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金庸世界:重生之朱慈烺(原创,首发,不定期更新)
作者的话:序章和第一章就是交代个背景,不涉黄,要看激情的,从第二章开始看起吧。
序,逃亡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军攻破北京,好巧不巧,此时我穿越到太子朱慈烺的身上,融合了记忆,我知道这里(此时空)与现实时空的历史有所不同,蒙古、契丹、金、宋、大理、清同时存在,大概就是下面这张图所示:

庙堂之上是这些,而江湖上还有丐帮、全真、少林什么的。我急忙去找崇祯,我知道凭借我自己的力量无法出城,看能不能通过锦衣卫,东厂什么的逃出去。
一路走过去,平日里繁荣的京城已经变得鸡飞狗跳,虽然闯贼已经破城,但此时仍尚未进入内城,没想到内城确先乱了,一些胆大的市井泼皮趁此时无人管理,开始烧杀抢掠….
远远便见一穿黄袍中年男子悲道:“朕非亡国之君,奈何全是一群亡国之臣!”说着便要提剑去杀那群啼啼哭哭的妃子。见我来了,崇祯手里一滞,那群妃子便一溜烟跑了,顿时只剩我和坤兴公主。

坤兴公主
崇祯见众人皆弃自己逃命,心中更是悲伤,一摆手,叹道:‘“罢了,随他们去吧!”转身对我说“今京城被破,朕得死社稷!”边说边把传国玉玺递给了我,“朕死以后,你就是大明朝的皇帝了,希望你能光复社稷!我让王承恩取了本嘉靖帝珍藏的顶尖道家内功心法《太极诀》,你去找他拿吧!”
说毕,便在一蓝色袍服上大书:“朕自登基十七年,虽朕薄德匪躬,上干天怒,然皆诸臣误朕,致逆贼直逼京师。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找王承恩拿了秘籍,没想到他却拉了拉我的袖子,悄悄对我说“承蒙皇爷恩宠,这些年,也有人给了我一些孝敬,太子拿去使吧!”说着便递给我一沓银票,估摸着有10万两吧。
“另外,我这里有一个贴身服饰的小太监小葵子,自小练功,路上就让他保护你吧!,”
交代完,二人便自挂东南枝。
………
开局就是亡国,手里只有一部秘籍,一个太监,一个妹妹。还要我复国,搞什么?玩游戏的话这就是炼狱级难度啊,还玩个鸟啊?!!!
。。。。。。
还好我们逃出了京城,躲进一个破庙。
深夜来临,我们围坐在小火堆边,商量未来的出路
“哥,我们怎么办呢?” 坤兴公主问道(为了不暴露身份,不敢称皇兄)
“北方是蒙古,清,西面是金,这些游牧民族一直对我们有觊觎之心,不可去,宋之所以与我们交好,是希望我们在前面顶住蒙、清、金的兵锋,现在闯贼势大,保不齐会把我们献给闯贼,也不可去!陆上皆不可去!”我说道。
“陆上皆不可去,那么,太子是想去找郑家?只是郑芝龙当年投降我朝也是迫不得已,现在这局势,难免会有二心吧?”葵公公问道。
“郑芝龙自然不可完全信,但是他儿子郑森却对我朝忠心耿耿,完全可以相信!”
郑森,葵公公是知道的,对于他,也是十分放心。 就这样,我们敲定了下一步计划。
看着嘉靖帝珍藏的秘籍《太极诀》,我内心一群又一群羊驼跑过,MMP,估计崇祯也没看过吧,上卷讲内家功,下卷讲外家功。可是为毛内功是双修功法???而外功又只能是有一定内功基础的人才能练。我只好把下卷给葵公公,毕竟他现在强一分,我们保命的机会便多一分!而我自己开始背《太极诀》。
“谓太极者,阴阳和合也。水火既济,阴阳相契,育物新民,参天赞地……”
花了半夜,我总算把秘籍背熟了,背完秘籍我就把它烧了。没想到此时追兵追上来了。
……
跑到了天津渡口,由于船家不敢载我等,我们只好抢了搜船,我们忘了我们不会划船,结果遇到了台风,打翻了船,我等就此失散……

