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策划给妻子的完美
爱,爱一个人。

  要爱一个人到什么程度;

  才能让她接受除自己之外男人的性爱呢?

  为什么要让最心爱的她,承受他人的床弟之欢呢?

  快乐,快乐真的可以如此给予吗?

  当天晚上,我抱着兮兮躺在床上,和她诉说着我们的情事,明天兮兮已经决定彻底拿下小东,而我则在一旁出谋划策着。

  「明天老公有两件秘密武器送给兮兮哦!」我们彼此紧紧地拥抱着,抚摸着,爱吻着,这是我们爱的交流。

  「是什么秘密武器!」好奇的兮兮一听果然来了兴致,追问着我到底是什么,而我当然不能现在告诉她,我让兮兮先不要知道,不然就没惊喜了。

  「好吧!那我明天去买什么样的衣服,老公你帮我参谋下吧!」兮兮知道我的脑袋有着极强的想象能力,每次和兮兮一起买衣服,我不用兮兮自己穿上试试就知道配不配。因为我熟悉兮兮身体的每一处,兮兮还没换上,我的脑海里已经帮兮兮试穿过了。

  「昨天晚上那身其实挺好的,不过衣服需要换一换!」其实昨天晚上,兮兮和小东已经吃完了开胃沙拉,酒也喝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吃完牛排,十有八九就应该步入正题了(后来我知道当时兮兮和小东其实已经很迷醉了,兮兮说小东后面看她的眼神就像看猎物一样。),可惜他女朋友忽然的一通电话让这次美好的约会化为了泡影。

  唉,小东的女朋友,你破坏我们兮兮的约会,可要让你付出点代价的哦。明天晚上,你的男朋友就要拜倒在我最美兮兮的裙下了,而且,用的是你男朋友最喜欢的内衣款式哦。

  「还穿那么短的裙子啊!」兮兮说昨天的裙子实在是太短了,以至于她还时不时地想把裙子向下面扯一点。

  我轻轻刮了刮兮兮的俏鼻子,对着她笑笑:「当然喽,而且明天要买更短的!」「还短啊,再短就叫腰带了!」兮兮嘟囔着嘴,冲着我笑笑。

  「对啊,要买那种皮质的黑色小短裙,很紧很窄的那种!」我说着伸手摸了摸兮兮的翘臀,对着她说,「不是有个术语么,叫齐B小短裙!」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调皮地在兮兮的小穴穴上抠了一把,透过她今天穿的那条棉质小内内,我感觉兮兮已经有些湿了。

  「讨厌!」兮兮掐了我一把,她掐的不重,还有些小调皮。

  「明天兮兮就穿那种短的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好不好,要超小号,有弹性包臀的那种!」说着我轻轻捏了捏兮兮翘起的臀部,心里早已是一副喷血的画面。

  「那种那么紧,穿着不舒服的!」兮兮说的不错,那种特小号包臀的弹力短裙其实穿着并不舒服,尤其是我们的兮兮的美艳小翘臀,要是质量不好,说不定会撑破呢。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兮兮,对着他说:「明天本来就是让你老公赏心悦目的嘛,兮兮穿上它,一定会让他赞不绝口的!」「坏!」兮兮象征性的打了我一下,知道自己明天肯定要失身,那么当然要打扮地魅力十足喽。

  「老公,那我配什么衣服啊!」兮兮搂着我,温柔地说。

  「穿黑色镂空的蕾丝短衬,半修身的那种,就是你有的那件差不多!」兮兮有一件类似的,不过不是黑色。其实兮兮的衣服搭配我早就想好了,之所以选择黑色,是因为我为兮兮买的那套内衣是白色的,试想一下,纯黑亮丽紧窄的齐B小短裙中露出一条白色的微微鼓起的小包包,那带来的视觉冲击将会多么大啊。衣服也一样,镂空的衣服让白色的文胸若隐若现,虽然衣服并不是贴着身体的,但那种晃荡的白色将会更加的让人惹火。

  「那鞋子呢!」兮兮看来已经代入进去了,毕竟对女人来说,打扮自己是一件十分愉悦的事情。

  「你原来的那双黑色高台高跟!」我接着说道。

  「那个有点高的哎!」

  「但是他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的!」我说这句话,并不完全是哄着兮兮,而是因为小东的女朋也穿着这种非常能凸显女人浪荡气质的高台高跟。哼哼,明天晚上,我们的兮兮可是要成为让小东奋不顾身的女人。

  「恩好的,那要穿丝袜吗?」兮兮果然知道我的口味,因为丝袜能让兮兮原本就修长的玉腿显的更加的圆润细腻,不过这次我不打算让兮兮穿上丝袜,因为那么短的短裙要穿丝袜也只能穿袜裤了,那样兮兮又怎么能露B呢?

