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虐3
淫虐3

我邪笑着肯定回答凤清思,凤清思俏脸一寒,正要出手时,下体突然涌起一
股热流,迅速的布满全身让她全身无力,欲念一发不可收拾。


  ‘你、’凤清思惊恐的看着我,但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心里暗自庆幸,昨晚
在最后一次的发泄后,我趁凤清思完全陷入高潮的余韵时使用了控心术,只要凤
清思想要对我不利时,便会立即引发强烈的欲火,若不立即找人宣泄的话欲火只
会越燃越烈,最后欲火攻心成为只知道爱欲的淫娃荡妇。


  ‘给、给我、’凤清思红着双眼看着抵在她大腿上雄伟高举的肉棒,哀求着
说道。


  ‘还敢不听话吗?’


  我冷冷的看着凤清思,凤清思拼命的摇头。


  ‘不敢了,我不敢了,给我、求求你给我。’


  ‘以后在我面前,你就是我的奴隶,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想要你就要满足我
,而且要尊称我为主人。’


  我冷淡的说出今后凤清思的身份及工作,凤清思先是一愣想要开口抗议时,
腹部的热流却越来越炙热,而且还逐渐集中到她双腿间的蜜穴,让她伸手拼命的
挖弄想要抑制住那股热流,但却丝毫无法削减反而越加剧烈。


  ‘是、是的,求你给我吧、’屈服在欲火下的凤清思不得不接受自己已受制
于我并成为奴隶的事实哭叫道,我低笑一声握住凤清思的纤腰一抬一放,毫无阻
碍的再度进入凤清思的蜜穴中。


  ‘啊………’凤清思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随即主动的扭动起来,我乐意地
享受她的热情,一边微微指点她的动作,没有多久凤清思便全身颤动再次的在我
肉棒下臣服,我将还沈浸在高潮中的凤清思放下,笑着说道:‘舒服吗?’


  凤清思红着脸点头,我指指跨下沾满凤清思津液闪着光芒的肉棒说道:‘可
是我没有喔,你不觉得应该要负责一下吗?’


  ‘请、请问我该要怎么做?’


  凤清思看着我的肉棒,羞红着脸问道,我一把将她拉过来将肉棒顶在她嘴前
,冷淡的命令。


  ‘含住,吸。’


  肉棒在凤清思脸前晃动,那股腥臭的异味反而让凤清思觉得意外好闻,伸出
舌头轻轻的舔一下龟头前端接着沿着肉棒由上往下再由下往上舔了一遍,然后张
口含住肉棒,可是肉棒实在是过长,虽然尽了力,但凤清思仍然还有三份之一露
在嘴外,没有经验的她也不知接下来要怎么做,只好含着肉棒抬起眼睛看着我。


  ‘含着肉棒,头慢慢的前后摆动,用力吸吮但不要用牙咬。’


  听到我的指示后,凤清思听话的摆动起脑袋吸吮起肉棒,我一边享受凤清思
小嘴的温热,一边说道:‘你也不用太生气,你不觉得只有你一个人成了我的奴
隶不太公平吗?’


  凤清思的动作突然变慢,肉棒感受的一股紧缩的压力,虽然舒服但也代表她
的情绪有点失控了,我嘴里继续说话,但已偷偷的将功力灌注到肉棒上,以免凤
清思情绪过于激动突然一口咬下,这种突发的情绪反应控心术可派不上用场。


  ‘再说,你昨晚已经享受过了,相信你应该很了解只有你一个根本是无法消
受我的肉棒不是吗?’


  凤清思迟疑一下,又继续动作起来,但动作明显加大,脸蛋也微微变红,显
然是想起昨晚上在我肉棒的征伐下求饶的样子。


  ‘还是说,’我嘴角邪笑一下,‘跟她们一起,让你觉得嫉妒。’


  ‘臭美。’


  凤清思嘴巴离开肉棒白了我一眼低嗔的说了一句后,随即又张嘴含住肉棒继
续生涩的动作,我哈哈大笑着继续指点凤清思,毕竟我要的是一个会气会笑会嫉
妒的美艳性奴,而不是一个只会做爱的傀儡,那太无趣了。


  在凤清思生涩但认真的服侍下,我愉悦的将清晨的第一发灌注在她的小嘴里
,在略微清理之后,凤清思便先行回到前院以免引人怀疑,我在稍微休息一下后
,便跑到后山的小泉洗澡。


  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虽然并不明显,但身体确实比之前显得结实,随手一
按水面,一道手掌大小的水柱便高高喷起,这份功力是我之前连作梦也不曾想过
的,比起以前还在乞食渡日时着实强多了,被凤清思收留后,日子过得是自由又
愉快,但我的心中却没有任何满足感。


  抚过右肩上的刀疤,这条刀疤由后背右肩斜砍至左腰,这是七岁时误以为一
名贵妇人对我笑是喜欢我而伸手抱她,结果被她丈夫砍的,让我在生死边缘挣扎
了三个多月,如果不是同住的老乞丐不眠不休的照顾再加上好运气我恐怕已经去
见父母了,那之后我就不再对人抱有幻想也对那种高贵的女人感到厌恶,直到遇
见凤清思,当时凤清思的高傲美艳让我自惭形秽,也让我厌恶。


