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是个普通的店员,在卖一些可爱商品的商店打工。<br>平常当然都是些年轻妹妹在逛,对我来讲也算是赏心悦目。<br>倒是有天,一对母女近来逛逛。<br>女儿大概是高中生的年纪,妈妈看起来就是良家妇女的气质,朴素、淡雅。<br>重点是,妈妈的胸部超凸出,真是很吸引目光!对我来说很刺激。<br>后来女儿挑了几件商品来结帐,付款的是妈妈,就这样正面看着我,<br>目光几乎被那位太太的胸部给吸引着,但是这样太失礼了,赶紧把目光拉开,<br>可笑的是目光是以捨不得的方式离开那傲人的双峰,接着与那位妈妈四眼对上<br>,我发现她注意到我看她的胸部,虽然沒说什么,<br>但是看的出那位妈妈很羞涩的表情。眼睛一下看着我,一下又移开,一下看着我,一下又移开。<br>管它的,我又沒做什么事情。后来以刷卡的方式付款,因为柜檯桌子略低一些,<br>所以那位妈妈为了要签字,微前倾弯下子身子签名,对于站高高于她正面的我,<br>清楚的看进她衣服内的双峰,跟人一样朴质的的纯白色花边胸罩,<br>包覆着迷人的乳房。直接冲击我的眼睛。<br>这时的我,下半身已经敬礼了。好在隔着柜檯来遮掩我那兴奋的兄弟。<br>包装好后,母女转身离开,离开短短几步路,那位妈妈不时的回头看着我,<br>那种笑容,是一种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所以只好微笑的笑容。<br>看看刷卡单的签名,林淑敏。嗯…一整个就是很传统的名子。<br>当天的我,脑子里都是那位太太的脸,虽然她不是美女般的艳丽,<br>但就是令人舒服的气质。夜晚真是崭转难眠,打了两枪才算有点解脱。<br>心里只是想着,若能跟跟那位太太翻云覆雨一番,从早上做到晚上,<br>饿了就吃,累了就睡,醒了就做,还真是享受。<br>想归想啦,怎么可能?睡了啦。<br>隔天上班时,觉得一整个沒劲。看着一堆喧鬧的黄毛ㄚ头,唉…<br>时间来到下午3点,令我精神一振的是林太太又来到店里了!<br>这次只有她自己来,女儿沒有随同。<br>她看见我,也是羞涩的瞄一下又移开视缐,然后开始挑选商品。<br>反正盯着客人是我的职责,我就这样欣赏着让我有精神的「美景」了。<br>10几分钟后,林太太挑了几件商品要来结帐,不过这时候有几个<br>女高中生上次买了些商品不满意,想要换货。不过使用过的东西怎么能换?<br>看来要芦上很久了,我转头看向林太太说:[不然我先帮妳结帐,不然让你久等不好意思]。她紧张一下的摇了头说,沒关系要我先处理这事情。<br>也因为有个美熟女在旁边,我很有耐性的跟ㄚ头们解释换货事宜,换作平常,<br>我大概沒这么和蔼吧。<br>林小姐今天自己来啊?女儿沒跟来?我这样说道。<br>林太太似乎下一跳我知道她姓林,讶异的看着我。<br>我跟她说,昨天的刷卡有看到名子,记住客人是我的职责(谎)<br>她才松口气,她说女儿昨天有想买其他商品,但昨天沒决定,今天<br>林太太自己决定帮女儿买下来。<br>其实我们并沒有太多的对话,刷卡签字后,跟昨天差不多的离开方式。<br>晚上想了想,也许不会再有机会碰面了,想着她的脸打了一枪后睡觉。<br>隔天上班,很意外的在差不多的时间,林太太又出现了。<br>也是随手买了些她似乎用不着的商品,原则上我们还是沒讲太多话,<br>但他倒是习惯了我称唿他为林小姐了。结帐后,差不多的离开方式。<br>虽然这次总觉得该做点什么,但也不知道有啥具体作为。<br>重点来了,接下来林太太几乎每一天都会买点东西,根本就是常客了。<br>当然她都说是帮女儿买的。跟她也越来越熟,闲扯的话题也比较多了。<br>她那傲人的双峰更是一天比一天强烈的印在我脑海里。<br>直到有天他是在我晚上快下班时来店里买东西,这时的我既然沒工作束缚了,<br>我想有点作为,于是我以晚上9点多一个女人走在路上危险,我陪她走一段路送她回家,她很干脆的一口答应,就好像她也在期待我这样讲。<br>陪她回家的路上,有说有笑,过程中我的体内激素不断在分泌,渐渐的我的理智<br>完全被慾望盖过,我得有所作为了 !路过一所学校时,发现学校黑摸摸的,虽然<br>沒有明确的计画,但总觉得应该有搞头以增进我们的关系。完全冲动下的我问林太太说:[要不要进去学校探险?应该很刺激!],她犹豫了一下说盡去散散步也不错。