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虐7
淫虐7

 ‘风儿,不是我要说你,早跟你说了,不要在吃饭前冲穴,对身体不好。’


  风筱柔不做抵抗的任我擦净脸上的汗水,接着沿颈部一路的往下擦去,经过
双乳、蜜穴、双腿,全身都擦得干干净净时,风筱柔已经满脸羞红。


  将白巾洗净后,我端起餐盘坐到床边,抱过风筱柔后,像是喂小孩般的一口
一口喂她,小心的等她咽下一口后,才换上另一口,吃上几口后喂上口汤,不一
会三菜一汤便空空如也。


  将空的餐盘端上桌后,风筱柔害羞的低声道:‘主、主人,麻烦一下………
’我会意的走到风筱柔旁边,抱起风筱柔后走到茅房,从背后抱着风筱柔,双手
抱着她的大腿往两侧分开,像是哄小孩撒尿般的姿势,风筱柔红着脸偏过头去,
稍过一会后,金黄色的水柱由风筱柔的蜜穴喷出,排尿完毕后,我抱着风筱柔走
去浴室,用水将风筱柔的蜜穴冲洗干净后再用布擦干,接着又抱她回床上躺下。


  ‘晚餐我再来看你。’


  丢下一句话后,我端着餐盘离去,走出房间在门口稍微的停顿一下,一如以
往的听到风筱柔隐忍许久的轻柔呻吟。


  由于身体被从气所制,风筱柔除了颈部以上,全身根本无法动弹,不论是进
餐、排泄、洗澡,风筱柔都必须依靠我来完成,要是我没有空的话,便会由凤清
思或是雪儿与霜儿来做,一开始风筱柔根本不愿接受我的帮助,但在饿上一天后
,我跟风筱柔说道:‘你现在不吃随便你,但到时候你身上都是大小便时,就一
样不会有人来帮你。’


  几句话便让风筱柔放弃消极的抵抗,女人一般都喜欢干净,就算是一流的杀
手也是一样,再说这样子的抵抗只是让她逃脱的机会变得更少而已,冷静下来的
风筱柔很快便想通了这层道理。


  不过即使是想通了,但全身赤裸的任人摆弄,风筱柔仍是感到屈辱无比,更
别提要在男人的面前大小便,一开始风筱柔死忍了三天不大解,还是我觉得情况
不对,强制性的抱她到茅房内浣肠,之后为了避免她又做这种事情,每天早上都
会由我亲自替她浣肠一次,第一次要为她浣肠时,风筱柔宁死不从。


  ‘你自己想清楚,是要像昨天一样,让我闻你那臭死人的大便,或是让大便
大在自己身上,还是现在我用药水帮你消臭,除非你能永远不大便,否则就给我
选一个。’


  我狠毒又下流的对风筱柔说,在同样屈辱的选择中,风筱柔只好选择屈辱较
低的一种,于是每天早上她都必须被我摆成趴在地上,挺高屁股露出菊蕾的姿势
让我帮她浣肠,一开始她是将头埋在手臂中低声抽泣,后来渐渐的习惯后,她便
只是因为羞怯而不敢抬头。


  全身赤裸、让我浣肠这二点外,我也威胁风筱柔在我面前要称我主人,没什
么特别理由,只是听一个美女称自己为主人,让我有点爽而已。


  经过那晚的顿悟,我对凤清思及双胞胎的态度也有所不同,我不再强硬的要
求她们去配合我,而是找出她们的喜好或弱点来诱惑她们,让她们自己去接触、
陷入性爱的欢愉中。


  对于这样的作法,收效非常良好,三人对我的臣服,已渐渐不再有之前那种
迫不得已的勉强感,也会主动的找出我的喜好而配合我,彼此都在对方身上获得
满足。


  每晚,我都在风筱柔身边与凤清思或是雪儿、霜儿欢好,有时更是四人一起
,完毕后就倒在风筱柔旁边相涌而眠,刚开始时,凤清思及双胞胎因为第一次在
外人面前而有些不安,但在我半强迫的要求下,她们很快的便投入,而风筱柔也
对于师姐及徒弟的淫荡姿态感到不敢置信,在怒斥哀求都无效下,索性每次都是
闭上眼睛,消极的抗议。