第1 章 前戏
(因为我喜欢蓉儿,所以我觉得要YY她,也得有点仪式感,所以说这章讲怎么产生感情,而我性子也比较急,所以下一章就可以吃了)
海岸边
“喂!醒醒,还活着吗?再不醒,我就拿尿呲你啦!”朦胧中,我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脸。
为了不让尿呲,我赶紧努力睁开眼,只见一小乞丐蹲在我面前,笑嘻嘻的看着我。我挣扎了半天,却因为虚弱站不起来,还是小乞丐扶着,我才站好。
给小乞丐鞠了一躬,我说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兄台想去哪儿吃饭,我请”
“呵!你有钱吗,你昏迷的时候我可摸过了,你身上一文钱都没有,拿什么请?”
我才想起来,我把银票、玉玺什么的全让坤兴公主拿着,自己现在可是身无长物!
于是我去当了衣服(太子嘛,衣服还是不错的),换了2两银子,另外找当铺老板要了一件破衣服穿上。

我和小乞丐去了镇上最好的酒家,我问道“兄弟吃点啥?”
小乞丐冷冷的说道:“吃什么你都请吗?”
“当然,当然。”我拍拍胸脯说道,“小二,先来2斤牛肉!”
“兄弟,你想吃什么,就点吧,要喝酒吗?”
“别忙吃肉,咱们先吃果。喂伙计,先来四干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店小二吓了一跳,不意他口出大言,冷笑道:“大爷要些甚么果蜜饯?”那乞丐道:“这种穷地方小酒店,好东西谅你也弄不出来,就这样吧,干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鲜果你拣时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买不买到?蜜饯吗?就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梨肉好郎君。”
那乞丐又道:“下酒菜这里没有鲜鱼虾,嗯,就来八个马马虎虎的酒菜吧。”店小二问道:“爷们爱吃甚么?”乞丐道:“唉,不说清楚定是不成。八个酒菜是花炊鹌、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我只拣你们这儿做得出的来点,名贵点儿的菜肴嘛,咱们也就免了。”店小二听得张大了口合不拢来,等他说完,道:这八样菜价钱可不小哪,单是鸭掌和鸡舌羹,就得用几十只鸡鸭。乞丐道:无妨,他请客。

听他二人说话内容,我只觉得十分耳熟,像是哪里听过一般。小二悄悄的问我“大爷,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这乞丐手里?可不能让他敲竹杠,他们这种人,不会知足的!”“不打紧,就照他说的上就是”
待小二下去了,小乞丐说:
“你真舍得让我点这些?可不便宜呢,你要退,现在还来得及!”
“不必了,兄弟你既然想吃,那自然得吃个尽兴才好”
“其实我不救你,你也死不了,你都被冲到岸边了,我不过就是叫醒你罢了……”我打断他的话说道:
“我省得,我看见你就跟看到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感觉十分亲切,所以愿意陪你吃饭!”
我没有说请,因为我觉得说请这个字,会让他觉得是恩赐给他的一般,伤他的自尊。
听了我的话,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低头不语。

