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虐6
淫虐6

 不再看双胞胎练武,我走到大门口,由山顶往山道上看去,时间已经是黄昏
了,看着周围景物在夕阳下呈现的一片柔和红光,让我感觉无比舒适,正当我全
心投入眼前的美景时,突然看见山腰处有一道白影正往山顶缓缓走来,近日功力
获得显着提升后,我的五感都明显的加强,让我能看出那人正是风筱柔,甚至能
看出她的步履不稳,看来是受了内伤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转身回到内
堂,找到凤清思,低声交代她待会找藉口带风筱柔来见我后,我便立刻回到秋书
苑,坐在桌旁静静的等待着,许久后,凤清思带点淡漠的声音在门外叫道:‘小
典。’


  我连忙上前打开房门,只见凤清思带着脸色有点苍白的风筱柔站在门外,凤
清思用以前那样冷漠的语气说道:‘小典,你风姊受了点伤,帮她看一下吧。’


  说完后便自顾自的离去了,留下一脸冷漠的风筱柔跟我,我苦笑一下,对着
风筱柔说道:‘风姊,先进来坐吧。’


  ‘不用了,你帮不上忙的。’


  风筱柔冷冷的说了几句话,便转身要离开,我连忙上前拦住她说道:‘风姊
,你这样离开我不好对凤姊交代呀,至少让我看一下吧。’


  风筱柔冷冷的看我片刻,点点头转身走进屋内,在她转身后我不由得打了个
冷颤,还是那么的冷呀。


  不是我夸口,我在医术上的天分比起武学更好,再加上有个思倩做白老鼠,
想不高明也难,只是凤玉门里,凤清思跟风筱柔武功高强到百病离身,雪儿跟霜
儿则是天生的健康宝宝,所以根本没用武之地,只能用来治治她们练功时不小心
的擦伤等小伤口或是风寒那一类的小病。


  进屋后,我先替风筱柔把脉,内伤并不重,但却有一个有如藤蔓般的奇异内
劲环绕在风筱柔的真气上,虽然尚无大碍,但要是置之不管的话,便会大大的影
响到风筱柔之后的武学进展,这种古怪的真气我还真没见过。


  ‘这是李典冀独门的锁劲,中招者的功力会被气劲锁死而无法使用或降低威
力。’


  风筱柔像是知道我的疑惑,冷淡的说明,我点点头表示知道,继续把着脉,
这个锁劲还真是一门奇学,光看风筱柔一身功力丝毫无损,但却被那如藤蔓的气
劲缠得死死的,内劲运转无法顺心如意,导致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也无法靠
自身的气劲挣脱,不过应该是仓促之故吧,锁劲并未完全锁死风筱柔的气劲,只
将她的功力压下到平时的六成。


  我一边把脉一边沈思,还不时的偷眼看向风筱柔,但风筱柔却一直一副冷冰
冰的样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我心头暗自苦恼,如果风筱柔有这种心态的话
,那我的计画便实施困难了,现在就先给她一点甜头试试状况,打定主意后,小
心的施展起控心术,将从气由风筱柔的手腕注进体内。


  锁劲确实是一门奇妙无比的武学,虽然锁劲本身对于外来的气劲极为脆弱,
但若是一般人想要由外传输真气来打击锁劲所形成的气蔓时,气蔓便会主动的收
缩,与被锁者的真气贴在一起,外来的真气无法准确的分办出锁劲与被锁者的真
气差异的话,很容易便会伤到被锁者,但我这独门的控心术真气,可以说是锁劲
的克星,由于从气可随心所欲的控制,所以能很轻易的分辨出锁劲与风筱柔的真
气,失去风筱柔真气保护的锁劲很快的便被我杀得落花流水,但剩余的锁劲却迅
速的回聚至风筱柔的丹田,层层密密的包覆着她丹田上的真元。


  风筱柔一开始只是觉得我输进一股微小的真气,但随即发现那股真气竟然将
锁劲一吋吋的抵销,一会儿功夫便已让她的功力回复到九成水准,在讶异之后随
即感到狂喜,一向冷漠面无表情的俏脸也露出一丝喜色,但随即又发现位于丹田
的锁劲并未被消去,反而比之前更糟,眉头一皱问道。


  ‘小典,这是?’


