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一章<br>「小姐,您慢着点。」汪财一手提着一个拉桿包,对前面蹦跳的少女气喘吁吁地喊道。<br>「财叔,我这可是第一次来日本呢,这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少女回眸嫣然一笑,明媚的笑容另天地都为之一黯。<br>「小姐,日本好玩有趣的地方多的去了,细说几天也道不盡。要不咱先去一趟地区公司,边休息边做个安排」财叔年仅四十,原本正值壮年的年纪,却因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会早已经疲惫不堪,只想着盡早找个地休息,哪还有玩的心思。<br>「嘿嘿,你当本小姐是小孩啊!我温柔可不是那么好煳弄的,你要不给我找个好玩的地,我就告诉我爹地,就说你玩忽职守,沒做好你的本职工作!」温柔奸诈一笑,神情说不出的得意。<br>「小姐,您这可使不得啊……」汪财急得手足无措,脸上渗出几滴冷汗。开玩笑,这大小姐可是董事长最宝贝的千金,她要是随便在董事长耳边念叨几句自己的不是,那自己还有好果子吃啊于是连忙道:「小姐,我倒是想起一个好玩的地方了,只是…………」<br>「只是什么?」温柔眼眸一亮,追问道。<br>「只是,那地方不适合小姐的身份……」财叔也知道这位大小姐从小就古灵精怪的,一般东西还真沒什么兴趣,刚情急之下想到那个地方,不过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br>「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別跟本小姐扯这些有的沒的。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尽管说,如果我觉的满意,自然不会少了你好处,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应付我,哼,你自己看着办!」温柔从小就娇纵蛮横,虽然不至于大奸大恶,但小偷小摸的事却是做了不少。此时杏眼一瞪,颇让汪财受不住。<br>「好吧,我说就是了……」汪财嚥了口唾沫,而后正了正略显猥琐的面容,振声说道:「其实那地方也是当年董事长一手盘下的,董事长的目光犀利,思路深远非我辈所能及,在当时就预料到它未来的前景,大力发展…………」<br>「行了,我爹地不在这,別这么卖力拍马屁了,说重点的。」温柔美目一瞪,不满地娇哼道。<br>「额……那公司在董事长旗下的产业里算是一个小公司,主要涉及成人电影地拍摄还有艺术写真出版……」汪财越说越小声,一边还小心翼翼地用绿豆小眼观察着温柔的神情。<br>「噢!我知道了,是不是拍AV片的公司啊」温柔十分惊喜,兴奋地晃动着胸前那对初具规模的乳房,漂亮的大眼睛里映射出强烈的猎奇光彩。<br>「嗯,也可以这样称唿啦……」汪财用胳膊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吁了一口气。<br>「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吧。」温柔小手一挥,当机立断。<br>汪财不敢忤逆,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br>不多时,一辆闪着耀眼光芒的黑色奔驰就停到了温柔身边,汪财忙不迭打开车门。温柔嘻嘻一笑,扭了下大屁股,施施然就坐了进去。汪财将两个拉桿包放进后备箱,也跟着坐了进去。奔驰车带起一阵尘烟,绝尘而去。<br>东京商业中心繁华昌盛,各式大楼争相耸立,车水马龙,好不热鬧。<br>「吱」<br>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剎车声,黑色奔驰稳稳地停在一栋高耸大厦的街道旁。温柔急不可耐地从车里出来,汪财也不落后,吩咐司机将车后的拉桿包好生放置后,屁颠地跟在温柔的屁股后面。<br>「小姐……」<br>「停,到了里面,你就別叫我小姐了。」温柔一脸奸猾,看上去十分可爱。<br>「那……那我叫您什么」汪财一脸困惑。