菜一个接着一个上来,乞丐高谈阔论,说的都是南方的风物人情,谈吐隽雅,见识渊博。我心中暗道:只怕这位兄弟以前也是富贵之家,难怪觉得亲切,原来我俩际遇差不多。
待最后一个菜上的时候,前面的菜却已经凉了,小二问道,“客官要不要热热?”
“热过的菜都不好吃,重新做吧”乞丐道,小二看了看我,我说“就照这兄弟说的做吧”,小二心中暗骂我“你这傻蛋,这小乞丐把你冤上啦”。菜重新上来,乞丐只吃了几筷子,就说饱了。
“一共多少钱?”我叫来小二问道,我对古代物价并不了解,而朱慈焕每次买东西也不需要考虑银钱,故我高估了2两银子的购买力,以为吃饭花不了几个钱。
“十九两七钱四分”小二道。完了,坏事儿了,我心里咯噔一下,MD,那群大侠闯荡江湖怎么没见他们为银钱发愁,老子一个太子,还要吃霸王餐,传出去多给咱穿越者大军丢脸呐!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我面上波澜不惊,心里XXOO,对小二说道,“先再上一壶醒酒茶来,醒醒酒先”
待小二一走,我赶紧低声对小乞丐说:“兄弟,你快先走!”
小乞丐顿时想起来我只当了2两银子,“那么你呢?”
“不要紧,我有办法,你先走吧!”
小乞丐一走,我感觉让小二不要做醒酒茶了。
一个胖掌柜优哉游哉的走到我跟前儿,“听说你小子想吃霸王餐?”
“不敢不敢,我这不是付钱了嘛,只不过今儿我钱没带够,要不我给你耍几天盘子抵账吧?”我悻悻的说道。
“抵个屁!”胖掌柜怒骂道“看来你铁了心吃霸王餐了!给我打!!!”
由于我还没有开始练武功,确实没时间嘛,穿越第一天闯王破了北京,我逃命没时间练,第二天在海上漂了一天,第三天就跑来吃霸王餐。于是给我一顿胖揍,足足揍了我一个多时辰,揍完还给我吊到门前的大树上。
“兄弟,你没事吧?”
我抬头一看,原来小乞丐躲在树上面,“没事。没事”
“你说的办法就是挨揍啊?”小乞丐奚落我道。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不给刷盘子”我郁闷的说道。
小乞丐被我这话逗笑了,咯吱咯吱的笑着,我觉得她的笑声如风铃般悦耳,一时有点痴了。小乞丐笑了一阵,停了下来。我一时思绪万千,MD,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看来得找个女人泄泄火了!NND,还吊在树上呢,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解开绳子,引开他们,你赶紧跑!”小乞丐道。
“不用,他们吊我半天就会放我下来,你被抓住了,也会挨打,不值得!”我阻止道。“他们一会儿就要送你去见官,10几两银子,可要关你大半年呢!”“那也不用!以后你可别吃霸王餐了!快走吧,你看门口那个人没有,他盯着我呢,就是等你来救我好把你一道抓来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小乞丐仿佛受到了什么触动,眼睛红了。“不知道”我说。小乞丐却开始解绳子,说“明天早上在海岸边的小河入海口回合。”说完小乞丐就解开了绳子,然后去引开酒店的打手。
我没想到,我一瘸一拐的还能跑那么快,终于七拐八拐之后,我摆脱了打手,躲进了一个破庙里。
第二章,王境泽定律
为了不再挨揍,在破庙我修炼了一夜的内功,虽然说此功法是门双修的功法,小成之前倒是不必考虑发泄的问题。不知不觉天亮了,我停止了修炼,吐出一口浊气,虽是一夜未眠,但仍觉得神清气爽。我急忙匆匆赶到海岸边,去找乞丐兄弟。
左等右等等不来人,我心里颇焦急,担忧乞丐兄弟的情况。忽然听见水声响动,一叶扁舟从树丛中飘了出来。只见船尾一个女持桨荡舟,长披肩,全身白衣,头上束了条金带,在青山绿水照映下,灿然生光。
只见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那女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我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转开了头,缓缓退开几步。(毕竟我穿越前还是个纯情少男,20多年只有靠着自己一双手掌陪伴,见到天仙似的美人,自然不敢仔细欣赏)
那少女把船摇到岸边,叫道:“好兄弟,上船来吧!”声音甚是耳熟,一时想不起来哪里听过。那少女笑道:“怎么?不认识我啦?”
“你是?”我呐呐不敢大声说话,唯恐唐突了美人。
“我是你的乞丐兄弟啊,叫黄蓉,你就叫我蓉儿吧,哥哥你叫什么啊!昨天我还没问你名字呢!”黄蓉见我木讷的样子,十分开心,笑眯眯的问我。
“我,我”我一时差点忘了,在这个时空应该叫朱慈烺,我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叫朱慈烺!”
在船上坐定之后,良久我才平复好心情。心中暗自揣度道:黄蓉,只怕是金庸小说里的黄蓉也比不上眼前可人儿的一半吧!只是不知道这黄蓉的父亲会不会也叫黄药师呢!
“朱哥哥,为什么你一直盯着我看呢?”
“你太美了,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就跟仙女儿一样”我脱口而出,蓉儿见我夸奖她,十分开心,似乎等我继续说什么。
然而我重生前只是个宅男,并未在花丛中策马奔腾过,此时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一下子就冷场了。这下我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只好眼观鼻鼻观心,练起来《太极诀》。太极诀本来叫《阴阳和合长生不老功》,嘉靖帝觉得此名字忒俗气,才改为《太极诀》。
“朱哥哥,你在练功吗?昨天我看你好像也不会武功啊?”黄蓉见我端坐着一动不动,跟好奇宝宝似的问道。
“对,叫《太极诀》”
“什么,这本书你怎么会有,听我爹爹说这本书是道家第一绝学,在明皇帝手里啊?”
“是的,前几日闯贼攻破北京,我逃命的时候带出来的,我就是明太子朱慈烺”
“为什么你敢把你的身份泄露给我?闯王已经开价50万两要你人头呢!”黄蓉满脸震惊,不敢相信我把秘密告诉了她。
“我,我,我”我很想说不知道为什么,见你一眼,我就愿意为你去死,只要你要,我就给!但是话到嘴边我却说不出来,期期艾艾的,剩下的话全咽到了肚子里。
宅男真的不适合谈情说爱啊!我暗自想到。
为了不让再次冷场,我没话找话似的说,“你要学吗?我教你啊!”
“你教给我?”黄蓉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江湖中一本武功秘籍可以引发无数腥风血雨,而我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给她,加上此前我对她的好,好感度顿时爆表。
我将练气的法门告诉了她,于是我俩便坐在船上开始练功。
……
《阴阳和合长生不老功》,从未有一男一女一起修炼,因为男女阴阳有别,虽是同一门心法,练成内功的性质截然相反,会互相吸引,一旦发生干扰,走火入魔,非得要阴阳和合才可,这其中的奥秘我却不知。
看着打坐入定的黄蓉,我越看越痴,恨不得贴她脸上去看她,她注意到了我盯着她看,心里有些小窃喜,美滋滋的练功,引导真气循行。看着黄蓉天仙似的面容,我浑身慢慢红了起来,生物学上讲,这叫发情。黄蓉见我老盯着她看,也害羞了,这一害羞不要紧,结果气血乱行,感觉浑身麻麻酥酥的好舒服,好想找个人抱抱。
我就想发情的公牛一般,眼珠子越瞪越大,鸡儿越来越硬邦邦的,终于我两忍不住了,百米冲刺般的紧紧抱在一起。抱着黄蓉,闻着她处子独有的幽香,我的心总算恢复了点宁静。
“朱哥哥,你抱着我好舒服哦!”黄蓉的声音变得脆生生的,就跟女孩子感冒似了的那种声音,娇滴滴的,那种声音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想去呵护。
“好蓉儿,我也想一直抱着你啊!”
“那就一直抱着吧”
“蓉儿,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嗯……”黄蓉在我怀里,闻着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大脑一片空白,轻轻的答应着。
于是我俩抱得更紧了。
前文提到过,男女同时修炼,一旦走火入魔,不阴阳和合,是不会停止的,性欲会越来越强,没有人能抵御住欲望,那时候,对于男人来说,就算是块猪肉,也能在上面插个洞,女人呢,就算面前是只泰迪,也希望它来干自己。
我俩只是抱在一起,没有下一步的行动,慢慢的真气越来越乱,我越来越觉得我要精虫上脑了,我快控制不住二哥了,迫切的想找个洞去插插。
“朱哥哥,我又舒服又难受,你摸摸我吧,我觉得你摸着我,我好舒服”黄蓉娇滴滴的说道。
“你也摸摸我吧,摸着我也很舒服”
都是情场初人,没有什么经验,动作实在是不好看,两个人抱在一起摸来摸去,就跟猴子打架似的,没有什么美感。
我的二哥越来越胀,我觉得,我百分之80的血全涌到那里去了,我受不了了,凑到她,捧起黄蓉的脸,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蓉儿,我爱你!我们结合吧!”
黄蓉与我对视着,也一字一句的回我
“我也爱你!”
听到这话,我卸下了最后一丝包袱,一把扯下她的腰带,她的纱衣缓缓滑落。这短短的时间,我竟然注意到衣服落下途中,每一次的摩擦都让她肌肤一阵颤动,每颤动一下,她的内裤就湿了一分。
我受不了了,急匆匆的扯下她的内裤,把她放倒在船上,扛起她的玉腿,我都不知道我的裤子是怎么脱下来的,右手拿着阳茎,对准她的小穴。
“你那里怎么和我的不一样?”黄蓉此时已经迷迷糊糊了,看着我的老二问道。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的就是这里,男人的那话儿就是用来插女人的小穴的!我爱你,蓉儿!我们结合吧!”
不等黄蓉回答,我就急冲冲的插了进去!