  我面不改色的说道:‘风姊,你体内的锁劲我已经解开九成了,但是在丹田
上的锁劲就有点困难了。’


  ‘什么困难?’


  风筱柔淡淡的问道,虽然口气显得轻松但听得出还是对功力是否能回复有点
关心,只是关心的程度多寡要由我自己去猜了,我装出一副有点为难的样子说道
:‘因为在丹田上的锁劲紧缠着风姊的真元,如果用这方式继续去破解的话,可
能会对风姊的丹田造成伤害,这样对风姊以后的修练会有极大的阻碍。’


  我正经的跟风筱柔解释,风筱柔自己也能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锁劲紧紧的缠
着丹田上的真元,如果不仔细区分的话,连她也觉得要分辨有些许困难。


  ‘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风筱柔闪过一丝失望的表情,随即又回到以往那冷冷的样子,成功的希望再
度增加,我一边暗喜一边说道:‘不是解决不了,但因为它的状况很复杂,为了
能够更清楚的分办它的位置,我需要在最接近它的地方灌输真气。’


  风筱柔听到我的话,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小腹,她当然清楚最接近锁劲的
部位就是丹田,也就是说,我必须将我的手放在风筱柔的丹田上,而且位置极接
近女子最隐私的部位,从未与男性如此亲近的风筱柔不由得为难起来。


  我坐在一旁静静的喝茶,对于风筱柔我没办法用上对付双胞胎和凤清思的方
法,第一,她只对武学、下毒、易容有兴趣,所以无法用对付双胞胎那种先挑起
她们对性事的好奇心这种方式,第二,风筱柔在易容及毒物上有着与她武功齐名
的实力,我无法像对凤清思一样的对她使用药物,虽然不一定会被风筱柔发现,
但我不想冒险。


  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边等待,然后适时的刺激、提醒她一下被锁劲缠身对自身
武功的影响,以风筱柔这样嗜武的个性,她是绝对无法忍受被锁劲缠身的痛苦。


  就在我喝完第四杯茶,准备倒第五杯时,风筱柔说话了。


  ‘小典,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只知道这个方法,至于其他的方法,我真的就不知道了。’


  ‘这………’风筱柔面无表情的思考,让人根本看不出她的想法,我将手中
的茶放到桌上,对着风筱柔说道:‘风姊,如果你担心自己的名声的话,你放心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风筱柔冷冷看着我,片刻后终于点头道:‘好吧,那就拜托你了。’


  我微笑点头,先起身关上房门,接着走到桌旁将烛火吹灭,房间内顿时漆黑
一片。


  ‘小典,你做什么?’


  风筱柔问道,我一边继续关上其他的门窗,一边对风筱柔道:‘风姊,为了
安全,待会要请你将衣物除下,所以我要把房间弄暗,免得彼此尴尬。’


  风筱柔听了心里放心不少,我的要求并不无理,对付锁劲这种诡异的气劲,
妨碍的东西越少越好,但要她这样直接将衣物除下,她实在是办不到,对我这样
体贴的作法有了一丝好感。


  刚好今夜的月色并不明亮,在我将门窗全部关好后,屋内顿时一片漆黑,我
小心的走到房间中央,对风筱柔道:‘风姊,请你将衣物除下,弄好后出个声音
。’


  风筱柔微微的应了一声,然后慢慢的传出一阵衣服跟身体的磨娑声,虽说我
功力大增,但要在黑暗中清楚视物,尚有些困难,仅能大概的看到轮廓,但这样
反而有另一种的刺激,片刻后,风筱柔小声的说道:‘小典,可以了。’


  看着不远处风筱柔未着衣物的模糊轮廓,我便产生一股冲动,小心的走到风
筱柔的背后,我伸手由后面摸上她的俏臀,触感嫩滑柔软又富有弹性。


  ‘啊!小典,你摸错地方了。’


  事出突然下风筱柔惊叫一声,急忙的叫道,这是她今晚第一次的失态,也为
我的计画开启良好的第一步。


  ‘抱歉,抱歉,风姊,我看不到呀,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摸的是那里呀?’