<br>爬过矮围墙并且接下从墙上下来的林太太,她的重量、她的体温、她的心跳、她坚挺的乳房,我确实的感应到了,我的老二也确实充血了,脑内已经只剩下欲望而已。<br>牵着她的手走在草皮上的步道,接着来到一个小凉亭。<br>我们决定在那休息一下,虽然校区是无照明的,但不远处墙外有盏路灯,<br>我依然可以看清楚那张让我昭思慕想的脸,她就坐在我旁边害羞的看着脚。<br>我沒多说什么,我的脸开始靠近她的脸,我们接吻了。<br>一开始还是很清淡的吻,接着林太太把舌头进来我的嘴里,我不示弱的<br>把我的舌头伸进林太太的嘴里,两人的舌头不断的纠缠,我也贪婪的<br>用我的舌头把林太太嘴里的唾液给挖过来喝下,这段吻倒是林太太比我还激情,<br>几乎就像快把我给吃了一样。<br>激吻结束后,我撒娇似的跟林太太说我的老二好难受,林太太就好像用母亲的口吻说,这是她的错,她会帮我打手枪打出来。咦?只是打手枪吗?我要的不只是如此啊,但我已经精虫冲脑,沒太多思考能力了。林太太也帮我解下裤子,掏出<br>我那快爆炸的老二……握住了,她握住我的老二,顿时就像上了天堂一般。<br>她的手温相较于我的老二格外的冰凉,对于我火热的老二来讲,更加刺激!<br>我沒被纤纤玉手握过老二,所以不知道林太太触感好不好,但我肯定比自己的<br>右手温柔一百倍!!<br>林太太的手来回套弄着我的老二,她并沒有直视着我的老二,而是低着头。<br>我突然向林太太要求:[淑敏,帮我口交啦,用手的感觉不好,会痛!]<br>她有点讶异的看着我然后迟个几秒跟我抱歉她让我不舒服(其实是很舒服)。<br>本来淑敏有点犹豫,但我有点以要他弄痛我跟我赎罪的的口吻让她答应,<br>当然她还是点头帮我口交。<br>喔….由于被她温度较低的手握着,我的老二温度也有点降低,现在她的<br>嘴含住我的龟头了,那是又湿又高温的洞,强烈感受到在淑敏口中的温暖!<br>她含的很含蓄,应该是很害羞的,频率算很慢,但是我性欲实在太强了,<br>抓着她的头快速抽送她的嘴,真的好爽!<br>一下子功夫我快射了,我赶紧抽出我的老二射在旁边的草皮,<br>我自己也觉得精液满噁心的,射进喜欢的女人口里很不道德。<br>看着她的喘息,她笑着看着我,问我不会痛苦了吧?<br>不行,这样绝不能平息我的性欲!<br>我跟她说我每天想着她的脸自慰,每天期待她的出现,我想抚摸她的乳房。<br>淑敏想了想,她只有一个要求,除了不能用老二插入小穴想做什么都行!<br>对我来根本不能接受,但是我还是先答应再来推进!<br>我们走到凉亭后方靠墙的更隐密处,我一把抱住淑敏把头钻进她的乳房之中。<br>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乳房,我大口大口的吸气,想把香喷喷的乳香吸光!<br>淑敏沒有擦香水,只有淡淡的女性体香,但我喜欢。<br>我把她的外衣给褪下后,是粉红色的波萝面包胸罩,超好吃的感觉。<br>我把她的胸罩慢慢拉下,拉到刚好露出乳头的高度,虽然不是粉红色<br>的乳头,但乳晕的范围略大并且很多性感的小颗粒,我一口含住贪婪的<br>舔着、吸着、甚至咬着,期待着吸到乳汁般的,贪婪的品尝淑敏的乳房。<br>接着我把淑敏转背向我,我说我要玩弄她的屁股,本来她有点不愿意<br>但我跟她说除了插入都可以的条件,她就乖乖的把手贴在墙上,屁股翘着。<br>我用老二把她的碎花长裙给撩起来,然后用手把裙子给反折起来固定好,<br>露出与粉红胸罩一套的粉红色内裤,我一头塞向淑敏的股间,大口吸气。<br>接着我趴在淑敏身上,手包覆着她的乳房,手指戳揉着的她的乳头,<br>我的老二则是隔着那薄薄的粉红内裤,用力的磨蹭淑敏的屁股。<br>持续半分钟差不多,我玩腻了这个体位,停止戳弄乳房,我把淑敏的脸转过来<br>,我们开始激吻,这只是分散淑敏注意力的动作,这时我的老二停止磨蹭她的屁股,左手则是毫无预警的把淑敏的内裤整个脱下来!她惊唿了一声又马上收声。<br>吓一跳的淑敏本能的颤动一下身体,她的蜜穴,她的阴毛,她的屁股,她的肌肤,<br>一次的往我的老二顶上去,我的老二完全的感受到淑敏的秘密花园,<br>她开始挣扎了,我以背后式紧抱着淑敏,吻着她的颈子,老二当然<br>也是拼命的磨蹭淑敏的阴唇,我苦求着淑敏让我插入,要一个男人就这样停手<br>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会受不了的!