  不过我知道她常在以为我们没注意到她时,微微的睁眼偷看,这些她自以为
隐密的小动作完全落在我眼中,我也不加说破,只是静静的将她的反应记在心里



  日子慢慢的过去,风筱柔也逐渐的习惯这种日子,喊我主人也渐渐喊得顺口
了些,但我也在这时发现,原来风筱柔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即使已经习惯了,
但每一次她都还是会羞红着脸,不敢看我,这时的她一副小女人样,真是惹人爱
怜,让我时常故意弄得她羞红着脸,欣赏她娇羞的美态。


  这天,我一如往常的端着早餐走进房内,刚睡醒的风筱柔转头看我,正要打
招呼时,却被我腿边的人吸引住注意力,惊叫道:‘师姐!’


  原来凤清思全身赤裸,四肢着地的趴在地上,嘴里塞着一颗小球,上面还打
了几个洞,双乳上那粉红的蓓蕾分别夹着一个铃铛,爬行时不断的发出阵阵叮当
声,最让风筱柔震惊的还是凤清思的臀缝中插着一根长长的雪白色狗尾巴,颈上
的项圈挂着一条细致的银炼,炼条的一端握在我的手中。


  看到风筱柔惊讶的样子,我笑笑的将餐盘放到桌上,走到床边坐下,一边梳
理着凤清思的头发,一边对风筱柔笑道:‘昨天凤儿突然对我说想尝试下当母狗
的滋味,所以今天一天我让她当当母狗,享受一下。’


  风筱柔楞楞的看着正一脸陶醉的享受我的梳理,还用柔软的双乳磨娑着我的
腿的凤清思,一时不知要说什么。


  我笑笑的拍拍凤清思的头,凤清思立即乖巧的趴到床边,模样真像是只小狗
,我拿起餐盘又坐回床边,拿起一个装了食物的小盆放到地上,解开凤清思嘴上
的塞口球,凤清思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后,趴在地上低头吃食起来。


  我如以往的抱过风筱柔开始喂她,但这次风筱柔确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两
眼紧盯着地上的凤清思进食的姿态,在我将食物喂到一半时,风筱柔摇摇头表示
吃不下了,但双眼依然离不开凤清思,我将晚盘收到餐盘上,抱起风筱柔走进茅
房,一如以往的让风筱柔趴下,屁股垫高。


  ‘主人,不要,今天不要,拜托您。’


  风筱柔低声的哀求着,应该是感觉到凤清思的存在吧,早已习惯浣肠的风筱
柔第一次开口拒绝我,我笑着用手指按摩她的菊蕾,看着风筱柔羞红着脸微微喘
气的娇态说道:‘不要担心,凤儿听不到的,来,放松。’


  风筱柔知道我不会改变心意,只好转过头去,放松菊蕾周围的肌肉,感觉到
一股滑腻的液体涂在菊蕾上,接着有异物慢慢的进入她的菊蕾,她咬着牙忍住呻
吟的冲动,再次的放松自己的菊蕾,最近身体越来越敏感,常常我的一些接触便
能带给她刺激,更别提示这样的强烈刺激了,菊蕾中的异物逗留一会后便抽去,
接着一根细细的管子插进,一股冰凉的液体涌进她的菊道,风筱柔倒吸一口气,
满头汗水的强忍着。


  我将水袋中的药水全部灌进风筱柔的菊蕾后,抱起风筱柔走到马桶边,对着
马桶按摩着她微微凸起的小腹,没一会的功夫,风筱柔低哼一声,一道深褐色的
液体自风筱柔的菊蕾处喷出,传出一股药味,好一会后才喷洒完毕,一如以往风
筱柔的小脸已经红通通的,清洗完毕后,我抱着风筱柔回到房间,凤清思这时正
趴在地上小歇着,看到我起身兴奋的摇着屁股,雪白色的尾巴随着屁股摇动而左
右晃荡,嘴上的塞口球已经又塞了回去。