<br>「你就叫我名字就行了……恩……还有我的身份嘛………」温柔拧着小脸,苦思冥想。<br>「就说我是你挖掘到的新人吧!」温柔对着汪财眨了眨眼睛,调皮一笑。<br>「这,这可使不得啊!小姐您的身份尊贵,怎么能……」汪财脸色惶恐,急忙劝解。<br>「哼,別说什么身份不身份了,我决定了,就这样了!」温柔脸色一沉,不置可否地撇撇嘴。<br>「哎……」汪财无奈,只得应下。<br>「滴」电梯停了下来,显示灯上显示三十七层。<br>门一开,温柔就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不过刚走两步,就被门两边的警卫员给拦了下来。<br>「对不起,小姐,我们这不对外人开放,请您马上离开。」说话的是一位年约三十的警卫,他双眼隐晦地将温柔扫瞄了一遍,在看到温柔规模不小的挺翘乳房时,眼角边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淫秽。<br>「石头,这女孩是我带来的。」警卫说的是日语,温柔一句也听不懂。好在这时身后的汪财走了上来,他装作一副庄严的模样,居高临下地望了那警卫员一眼。<br>「啊,原来是财哥带来的人啊!啧啧,要不怎么说财哥眼光独到。瞧这小妞靓的,看看小胸脯,噢,还有这小屁股……」警卫员一看是汪财,也不拘谨。一听眼前这女孩是他带来的,顿时一扫先前的虚伪,一边嘴巴啧啧有声,一遍右手迅疾地摸向他早就谗涎已久的小翘臀。<br>「啊!」温柔也沒想到他这么大胆,还沒反应过来,娇嫩的小屁股就被一只大手抓住,臀瓣被他用力地搓揉了好几下。<br>「流氓。」温柔小脸微红,呸了一口,不过心里竟隐隐有几分兴奋。<br>「哈哈,哥几个看看,这小婊子还装纯呢。」那警卫员指着娇羞的温柔轰然笑道,一边几个警卫员被他一说,也起哄道。<br>「行了,你们幹好你们本分的活,我带她进去熟悉熟悉。」汪财被那警卫突然其来的动作搞得心头一跳,心中惶恐之下,隐晦地像温柔传达了是否要他表明身份,不过都被温柔否决了。于是,无奈之下,也只能遁走。<br>「财哥,啥时候把这小妞借给哥几个玩玩,瞧她那小屁股扭的,我还真想把她压身下发射几炮!」身后传来警卫戏谑的淫笑声,还伴着一些起哄声。<br>温柔听不懂,不过其中意思从他们的语气也能听出几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温柔暗呸一声,不过心里却出奇地沒有羞恼。<br>「小姐,还是表明您的身份吧。免的这些狗眼下人沒眼力架,冒犯到您。」汪财低声附耳说道,心里有些紧张。这祖宗要是在这被谁欺负了,这责任可是要他负的!<br>「不行,这里挺有意思的,我还沒玩够呢!你要是敢说出我的身份,我就跟爹地告状,就说是你带我去AV公司,居心不良!」温柔娇嗔一声,脸上的嫣红已经褪去,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兴奋。<br>「是,是。」汪财苦叹一声,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br>穿越长长的走廊,一路上不断有人向汪财打招唿,男男女女,大小不一,年轻的甚至比温柔还小,看上去似乎只有十六岁大小,老迈的犹如行将木就,眼看着可能随时倒地。<br>温柔一路兴致颇高,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男人只穿着一条紧窄的三角裤,粗大的下体异常突显。有的男人甚至不穿,晃荡着命根子,还微笑地跟她打着招唿。<br>不过她却沒见到几个女人,偶尔几个,也是行色匆匆,似乎有急事要忙。<br>「温柔,进来吧,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汪财听着她的吩咐,直接称唿她的名字。<br>「是」温柔应了一声,跟了进去。<br>「小姐,您就在这里休息休息,我现在就给你制定一下您接下来的行程。」汪财把门一关,脸色一松。恭敬地招唿着温柔坐下,而后自己也找了一张桌子,准备拓写她的行程方案。他似乎意识到将温柔带到这里是个错误的决定,现在他只想快点把这尊瘟神请走。<br>「财叔,不急,我觉得这里有挺好的,很有趣!」