不准看,大变态。」<br>男子将我转了过来问道「这幅画是你逍遥姐姐给你的」<br>这时我看到那激动的男子与画中男子十分相似,我说道「我要告诉逍遥姐姐 ,她要找的人是个大变态。」<br>男子愣了一下,连忙一伸手将绳子收回,相当和颜悦色的说道「好好,有话 好说,你可以告诉我,你逍遥姐姐在哪里吗」<br>我落默的说道「她死了。」<br>那男子一听跌跌撞撞的退到内室之中,我连忙跑了过去说道「你没事吧。」<br>男子说道「她走的时候,安祥吗」<br>我说到「恩满安祥的,喔对了,她有说到师兄~。」<br>没想到我刚说出师兄二字,男子连忙跑过来抓着我的手,激动的说道「我在 这,师兄在这。」<br>我一个紧张使出了北冥神功,但男子的反应也很快,立即一个使劲手一甩, 便卸掉我的北冥神功,并且放开手,我一看说道「你可以教我这招吗」<br>男子说道「那你先告诉我,你逍遥姐姐说,师兄怎么样」<br>我低下头说道「师兄…小妹先走一步了。」<br>果真,男子一听狂吼,「不~不,天啊!」<br>过了好一会后,男子才说到「你身上的逍遥派内力与武功都是,你逍遥姐姐 给你的吗」<br>我点了点头,男子说道「你逍遥姐姐口中的师兄便是我,无崖子,那幅画当 初是我画给你逍遥姐姐的,除了她我没再给其他师姐妹;姑娘你叫甚么名字」<br>我恭了下手说道「晚辈柳云妃,见过前辈。」<br>无崖子说道「你叫她逍遥姐姐,这么说,她没让你拜师了喔」<br>我点了点头,无崖子说道「那我收你为徒教你逍遥派的其他武学,你帮我做 两件事,如何」<br>我说道「我有逍遥姐姐教我的就够了,就不用拜了,但看你是逍遥姐姐的师 兄,有甚么事就请吩咐吧。」<br>无崖子掏出麻绳,我二话不说,马上退一步,无崖子说道「你常被欺负吧 」<br>我说道「这不用你管。」<br>无崖子说道「要是我教你,我刚用的那招龟甲缚,让你去对付欺负你的人, 你觉得呢」<br>有时我真讨厌自己的放不下,刚听完便运气使用凌波微步冲到他面前跪下来 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br>说完便磕了六个响头,无崖子说到「再三个,我把会的都教你。」<br>我又磕了三个,无崖子很满意的说道「我这生收了三个徒弟,大徒弟苏星河 ,二徒弟逆子丁春秋,三徒弟就是你了;丁春秋为人狼子野心,不单偷练邪门的 化功大法,还将我打落山崖,逼的我得躲在这三十年。」<br>我说道「你想要我清理门户」<br>无崖子说道「正是,其二是将这幅画带到大理国无量山石洞,就这两件事, 你可愿意」<br>说完交给我一幅画轴,我接过后说道「好,没问题。」<br>无崖子笑了笑,他先把龟甲缚的口诀与方法教给我,之后伸出右手抓我右手 ,左手抓我左手,运起逆转北冥神功,那更加澎湃的内力涌向我体内,过了好一 会后,无崖子年少不再,满脸皱纹,我上前将他抱住,无崖子伸出手来,拿起一 枚戒指说道「今日起我便将逍遥派掌门之位传给你,星宿老怪,丁春秋的事就交 给你了。」<br>说完这风流逍遥的俊美男就此长眠,没多久苏星河走了进来,一把鼻涕一把 眼泪的,我说道「师兄,请节哀,师父遗愿,小女子定会努力完成,只是眼下还 有许多事要处理,所以请师兄先代小妹将师父安葬。」<br>苏星河恭了下手说道「谨遵掌门之命。」<br>壹 群山环绕,绿意盎然,南国的风光果然不凡,就在我一边喝着竹叶青一边骑 着马慢步在山道间之时,赫然发现前方站着一位穿着广袖琉仙裙的女子,当我的 马来到她面前时,她收起摺扇恭手说道「敢问姑娘可是要去,大理国无量山洞 」<br>我说道「姑娘可知怎么走呢」<br>女子说道「姑娘去了也是白去,若是为逍遥派送东西,不如改道向东到,姑 苏曼陀山庄,将会大有所获,言尽于此,望姑娘斟酌。」