连哄带骗的,淑敏的母性似乎被唤醒了。<br>她停止挣扎,手握着我的老二,温柔的戳揉着。<br>淑敏似乎接受她年纪比我年长,所以理当对我的任性让步,且她也清楚<br>煞车大概是踩不住了,淑敏答应让我插入她的蜜穴,但只能做一次!<br>这么沒意义的要求,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br>淑敏把屁股翘高高的,我扶正到刚好适合我插入的高度,<br>接着我很享受的把我的龟头顶在淑敏的阴道口磨蹭着,<br>意外的淑敏却要求赶快插入,想了想,我决定不疾不徐的<br>一小段一小段的插入淑敏的蜜穴,终于..我的老二完全沒入淑敏的小穴里<br>我们两个算结合了,淑敏的性器允许我的性器插入,我来到了天堂的入口。<br>淑敏的肉壁,紧紧的包覆着我的老二,她的小穴似乎已经溼透了,我得以轻松的抽插,抱着半享受似的慢速抽插,随着不定时的肉壁紧缩,我的老二也越来越敏感了,这时的我有个坏念头,我停止抽插。<br>淑敏问我怎么停了?我跟她说现在换妳自己抽插,我累了。<br>她想了一下屁股自己动了起来,我就站直直的,让淑敏自己用我的老二以背后式来插她的小穴,持续一小段时间后,我快忍不住了,我抓着淑敏的屁股,用力的、<br>快速的抽插她的蜜穴,淑敏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刻意压抑呻吟声,却又压不太住的举止,更加让我兽性大发,以我的最大动力来幹着淑敏。<br>我快射了,我跟淑敏说我想射在里面,淑敏点了头嗯了一声。<br>既然得到许可了,我最后冲刺,然后把精液全部注入淑敏的体内。<br>我们维持原姿势喘息,我的老二还是插在淑敏的小穴里面,我并不想拔出来。<br>但感觉淑敏已经打算要起身了,不得已,要拔出老二了,一个冲动下,<br>再多插个4~5下后才拔出来,就好像不让精液流出来,要往子宫里面推。<br>看着淑敏的蜜穴流出我的精液,得到雄性的满足感。<br>用卫生纸擦拭过后,淑敏开始在整理衣服。<br>但….她却开始哽咽了,并且留下了泪。<br>看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冲动抓着淑敏<br>舌头舔舐着她的眼泪,并且粗暴的褪下她还沒穿好的衣物。<br>几乎是以强暴的方式压制着淑敏,她使命的挣扎,但沒发出声音。<br>吻着淑敏的唇,咬着淑敏的乳头,粗暴的脱下粉红色内裤,<br>老二直挺挺的对准蜜穴,以狗爬式奋力的插入淑敏的小穴。<br>我拼命的蛮幹着淑敏,也不管她舒不舒服,如同洩慾一般的幹着。<br>她则是边掉泪,边低声呻吟。老二不断的幹着淑敏的小穴,嘴则是<br>不断轻咬着淑敏的肌肤,肩膀,手臂、乳房,到处留下齿痕,<br>好像在宣告妳是我的。<br>虽然不是很清晰的意念,但似乎就是打算让淑敏怀孕的念头。<br>拼命的幹着淑敏,这次也是体内射精,毫不犹豫的全射在淑敏的小穴里。<br>射精后我还沒罢手,继续抽插淑敏的小穴,我要把精液都推进子宫里。<br>几分钟后,理智似乎回来了。我停止抽插并且拔出了老二,精液果然还是<br>流了出来。但..我突然不知道是喜还是忧了。<br>再次整理好衣服后,我跟淑敏离开了校园。<br>她说送到这里就好,她自己回去就好了,我很清楚,也只能这样了。<br>隔天淑敏果然沒再出现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br>一个月后我眼睛一亮,出现的不是叔敏,而是她的女儿。<br>我急着想打探出淑敏的消息,于是去跟她女儿搭话<br>:[妈妈沒陪你来逛阿?,你妈人真好,都会帮你买这些东西给妳]<br>她女儿有点疑惑说:[哪有?我妈超讨厌我买这些有的沒的,怎么可能买很多给我]<br>这倒是让我吃了一惊,我说我记错人了,赶紧转移话题。<br>话题中还是想打探淑敏的消息,<br>我说道:[就算沒买这些给妳我觉得你妈妈应该是对妳很好了啦,我感觉的出来]<br>她女儿笑笑的说:[怎么可能?我家那大婶有够烦的,每天唠叨个不停,也不想想<br>她都52岁了,女儿已经多大了?还管女儿这么多,你喜欢这种妈妈给你阿。]<br>她调皮的口吻这样说着。<br>我何尝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