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钓鱼钓到一个带娃少妇
为了公关一个客户,我开始学习钓鱼。以前也钓,只是很外行,也没当个爱
好,拿下客户后,也喜欢上钓鱼了。

  闲暇时间带上遮阳伞、撑条长竿,往小躺椅上一躺,吹吹小风,安静惬意,
机能摆脱工作烦恼,又能产生新的工作灵感。能不能钓上来鱼无所谓,能钓到少
妇绝对是性爱之神对我的眷顾。

  我常去的河边,是城市环城河绿化带,有沙滩,草坪,没有娱乐设施也没有
观光景点,远离道路和喧嚣,是个很适合休憩的地方。

  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处理完公司繁重的工作,一个人去河边钓鱼放轻松。

  我去的晚一些,河边钓鱼的人很多。说人多因为钓鱼需要有个安静的环境,
钓鱼者一般都会很默契地给彼此留下十米以上的距离,不是好友熟人是不会扎堆
坐一起的。

  我去的晚,只能在靠近人工沙滩的地方下钩,照例撑伞带耳机翻本书打发时
间。

  长话短说不写小说了。

  我正钓着鱼,一个在沙滩玩沙子玩烦的两岁小屁孩晃悠到我身边,他妈妈怎
么哄他他都不肯走,我本无心钓鱼,又比较喜欢小孩,就带着他一起玩。他亲妈
也是个心大的,全程一直玩手机,直到她孩子在我躺椅上睡着,她才放下手机抱
走孩子……

  头一天就这么过去,当时没想撩她,她也不是我的菜,身高160(一般坚
持说自己160的女生绝对150),体重90多,这类娇小的女生不是我的
菜,更何况留着短发,女性魅力大打折扣。

  之后,我又去钓鱼几次,很凑巧,每次去都能遇到这对母子。那孩子不认生,
每次都来骚扰我。他妈跟我见面次数多了,也就熟悉起来。

  闲聊中我知道她是个居家少妇,家中婆媳之间的战争硝烟弥漫,她经常带孩
子出来散心。她老公在外地工作,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她怀孕之后就辞了工
作一直在家带孩子,无聊且寂寞。孩子刚出生时,她婆婆还照看一下,现在基本
不管了。

  当时,我无心撩她,只是出于无聊做了几次倾听者,顺便安慰一下。劝和不
劝离嘛,婆媳矛盾很多都是相互沟通不足,无法互相体谅理解的问题,如果双方
都不是事妈,或者很难相处的那种,完全可以沟通解决自身问题,离婚再找不是
好办法,很可能再出现同样问题。

  可能是她也不想离婚,可能是我的话说到她心坎上,她还能听得进去。

  我们见面几次一直没问对方姓名,没交换联系方式,只知道我们曾在同一个
城市读过大学,都喜欢看电影。直到她孩子割坏我的躺椅。她当时说要赔,我那
是在朋友那里买的,觉得修修还能用,就没让她赔。她就给我留了微信和手机号,
跟我约定时间一起去修。

  这时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就叫她鱼儿好了。

  这小事一桩,我自己送修了,也没告诉她。鱼儿问起过几次还说请我吃饭,
我当时又忙起来,就推了。

  秋尽冬来,我一直出差加上天冷,没时间再去河边钓鱼,在微信上聊过几次,
她的怨妇属性更高,我没劝到点子上,渐渐少了联系。

  直到年后,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晨跑照片,就在我常钓鱼的地方拍的。她看
到后问我什么时候再去钓鱼,还说欠我一顿饭。

  清明节后,春暖花开,朋友约我钓鱼,中间朋友有事先走了,我就给鱼儿发
来照片和定位。很快她就独自一人杀来了。

  这时我才知道她离婚了。

  原来这个冬天的寒冷并没能给她家的婆媳战争降温,她那个妈宝丈夫没起到
缓和作用,她妈身边有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妈挑唆,她自己身边也有个微信
上认识的想要勾搭她的男人。这个渣男是有妇之夫劝她的观点跟我完全相反,一
直告诉她离婚后还有更好的,在关键时刻火上浇油,鱼儿在气头上没搂住火同意
了离婚,正追悔莫及,很后悔当初没有听我劝,任性胡为。

  现在那渣男来追求她,她犹豫不决,觉得那人有些下作。

  作为一个色狼,我很负责任地分析了她姣好的面庞,水嫩的皮肤,饱满的胸
部,凹凸有致的身材对男人的诱惑,这诱惑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有足够的耐心和
时间去准备足够的甜言蜜语和手段讨好她,只为睡她。

  她当时正纠结于这个男人的邀请,举棋不定时征求我的意见,我说的非常直
白,也是实话。这渣男让我想起我的前任,当年分手时,她身边也有这么一位。

  可能是怒其不争,我把她和渣男一起骂了。骂完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
心中有了恻隐之心,转过来开始安慰。

  语气一变,她开始凶我,说我对她态度不好,还抬手打了我两下。就这两下,
让我有了想法……

  以前就是觉得她是个调皮孩子的妈妈,别人的老婆,这是不能随意勾搭的人
妻,否则会有麻烦。可她居然离婚了,再加上那天看到她微信上那男人有些露骨
的暗示以及她窥觑出墙的言辞,我不淡定了。