<br>说完她一熘烟便跑了,我看那身形步法,愣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凌波微步。 」<br>看来是自己人,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将马头一调往东前进。<br>经过数日行走终于到了姑苏,山与江湖的绝妙搭配,堪称人间仙境,美轮美 奂,就在我站于湖岸边享受着凉风吹抚之时,方闻湖中有女子哼着小曲,不一会 便见一支小舟向我站之处驶来,想我也是受过九年训练的笛子能手,一时技痒便 掏出白玉笛吹奏了起来,不一会小舟靠岸,从舟内走出一名绿衫少女说道「姑娘 笛声实在好听,不知是否要过河」<br>我握着笛子说道「一时技痒让姑娘见笑了,小女子想跟姑娘打听,姑苏曼陀 山庄怎么走」<br>绿衫少女正要回答时,忽然在不远处传来「阿弥陀佛。」<br>我心生不满转头看去,只见一名穿着怪里怪气的僧袍男子,抓着一名与我年 龄相近少年向我们走来,我一向厌恶就是口念佛号之人,于是我心有不快的转头 看向那绿衫少女,当那两人来到我身边时,那怪里怪气的僧人便说道「小僧欲到 参合庄,可否行个方便」<br>绿衫少女说道「参合庄,外人难以知晓,不知大师父从何听来」<br>我不愿在意那秃驴,只见那少年,文质彬彬有礼对我有礼点头,但眼神中又 透着说不出的忧虑之感,那神情触动了我的好奇,于是在绿衫少女说道「从这到 燕子坞琴韵小筑都是水路,不如让小女子带各位前往,不知意下如何」<br>我说道「失礼了。」<br>说完便轻巧的跳到小舟之上,之后刷的一声打开摺扇搧了搧,那怪里怪气的 僧人说道「蛮子学风雅,不伦不类。」<br>我一听原来就不悦的心更加旺,便说「那大师父就学,达摩一苇渡江吧。」<br>说完左手使吸力将那白衣少年吸了过来,右手同时使出掌功使小舟离岸,怪 里怪气的僧人见到手中的少年轻易被我所夺,连忙上前夺之但确扑了个空落入水 里,见他又气又怒的拍打水面,确又无可奈何样,我们三人皆笑了笑,我见他欲 做发招之态,我便开口说道「别动,我救你便是。」<br>绿衫少女与白衣少年异口同声说道「姑娘。」<br>我冷冷说道「离岸太近。」<br>不知两人是悟性不错,还是跟我一样花花肠子多,一听我这么说,那少年便 自告奋勇的蹲下去伸手说道「鸠摩智我拉你上来。」<br>原来那怪里怪气的僧人叫鸠摩智,上了船之后鸠摩智便说道「小僧,吐蕃国 大轮明王鸠摩智,未请教姑娘芳名」<br>我点了一下头说道「公子你呢」<br>少年马上恭手说道「大理国段誉。」<br>我说道「小女子,柳云妃。」<br>说完便拿出笛子吹奏,绿衫少女跟着哼唱,就这样悠闲自得的小舟划进太湖 ,宽敞的湖水让人舒畅,不一会后小舟前方便见码头,我将笛子收好说道「请问 那里是」<br>名为阿碧的绿衫少女说道「那便是琴韵,再过去是听香水榭。」<br>这回鸠摩智学乖了,他紧抓着段誉肩膀,深怕又被我夺去,我冷笑了一下, 脚步一踏便使运气使出凌波微步,飞跳上岸,到了岸边一踩一转刷的一下将摺扇 打开,搧了搧,鸠摩智此时不再废话,乖乖的等小舟靠岸,才将段誉抓上岸来, 阿碧跟了上来,才一上岸鸠摩智便等不急的问到「这里可是参合庄」<br>阿碧说道「不这里是慕容老爷给我们下人住的地方,要去参合庄还需向管事 的说一声,得到允许了才能去,三位请先入内吃点茶点吧。」<br>说完便走在前面进了琴韵小筑,我也跟了进去四人坐下后,便有一男仆端了 茶点上来,三个茶碗分放鸠摩智、段誉以及我的面前,阿碧说道「三位请用。」