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超级荡妇
超级荡妇

前一段时期,有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后,发现门前停发着一俩车,大门紧闭。
  我觉的不对头,就轻轻打开门,听见卧室里面男女嘻嘻哈哈淫笑不停。女的是我老婆的声音,男的听不出来是谁。听见男的说:「你老公不回突然会来吧?」我老婆说:「放心,六点以后」。这骚货竟然背着我在家里和别的男人鬼混!
  过了一会儿听见咕叽声,好象是吃冰棍,男的说:「溅货,好好地唆鸡巴,唆的硬硬地才能日你的骚 。」

  又过了一回儿好象是操起 了,听见我老婆说:「心肝用力日我,骚 痒的厉害,就欠鸡巴操。」……后面的话哼哼咭咭听不清楚。

  又听男的说:「我的心肝小骚 ,日的你爽快吗?」我老婆说:「真爽快…
  …美死我了……你真是我的亲宝贝……哎哟……「。男的又说:」你这个欠鸡巴日的卖 货,我操 的功夫如何?「我老婆说:」哎唷……哎呀……我的亲爸爸……亲鸡巴汉子……真会日 ……日死淫妇了……「。男的说:」挨鸡巴日的骚货,母狗,多叫爷爷几声好听的,我会用大鸡巴日的你飞上天「。……我老婆又喊叫说:」我是卖 货……我是千人日。万人操的骚 ……哎唷……我的亲爸爸……亲鸡巴爷爷……我的俩片骚 就是让我的鸡巴爷爷日的……「这骚货竟然让奸夫操的胡乱叫床。操完 俩人在里面又鬼混了很长一会那男的才开车走了。
  我进门后我老婆还躺在床上,没穿衣服,嘴巴边还有精液,看来我老婆把那家伙的精液都吃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对我说,那是她公司的老板,已来往了半年多时间。难怪她的薪水这段时期一个劲猛涨,原来是操 钱。有几回她回家后就赶快换内裤,洗下身,原来在公司就让人给操了。我说无所谓,彼此彼此,只要爽快就行,而且有钱赚。我让她把她的老板带到家里大家一起来玩,后来我们就都放开了。那老板的老婆也让我给操了个不亦乐乎。

  有一次我老婆把她的俩个同事叫到我家里把她操了个一塌糊涂,操完 之后,一个家伙对我和我老婆说让我们第二天到他家玩,我老婆马上同意,临走时又把那俩个家伙的鸡巴掏出来唆了一回,说:「回到家好好养精蓄锐,把我的这俩根宝贝鸡巴保养好,明天好好地操我」。他说:「放心吧,我再联系俩个人,有一个以前曾经日过你的 ,明天让你的骚 过足瘾。」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我和我老婆到了她同事家,发现除了昨天那俩人,还有俩个人,有一个看来以前日过我老婆,上前就在她的俩腿中间摸了一把说:长时间没见面, 痒了吧?我老婆说:就等你来操。那家伙说:咱们今天晚上要玩痛快,我提议把咱们的老婆(我老婆竟然成了大家的老婆)衣服脱光,眼睛蒙住,让她用嘴巴唆每个人的鸡巴,然后看她能不能猜中这是谁的鸡巴,轮换着来,每轮下来,猜中的可以用鸡巴日五十下 ,猜不中的每次罚他一百元给我们的骚老婆。大家鼓掌同意,我老婆说:不行,那我唆鸡巴时 里没有鸡巴出入太难受。
  那个家伙说:唆鸡巴时你的 里插一根塑料鸡巴,要是掉出来,要拔一根 毛以示惩罚。

  说完,从柜子里取出一根粗大的假橡胶鸡巴,有一尺多长,直径足有五公分,他让我老婆爬在地上,肥白的大屁股撅起来,手在 眼子上摸了一下,摸了一手淫水,说:这骚货还未操, 里就流了这麽多骚水。用舌头在 眼里吸舔了一会,就把假鸡巴插了进去,来回抽弄了几下,把半截插在 里面,半截露在外面。我老婆说:这假鸡巴没有真鸡巴热乎劲,但一下能操到 心子,比较粗大,把 眼夯的实实的,感觉挺爽快的。那家伙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用一块黑布将我老婆眼睛蒙住,站起来说:游戏开始。