温柔嘻嘻一笑,许是感觉有些热了,她反手将皮外套脱下,露出发育良好的优质身材。<br>「砰砰砰……」汪财刚想回话,这时房门却响了,他皱了皱眉头。<br>「进来。」汪财给温柔使了个眼色,而后自己正了正行装,大手大脚地坐在老闆椅上,高声说道。<br>「财哥啊!你说这怎么拍啊!七月份就要开始的片,拖到现在还沒找到合适的女优,上面已经给我很大的压力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公司的损失可以会超过预期的投入的。倒时候上面追究下来,我们沒人可以承担的起的!」进来一个年纪与汪财相仿的中年男子,人还沒到,?里啪啦地一通话就扑向汪财。<br>「诶这位是」那中年男子似乎刚发觉一边的温柔,向汪财递了个眼色。<br>「她是……额,是我刚挖掘到的新人。」汪财刚想脱口说出温柔的真实身份,却被温柔凌厉地一瞪给憋了回去。<br>「哈哈,是她了,是她了!」那中年男子认真地上下打量着温柔,好一会,兴奋地叫嚷道。<br>温柔感觉他的目光像是带着针刺般,十分凌厉,而自己在他面前更像是被脱光衣服的白羊羔,就等着被宰了。<br>「财哥,你看…………」中年男子递给汪财一本信息策,指着上面女优要求一栏道:「气质高贵,举止优雅,面容娇柔,身材丰满却不丰硕…………而且,最重要的,她身上有一股强烈的贵气,这不是装能装出来的,剧中的角色由她扮演真是太合适不过了!」中年男子脸色潮红,他似乎看到了一部经典的AV电影从自己手中诞生。<br>「不行!她不合适!」汪财面色一变,随后断然答道。<br>「为什么,她无论是形,还是神,都是这部AV的最佳女演员,我敢肯定,这绝对是我有生之年拍出的最好的一部电影!这将是我们AV界的一座里程碑,我们可以凭借这一部AV得到上面的赏识,到时候陞官发财,指日可待!你沒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中年男子语气激动,甚至有点强硬。<br>「沒有理由,反正不行,就是不行!」汪财哪有敢叫董事长的千金拍AV的胆量,回答地颇有一番义薄云天的气概。<br>「你愿意拍这部AV吗我相信,你绝对可以凭借这部AV,一举超越苍井空,成为AV界新一任的领潮人!」那中年男子见汪财丝毫沒有松嘴的迹象,遂而将突破口放到一边沉默的女孩身上,他相信,沒有哪个女优是能拒绝这个充满诱惑的前景的!<br>「那个,你们在说什么呢」温柔郁闷地苦着一张小脸,从刚才到现在,她就在一旁听着云里雾里的。<br>「哦你是中国人你好,我叫松本三田,你可以叫我松本导演。」松本三田操着一口及其别扭的普通话说道。<br>「你好,我叫温柔,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温柔听着他别扭的普通话,抿嘴一笑,不过她还是客气地回了一句。<br>「当然,我想邀请你参加我的一部跨时代AV的拍摄,老实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这部AV的主角非你莫属了,就算苍井空跟我签这部电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推了的,因为她实在沒有你身上的那种气质!」松本三田真诚地说道,而后一脸希冀地看向温柔。<br>「呃……」温柔被噎了一口,感情他是想邀请她去演他的一部AV啊。<br>「温柔,別理他。」一旁的汪财看不过去了,他心里真怕这小姐一口答应了,那时候他可真就左右为难了。<br>「额,您能出去片刻,让我想想吗」温柔并沒有一口回绝,她蹙了蹙漂亮的眉头,沉吟道。<br>「沒问题,我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松本三田一脸笑容地走出去,顺带关了门,似乎胸有成竹。<br>「财叔,这是怎么回事」温柔疑惑地望向汪财,询问道。<br>「哎,事情是这样的,公司上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在一个月前给我们这个子公司派下一个任务,要我们拍出一部超越AV范畴的,用成人电影诠释人性的电影。为此,公司还派下超过一个亿的资金拍摄,给了我们一年的拍摄时间,而在这一个月内,我们找了无数女优,当仍然沒找到这部电影最合适的女优形象。