  做戏要做全,我故意装作看不到东西的样子,问着风筱柔,同时运起主气,
与风筱柔体内的从气相呼应,风筱柔又羞又气,隐隐感觉到我手掌接触的位置传
来一种火烫的感觉,热烫热烫的觉得好舒服。


  ‘那、那、那里是我的屁股啦。’


  风筱柔低声叫道,由她语气中便可听出轻微羞意,为了避免弄巧成拙,我不
舍的放弃风筱柔那嫩滑的俏臀,顺着屁股慢慢的往小腹滑去。


  感觉到火烫的触感沿着我移动的路线一路沿烧着,从未感受的舒适快感逐渐
传遍全身,让风筱柔差点呻吟出声,只能依靠着意志力强忍,但身体却逐渐的无
力,等到我的双掌盖上她的丹田时,那火烫感彷彿爆炸般的瞬间席卷全身,风筱
柔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我顺势将她拉到怀里,让她紧靠着我,将从气大量的由风
筱柔的丹田输进,瞬间便将残余的锁劲全数清除,同时开始激烈的刺激风筱柔。


  大量的从气快速的顺着风筱柔的经脉运转,挑逗着风筱柔身上每一处的敏感
,风筱柔再也无法忍受,舒适的呻吟出声,浑身无力的依靠着我的身体才不致软
倒在地,但身上越来越强烈的舒适感,让她的神智渐渐的迷惘起来,无法保持平
日冷静的思绪,下意识的将身体往我身上紧紧靠来。


  把握着机会,我抱着风筱柔坐到椅上,巧妙的将她双腿分开,一手来到她的
胸部上,毫不客气的大肆蹂躏着她饱满的双乳,另一手则顺势来到她的蜜穴上,
手指上清楚的感觉到湿润感,我一边小力的啃咬着风筱柔的耳垂,一边对风筱柔
说道:‘风姊,你都已经湿了呢。’


  ‘不、不要……啊、’风筱柔双手抓住我的手想要阻止我的侵犯,反被我抓
住按到她自己的乳房及蜜穴上,带着她的双手玩弄自己的身体。


  ‘风姊,来看看你自己有多淫荡。看看自己的乳头,都已经硬成这样了,再
看看自己的小穴,都湿成这样了。’


  ‘不、不要这样、呜……’风筱柔哭叫着说道,但身体的感觉却出卖了她,
透过自己的身体及双手,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双乳上的蓓蕾渐渐硬挺,自己的蜜
穴也正不断的渗出蜜液,让她感觉到强烈的羞耻,但由双乳和蜜穴上传出渐渐强
烈的麻痒感,却让她双手不由自主的搓揉乳房,掏挖着蜜穴。


  风筱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当着我的面做出这种事情,但身体就是不听她指
挥的动作着,好像灵魂与身体分开了一般,但却又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传来的快
感,这种从未有过的经验让她在羞耻和屈辱间又有一种新鲜感。


  ‘风姊,来,这个是乳头,你捏捏看,很爽喔,还有这里,这个是阴蒂,揉
她更是爽喔。’


  我像是教小孩一般,一边带着风筱柔的双手,一边在她耳边说着,风筱柔虽
然百般不愿,但身体还是照我的指示动作着,双手用力的揉捏自己的蓓蕾及阴蒂
,嘴里不断的呻吟,语无伦次的浪叫着。


  ‘啊、好、好棒,不、不行……我、我不能这样,啊、喔、啊~’突然,风
筱柔身体一阵激烈的颤抖,蜜液随着尿液一同喷洒出来,屋内顿时充满了蜜液及
尿水的骚臭味,整个人也随着高潮昏迷过去。


  当风筱柔由昏迷中清醒时,她首先发现的是自己的一身武功被人封住,双手
被反绑在身后,整个人被关在一个感觉不到任何光亮的箱子中,箱子的高度比起
风筱柔的身高略矮,而且箱子又是立起的摆置,让风筱柔只能弯腰屈腿着塞在箱
内,没有一会的时间,风筱柔便感觉到极度的难受,但又无计可施,这时她突然
想起自己原本是在我的房间内,最后的印象是她在我的挑逗陷入从未有过的高潮
后昏迷,换言之,她就是被我关进箱子中的。


  在完全感觉不到外界的情形下,根本不知道时间的流逝,风筱柔越来越焦躁
,终于无法忍受的大喊大叫起来,从一开始对我的破口大骂,到后来的好言相劝
,最后变成哀泣求饶,但一直喊到喉咙沙哑,口干舌燥的停下,我都没有任何的
回应。


  “我不会要一直被关在这里面吧?”