  现在想想可能当时我就想要打破她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每天请安时凤清思高
高在上的形象都让我厌恶、不安,每夜的自渎时我都想像凤清思像是母狗般的在
我面前撒娇讨好,在我的肉棒下娇吟求饶,这样我才能感到一丝心安。


  后来我遇到思倩,思倩当时身为花魁的傲气让我一时将她与凤清思重叠,也
是因为这样我将她不断的凌辱,凌辱到让她失去自尊、羞耻只知道渴求我的肉棒
,我也想像她是凤清思一般的在我跨下浪叫呻吟,为了让她更像凤清思,我费心
思的改造她的气质、谈吐,让她在外人面前越来越高不可攀也越来越像凤清思那
样高高在上,这让我得到了一些安慰。


  但之后我却发现我越来越想要让想像变成现实,每次凌辱思倩后的愉悦满足
,在第二天全部都加倍化为冲动,让我想要实现想像的冲动。


  现在我成功了,但我仍没有感到满足,男人真的是贪心的吧,在将凤清思收
服后,我立即打起风筱柔师徒三人的主意,一想到有可能让风筱柔、杜雪儿、杜
霜儿三人与风清思一起在我的跨下臣服,我就感到一股冲动,跨下的巨物感应到
我的冲动也抬头挺胸充满干劲,转身上岸穿衣准备回去思考计画时。




  ‘啊~~!’


  ‘一声尖叫吓得我差点滑倒,转头看去原来是杜雪儿以及杜霜儿两姊妹,三
人尴尬的互看一会,我才慢慢的说道:‘两位姑奶奶,要不要我上去让你们看个
够呀?’


  ‘讨厌!’


  两人一同骂了声,便一起掉头就跑,看着两人纤细的背影,我便觉得一股欲
火上冲,看来待会要去找凤儿消消火了。


  穿好衣服后我慢慢的踱步回秋书苑,谁知杜雪儿及杜霜儿两人竟然站在书苑
的门口前等我,我笑着上前说道:‘找我有事吗?’


  ‘嗯,有、有点问题想要问你。’


  杜雪儿与杜霜儿两人犹豫一下一同说道,脸上还一起出现两片淡淡的红晕,
这两个双胞姊妹从以前不论吃饭、睡觉、洗澡都是一起行动,连衣服也穿得一模
一样,说话也是两人一起开口,要是闭着眼睛听的话绝对听不出这是两个人一起
说话,听说她们连身体的碰触也能相互感应,常常让凤清思和风筱柔分不出谁是
谁,不过反正事情都是两个一起做的,一起骂就准没错,只有我不知为何能清楚
的分辨出谁是谁。


  ‘进去谈吧。’


  我带着她们走进书苑,从门口到房间一路来这两个小妮子都是低着头不说话
,感觉与平日活泼的样子有点不同,倒了两杯茶递给她们后,我便做在一旁等她
们开口。


  ‘那个………’过了好一会后,两人才开口问道:‘今天早上,我们有事要
找你………’早上!


  难道说………‘因为在楼下叫不到你(那时我在调息,凤儿在睡觉),就直
接上来找你,刚、刚好………’惨了,我已经大概知道这两人看到什么了,脸上
的表情没有变化,但心里已经开始思考解决的办法。


  ‘刚好……看到凤师伯在、在帮你含………含那个东西,我、我们没偷看喔
,很快就离开了。’


  杀了!


  不行,太可惜了,硬上!


  不行,现在打不过她们………我脑中飞快的转动着十几种办法。


  ‘我……我们想要问的是………做那种事,很舒服吗?’


  ‘…………’我的脑袋在一瞬间由飞快的运作紧急停止,楞楞的看着杜雪儿
和杜霜儿,只见两个人因为害羞整张脸变得通红,低头不敢看我。


  我回神过来,先是疑惑的问道:‘你、你们为什么想要问这个呢?’


  杜雪儿和杜霜儿两人互看一眼后,害羞的慢慢回答,她们两人自从能够执行
“无声”的任务后,为了任务需求,常常需要混入妓院等地方,不过风筱柔基于
私心从未让她们去进行出卖肉体的任务,但有时还是要利用目标在男欢女爱之下
进行刺杀,自然就会有见到那一类画面的时候,但常见并不代表她们懂这些,女
孩的衿持又让她们不敢找人问这些,毕竟自己的师伯和师父也不见得比她们懂多
少呀,随着见识越来越多,她们的好奇心也越来越大,这次见到她们一向景仰的
凤师伯与她们视如兄长的我交欢的场面,终于按耐不下,而来向我询问。


  听完了她们说的话,我知道眼前的这两个ㄚ头动了春心了,这对我来讲刚好
是个机会,只是要如何掌握就是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