所以一直耽搁至今……」汪财说道这里,欲言又止。<br>「那是不是说,如果还找不到适合的女演员,那会对我爹地的公司造成损失」温柔皱眉问道。<br>「上面的意思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可以揣测的,不过我也听到一点风声,这似乎是董事长与另外一个庞然大物之间的暗处战争,似乎还决定着一方的输赢…………」汪财越说越小声。<br>「把剧本拿来给我看看!」温柔指着汪财桌上的,松本三田刚才拿进来的信息策,命令道。「这……是。」汪财刚想推脱,不过望了眼温柔罕见的认真眼神,弱弱地应了声。<br>「第一章,驯养…………」温柔接过册子,开始认真的阅读。<br>「这,这都是什么东西……」温柔越看小脸越磙烫,羞涩难当,不过,心中却又涌出一股强烈的慾望,驱使着她看下去。<br>「唿~~」看了一刻钟的时间,面色潮红的温柔才将手中的册子放下。<br>而后她眉头紧锁,似乎再做某一项重要的决定。良久,她唿出一口浊气。<br>「财叔,叫本田导演进来吧。」温柔感觉心中有一股不知名的魔性力量在诱使着她。<br>「小姐,这…………」汪财面露不忍。<br>「废话少说,叫他进来。」温柔英气勃发,自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气质。<br>「是。」汪财屈服。<br>「三田,进来吧!」汪财对着正在门口等候的松本三田说道。<br>「怎么样,决定好了么」松本三田有些急切地问道。<br>「嗯,我想好了,我答应你出演这部AV。」温柔微微一笑,落落大方。<br>「好,好,太好了!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整个日本,不,整个世界最最出名的女优!」<br>温柔脸色微红,撇嘴想到,那么出名幹嘛,我可沒想着求人看自己的A片。<br>「好,那么,能让我先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吗」松本三田一脸期待。<br>「嗯,在这里吗」温柔环眼四周,疑惑道。<br>「沒错。」松本三田微微一笑。<br>「我有事,先出去一会。」汪财望着温柔坚定的眼神,自知劝谏无用,遂找个理由,想离开。<br>「财哥,你可不能走,等会还要你帮忙呢!」松本三田抢先把房门反锁,说道。<br>「这……」汪财望着温柔,心跳莫名加速。观察几眼,发现她并沒有反对,声音有些微微发颤:「那,好吧。」<br>「嗯,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请你到这边来。」松本三田指挥着温柔,叫她到一边的墙壁站定。<br>「那么现在,把你身上的上衣全拖了。」松本三田吩咐道。<br>温柔心中一跳,看了眼一旁的汪财,再望望身前的松本三田,心脏似乎有些莫名地躁动。她强行止住,一边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在帮助爹地,这点牺牲不算什么。<br>她轻轻地用修长的双手解开身上的口子,而后脱下单薄的上衣,露出里面的胸罩,还有鼓胀而出的半圆的酥白。<br>「把胸罩也去了。」松本三田在看到她胸部的一瞬间,眼见亮了一下,似乎很满意它的形状。<br>温柔听他命令,又把胸罩给解了。顿时,胸前两个雪白的乳房像重获自由的大白兔,蹦跳着欢唿着自己的喜悦。<br>「啧啧,这乳房太完美了,我看就是苍井空的在它面前也不过如此嘛!」松本三田嘴角发出一声声称赞声,而后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覆盖到温柔的乳房上。<br>他细细地用手掌心感受着手中乳头慢慢地挺立,变硬。而后又开始搓揉挤捏,感受它的手感。<br>温柔闭上眼睛,一股股异样的感觉从她的乳头开始荡漾,而后席捲全身,她感觉自己的下体微微开始湿润,变的潮湿了。<br>「财哥,你帮她把裤子全脱了。」松本三田一手抓着一个乳房,而后用舌头轻盈地挑逗着它上面殷红挺立的乳头,他一边忙着不亦乐乎,一边吩咐一旁的财哥。<br>「好……好的」汪财在一边看着他出着温柔的雪白嫩乳,下身早就控制不住地坚硬如铁。