  一想到这点,风筱柔便感到一股寒意,越想越害怕,又再次的哭叫起来。


  就这样,风筱柔喊喊停停的不知不久,终于理解到我不会理她的事实,生平
第一次,她感到极度的恐惧感,最后才在又惧又累下,极不安稳的睡去,不知睡
了多久,风筱柔被自己的尿意惊醒过来,她夹紧大腿拼命的忍耐,但尿意就是无
法停止。


  ‘小典!放我出去,我要尿出来了,放我出去呀。’


  无法顾及羞耻,风筱柔不顾一切的对外大喊,但与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回应
,就在风筱柔着急不已的时候,尿水终于超出她忍耐的限度喷洒而出,温热的尿
水沿着她的大腿不断流下,整个箱子中充满了她的尿臊味。


  ‘呜……’痛苦与屈辱的打击下,风筱柔再次的痛哭出声,但还是感觉到一
种解放的快感,又不知过了多久,风筱柔开始感到又渴又饿时,虚弱的对外叫道
:‘水、给我水………’这次外面有了回应了,一个小洞在她的眼前打开,伸近
一根中空的细管,来到风筱柔的嘴边,风筱柔正不知道这是做什么时,一道水柱
缓缓的由细管中流出,风筱柔连忙张口含住管子,用力的吸吮着内中的液体,这
时的她可能就是算是尿水也会喝下去。


  以后的日子,风筱柔根本不知过了多久,只是一直被关在箱子中,食物及饮
水会由管子送进,但排泄出的尿意与粪便却无人收拾,弄得风筱柔难受不已,但
却又只能无奈的忍受,她的尊严及意志也在这段日子中渐渐的消失,这时的她,
只要有人能够救她离开这个箱子,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终于,有一天,箱子被人打开了,风筱柔被许久未见的光芒弄得睁不开眼睛
,等到好不容易眼睛能适应光芒后,风筱柔才知道自己正在一间房间内,而我则
正站在箱子的开口看着她。


  ‘小、小典?’


  对于风筱柔的问题,我只是冷笑着说道:‘想要再被关在里面吗?’


  ‘不要~~!’


  被我的话激起恐惧回忆的风筱柔失声惨叫道,一张小脸变得惨白,我继续说
道:‘不想在被关在里面,以后乖乖的听我的命令,知道吗?’


  ‘是!是!’


  风筱柔连忙的答应,只要能离开箱子,风筱柔什么都能答应,我一把将风筱
柔自箱内抱出,一股恶臭顿时传出,风筱柔脸瞬间变得通红,我也不以为意,抱
着她走进浴室内,解开她的手后把她冲洗干净,在这段期间,风筱柔只是红着脸
完全不敢反抗,显然被关在箱子的这几天给她很大的折磨,让她不敢轻易的反抗



  清洗完毕后,我带着风筱柔回到我的房间,随口命令道:‘跪下。’


  风筱柔几乎是在同时间跪到地上,让我有点惊讶如此的成效。


  ‘你知道你被关几天吗?’


  风筱柔白着脸摇头,我轻轻的比了下手指。


  ‘三天,如果你以后敢反抗我的话,我就会再把你关进去,而且这次会关你
关上一个月。’


  ‘不会,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不要关我呀。’


  风筱柔惊慌的哭道,我冷冷的看着她一会后,说道:‘过来。’


  风筱柔连忙的爬到我的前面。


  ‘以后,你就是我养的一条狗,而你,要称呼我为主人,知道吗?’


  ‘……是,主人。’


  风筱柔低头的跪在我面前应道。


  ‘很好,你说说自己是什么?’