<br>我们三人拿起茶碗,鸠摩智掀开盖碗瞧了瞧,便盖上放了下来,段誉也打开 来看了看,但他没喝也没盖上,我则拿起茶碗轻柔的拿起盖碗,先闻了一下,慢 条斯理的用盖碗轻巧的将那浮在茶水上,那一粒粒碧绿似螺的茶叶往茶碗另一侧 推去,如此一来靠近嘴边的便只剩清香茶水,我微微喝了一口,段誉见到,立即 依样画葫芦,之后说道「茶水清香甘美。」<br>我说道「吓煞人。」<br>段誉不解的看着我,我将茶碗放下说道「此茶名为吓煞人香,乃因它清晨採 摘,中午挑选,所以採茶女有时会将茶叶放于怀中取巧,茶叶一愈体温便散发吓 煞人香,顾而得名。」<br>少林寺啥不多就风雅之士多,茶房内多是各地名茶,我这小杂工早就帮忙沖 泡到知晓大半来历;阿碧听闻说道「柳姑娘不单通晓音律,还是品茗行家,真是 见识广博。」<br>我笑了笑说道「略知一二,献丑了。」<br>鸠摩智不悦的说「阿碧姑娘可否请一管事出来,小僧急于祭拜慕容老爷。」<br>阿碧说道「阿朱姐姐是管我们下人的,但要到听香水谢恐怕要明天才可了, 至于祭拜这里也是慕容老爷的地方。」<br>鸠摩智说道「那请阿碧姑娘借茶油一用。」<br>阿碧不明原由但还是借了,没想到鸠摩智一手提茶油一手抓着段誉,便要往 草丛走去,阿碧见着便转求于我说道「请柳姑娘出手相救段公子。」<br>男人求那是办不到,女人求了尚可考虑,于是我飞跳出去,来到鸠摩智身后 我一出掌说到「鸠摩智,休要胡来。」<br>没想到大轮明王居然会拿段誉当盾,可惜他还是棋差一招,我只是假借出掌 之势,一见段誉挡于前,我立即上前使出绝学九魅灵蛇爪,将掌压平成蛇刁手袭 近段誉身边,在勐然由掌变爪一把抓住段誉,一个使劲弹掉鸠摩智的手,猎物到 手决不恋战,连忙使出凌波微步跑回琴韵小筑,鸠摩智见到上当气急败坏跟了过 来,回到琴韵小筑我将段誉放开,并一挥手解了段誉的穴道,他连忙说道「多谢 柳姑娘。」<br>阿碧自然也是抱以感激的眼神看着我,我对阿碧笑了笑,就在这时鸠摩智赶 到说道「姓柳的,你最好少管~。」<br>就在这时一个杵着柺杖的老妇人,从小筑内走了出来,她说道「是谁在这里 撒野啊」<br>鸠摩智说道「小僧,吐蕃国鸠摩智特来拜会。」<br>老妇人说道「所谓何来」<br>鸠摩智说道「小僧与慕容老爷有一约,小僧带大理国六脉神剑谱送与慕容老 爷,慕容老爷便愿意让小僧在贵府的还香水阁拜读几天。」<br>老妇人说道「剑谱呢」<br>鸠摩智说道「剑谱在大理国天龙寺被枯荣大师焚毁,但这位段公子记住所有 剑法,烧了他便能告祭慕容老爷。」<br>我说道「大理国六脉神剑独步天下,威力无比,就凭这只病猫;鸠摩智,瞎 掰也请漂亮一点,免丢吐蕃国的脸啊。」<br>鸠摩智说道「那就请段公子展现一下吧。」<br>病猫也是有病猫的风骨,狐狸也是有狐狸的王牌,只见段誉说道「我根本就 不会什么七脉掌,八脉刀的,全是你胡言乱语。」<br>说完我马上小声说「段公子,你胆敢往后退,小心我把你扔出去。」<br>段誉一听连忙将退后的脚收回来,我运用内力跟阿碧传密语道「准备小舟, 我们要熘了。」<br>阿碧连忙到屋内准备;堂堂一国国师三番四次被我这,名不见经传的黄毛丫 头耍弄,他不顾颜面了,只见他运气手掌挥向我们,我见他一动也运起内力使出 天山六阳掌,内力强弱马上见真章,只见他被打飞出去,我是没是段誉被余波震 的跌向屋内,我见得利连忙转身抓起段誉冲进小筑,另一手一把抱住老夫人,阿 碧连忙说道「柳姑娘,这边。」<br>只见她指的地方有一洞口,下方有一小舟,阿碧和我跳了下去,来到船上, 老夫人一改原先的老成声音用一婉约之声说道「请放我下来吧。」<br>我笑了笑说道「失礼了,阿朱姑娘。」<br>我话语一出在船尾掌舵的阿碧,躺着的段誉皆惊讶看着我,走到船头撑舟的 老夫人扒开面煳面具说道「姑娘如何得知是小女子」<br>我刷的一声打开摺扇说道「阿朱姑娘的易容术堪称一绝,只是小女子曾有缘 与几位高龄前辈相处,所以对其举止与气息运行,略知一二,所以从刚刚的几处 细节处大胆猜测而知,实属侥倖。」