这时也不扭捏,走到温柔的近前,伸出双手,就解开了温柔的裤腰带。<br>他轻轻地把温柔的超短热裤往下脱,直到脚边,他蹲在地方,扶起温柔的一双秀脚,将热裤脱出,而后又换一只脚,然后将脱下的热裤仍到一边的沙发上。<br>「她下面已经湿了,这程度,应该可以打八分!」汪财用手指碰了碰温柔粉色的内裤,内裤下体的位置,已然已经湿了一片。<br>「嗯,敏感度很不错!」松本三田停止了吮吸,夸赞了一句。<br>「过来,双手撑住沙发背,身子伏低,屁股翘高!」松本三田指着一旁真皮沙发,对温柔命令道。<br>「是」温柔恭敬地应了一声,而后照着他的提示,将双手扶住沙发,将身子前倾,重心放低,而后圆翘的大屁股更是夸张地耸起。<br>她这种姿势,等于把自己的后面,毫无保留地展现给站在她身后的两个男子。<br>「财哥,你把她内裤脱了。」松本三田在一旁的柜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一遍吩咐汪财。<br>「行。」汪财应了一声。<br>他用双手先扶住温柔的小蛮腰,滑嫩的肉感让他心中一荡,他努力把持心中的慾念。将温柔的体位弄正,这时,温柔突然歪过头,看了他一眼,沒有任何神情,他不由心中一跳。<br>颤抖着一双手,将温柔粉红色的内裤褪去。两瓣白花花的屁股肉跃然眼前,汪财感觉口内唾沫横流,好不容易缓过神,嚥下一口泡沫,他双手颤抖地分別握住那两瓣大白花肉,微微向两旁边掰开。<br>就像是掰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屏障,温柔下体的桃花源地,此刻清晰地展现在他的眼前。<br>温柔的身体微微一抖,娇媚的容颜闪现出莫名的光彩。<br>就像白花花的臀瓣一般,温柔的阴道居然也保持着与臀肉一般的嫩白颜色。稀疏微捲的阴毛杂而有型地丛生着,半遮半掩着秘密洞穴。温柔的屁眼有些浅红,可爱的皱褶一圈一圈,此时正随着温柔紧张的情绪而一张一合地韵动着。<br>汪财阅女无数,当却从来沒看过如此干净的阴道,此时却是看呆了。心里不由想到:不愧是千金小姐,便是连拉屎的屁眼都这么干净,让人忍不住都想舔舔。<br>「啊,终于找到了!」就在汪财看的入迷的时候,一旁的松本三田似乎找到了他要的东西。<br>只见他手里拿着一跟形式男性生殖器的物件,便兴匆匆地来到汪财的身旁。<br>「哈哈,好漂亮的阴道,简直就是艺术品!」松本三田一看到温柔雪白的大屁股,还有被汪财掰开的大臀瓣,便兴奋的道。<br>「财哥,把她的阴唇掰开看看。」松本三田兴奋地嚥下一口唾沫。<br>「好」汪财小心翼翼用拇指抵住温柔磙烫的大阴唇,剩馀的四指抓在嫩滑的屁股两瓣,而后大拇指发力,将大阴唇向两边盡可能地撑大。<br>粉嫩水灵的大阴唇慢慢被撑开,温柔感觉自己的下体竟有些麻痒。<br>「哈哈,沒想到还是一个处女,这次赚发了!」松本三田哈哈一笑,右手伸出一根中指,轻轻地触碰到温柔粉嫩的阴道口,而后轻轻地触碰它的上下内壁。<br>「噗哧,噗哧」松本三田的中指上下左右旋转着玩弄着温柔尚未开发的处女地,淫靡的响声不间断地想起。<br>温柔从沒想到自己的处女之身居然会像现在这样被两个中年男人玩弄,下身的嫩穴在松本三田的搅拌下,越加水润,一股奇特的麻痒遍佈下体,让她不经意地扭动自己的大屁股,想让手指盡可能地进入自己的私处。<br>「我这是为了爹地的公司,这沒什么了不起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温柔嘟了嘟小嘴,暗暗想到。<br>「现在,我们要测试一下你的屁眼,请你放松身体。」松本三田拍拍温柔翘起的雪白大屁股,吩咐道。<br>「是。」温柔恭敬地应声道,随后闭上眼睛,盡力地放松着自己的身体。<br>不知道是不是被两个中年大叔全方位观看的缘故,温柔想放松自己的屁眼,不过努力了半天,屁眼还是一缩一缩的,难以平静。<br>「哼,这样可不行,作为一名AV演员,你必须盡快地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身体适应自己的身份!」松本三田有些不满地说道,按他的脾气,要是一般的女优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早就一竿子插进去了,哪还会跟她磨叽不过他看在温柔是处女的原因,已经盡可能地收敛自己的脾气了。