  感谢那个男人,借着她离婚的机会,给了她足够的安慰,撩动了她的春心。

  可能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人体内的荷尔蒙加速分泌,那一天我很想泡她,
就像苍蝇发现一个有缝的鸡蛋。

  所以,当她提出喝酒时,我没拒绝。正好我车上有酒有菜,红酒陪咸水鸭,
我们一直喝到天色漆黑,直到夜深人静,才发现已经九点。

  鱼儿还没发泄完,借着酒意埋怨前婆婆,埋怨前夫,埋怨那渣男,埋怨我对
她不理不睬。

  我直接怼她,要不是你个怨妇有红杏出墙的意思,怎么会被那渣男撩拨。

  一句话出口,她哭了。我只好道歉。

  她擦鼻涕抹眼泪的跟我说她生娃之后跟老公聚少离多,性生活屈指可数。一
两个月一次,她生活枯燥,性生活没有,忍得多难受。

  酒是色媒人,借着夜色,我们的话题开始很open。

  最后我来一句,这夜深人静的,别再说了,再说我受不了了,再把你咔嚓了。

  她似是幽怨地说,我已经湿了。

  曾经有一个女孩跟我说过这句,当时我跟她躺在一张床上,我禽兽不如。她
说完这话之后,我无耻地去试探,她的内裤果然已经湿透。那一天我脑子进水假
装正人君子,只用手指抚慰了她。

  这一次,我一把拉过鱼儿,把她放倒在我腿上,一只手直接摸她下面。

  喝多了,隔着牛仔裤摸得,只能隔着裤子感觉她阴户的隆起和柔软。

  「嗯啊。」她娇吟一声,长出几口气,对我说:「你不会伸进去摸,在外面
瞎摸。」

  我这才反应过来,解开她裤门的纽扣,贴着她的小腹把手伸进去。

  她用一只手按着我的手往下,口中说:「轻点,慢点。别弄疼我。」

  看着她醉眼惺忪,一副任我采摘的模样,我没有犹豫,直接摸过去。

  那里果然已是泥泞一片,小内内已经湿透,她的爱液几乎成河。

  她的身子极其敏感,刚被我碰到就猛地颤抖一下,接着蜷缩在一起,双腿紧
紧夹住我的手。她把头埋到我腋下,娇喘着说:「轻一点,别太用力。」

  我压根没用力好吧:「你要把我手指夹断吗?」

  她隔着衣服咬我一口,打开双腿给我一个缝隙。

  我顺势拨开她的阴唇,把食指探进去。刚伸进去一个指节我就感受到她的紧
致,我的手指几乎是撑开了她的阴道。

  「啊」,她的叫声吓我一跳,四处打量很久,唯恐有人偷窥。

  她也愣了愣,确认没人后挪动身体平躺在我怀里。

  「深一点,轻一点。我很久没做了。」她娇喘着指挥我的手指。

  她空旷许久的阴道并不空旷,紧紧包裹着我的手指,如果没有流水般的爱液
润滑,真的很难插入。她的教区随着我的插入不停抖动,阴道阵阵紧缩,贪婪地
含吮我的手指。

  在我把手指全根探入来回抽动时,她挺起娇臀,努力把牛仔裤往下褪,给我
留出足够的运动空间。借着这机会,我把中指一起探入。

  「啊,疼。」

  我立刻停下动作,想往外抽。她用手按住我的手不让我动。

  「疼?」

  「涨。」

  「那我出来。」

  「等等。」

  我没有等,而是一进一退缓慢深入。她娇吟着努力张开大腿配合,口中慢慢
发出愉悦的呻吟,原本平躺的身体转向我,掀开我的上衣,舔舐,吸吮,啃咬我
的腹肌。

  我感受到她的兴奋,不再持续上前,勾动手指分辨她阴道内的褶皱和兴奋点。

  随着我的动作,她的喘息越来越大,我只好用上衣把她盖住,免得声音太大
引来偷窥。

  她似乎误解我的意思,低转头拉开我的裤门,隔着内裤抚摸我激动的小弟弟,
然后一口咬了上去。

  这个当口,我找到了她的兴奋点,轻轻按揉几下,她猛地抬起头呻吟昵呢,
娇喘着说:「别动了,我要你进来。」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也想,可是在河边我不敢,万一来个人,穿裤子都来不
及,再被拍下来我就出名了。

  我更卖力的揉捻,同时用手掌抚摸她的阴蒂:「舒服吗?」

  「舒服,我快死了。」

  「那就舒服死吧。」

  「我真快被你玩死了。」她咬着牙喘气,说完这话像发疯般把手伸进我内裤,
掏出小弟弟:「我要它。啊,啊。我不想到。」

  说完这话,她没等我回答就把我小弟弟整根吞下,她的一只手紧紧抱着我的
腰,嘴里不停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她的身体猛地绷紧,双腿死死夹住我俩纠缠在
一起的手。