<br>阿碧说道「柳姑娘的武功如此高强,何以不一开始就出手打退那恶僧呢」<br>我笑了笑说道「段公子,小女子想请问,您是非是大理国皇族」<br>段誉抓了抓头说道「家父是镇南王,段正淳。」<br>我说到「一个蛮族野丫头,为攀龙附凤巴结大理国世子,出手救人,厚颜无 耻。」<br>我越说越咬牙切齿,阿朱没吭声,阿碧说道「柳姑娘您多心了。」<br>段誉正要开口,但又不知怎么说便把话吞了回去,这时阿碧又说「但柳姑娘 好像有好几次都刻意对那恶僧,这又何意呢」<br>我笑了笑说道「纯属那秃驴运气背,遇上了对和尚相当反感的我。」<br>段誉说道「鸠摩智不算和尚,是喇嘛。」<br>我说道「只要是念阿弥陀佛的,我都反感。」<br>段誉喔了一声便趴睡着,我则站在船边看着湖光美景,这时阿碧勐然想起, 说道「柳姑娘不是想去曼陀山庄吗」<br>我说道「正是。」<br>阿朱说道「正巧这离曼陀山庄相当近,那我们便送柳姑娘一程吧。」<br>我说道「多谢两位姑娘。」<br>就这样小舟驶向岸边,名为山庄其码头就是非同一般,比起小筑的码头要来 宏伟多了,上了岸之后阿珠对段誉说到「段公子这里是我们一位王姓亲气家,王 夫人脾气古怪,相当讨厌男人,所以你不要走远微好,免得惹事生非。」<br>段誉说到知道了阿珠姊姊之后阿珠问我不知道柳姑娘事为何事莱曼陀山庄我 说到我是想请问一幅画不知庄上人可知晓阿珠看了看阿碧说到王姑娘从未出过山 庄恐怕知道有限不如就在这时有一女子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阿珠阿碧。我们几人 转头过去看时只见一女子走了过来端丽无双,清丽脱俗,堪称绝世美人但他的样 貌却让我惊讶的脱口而出「逍遥姐姐」<br>不单单是我段誉也脱口说出另一称唿「神仙姊姊」<br>但我在细看后想『很像逍遥姐姐,但还是有些不太一样之处。,忾来真被那 姑娘说众了此次模陀之行收穫定会不少。』那位女子走了过来说到「阿珠阿碧这 两位是」<br>段誉连忙攻守说道「在下大理国段誉,神仙姊姊。」<br>我头略微发疼心想『没人问你啊小色狼。』那女子笑了笑说道「我姓王,不 是甚么神仙姊姊,对了!阿珠,阿碧我表哥去哪了」<br>阿珠说道「公子爷这回还在府上,但不久便会去洛阳找丐帮。」<br>女子说道「丐帮…。」<br>阿珠说道「王姑娘请放心,公子爷最近新领悟了丐帮的打狗棒法,而且此次 去,只是去釐清丐帮误会公子爷,杀了丐帮马副帮主,所以不会有事的。」<br>我笑了一下,但却无语,到是那位王姑娘直接点出来了「丐帮的打狗棒法是 丐帮不传之密,岂是表哥说领悟就能领悟的,你们可有见过表哥练棍法」<br>跟我想的相同,这小女孩剖有见识;阿珠说到「有阿!公子爷打的棍法如行 云流水一般…。」<br>我一听不自觉的笑出声来,阿珠、阿碧、王姑娘看向我,我连忙说道「万分 抱歉,失礼了。」<br>阿珠问到「有何不对吗」<br>王姑娘没好气的说到「这位姑娘既然发笑,那请说说看吧。」<br>我说到「那小女子就献丑了,丐帮打狗棒法,天下闻名威力无穷,为什么 因为那是她们求生本能啊,丐帮说得明白点,就是乞丐,就是沿街乞讨,那自然 少不了遇到狗狗的攻击与欺负,为了不被抓咬,那自然要学会一套自我保护的棍 法,久而久之便成了打狗棒法,之所以是丐帮的不传之密,那是因为这套棒法, 只有武功最好,最能服众的帮主,有资格与能力学习;至于我为何发笑说实话 ,我没见过丐帮的打狗棒法,但我被不同狗追的经验,有好几年了,有的狗直接 勐烈,有的狗慢条斯理,但却趁人不备,所以若棍法一味求快,那怎可能挡的了 不同狗呢」<br>这可不是瞎说,身为少林寺的小杂工,有时必须跟少林僧人下山化缘是少不 了的项目,所以被狗追,那可是亲身经历的。