  ‘我、我风筱柔是、是主人养的狗。’


  风筱柔断断续续的说着,身体因为屈辱而微微抖动。


  ‘狗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冷酷的道,风筱柔一听我的语气有点不悦,连忙四肢着地翘高屁股,发出
汪汪的狗叫声。


  我点点头,将脚伸到风筱柔的面前,风筱柔会意的张口含住我的脚,仔细由
脚趾缝舔到脚后跟。


  ‘嗯,很好,真是一条乖狗呀。’


  ‘谢、唔、谢谢、主、唔、主人的夸奖。’


  风筱柔一边吸吮着脚趾,一边说着,一副低贱奴隶的样子,但我很清楚现在
风筱柔会这样的服从我,主要还是因为她现在的功力受制于我,以及对被关在箱
子中的惩罚感到恐惧,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只野狗,只要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她反
咬一口,但只要有一点时间,我便能够让风筱柔像凤清思三人一样完全的服从于
我,想到这里,我不由对今后的日子感到期待。


**********************************


  是梦还是真实呢?


  就在我正为了成功收下风筱柔而兴奋之时,却又突然发现我自己还在我的房
内,眼前是下体一片狼籍昏迷在地的风筱柔,房内还充满着由蜜液的腥味、尿液
的臊味综合而成的淫靡味,一切都没变化,忽真忽假的让我一时陷入迷惘。


  起身打开门窗,清凉的夜风将新鲜的空气吹进屋内,我站在窗前想着这几天
的以前,不到半个月前,我只是一个管理书苑无地位无身份,偶尔下山到妓院找
思倩玩乐的小僮,现在却已经先后占有了凤清思、杜雪儿、杜霜儿,连风筱柔也
差点占为己有,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有一股空虚呢?


  不能否认在一开始时,我对征服了凤清思她们而感到兴奋,但却也为了她们
在过程中的哭泣而内咎,这一切真的是我要的吗?


  抱着头跪倒在地,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梦,适才的梦,在梦中我对风筱柔极度的残忍,但;是为什么?


  风筱柔虽然跟我并不亲密,但就连身为她徒弟的雪儿、霜儿师姐的凤清思,
她也没有好脸色给她们看过,我应该不至于为此对他产生不满。


  抓扯着头发,我只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涨,就像是即将爆开一样,就在我痛
苦难耐时,一个轻微的呻吟声打断了我,转头看去,只见倒在地上的风筱柔微微
动弹一下,发出模糊的呢喃声,我下意识的伸手点住她的睡穴,风筱柔顿时又沈
沈睡去,我呆呆的看着风筱柔一会,接着抱起她走到浴室内,将她清洗干净后抱
到床上,接着清理房内的一片狼籍,全部处理完后,我坐回到床边,静静的看着
风筱柔的睡脸,沈睡中的风筱柔表情一片祥和,完全看不出平日冰冷的样貌,这
才是她的真面目吗?


  那平日的她又是怎样呢?


  摇摇头,我走出房间,信步走向凤清思的房间,刚到房门外,便听到里面传
出雪儿及霜儿的声音,一时好奇,我小心的走到窗边往里看去,只见凤清思被五
花大绑的绑在床上,小嘴被布塞住,而雪儿、霜儿正一左一右的在凤清思两边,
双手爱抚着凤清思的身体,忽而啃咬着凤清思的乳头及蜜穴。


  身体动弹不得的凤清思,在雪儿及霜儿两人的爱抚、啃咬下不断的扭动,嘴
里发出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闷哼声,蜜穴不断的渗出蜜液,雪儿及霜儿两人
也在动作时不时相互热吻,爱抚对方的椒乳,眼前的淫戏让我一时愣住,未加以
阻止,心里想着的是,为何本来清纯可爱的双胞胎却会变成如今这样充满欲望的
样子,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吗?


  先前的痛苦再次的浮现,正当我痛苦的想要呐喊出声时,房内却传出一声惊
叫,原来在雪儿及霜儿两人的爱抚下,凤清思终于到达高潮,突然喷洒出的蜜液
,惊吓到雪儿及霜儿两人。


  看凤清思已到达高潮,雪儿及霜儿连忙将凤清思解下,拿下凤清思口中的塞
布后,凤清思一边喘气一边对着双胞胎笑道:‘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雪儿一边清理着凤清思的下体一边笑道:‘没关系,师伯,我们弄得还可以
吧?’


  凤清思一边动动有点发麻的手脚,一边抱着双胞胎道:‘很不错了,待会休
息一下,换师伯帮你们。’


  双胞胎娇笑不依的在凤清思怀中撒娇,嘻笑一会后,霜儿枕着凤清思的左乳
,听着凤清思的心跳说道:‘不晓得师傅到时会不会跟我们一样?’