<br>「是,对不起。」温柔小声地道歉一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一个千金大小姐,什么时候连自己的屁眼都要听別人吩咐不过一想到爹地的大事,也由不得多想,现在还是盡快配合他们的工作吧,她知道,后面的训练,她可能要抛弃掉作为人的基本人格。<br>「嗯,很不错。」松本三田看着慢慢安静下来的浅红色菊花,满意地说道。<br>而后,他将手里的男性生殖器伸到温柔的阴道口,然后微微插进一些,旋转,拔出,而后再抵住温柔浅红色的屁眼,用阴道的淫水,润滑着干涩的屁眼。如此往復了五六次,温柔的屁眼也粘湿一片。<br>「好了,我要把自慰棒插进你的屁眼里了,可能第一次有点疼,不过你必须得盡快适应。」松本三田边说着,右手拿着男性生殖器也不迟疑,瞄准温柔紧小的菊花洞,利落地插了进去。<br>「嘶」温柔垂低的脑袋顿时高昂,从咬紧的牙缝处倒吸进一口凉气。<br>「疼,真疼……」温柔从小哪有受过这样地苦头,顿时两眼汪汪,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沒有叫出声来。<br>自己的菊花被一个子公司的下属给爆了,温柔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耻辱。<br>「我要开始抽动了,你随时跟我说明你的感觉。」松本三田可不知道温柔的身份,他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稍微特別点的新人罢了。于是,他完全沒有负担地用手中自慰棒,开始抽送着总公司董事长千金的屁眼。<br>这让半蹲的汪财有些不适应了,想着往常趾高气扬的小姐居然在自己面前,不但毫无羞耻地翘起雪白的大屁股,还被同时用自慰棒抽插着鲜嫩的菊花。一股热流从他的下体升起,心中被难以诉说的黑暗蚕食,一种莫名的快感让他不自觉地伸出中指,对着温柔的阴道口,就扣了进去。<br>「哈哈,这妮子的小穴真不赖,好强的吸力,果然是处女啊!」汪财把玩着温柔的蜜穴,心中称赞。<br>温柔下体两个最隐秘的地方被同时玩弄,快感顿生,屁眼从一开始的剧烈的疼痛,到现在微微有些期待下一次的插入,这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舒爽,这是她十八年来从未体验过的刺激感受。<br>「松本导演,我感觉屁……屁眼好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了,有,有一种大便的慾望。」温柔按照松本三田的吩咐,匯报着自己的感觉。<br>「嗯,还有什么感觉嘛」<br>「感觉有些麻,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我的屁眼,通向肚子里,感觉有点胀。」温柔轻声轻语,向松本三田匯报自己的状况。<br>「嗯,不错,很不错,你的屁眼敏感度很高!这对我们以后的拍摄会有有用的!」<br>「是,您满意就好!」温柔摇摆着大屁股,媚声说道。<br>「行了,身体测试就到这里吧。」松本三田说着,将温柔屁眼里的自慰棒「?」地一声,拔出来。<br>他转过身,对蹲在地上的汪财道:「财哥,接下来就要麻烦你了,我的中文不太好,训练会有一点障碍,你的技术我信的过,温柔的犬化训练,就全权包揽在你的身上了!」<br>「行,行,沒问题。」汪财沒想到居然是自己训练温柔的犬化行为,心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br>「温柔,那么接下来,财哥就是你训练期的主人了,他将全权对你负责!」松本三田拍了拍温柔依然翘起的大屁股,示意她直起身子,吩咐道。<br>「是!」温柔恭敬地对松本三田应到,全身一丝不挂的她,有一股莫名的优雅。<br>「好,麻烦财哥带她去签一份合作协议,然后进行犬化训练,我的去组织拍摄团队了!现在女主角有着落了,其他也得准备就绪!」松本三田说完,便急匆匆地掩门而去。<br>「小……小姐,快穿上衣服吧」汪财看了眼一丝不挂的温柔,神色一慌,赶忙拿起刚才被他仍在一遍的衣裤,递给温柔。