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母亲被6人轮姦
母亲被6人轮姦

那天,我发现母亲自收到一封信后就变得坐立不安。晚上,我趁母亲睡觉后,把那封她一直拿在手中的信偷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掉出十几张相片。上面是母亲与一个男人做爱的景头,那个男人是我父亲。相片我父亲,母亲的面貌拍的非常清楚,也非常专业。 

  在信封里面还有一封信,我打开一看,大意是说有六个男人偷拍了父母在野外做爱的相片,準备把这相片放到网上,给他们曝光。但只要母亲答应第二天让他们玩玩,他们就把底片给她。 

  父亲这几天出国了,也不知道母亲会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我那时还不明白玩玩是什么意思,还认为只不过是几个人在一起做做游戏罢了,也就没放在心上,把那封信又放回了母亲手中。 

  我放学回到家,大老远地看到有六辆摩托车从我家门里驶出。是不是我家里有客人来了?我急忙往回走,到了家里,已经没人了,我在卧室里发现母亲正光著身子竖著左腿侧睡在床上。她的嘴唇显的有些红肿,她的屄边的两条缝外翻著,也有些红肿,并且她的屁眼大大地豁开著。 

  一些白色的液体不停地从她的嘴里,屄眼里,屁眼里流出来。最让我吃惊地是母亲的屁眼,黑黑的折皱外翻著,露出了红红的鲜肉,与那不断流出的白色淫液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大大的屁眼张著,我估计能插进我的一隻手去,当然是估计,因为我只是比量了比量。 

  并且那条母亲在我上学时新换的床单,变得脏兮兮的,上面有一滩一滩的湿湿的地方,并且还有很多或长或粗或细或短的阴毛。我觉著奇怪,母亲这是怎么了?再看那些阴毛,长短粗细黑黄不一。 

  我突然想起了那走了的六个人,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封信,难道是他们与她玩过了?! 

  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喂!你好。」 「你是刘小慧的儿子吧?」 

  「是的。」 「让你母亲接电话。」 「我母亲睡著了。」 

  「那你告诉她,说今天让哥们玩的很舒服,她的相片我们不给她曝光了。并告诉她今天她屁眼里的屎太多了,让她明天早上不要吃饭,洗好澡,我们还要去找她玩。」 

  当母亲醒来时,我把这些话告诉了她,母亲的脸红了。 

  第二天,母亲果然没吃早饭,并且还未等我走,便进了浴室开始洗澡。 

  放学后,回到家,我发现门口停著六辆摩托车,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电话。难道是那六个人来了?我便悄悄地进了院子,趴在窗上向里看。 

  我发现一个奇怪的裸体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著饮料,他的一隻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两腿叉著。我看到他的大大的鸡巴软软的低垂著头,整个鸡巴上湿湿的,还有粘液不断地顺著他的龟头滴下。 

  「真是不错!这骚娘们的屁眼可真是好用!」他一边喝著饮料一边自言自语说。 

  我又来到卧室的窗前,听见母亲和几个男人呻吟的声音。我向里看,看到我母亲四脚著地跪爬在床上,她的周围有四个男人,在她的身子底下还躺著一个男人,这五个男人都光著身子,母亲也是。 

  躺在母亲身下的那个男人两手紧紧的抓著母亲的两隻白白的大腿,两隻脚紧紧的抓著床单,腰部快速地挺动著,用他那根粗大的肉棒猛烈地插著母亲的肉洞,发出啪啪的响声,随著那根肉棒的不断抽插,白白的粘粘的液体不断的溢出。 

  跪在母亲前面的那个男人用手抓著母亲的长髮,把他的肉棒插在母亲的嘴里,抽插著。那大大的龟头把母亲的小嘴塞的满满的,母亲不时的吐出那龟头,含住他的两个大如鸡蛋的睪丸,撑的她的嘴的两边都高高鼓起。那上面已是湿淥淥的,全是唾沫。 

  在她的两侧跪著两个男人,她一手握住一个男人的肉棒,上下的套弄著,这两个男人一手扶住她的肩膀,一隻手抓著她的一个奶子揉搓著。 

  一个人跪在母亲的身后,两手扶住母亲的两半屁股,他的肉棒插在母亲的屁眼里。我真不相信母亲那小小的屁眼能容得下那根粗粗的肉棒!她那粗粗的肉棒上还有黄色的东西,我想那大概是母亲的屎吧。他慢慢地一下一下的抽插著,每一下都把他的肉棒全部插入母亲的屁眼。 

  他每一次插入,母亲都要往前扑一下,口中呜呜地叫著。六个人同时活动著,说著一些下流的话。一些粘液从母亲的身体上、头髮和脸上滴下,可能是精液吧。当我仔细看她那来回移动的裸体时,我难以相信她的嘴和屄,及屁眼同时被男人的鸡巴肏著。 

  她正在呻吟并且蠕动著,显然非常喜欢这样。一阵阵的羞耻感涌上心头,我母亲怎么能这样?这就是他们说的玩玩?我记得,这样的动作只能父亲与母亲做,母亲这样不是在给父亲带绿帽子吗! 

  这些男人的鸡巴都很巨大,至少17、18公分以上。操她嘴巴的人正弓著身子把鸡巴在她的喉咙深处慢慢推进。 

  「喂,这是一个风骚淫荡的妇人,」这个人一边肏著我母亲的屄一边嘟囔著。 

  「极其正确。以前没有哪个女人能嚥下我的整个鸡巴。但是看这宝贝,她都含到我的鸡巴根了。」操她嘴巴的那个人喘著气说。 

  我看到我母亲的喉咙因鸡巴的插入有些鼓起。这个人慢慢地从她的嘴唇拉了他的鸡巴出来,把鸡巴在我母亲的脸上摔打了几下,注视著她的眼睛说:「你準备好了喝更多的精液了吗, 荡妇?」 

  「是的。餵我。把你的热精液射给我,」我母亲呢喃著说。 

  这个人微笑了,然后抓紧了她的头的后部,慢慢地把鸡巴又顶入到她的喉咙。同时她的手继续套动著旁边的二个男人的鸡巴。 

  「天哪! 这里,它来了,」 他喘著气从她的嘴唇抽出了他的巨大的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