  「讨厌!」兮兮娇羞地拍了我一下,「还有内衣呢,老公你想让我穿什么啊!」「内衣就老公来帮兮兮准备吧!嗯,这样就差不多了,明天老公再现场帮兮兮把把关,一定要让兮兮绽放出200% 的魅力。」「讨厌,你要躲在家啊!」

  「怎么会呢宝贝!明天可是我们兮兮享受快乐的日子唉,老公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轻轻在兮兮的额头点了一个吻,然后拉着她的手说,「老公会一直在附近守护着兮兮的,有事情就打我电话,恩!」「恩!」

  第二天我们一起起的床,一起做的早餐,一起享受了一个上午的温柔时光。中午吃玩饭后,兮兮拎着小包出门购物了,买这样的衣服,兮兮还是不好意思约闺蜜一起出去的。不过一个人也好,要是两个人一起出去,还真不知到要逛到几点,说不定连今天的正事都忘了。

  今天因为是周五,我可以提早下班,在公司例行完事务后,我便回了家。

  回到家,兮兮还没回来,不过现在还是三点种,时间还早的很,于是我无聊地走进卧室,开启了那个特殊的柜子,把里面的东西再次地拿出来赏玩,我一般不会动第一瓶酒,因为那里面空空如也,兮兮的第一次没有留下纪念应该说有些遗憾,但那时候我还没这个柜子呢。

  拿出第二支红酒瓶,这只昂兮在结婚纪念日开启的,不过为了兮兮和她小爱人的第一次,我也是提前把这瓶酒开了塞。

  至今这支酒瓶里还珍藏着那天晚上兮兮快乐的证据,那份被揭开的杜蕾斯包装,似乎在表达着兮兮有多么的欢乐……「夫人……你……里面真的……太紧了!」小贾抬着兮儿的两条玉腿,玉腿之上,一条破碎的丝袜正随着兮儿颤动的大腿有节奏的飘动着,两只红色的高跟鞋夹着小贾的脖子,正随着小贾那有力的冲击舞动着。

  「恩……恩……恩……」兮儿闭着美眸,侧着脸埋在了旁边蓬松的被子里面,她的两只小手正紧紧地抓着洁白的床单,第一次真正地在家里和别的男人爱爱,兮儿的心中,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害羞和矜持。

  「夫人,来垫高一点!」小贾抱起迷离的兮儿,拿起旁边的白色圆形枕头,放到了兮儿的身下。白色的枕头上开着一朵粉红的布褶花,这种枕头一般都是在新房中放在床头充当装饰作用的,也可以当靠枕用,是商家成套送的,并不是很实用。但我并没有把这个枕头单独收起来,而是把它放在了床头中间显眼的位置,让这个房间显得有一种新婚之夜的感觉。

  事实上,这个房间就是按照新房的配置来布置的,床侧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副我和兮兮的大幅艺术婚照,照片中,兮兮穿着一件缤纷蝴蝶兰吊带短裙,兮儿微微抬着头,任凭黑色的长长秀发随着风轻轻地飘扬着,而我则搂着兮兮的腰肢,让兮兮的身子微微地向后小倾斜15°,兮兮笑着搂着我的脖子,半眯着眼睛向着我送上了香吻。我记得拍这张照片时相当的累人,我身高176,兮兮有169,但是那天兮兮穿了一双粉红珠链高跟凉鞋。为了让兮兮营造那种仰着头索吻的感觉,摄影师无奈让我站在一个台子上,因为我要求那张照片里兮兮必须是全身都在,少一分都不行。于是摄影师只好选了一个斜上方的角度,即从我的头顶侧面向着我们看来,不过那样我脚下的道具虽然不会暴露,但我也只能有一半的脸出镜。这个镜头也让摄影师很折腾,不过最后效果出来后,我和兮兮都觉得这张照片拍的真是太惊艳了。