  将风筱柔放回到床上时,我顺手在风筱柔的蜜穴上抹了一下,风筱柔全身一
抖,差点呻吟出声,硬声声的忍住后,惊慌又带点幽怨的看着我,但看到我手指
上那湿亮的痕迹时,风筱柔的脸又再度通红。


  我压下身子在风筱柔耳边低声道:‘今晚,我要你。’


  不等风筱柔回答,便又牵着凤清思走出房门,躺在床上的风筱柔脸色一阵红
一阵白,不知是期待还是害怕,但蜜穴中的蜜汁却不受控制的慢慢渗出。


  牵着凤清思慢慢的走到后山后,解开凤清思的塞口球,随便找个地方坐下,
凤清思乖巧的爬到我身边趴下,我和缓的摸着凤清思的头发,看着蓝天一言不发
,凤清思也知趣的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趴着。


  ‘凤儿,我的武功现在怎样?’


  我突然无头无脑的问了一句,凤清思先是抬头想了一下,才小声说道:‘比
雪儿、霜儿高出许多,但还差我与师妹一截,在江湖上大概只能排列在三十到四
十之间。’


  ‘是吗?不高也不低呀……’我喃喃的自语说道,接着话题一转‘当母狗好
玩吗?’


  凤清思脸色微红,点点头说道:‘好玩,感觉好新鲜。’


  ‘那以后都让你当母狗好吗?’


  我笑着说道,伸手摸摸凤清思的悄臀,凤清思扭扭身子,笑着说道:‘只要
主人高兴,奴儿永远都当母狗。’


  我哈哈大笑,抱过凤清思低头痛吻,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至少目前只能
用来当笑话讲,所以凤清思才会这样子不当一会事,但这句话也可能是凤清思现
在真心的心愿也不一定,不过目前我并不想去深究这个问题。


  再抬头看看蓝天,突然很想去江湖上走走,江湖呀,那个定义不明的地方。


  拉拉铁炼,淡淡说道:‘走吧,再去散散步。’


  ‘主、主人,我、我想尿尿。’


  凤清思突然红着脸说道,我先是一顿,随即说道:‘那就尿呀。’


  ‘呃?在、在这?’


  凤清思略带惊讶的问道,但眼神却开始闪烁着光芒,我笑着说道:‘不是说
今天要当一天的母狗吗?母狗是不会上茅房的。’


  ‘是、’凤清思低头应了一声,爬到一棵大树旁,侧过身子抬高右腿,一道
金黄的水柱喷洒而出,当尿完后,凤清思还似模似样的抖抖腿,爬回到我身边,
我摸摸她的头笑道:‘下次让雪儿跟霜儿试试,一定很好玩的。’


  ‘主人,干脆让我们四个一起来,那一定更好玩的。’


  凤清思兴奋的笑道,满诱惑人的提议,或许可以试试。


  深夜时分,凤清思的房内传出阵阵的呻吟声。


  ‘嗯~啊………那、那里、啊……好棒……’风筱柔无法自制的发出舒爽的
呻吟,我一身大汗的坐在风筱柔旁边,双手快速的在她身上游走,揉、捏、扳、
打各种不同的方式轮番交替的使用,帮风筱柔按摩筋骨。


  由于风筱柔全身穴道被制,为了避免长久下来会造成筋骨的损伤,我每晚都
会替风筱柔按摩筋骨放松身体,女人也真是奇怪,叫床的时候拼命的忍耐,好像
多丢脸一般,结果按摩的时候喊叫的声音跟叫床没两样,真是莫名其妙,搞得我
肉棒涨得难受。


  按摩完毕后,我将一身大汗的风筱柔抱起,毫不客气的按着风筱柔充满弹性
的乳房,风筱柔微微颤动一下,就没有动作的任我施为,我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
按着她乳房,一边淡淡的说道:‘怎么都不反抗?’


  ‘反抗有用吗?’