“痛”
“疼”
我俩同时说道。虽然后世我阅了无数A片,却没有实战过,我一直以为第一次做爱只有女人会疼,没想到男人也会疼,而且那么疼,我一度以为我的鸡儿断了。
黄蓉痛的两条腿乱蹬,可是由于我扛着她两条腿,她怕弄疼我了,所以力道十分轻,嘴里不住地喊
“疼疼疼,朱哥哥,我们不要结合了好不好,蓉儿好疼!”
我也觉得十分疼,于是准备拔出来,结果稍稍一动,蓉儿就痛的受不了,我只好不动了。
十几岁的黄蓉,未经男女之事,心中也没啥男女大防的观念,此时说了一句话,差点让我笑喷了。
“朱哥哥,先不要动了,明天我们去找个大夫把我们分开吧!”
看着黄蓉一脸天真,我知道她这是童言无忌,只得耐心跟她讲起这男女之事来。
“这个是夫妻之礼,不足为外人道”
黄蓉大概懂了,明白这件事说出去有点丢人,说“我现在疼好像好点了,你慢慢拔出去试试”
我慢慢往外拔了一下,她的阴道就像是好客的主人一般,紧紧的贴着我的鸡儿,粉嫩的阴唇粘在我的阳具上,像是恋人轻吻一般,迟迟不肯松开。我不禁道
“爽!”
“舒服!”黄蓉差不多同时和我一起叫到。
原来做爱还是蛮愉快的,我心中暗想。
“要不,我们再试试?”
“嗯!”刚刚阴道带来的快感,让蓉儿也不禁跃跃欲试。
于是我腰一挺,鸡儿又进去了一分!
“啊!爽/舒服!”
我的鸡儿一阵阵抽插,手也没有闲下来。慢慢将手滑向黄蓉那浑圆、饱满的乳房,虽然隔着一件薄纱,但是我的手指还是感觉到黄蓉娇嫩的乳尖开始慢慢变得挺立,偷瞧了一下黄蓉的表情,只见她双颊绯红,呼吸粗重,香汗淋漓,浑身都湿透了。
于是我将黄蓉碍人的内衣脱掉,只见一对饱满坚挺的雪白乳房跃然奔现在我的眼前,乳房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乳晕上葡萄般的奶头俏然挺立,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我不忍不住嘬了一口,哇!这口感,简直就是纵享丝滑!
“朱……哥哥,你吸……得 我好……痒!”黄蓉呻吟着说,我却不理她,一会儿左手揉捏着她的左奶,卖力的吮吸她右奶,一会儿右手揉捏着她的右奶,卖力的吮吸她左奶。不断地换来换去。
黄蓉不由自主的抱紧我,而她由于被我舔的痒痒的,又挠不着,不停地扭来扭去。
舔的累了,我就动动我的鸡儿,而我一动鸡儿,黄蓉两条腿就加紧我,似乎生怕我跑了似的。