  雪儿也一样的枕着凤清思的右乳,闷闷的答道:‘不知道,师傅跟我们不一
样,到时候会不会受不了呀。’


  我在窗外听了,胸口顿时一窒,雪儿的话正好命中我的烦恼,我只是一昧的
想说要将风筱柔收下,但却没考虑到风筱柔本人的心态,一个原本好端端的人,
却无缘无故的被人收成奴隶,她们会怎么想?


  正当我在窗外苦恼时,房内的凤清思却伸手在双胞胎头上轻敲一下,抱着两
人笑道:‘傻瓜,你们在怕什么?主人会有办法的。’


  雪儿抱着凤清思,抬头问道:‘师伯,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对呀?’


  凤清思一楞随即又笑道:‘傻瓜,我们又没嫁人,也没有定下誓约的对象,
有什么不对的?’


  ‘可、可是……’‘别可是了,再说,主人也是喜欢我们,才会收我们当奴
隶的,而且我们现在的生活有变吗?’


  双胞胎一同低头想着,这几日来,除了不时的与我欢愉外,她们确实没有过
的跟以往不同,而我每次不同的花招,层出不穷的奇怪道具,每一样都让她们感
到刺激有趣,仔细想想这样的生活对她们来说,也没什么不好。


  双胞胎想通这点,抱着凤清思笑道:‘师伯,我们懂了。’


  ‘这才对,来,师伯好好奖励你们。’


  ‘啊!’


  看着房内再次的春色无边,我悄悄的离去,心想着凤清思刚刚说的话,是呀
,将她们收为奴隶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让她们高兴就好,何况她们自己也对这样
的方式感到愉快,我何必想那么多呢?


  想通这点,我又再次的回到房内,床上的风筱柔仍然在沈睡着,我跟着脱下
衣服躺在她旁边,报着她柔软的娇躯,闻着她身上的清香,慢慢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便被怀中的佳人激烈的扭动弄醒,睁眼一看,风筱柔略显发
怒的双眼正瞪着我,身体正不断的想要挣出我的怀抱。


  ‘风姊,你的锁劲刚除去,短时间内会全身无力,不要再乱动啦。’


  我打个呵欠,淡淡的说道,风筱柔一听,挣扎顿时停止,冷声说道:‘这是
怎么回事?’


  我仍然抱着风筱柔,将头枕在她的丰乳上,惹得风筱柔发出一声惊呼,正要
开口怒斥时,我开口说道:‘昨晚你玩的不是很愉快吗?’


  昨晚的放荡随着我的一句话又让风筱柔再次的想起,原本要出口的怒语顿时
消失,羞愧的不知如何是好。


  ‘风姊,我知道你练的是玉冰诀,讲的是无欲之心,不过昨晚你还真浪呢,
不但叫的又淫又荡,最后还爽到尿出来,那样子还真想让人看看。’


  ‘闭嘴!啊!’


  风筱柔怒叱一声,但随即化为一声呻吟,我用右手柔捏着她的阴蒂,左手按
压着她的乳房,笑着道:‘风姊,这样叫多好听,不要那样冷冰冰的嘛,好好的
一张脸冷成那个样子,多可惜。’


  ‘你、闭、啊、啊、不、不要、不要弄、啊、啊、’想不到风筱柔竟然敏感
至此,在我的爱抚下,连一句话都说不完,风筱柔索性闭嘴,强忍着身体传来的
酥麻感,我也不以为意,在她的蜜穴轻抹一下后,伸到她眼前,让她清楚看见手
指闪闪发光的蜜液。


  ‘你看看,都湿成这样了,连凤姐也没这样敏感呢?’


  ‘你、你连师姐……’被我的话吸引注意力,风筱柔惊讶的叫道,我笑笑的
蜜液抹在她的嘴上,起身说道:‘不只凤姐,雪儿、霜儿都已经是我的人了。风
姊,相信我,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刻意的加重最后的几个字,慢慢的离开房间下楼,只剩下还未从惊吓中回
神的风筱柔呆呆的躺在床上。


  ‘风儿,吃饭了。’


  我端着餐盘走进房间内,风筱柔正一身大汗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看到我进
来后,轻声的呼出一口气,我看了后摇摇头,拿起床边的白巾弄湿扭干后,仔细
替风筱柔擦净身上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