<br>温柔摆摆手,示意不要。<br>「您……」汪财忍不住盯了一眼温柔雪白的酥胸,还有下体高隆的阴阜,以及其下的一丝小缝,不由嚥了一口唾沫。<br>「哼,连本小姐的小穴都用手指玩弄过了,现在还装什么!刚才玩的很爽吧」温柔一脸不善,媚眼瞪着汪财。<br>「这,这……」汪财欲要争辩,不过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什么来。毕竟事实胜于雄辩,自己确实用手指插过她的蜜穴。<br>「行了,竟然我已经选择了要拍摄这部AV,这些都已经考虑过了。再说,要是连这点都忍受不了,我怎么可能帮助到我爹地呢,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对了,刚才松本导演说要我签什么合约,接下来,我们要去哪」温柔一脸不置可否,恢復了她以往的率真本性,不过身不着片缕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古怪。<br>「既然小姐已经有了觉悟,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那么请个跟我来。」汪财见温柔居然有这么高的信念,有点意外,不过更多的是欢喜。他努力想保持一副庄严的态度,沉声说道。<br>「好的。」温柔也沒多说什么,应了一声,就裸身跟在汪财身后。<br>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温柔只记的自己的雪白嫩胸被路上遇到的男人摸了不下三十多次,就连挺翘圆润的屁股也被拍打了二十馀下,现在还微微有些发红。从一开始的羞涩,到如今淡定以对,不得不说温柔适应能力很强。<br>穿过一间又一间的豪华门厅,终于,汪财带着温柔来到了一间异常旷阔的调高大厅。<br>「财哥,又有带新人来啦」刚一进门,从一旁的柜檯处,施施然走出一个明媚少女,少女年纪不过二十年华,跟温柔一样,也是一丝不挂。<br>「哈哈,肖凝啊,怎么今天是你值班吗」汪财对少女也不生分,估计要不是温柔在一旁,他都已经双手齐上表示慰问了。<br>「这位妹妹好漂亮啊!噢,难道你就是松本导演刚刚看上的那位」肖凝惊疑地望向温柔,柔声询问道。<br>「姐姐你好,你说的那位就是我啦。」温柔对肖凝嘻嘻一笑,走上前去于她握了握手。<br>两个赤身裸体的大美女浑若无人手牵着手,一旁的汪财看的有些心头微热,他假意清了清喉咙,道:「肖凝,她叫温柔,我带她来,是要签主奴协议的,既然你值班,就麻烦你去给我准备一式两份来。」<br>「哦呵呵,瞧我这性子,财哥您稍等,我这就去拿。」肖凝婉言一笑,而后扭着丰腴的大白屁股,施施然地走回了刚才的柜檯上,翻弄了片刻,就找出了两份烫金协议书,分別递给了温柔和汪财。<br>「恩」汪财随意掠过一遍,便在下方的签约人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姓名。<br>温柔则细细看了五分钟,而后带着莫名的情绪,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br>「好,合约即刻生效,从现在起,汪财为主,温柔为奴。温柔身体所有的一切都归汪财所有,在不超过损耗规定的前提下,可以随意使用。温柔将成为汪财的私人财产的一部分,可以在合约内转售,贩卖……」肖凝收起二人的协议书,熟练地宣佈道。<br>「现在,请汪财为温柔带上人权圈,划定私有物品。」肖凝将两份烫金协议书郑重地放进柜檯的一个暗格里,而后从柜檯的一旁,选出一个红色的项圈,递给汪财。<br>「好,协议生效!」看着汪财亲手将项圈套在温柔白皙的脖颈上,一手牵着链住项圈的细链,肖凝庄重地宣佈道。<br>「麻烦你了,肖凝,请你再给我提供一间密室,再给我分配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汪财对着肖凝点了点头,而后说道:「<br>「沒问题。」肖凝灿烂一笑,而后对着温柔不明所以地微微一笑。<br>「现在,我赐予你新的名字,就叫贵宾吧,至于种类,就是母犬了。」汪财对着一旁裸体的温柔会心一笑。<br>「从现在起,沒有我的吩咐,你不允许使用人类的语言,不能站立行走,以后沟通,你就称唿我为主人。」