<br>王姑娘点点头说道「是的,打狗棒法的心法,我虽然不懂,但从招式来看, 有些要越慢越好,有些却要忽慢唿快,这或许就如这位姑娘,刚刚说的对付不同 的狗,使用不同的应对方式。」<br>阿珠说道「柳姑娘的经历真是…。」<br>话到这里,阿碧突然说道「糟糕了。」<br>阿珠跟着阿碧看向湖面说到「王夫人回来了。」<br>我往湖面上看去只见一艄华丽楼船,缓缓靠岸从船上,走下来一位四十不到 的妇人,我一看,那妇人真的像极了逍遥姐姐,等等…眉宇之间,怎好像某个似 曾见过的人,我努力地想着,不一会答案出来了『无涯子师父。』只见他走过来 时,我连忙低声地对阿珠说到「想办法全推给我来应对。」<br>阿珠点了一下头,便拉着阿碧走上去说道「见过王夫人。」<br>王夫人说到「你们来我曼陀山庄做甚么」<br>阿珠说道「是这样的,这位柳姑娘说有事要来曼陀山庄一趟,所以我们才会 将他带来这,请王夫人见谅。」<br>王夫人说到「见谅都还带了…。」<br>我走了过去,拿出画来将其打开,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晚辈斗胆,想请问王 夫人,可认识此画像中人」<br>王夫人本想怒骂我的无理,但一见画像却说到「你…怎会有我娘亲,等等… 又好像是我小姨的画像呢」<br>我说到「这是恩师所赠,若按王夫人所说那小女子相当荣幸,受过您小姨指 点武学过。」<br>王夫人一听笑容展开的对我说道「你说,你受过我小姨指导过你武学,那你 见过我小姨了喔!他怎么样算算也有八十有几了吧。」<br>我说到「这晚辈到不清楚,当时前辈在教小女子武学时,看上去不过只大您 没几岁。」<br>此话一出王夫人的眼睛发亮了,他不顾甚么长辈、晚辈的直接上前勾着我的 手说到「这里太阳大,我们进屋详谈,语嫣备茶点。」<br>王姑娘说道「知道了,母亲大人」<br>说完王夫人便急急忙忙地,拉着我往山庄走去;小色狼就是小色狼,我好不 容易帮他把风暴压过去,他居然准备上前说话,好在阿珠急忙对他说到「段公子 ,真的想死就出声。」<br>段誉这才闭嘴。<br>走了不久之后,我们便进到美轮美奂的山庄大厅之中,屋内摆着许多盆的茶 花,香气扑鼻,为华丽的装潢,增添了许多风雅气息;王夫人拉我走到餐桌边坐 了下来,王夫人说到「我本名李青罗,这是我女儿王语嫣,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br>我说到「小女子,柳云妃。」<br>王语嫣放下茶点之后便说到「柳姑娘你好。」<br>我笑了笑,李青罗说到「我记得我母亲曾对我说过,他有位同门师兄叫甚么 来的」<br>我说到「无涯子前辈。」<br>李青罗说到「对就是这个名字,小姨与母亲是同门,既然如此,那母亲的师 兄,就是柳姑娘的师父了喔」<br>我说到「是的。」<br>李青罗说到「曾经听母亲提起过此,人武学造诣极高,而且相当风流倜傥, 不知是否是这样」<br>我说到「家师今年九十多,但看上去长鬚三尺,无一根斑白,面容冠玉,更 无半丝细纹,常常是神采飞扬,风度翩翩。」<br>李青罗母女皆露出惊讶的表情,爱美是人的天性,青春永驻更是女儿家,梦 寐以求的欲望泉源,李青罗说道「那这么说,柳姑娘都习得两位的真传了喔」<br>我说到「小女子不敢自夸,但的确如此。」<br>谁敢说不是无涯子七十年功力和逍遥姐姐六十年功力,全给了我若说我没 得其真传,那这雄厚功力又是甚么呢李青罗说道「怪不得,柳姑娘如此的妖艳 动人,国色天香。」<br>我笑了笑说道「王姑娘长的如此清丽脱俗,想必也是得了王夫人的真传吧。 」<br>有其女必有其母,这话说的青罗眉开眼笑的,他说道「柳姑娘言重了,我还 需要多多向柳姑娘,请教、请教还望柳姑娘不吝赐教啊。」