  我们五个人坐成一排,我老婆就摸着爬过来抓住一个人的鸡巴含在嘴里,先深深地含到鸡巴根,又用舌头舔了舔鸡巴头上溢出的精水,看来是想通过嘴巴量一量鸡巴的粗细长短,再尝一尝精水的味道,来判断这是谁的鸡巴,真聪明!因为五个人中有四个人的鸡巴操过她,她是了如指掌。屁股后面的半截假鸡巴就好象母狗尾巴上下左右不停地晃荡。第一轮下来,猜中了包括我在内的三个人,假鸡巴掉出来二次,这样我们三个人每人操了五十下,那二人分别给了我老婆一百元,拔了俩根 毛,又把假鸡巴塞进 里,开始第二轮。后来我老婆就输的多了,因为这几个家伙有的在鸡巴头上抹了蜜,有的蘸了饮料,有的把我老婆 门边流出的淫水擦在鸡巴头上,这样她就尝不出精水的味道,失败率就逐级提高。五轮下来, 毛就拔了十多根。

  随后我们五个人就围成一圈,鸡巴轮番在我老婆的嘴巴来,骚 里进出不停,插不到的就抓住鸡巴在脸上,奶头上,肚子上磨蹭,玩了一会,有的就撑不住射了精,我老婆兴奋的高潮连连,嘴里喊叫:「我的心肝鸡巴……用力操我……日我的骚 ……我的亲鸡巴……日死淫妇了………」一个家伙说:「骚货,今天要让你过足瘾,要日烂你的骚 。」我老婆说:「日吧……我是烂货……淫妇……」。
  胡乱操了一会,一个家伙对正在日 的那个说: 「你先停一停,我用手操一操这淫货的骚 」。

  这家伙在 上拍了俩下,一手捏一片 皮向俩边分开,露出 眼里的粉红嫩肉,只见淫水夹杂着精液向外溢个不停, 眼里狼籍不堪。他用三根手指头抽弄了起来,另外一支手在 门边摸个不停,这时我老婆的骚劲又上来了,吐出含在嘴巴里的俩个鸡巴头,连声喊叫:「啊……啊……恩……恩……我的亲汉子……我的亲鸡巴爹……你把淫妇的骚 弄的好爽快……哎哟……啊唷……我的骚劲来了……啊唷……」。

  只见我老婆浑身开始颤动,一只手抓一根鸡巴就往嘴巴里乱塞,用手正在操的那个家伙说:「快来看,这骚货的高潮又来了,骚 还会动」。那家伙用手把 眼撑开,只见 眼里的嫩肉一张一合,不停地蠕动。这家伙连忙把鸡巴插进去,「扑滋-扑滋」猛抽猛插了几下,把鸡巴深深地插到 心子里停住不动,眼睛闭住说:「啊呀……哎哟……淫妇的骚 会夹鸡巴……爽快……哎哟……太紧了……抽不动了……不行了……我要射精了……」。这家伙闭住眼睛抖动了几下,把精液射入我老婆的 里,抽出鸡巴。另一个马上接着又把鸡巴插了进去,不一会也射了精,前面那俩个家伙的鸡巴还在操我老婆的嘴巴,我老婆抓住不放,我连忙补空把鸡巴插入 里,因为 眼里面装了俩个人的精液,感到滑溜异常,大力抽弄了几下,也交了帐。这时前面那俩个家伙忍不住就在我老婆的嘴巴里射了精,她把全部吞咽了下去。这时我老婆的高潮还未完全过去,一个家伙抓住橡胶鸡巴塞到 里进进出出弄了几下,我老婆才不动了,过了一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真舒服,浑身通泰」。她摸了一把 门说:「这几下可把这俩片骚 操美了,瞧,精液都灌满了。」

  ……

  那晚上我们都住在她同事家,我第二天早上八点多起来后,发现我老婆还跟那几个家伙滚在一起睡觉,嘴里含着一根软鸡巴,嘴巴边还有精液的痕迹,那根橡胶鸡巴还插在 里头, 门边湿乎乎的,昨晚上我睡的早,看样子他们把我老婆整整操了一晚上,一个个睡的跟死猪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