  兮兮的那件蝴蝶兰吊带短裙,原本就是一件非常衬兮兮气质的衣服,清新、甜美的风格在小家碧玉的兮兮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然而在这个俯视角度,那件略微显得有些宽松的小吊带裙却把露三分为媚,露七分为妖的道理透彻地演绎了一遍。从上向下看,那件并不怎么露胸的吊带裙却只能包裹住兮兮的半个酥胸,乳沟在从上而下的视角下也显得格外深邃,在这个接近垂直的视角,穿着高跟的兮兮显得无比的高挑,而兮兮原本就修长的玉腿也似乎被拉长了,后坠的吊带裙包裹着兮兮的正面,让那原本过臀的下摆此时却显出了齐B裙的Sexy。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修脚踩在珠串的高跟之上,配上上兮兮那半分迷离的表情,让温婉如玉的兮兮却透出了五分的骚媚。

  原本兮兮还不让我挂这张照片,我打趣的说兮兮的真人在摄影师面前早就走光了,说不定拍那么久就是他故意的,难道还怕一张照片走光吗。兮兮最后还是同意了挂上这张照片,后来兮兮在跟我交流时说其实她也非常喜欢那张照片里的自己,我问她为什么,她说照片中的她真的好性感,好有魅力。

  「恩……!」女人若隐若离的娇喘不断地响起,那是她原本饱满的欢乐园忽然间被抽空了,兮儿的身体开始了不自觉地妖扭,而她抓着床单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兮儿此时的蜜蜜小洞口被小贾用花枕垫的高高的,小贾并没有着急立即重新攻陷兮儿花瓣中的花蕊,他忽然看向了墙上的那幅艺术婚照,照片中的兮儿被一个看不清正脸的男人斜搂着,她是那样的柔情、娇媚,但是却显得又无比的浪骚和放荡,小贾看着这幅照片,似乎深深被照片中的那个小妖精吸引了,小贾的口中开始剧烈的失水着,他觉得照片中那个搂着小妖精的男人就是他自己,而他下身的雄伟鳌头,正不断地向外探出而去,变得更长,更粗了。

  「哦,我的小妖精……」小贾再也止不住自己心中的压抑,她知道照片中的小妖精就在自己的身下,躺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她还分叉着照片中的完美玉腿,把那朵在照片上看不到的隐秘娇花,毫无保留地展示在了自己眼前。

  「恩……!」小贾蹲下来轻轻地掰开那朵绽放的花儿,花朵上沾满了露珠,显得鲜艳无比,小贾开心地笑了笑,看着这朵原本羞涩的小花苞在自己的努力耕耘下变得如此地娇美动人,鲜红的花瓣正盛怒的开放着,而花瓣中心的粉红色花蕊中,也早已盛满了蜜液。

  此时的小贾,就像一只黑色的王蝶,正用着他滑长的口器在鲜美的花瓣上轻轻的扫撩着,黑色的王蝶将花瓣上溢出的花蜜全部舔吸干净后,小贾终于要收获这朵自己亲手耕耘出的娇花了。

  「哦哦哦————!」美艳的花朵顿时一阵乱颤,那是黑色的王蝶正用着他那长长的口器深入了花蕊的深处,将那藏在花心最深处的花蜜吸了出来。

  「咕!咕!咕!」小贾趴在兮儿的花瓣之间,疯狂地吮吸着兮儿的蜜汁,在兮儿甘甜鲜美的蜜汁的滋润下,小贾那燥热的嘴巴终于摆脱了干涸。他知道那汨汨的花汁源于兮儿的桃园深处,那里现在正泛滥成灾,是时候让自己的雄物,去疏通那被爱欲阻塞的小密道了。

  小贾将自己武器上包裹地TT向下捋了捋,刚才自己的武器又增长了不少,这个TT也显得见底了。

  小贾提着粗长的武器来到了兮儿阻塞的密道口,他用自己武器头部硕大的肉锤抵着兮儿湿润的洞口不断地研磨,但就是不开始进攻兮儿的密道,小贾是个战斗经验丰富的战士,他在等待,等待着自己身下的小妖精乖乖的缴械投降。

  「我的小妖精,你真的迷死我了!」小贾的两只大手肆意地揉搓着兮儿身前饱满细腻的高峰,让这两座高峰也愈发地炙热起来,小贾知道,过不了多久,这两座高峰就会变成火山,把兮儿心底的炙热欲望喷涌出来。