<br>我说到「好说,好说小女子定当竭尽心力,不让王夫人失望。」<br>就在这时阿珠与阿碧在门外看着里面,王语嫣说道「母亲大人,女儿先离开 ,不知可否」<br>李青罗说道「去吧。」<br>王语嫣高兴的说到「多谢母亲大人。」<br>说完便一熘烟的跑出去,李青罗叹了口气说到「女大不中留啊,把宝当是草 、把草当是宝,叹息啊。」<br>我伸出手来温柔的贴在李青罗的手上缓缓地将内力输给他说到「路遥知马力 ,日久见人心,她日后会明白的。」<br>李邱罗火红了一下脸说到「请柳姑娘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br>我点了点头说完站起身来,李青罗便将我带往后院,出了山庄之后一路左弯 右绕,好一会功夫才来到一处石洞之前,他说到「这是仿照我小时候,生长的琅 嬛玉洞所建照成的。」<br>我说到「那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br>李青罗说道「这也是我修练武学的地方。」<br>我笑了笑李青罗便带我走进洞府之中,那别有洞天,宽敞无比的洞穴中,我 们来到床边,我说到「先盘坐于床上,我试着用内力探你穴位。」<br>李青罗照做的上了床,盘坐于上,我上床伸出手来,轻柔的按在他的背部, 慢慢的将内力输入,气走全身之后,我说到「你是在修练小无相功是吗」<br>李青罗点了点头,我收回气力后说道「现在开始运气调息,修练小无相功让 我看看。」<br>李青罗又点了点头,不一会后她开始口中发出低吟,而后唤道「段郎,段郎 。」<br>我一听觉的古怪,于是轻轻柔柔的从后面,抚弄他的身体,在他的耳边轻柔 的舔弄说道「段郎是谁」<br>他说道「大理国镇南王,段正淳。」<br>小色狼他爹!我说到「他很爱你吗」<br>李青罗流下泪来摇了摇头,我说到「那你为什么要把他,当是你的小太阳, 借以修练呢」<br>李青罗连说三次我,却无下文,就在此时她的内息产生微微混乱,若不处里 ,小则功力全失,大则全身经脉尽碎而亡;于是我铤而走险,将她扶躺床上,然 后脱去她身上衣物,当她全身赤裸之后,我也脱去身上衣物,接着躺了上去将自 己的肉棒侵入那已犯潮的蜜壶,得其解欲,她再次唤到「段郎!」<br>我下体不动,维持侵略之态,伸手成剑指,指压在李青罗的额头之后,我说 到「从今天起你的小太阳将不再是弃你不顾的段正淳,而是会常来爱惜你的柳云 飞;若你不愿,那你功力将会尽失,若是你愿,那你将青春永驻。」<br>她说到「真的吗你真的会常来看我,你不会弃我不顾!」<br>我说到「你愿意和我双修,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弃你不顾呢」<br>他满心欢喜地说到「我愿意,云郎!我愿意,快…快给我,我忍受好久了。 」<br>就在她说他愿意之时,我便感受到指压之处,有股气力欲想冲出,我收起指 间劲力,就在此时阳刚之气从我下体流出,阴柔之气从我手指吸入,我与李青罗 成为了一个循环双修,全身经脉活络起来,我便收起手指改以嘴对嘴的亲吻,手 则揉捏李青罗那不算小的乳房,下体也开始用力抽动着,因为如此循环更加旺盛 澎湃,李青罗手脚并用的将我紧紧拥抱着,舌头也与我贪婪缠绵着,这种狂野奔 放的感受她以好久未曾有过,这样内息相通的交流却是她此生第一次。<br>于是李青罗丢弃了,丢弃拥有显赫尊贵的王夫人光环;放弃了痴痴等待,那 远在大理国,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再来见上一面的,大理国镇南王。