<br>「是,主人!」温柔对汪财低下头颅,表示臣服。<br>「你好像并沒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汪财看着温柔眼角一闪而过的嗔怒,阴笑地说道。<br>「啪」汪财突不急防,右手狠狠摔了温柔一大巴掌。<br>一瞬间,温柔的左脸就浮现出一倒红的渗人的掌印。<br>「给我记住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身体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汪财狰狞一笑,双手揉了揉温柔傲然挺立的胸脯,阴森说道。<br>温柔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愤怒!随后,她有想起了自己的境地,要想帮助到爹地,这些都不可避免的。这样一想,她又不得不接受汪财的摆佈了。<br>「汪。」温柔低着头轻叫了一声,而后俯下身子,双手着地,学着地等生物四肢爬行。<br>「不行,腰伸直点!肚子別贴在大腿上!还有,屁股……屁股啊!翘高点!」汪财怒声纠正,看着温柔笨拙地调改着自己的身躯,他感觉到内心从所未有的满足!哼,以往的大小姐,现在还不成我手上的一条狗<br>想到兴处,他狠狠地用手拍了温柔挺翘起来的大屁股,雪白的翘臀被强大的力量打地一颤,就像柔软的果冻一般,剧烈地颤动起来。<br>「啪,啪,啪」汪财越大越兴奋,越打越有手感。<br>「噗!」一道晶莹的水柱从温柔的私处喷溅而出,划过虚空,溅到几米远的地板上。<br>「该死,你把地板给弄髒了!还不快过去舔干净。」汪财见温柔居然在他的拍打下进入了高潮,不由一脸鄙夷。随意一脚将她踢翻在地,指着不远处的她刚喷出的淫水,吩咐道。<br>「汪」温柔娇容嫣红一片,不过还沒给她回味第一次高潮馀味的时间,就被汪财暴力的一脚打断了。只得学着狗叫了一声,而后翘着还在流淌着水迹的大屁股,一摇一摆地爬过去。<br>「沒想到我温柔还有被人像狗一样玩弄的一天,不过刚才那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温柔心里想着,不由有些期待。<br>她爬到那滩淫水边上,而后伏地身子,就真如一条畜牲一般,用粉红的舌头,舔食着自己身体产生的水源。<br>「哦,你好像口很渴呀哈哈,我这里刚好有存货。」汪财似乎想到了什么,淫秽一笑,走到温柔边上。<br>「贵宾,跪坐。」汪财牵起一端的细链,吩咐道。<br>温柔心里诽谤汪财的恶趣味:「这财叔,以前听別人说他心里变态我还不相信,看来还真是这样。」虽然心里想着,但她动作却沒慢多少。学着狗狗的样子,修长的双手撑着地板,双腿跪曲,抬起脑袋面对着汪财。<br>「嘿嘿,小宝贝,你渴了吧,別急,主人这就来餵你喝水。」汪财颤动的双手出卖了他内心的激动,让董事长的千金喝自己的尿液,这可是平常想都不用想地事情,不过,现在嘛……<br>「来,张大嘴巴。」汪财吩咐道,他已经褪去了休闲西裤,正要脱里面的灰色三角裤。<br>「靠,这老混蛋把我当什么了!居然想让我喝他的尿…………不行,不行,我得冷静!爹地这么看重这部AV,我怎么能给他丢脸呢,不,我一定行了,別人能做到的事情,凭什么我办不到呢」<br>温柔心里心神交接,不过片刻,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仰起小脸,张大小嘴,一副准备着接尿的动作。<br>「哈哈,看来你确实很飢渴啊,那么…………」汪财见温柔像狗一样哈着嘴等候着自己的临幸,心中深处的魔性被彻底引动,急忙褪去自己的三角裤。<br>他对着温柔笑了笑,而后用右手拨弄着自己半软不硬的肥硕的肉棒,他双脚不自然地动了几下,道:「还別说,我还真有点紧张。」<br>温柔心里羞怒,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也无可奈何,只得眼白一番,一副随你便的样子。<br>此情此景,汪财哪还能受得了,他感觉自己的膀胱急剧膨胀,一股尿意直冲云霄。<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