  「来吧!说给我!」小贾的长舌已经像毒蛇一般地开始了游走,这条毒蛇真的太毒辣了,被它扫过的地方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噬一般,兮儿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发烫。

  「哦——啊…………!」兮儿虽然想要强忍住刚才那一针深入骨髓的毒蛰,但是那是一种让灵魂都颤动的快感,兮儿知道自己接下来再也无法抵抗那条毒蛇的侵犯,她闭着眼,挺着自己早已耸立的高峰,完全放弃了抵抗。

  火辣的毒蛇方才在火峰之上的噬咬让它尝到了甜头,它开始围绕着这对正渐渐变成火山的高峰开始了撒野。

  「哦——!」自己的另一座火山正被毒蛇轻轻的噬咬着,兮儿完全抵挡不住了那份炙热的快感。

  「嗯……!」感受着毒蛇在自己双峰之间的深谷中嬉戏,兮儿觉得不再那般燥热了,但是——「哦哦哦——!!!」一双巨人的大手忽然将两座火山紧紧地挤压在了一起,当兮儿正享受着自己的小豆豆互相碰撞的奇妙快感时,小东那恶狼一般的口舌已经将兮儿的两座高峰完全地吞噬了……当小贾口中那条火辣的毒蛇终于绕过了兮儿下巴上的美人尖,攀着兮儿柔美的脖颈,来到了天池时,兮儿口中的那条花美柔蛇早已在池子中等待了许久,两条湿蛇在触碰的一瞬间便缠绕在了一起,不分彼此,在孕育自己的爱的结晶前,它们将一直持续着那动物的原始本能之舞。

  「给——给我!」当兮儿的口中的津液已经满盛将溢时,兮儿的那两条沉重的玉腿也终于浮了起来,然后紧紧缠住了俯在自己身上的恶狼。

  「嗯————!」小贾一瞬间吸尽了兮儿口中的蜜汁,而自己下身的那一条火蛇也早已化做了一条虬髯的毒龙。噗嗤一声!毒龙瞬间便滑进了那条欲水泛滥的窄小河道,毒龙知道它必须要钻过黏紧河床的包裹,直至河道源头的大坝,然后狠狠地冲破它,将那里面蓄积已久的潮泉全尽地释放而出……洁白,神圣的房间中,摆着一张精美的大床,在这张象牙白欧式的公主床上,我和兮儿浪漫地幻想过好多次的角色扮演,床的高度大约是80厘米,这种风格的床一般都是矮床,也是费了点功夫才买到的。床旁边的床头柜中,我放着一盒打开的杜蕾斯,我用的是中号的TT,但这盒杜蕾斯,是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大号,属于添药延时型。特意的床高,特意的TT,这样的安排,只是为了我挚爱的兮兮,能做一次完美的情人。

  柔软的大床上,开着一朵粉红的布褶花,洁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动人的索爱图。

  吧唧!吧唧!衣物落尽的索爱图上,一副崭新的画面正在构画着,骚媚的小妖精正死死搂着面前的男人,而男人也紧紧地箍着她,小妖精的艳唇早已送到了男人的面前,而男人正肆无忌惮地品尝着小妖精那条柔滑无比的妖舌,画面还是那样的绝美诱人,只是小妖精服侍的男人却不在是那原来那位了……噗嗤!噗嗤!爱液泛滥的布褶花上,一朵无比鲜艳的薄唇花正在怒放着,薄唇紧紧地含着着探入了自己花心深处的黑龙,唇动花缩,让那条硕壮的黑龙能钻的更深一点。凶狠的黑龙不停地上下翻动,尽情的蹂躏着这朵出墙的娇花,它要在娇花深处留下自己的印记,告诉身下的小妖精她今晚她到底属于谁。

  黑龙将花心深处的蜜汁不断地搅出,然后再带进去,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终于,黑龙钻到了河道的尽头,随着一声巨吼,黑龙开始了对大坝的进攻。

  一次次的不住颤抖,一次次的升入巅峰,早已龟裂的大坝终于承受不住黑龙的冲击,彻底垮塌了,积蓄已久的潮泉汹涌的喷发而出,然后将一股股炙热的暖流冲向了成功的黑龙,而黑龙的身躯在不断收缩的河道的夹逼下,也终于喷吐出了自己的精华之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