  风筱柔悠悠的说道,我微笑一下,手指在风筱柔身上连点,风筱柔感觉全身
一轻,身体又再度活动自如,原本被封锁在丹田的真气也获得解放,她不敢置信
的动动双手,再看看我。


  ‘要反抗吗?’


  我静静的说着,双手环抱住风筱柔的纤腰,让风筱柔的身体贴在我的身上,
这个距离风筱柔绝没有失手的可能,只见风筱柔眼神闪烁不定,玉手抵在我的胸
口,迟迟没有动作,我只是定定的注视着风筱柔。


  ‘……………’彼此僵持许久后,风筱柔收回抵在我胸口的玉手,将头贴在
我胸口,低声说道:‘坏蛋……’我一手轻轻的在风筱柔的粉背上游动,微笑的
说道:‘怎么都不反抗?’


  ‘人家的身体都被你看完了,反抗能做什么?’


  风筱柔依然是那股幽怨的口气,我不死心的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说
道:‘就这样?’


  风筱柔想要别过头去,但脸却被我的手固定住,无奈下,脸红的说道:‘人
、人、人家认输啦,随便主人处置奴婢就是了。’


  这几日来,风筱柔便一直处在任人摆布的状态,先是一时失察,被我以奇怪
手法制住功力及身体,接着就是梳洗、排泄、用餐都要在一个男人的注视、协助
下进行,更惨的是还要每晚看着自己的师姐及徒弟,极尽淫荡的在我之下浪叫呻
吟,一开始她也曾经想要寻死,但内力被制使她无法自断经脉,想要咬舌自尽却
又使不上力,所以没多久她就放弃这个想法了。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风筱柔的心态慢慢有了变化,她逐渐的习惯在我的帮助
下排泄、进食、梳洗,羞涩依旧但已不再感觉屈辱,也能感觉得到自己在心里已
经渐渐的依赖我,与专门负责情报的凤清思不同,属于行动组的她,出卖肉体来
暗杀目标并不是第一次了,但她对那几次的感觉,只有难受及恶心,所以每晚目
睹凤清思及雪儿、霜儿那浪荡的姿态,风筱柔在羞涩之余也感到好奇,对于她们
的行为也没有感到轻蔑,反而有股浓浓的嫉意。


  在我适才解开风筱柔的束缚时,风筱柔也曾经在脑里起过杀念,但当她的手
碰触到我的胸口,杀念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那一刻风筱柔便清楚的知道,自己
的心已经在之前便沦陷在我身上了,她最羞耻的一切,都展现在我面前时,便已
注定她臣服的命运,只是她还嘴硬不愿承认罢了,但在我半强迫下,她终于亲口
的承认我主人的身份。


  亲耳听到风筱柔臣服于我,胸口充满了征服的喜悦,将她放到床上后,我充
满优越感的开口说道:‘那么以后你就跟凤儿她们一样都是我的奴隶了,知道吗
?’


  风筱柔微红着脸,跪在床地微微垂首低声道:‘是,奴婢知道。’


  ‘接着要做什么,你知道吗?’


  ‘是………’小声的回应之后,风筱柔爬到我的面前,双手托起我的肉棒,
小心的含住,适才我才出了一身大汗尚未清洗,肉棒上充满汗味及腥味,但风筱
柔毫不在意的照着自己这几天所见到的开始认真的舔弄着我的肉棒,我抚弄着风
筱柔的头发,一边轻轻的摆动下身,让肉棒微微的在风筱柔口内抽动,风筱柔配
合着摆动身体,舔弄改为吸吮,但舌头依旧在口内灵巧的在龟头周围舔弄,虽然
在动作中带着生涩感,但却感觉得出她的认真。


  我拍拍风筱柔的头,风筱柔听话的抬头望着我,我开口说道:‘双手背在背
后,把双腿分开蹲着,让我仔细看看。’


  ‘是。’