在我的抽插下,黄蓉不断地浪叫着:
“啊……啊……啊……,舒……服……,舒服”。
“好哥……哥,这感觉真……棒!,我们……以后……天天要……”
突然我感觉她阴道一阵阵收缩,看过无数小黄文的我知道,她这是要泄身了!一股暖暖阴精怼到了我的龟头上。
我感觉我也要到了,于是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黄蓉声音越叫越大,终于在她声音快变成吼的时候,我射在了她的小穴里。
我紧紧抱着黄蓉不撒开,感觉射完了,才慢慢从她阴道里退出我的阳茎。
好家伙,刚拔出来,就一股淫水从她小穴里喷出来。掺杂着精液、淫水、还有处女膜破裂之后的血水流的满船都是。

剧烈的性交活动让黄蓉靠在我怀里,沉沉的睡去。

进入了圣贤模式的我,感慨万千,感觉自己这几天就跟做梦似的,逃命逃着逃着就睡了一个绝世美人,这美人还是黄蓉,那么说这个世界大概就是金庸的武侠小说。那么还有赵敏、双儿、芷若、王语嫣……
一系列美女等着我去征服!
啊,呸!看着怀里黄蓉弯弯睫毛,我暗暗发誓,任你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独饮!
轻轻的吻了黄蓉的额头一下,我满足极了,紧紧抱着黄蓉,也闭上眼睛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