<br>李青罗接受了,接受比她乳房还要雄伟,脸蛋还要妖艳,只比他女儿大没几 岁,却拥有雄厚内力且阴阳同体怪异身体,金发蓝眼蛮族异邦的我。<br>李青罗不断扭动着臀部,不断享受被我侵犯,因而产生源源不断流动的快感 ,李青罗再次流泪了;却非是以往的暗自悲伤,而是因为她的放下与接受,再次 找到新的旭日,让她得以无穷无竭的得其所需,解其所渴,因而喜极而泣,他在 我亲吻他白皙颈部时,喊着「云郎,云郎,喔!喔!太棒了,太美了,云郎。」<br>贰 一夜春狂直到次日巳时,我才醒来,见到李青罗甜蜜的睡容,不忍吵醒便独 自来到石洞边的小湖边沐浴,之后穿好衣物后我来到石洞的另一房间中,一座座 高大的书架摆满石室,让我彷如再次来到少林寺的藏经阁中,只是看着那一座座 书架上标示的名称,全是天下各门各派的名称,看来天下武学秘诀这里就摆了七 八成以上,这时我看到丐帮二字,一个跳跃上去只见,摆着一本明显的书我一把 将其拿了下,名曰打狗棒法,基于好奇我翻开来看,只见书中都只记载招式,并 无心法口诀,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原来王语嫣之所以知晓天下武学,全来至 于此;知晓后我便将书放回原处,就在我放书之时我见到三个字,少林寺,虽说 我相当不削去研习少林武学,但有一个人相当自负的成名技,让我不得不好奇的 拿来一窥,之后把书放回架上,回到地面后一双纤细的手从我身后抱着我,温柔 的声音传来「云郎,多少武林人士巴不得,将这些武学秘诀佔为己有,只有你只 是随手翻翻,就摆回去,还真是特别。」<br>我笑了笑说道「那像我,这么特殊的人,你爱不爱啊」<br>说完我将她转到我的面前,粉红色的脸蛋显得娇艳,李清罗说道「爱死了。 」<br>我说道「清姐,我~。」<br>李清罗说道「我知道,你那如云如风的性子,要你像语嫣一样关在曼陀山庄 ,不出三天你准去跳太湖的,但你要记得自己的约定,只要累了,想休息一下, 姑苏曼陀山庄永远等着你。」<br>我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的一吻;别人不是听你说的有多好,而是看你做的有 多少,做就对了,亲完后,李清罗带我回到山庄,才刚回到大厅,便有人来报「 夫人,小姐~。」<br>李清罗说道「语嫣怎么了」<br>那人说道「小姐失踪了。」<br>李清罗一听差点晕了过去,我将她扶着,扶到太师椅边让她坐在上面,我说 道「我去找她回来。」<br>李清罗摸了摸额头,我正要跨出一步时,李清罗突然伸手抓住我,我看了看 她,李清罗说道「不用找她回来,但你要答案我找到她,并且却保她的安全,拜 託答应我。」<br>我看着她,我说道「我答应你。」<br>李清罗安心的放开了手,随后她说道「来人。」<br>这时一名女子上前说道「夫人。」<br>李清罗说道「送柳姑娘出去。」<br>那女子说道「是,夫人。」<br>说完站起来说道「柳姑娘请。」<br>我点了一下头之后便和那女子出去,上到小舟划到半道上时,女子说道「收 穫不少吧柳掌门。」<br>我转身看了看那女子,只见她将面煳面具一撕,裸露出真实面貌,我说道「 大理山道的前辈!」<br>那女子说道「什么前辈、中辈、晚辈的,听的不舒服,我姓印名叫杞妘,叫 我小杞就可以了。」<br>我说到「那杞妘姑娘此次出现,是要传达什么吗」<br>印杞妘说道「这次变聪明了喔,对我此次来是要跟你说,去无锡的杏子林, 你将见识到什么是人中龙凤。」<br>我疑惑的看着流露出,一脸邪中带淫,笑脸的印杞妘,过了好一会靠岸后, 我上了岸,印杞妘挥了挥手便一熘烟的跑掉了,我笑了笑便往西走。<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