  她高潮了,许久没有动弹,我万分庆幸她没有一时兴奋咬断我的小弟弟。

  「舒服了?」

  等她喘息平复,我把手抽了出来。

  她吐出我的小弟弟,却没离开,用脸挤压摩挲着:「舒服死了?」

  「你以前没体验过?」我虚荣心得到莫大的满足。

  「没有。」

  「自己试的时候也没有?」我脑中灵光一现,想知道这个空旷少妇会不会自
嗨。

  「有过几次。」她说完这话立刻回过味来,不过却没有羞恼,反过来问我:
「你这么会玩,一定祸祸过不少良家少女吧。」

  我没回答,绝不在她面前说有人说我的手比jj强一万倍。

  「我还以为你是好人。」她给我个白眼,低头去在我龟头上咬一下,然后吞
进嘴里。

  她嘴里有人质,我不再刺激她,默默享受她的吞吐。

  闲来无事,我一边留意四周,一边摸出纸巾帮她擦拭下体。待腹中欲火升腾,
我又把手伸了下去。

  她没有拒绝,反而更加卖力,生疏地吞吐,舔舐,不时弄疼我。即便如此,
我的高潮依然慢慢到来。

  「别动了。」我不想射,正戏还没开始呢。

  她根本不理不睬。

  「现在射了一会儿就没劲了。」

  「正好让你老实。」她说得很狡黠,说完开始用舌头不停舔我的龟头。她感
受到了我的兴奋。

  我也感受到了她的兴奋,加大了我手上的力道。

  我们就像比赛一样,比谁能先让对方高潮。

  终于还是我输了,在我硬直即将射精的一刻,我往下压了压她的头,她猝不
及防,把我的小弟弟吞了进去,再想吐出来时,我已经射了。

  我射得很尽兴,她想吐吐不出,又因为呻吟无法吞咽,结果吞一半吐一半,
弄得我胯下一片狼藉。

  「我这是第一次做这个,你真恶心。」

  此时,或许是她的高潮渐近,说完这话挣扎着离开我的身体,躺在草坪上任
我施为。

  那一刻我看着她就像看着我的猎物,我钓上的一条鱼,任我蹂躏。

  我没让她失望,蹲坐在她身边,一手捂住她上面的嘴,不让她出声,一手扣
弄她下面的嘴,带给她第二次高潮。

  等她爽完,我们都已乏力,休息了一会儿收拾东西撤离。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在四周观察,很庆幸没有遇到一个人。

  到了停车场,我们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们都是开车来的,先不说有没有
交警查酒驾,就我们喝得五迷三道的样子,自己开车都可能开河里。

  我们都知道不能开车,都不想带对方回家,于是一起去开房。

  最近的酒店也有四公里远,走了没一会儿,她让我背着,说是下面被我弄肿
了。

  一路背到酒店,万幸我体力好,不然绝没有体力下半场。

  我们一起洗的澡,我没想到她娇小的身躯居然长了一个大胸,她说有D,我
检查过后表示同意。

  互相擦洗间,激情持续上升,我们就地开始。我终于体验到被她名器包裹的
乐趣,蜜穴紧致多汁富有弹性,穴内层峦叠嶂别洞天。

  只可惜我们身高差了二十公分,各种姿势都不给力不舒爽,不得不转战到床
上。

  她的叫声很大,好像不是我用阴茎捅入她的阴道,而是用刀刺她的心,惹得
旁边的房间不停敲墙。

  谁管他们,有了听众我们更兴奋,酒精带来的麻痹让我们更渴望得到对方身
体带来的快感。

  也不知道做了多久,就是一直做做做。

  鱼儿真的空旷已久,疯狂在我身上身下索取,即便累得不能动弹也要夹着我
小弟弟。我一心想打败她,小弟弟无力就换手,终于让她崩溃求饶,消停下来,
那一天做了几次我们都忘了,做做停停也没法算。

  我也不知道她有多兴奋,总之一觉醒来,床单还是湿的。

  她后来说她很快乐,感觉这辈子没到的高潮全还回来了。第二天她没让退房,
我下午给她送饭时她还没起,直接光着身子给我开门,然后激情继续燃烧。

  也许是空旷太旧,也许是为了发泄,也许是知道我们不会长久。她一直疯狂
索取,即便睡觉也要夹着我的手指。害得我手腕酸胀,当然,她也没好,代价是
蜜穴红肿好几天,拍照发给我看时居然还说想要。

  我要疯了。

  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她说她迷上了我的手指(太侮辱人了)之后我们又约
了几次。她说她喜欢我捂着她的嘴折磨她阴道的感觉,这是我们每次幽会的保留
节目,每次都是站姿,每次都让我蹂躏得她双腿发软。

  现在她要跟前夫复婚,谈得还不错。为了孩子,她婆婆也做出了让步。

  可我不知道她的心能不能收回去,上次见面她很纠结,觉得这么任性寻求性
刺激很对不起前夫。我们说好了,好聚好散,我有了对象之后我们再不见面,她
复婚之后我们就再不见面。

  希望我们说到做到吧,给彼此留一段美好的回忆。

  很值得回味的一段,一段激情澎湃的一月情,她也是很有味道的少妇,让我
对短发女的好感增加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