  风筱柔柔顺的照着我的指示动作,先退后一点接着蹲起身子,尽量的双腿分
开,双手背到背后,让前面的美景完全展现,看着风筱柔圆嫩丰满的乳房随着呼
吸有规律的起伏,蜜穴上整齐的阴毛微微的开合着,因为羞涩而呈现粉红色的肌
肤,让这早就被我看遍的身体出现了另一种诱人的风情,即使在心理上已臣服我
,但摆出如此羞人的姿势,还是让风筱柔偏过头去不敢看我,看着她那娇羞的每
感让我一时看得失神。


  ‘主人……’风筱柔羞声的低语,我猛地回神过来,摸上风筱柔的蜜穴,本
来还有些干涩的蜜穴立即变得湿润。


  ‘还是这么敏感呀。’


  我感叹地说着,手指灵巧的在风筱柔蜜穴中掏弄、转动,风筱柔低声喘息,
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但仍尽力的保持着姿势不动。


  ‘真漂亮呀。’


  我抽出手指,轻轻舔了下,称赞道。


  ‘谢、谢谢……’风筱柔喘息着说道,蜜穴渗出的蜜汁慢慢的滴到床上,浸
湿了床单,我一边欣赏一边微笑着说道:‘下次让你跟凤儿她们一起摆这个姿势
,一定很好看,你说是吧?’


  ‘哈、哈、是、是的。’


  风筱柔红着脸回答着,双眼盯着我的肉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说什么吗?’


  我故意的问着,明知风筱柔容易害羞,但我就是很喜欢这样逗她,风筱柔吞
口口水后,小声的说道:‘主人,奴、奴婢要………’‘要什么呀?’


  ‘要、要、’风筱柔小脸像火烧般通红,但结结巴巴的就是说不出口。


  我看着风筱柔的窘态,不忍在逗她,躺下说道:‘自己动作吧。’


  ‘是,谢谢主人。’


  风筱柔连声道谢,移到我的上方,双手小心的扶着我的肉棒对正自己的蜜穴
,慢慢的坐下。


  ‘嗯~’发出声满足的叹息后,风筱柔身体便慢慢的动作起来,上下的套弄
我的肉棒,当渐渐习惯肉棒的大小后,风筱柔的动作便渐渐激烈起来,原本一直
压抑的声音,也再也压抑不住的脱口而出。


  原来与有经验的成熟美女干是这样的美好,我一边想着一边配合着风筱柔的
动作,让每次的挺动都更加的深入,也让风筱柔的叫声一次比一次大。


  ‘嗯,真棒,你跟几个人干过。’


  我一边享受一边问风筱柔,风筱柔努力的忍受肉棒带来的刺激,尽量使自己
的声音平和的答道:‘七、七个,啊……’我没兴去知道那些人是谁,反正大概
都挂了,我继续的说道:‘才七个,技巧就这么好啦。’


  ‘没、没有、啊啊、’风筱柔尽力回答着,泪水及唾液不受控制的自她的脸
颊及嘴角滑下,显然人正受到极大的快感。


  大概差不多了,我心理这么想着,用力将肉棒往上一挺,深深的顶进风筱柔
的花心,风筱柔尖叫一声,身体不断的颤抖,我抱着无力倒下的风筱柔顺势一翻
,变成她下我上,托起她的俏臀,配合风筱柔诱人的呻吟,开始激烈的冲刺。


  将近半个时辰的冲刺,刺激的风筱柔连叫都叫不出声,身体无力的在我冲刺
下抖动,眼睛也开始翻白,嘴巴张合着却发不出声,看风筱柔快撑不下去,我终
于放松精关,一股滚烫的热精深深射进风筱柔的花心,在一声充满欢愉的尖叫后
,风筱柔无力的摊倒在床上。


  交代凤清思照顾疲累昏睡的风筱柔后,我回到秋书苑,独自一人站在秋书苑
的屋顶,感受着刺骨的寒风,风筱柔也被我征服了,但心里的空虚却还是莫名的
存在,但却没有任何的头绪能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


  注视着远方朦胧的山影,我突然对那片模糊的大地起了兴趣,江湖,或许会
有我要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