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逆伦皇者】(174~176)【作者:希尔洛斯】
【逆伦皇者】(174~176)

作者:希尔洛斯
字数:11345

***********************************

             第174章截杀真田

  今天晚上对于真田幸玄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先是金阁寺失火,接着是平
等院亲王失踪,本想打算守住杨月等庞骏自投罗网,却发现杨月早已经消失得无
影无踪,只剩下她那侍女的尸体还有晕倒的和歌聆音,好不容易才从亲王府的某
个衣柜中找到失踪的亲王,下面的人才来汇报,发现之前带走平等院亲王的那个
女子踪影,但是只有一个人,并没有发现杨月的身影,在他冥思苦想弄清来龙去
脉之时,从金阁寺中传来消息,寺中被当作镇寺之宝的天竺《楞伽经》孤本被盗。

  这让他有些怀疑,作案的到底是一伙人还是两伙人,因为根据醒来后的和歌
聆音描述,把她打败的是一个极其美艳风骚的女子,仅仅花了不到三十个回合就
把她打倒了,但是按照情报,庞骏身边并没有武功如此卓绝的女人,除非是他们
在燕州所遇到的那个女人,而那名女子在燕州的表现并不像是与庞骏一伙,这让
他不得不怀疑,抢走杨月与放火偷盗经书的是不同的两伙人。

  现在有明确线索的只有望月千鸾那一线,所以他只能够把这一线作为一个线
头,进行追踪并抽丝剥茧,解开所有的迷局。

  他一直追踪着望月千鸾留下的标记,一边还在思索今晚所有的事情,不知不
觉便来到了一处丛林,正在犹豫是否进入这片丛林之时,望月千鸾便出现在她眼
前,恭敬地说道:「真田大人,那人就在半里以外的一处山洞中安顿下来,他很
警觉,属下几次差点被他发现。」

  真田幸玄点点头问道:「你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吗?是什么样子的?」

  望月千鸾摇摇头回答道:「他一直蒙着脸,属下也看不清楚。」

  「算了,反正这个人无论是不是刘骏,他偷了金阁寺的镇寺之宝《楞伽经》,
我都要把他擒获,走。」说完他便带着手下的十余名武神营战士跟随望月千鸾进
入了丛林之中。

  此时正是四更天,丛林中安静而阴森,众人之间也只能透过月光看到其他人
的身影,眼看丛林越来越密,多年的行军经历让真田感到一丝的不对劲,他猛然
喝道:「慢着,望月君,你到底要带我们到何处!?」

  望月千鸾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突然站住,接着身形一闪,消失在丛林之中。

  真田幸玄已经感到非常不妙,他不假思索地大喊道:「有埋伏,马上退出去!」

  结果还是太迟了,他的话音刚落,四面八方便传来了「咻咻咻咻」的声音,
真田幸玄在本能的驱使之下,立刻趴在了地上,躲过了这一轮杀机。

  然而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有数人被陷阱所杀,当场殒命,其余的人,
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丛林之中又闪过几道
寒光,所到之处,尽是惨叫,就连真田幸玄本人,也被一道寒光划破了手臂。

  真田幸玄站起来带着剩余的人连忙后退,十七个人当中,只剩下九人,都受
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真田幸玄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树林说道:「想不到,堂堂刘
骏,竟然还用女人做诱饵,是我大意了,出来吧,不然我就把这树林全烧了!」

  「烧啊,怎么不烧,反正这片丛林又不是我的,烧光了我也不心疼。」庞骏
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他站在树上,戴着一张诡异的面具。

  「哼,藏头露尾的家伙,别以为你带着面具我就不能把你认出来!」

  「别啊,我又不认识刘骏是谁,我只不过是一个看到商机的生意人,有人出
得起价钱,我就做事罢了。」庞骏继续胡诌着。

  「上次被你在松州逃脱了,这次来到大瀛,就别再走了,就算你让望月千鸾
那个臭女人帮你又如何,纳命来吧。」真田幸玄说完,便拔出自己的武器,名刀
「正宗」,冲向了庞骏。

  「真田大人难道你不怕我这里还有别的陷阱吗?」

  庞骏的声音让真田幸玄冲昏的脑袋马上警觉起来,他生生地止住了脚步,仔
细地盯着庞骏,看见他那云淡风轻的样子,真田幸玄知道,自己的节奏已经被对
方所掌控着。

  这时,庞骏那可恶的声音又响起来:「其实我知道真田大人你是很想放我一
马的,但是呢,今天晚上,又是大火又是皇太子失踪的,现在连太子妃也不见了,
想必也是无可奈何才来找我麻烦吧?如果空手回去的话,恐怕你们大瀛的陛下的
板子就会落在你头上了,如果能把我抓回去,起码还能交差,是不是?所以说,
今晚恐怕是无法善了了。」

  真田幸玄看了身边还能战斗的几人,用东瀛语嘟囔了两句,那几个武神营的
人便拿起武器,跟在他的身边,一步一步向庞骏走来。

  「你觉得你们真的能够抓到我吗?还是说,今晚就是你们的死期?」

  庞骏言语中的的嚣张跋扈让这群在东瀛军中十分尊敬的武神营成员感到一种
莫大的羞辱,最暴躁的一人咒骂一句便起身冲向从树干飘落的庞骏从正面冲到叶
无道面前的那个武神营战士,身体一个急转变后再次诡异的折回去,闪电伸出双
手想要卡住岿然不动的庞骏那看上去十分脆弱的喉咙,嘴角泛着阴冷笑意的庞骏,
在暗自窃喜的对手铁爪就要触碰到他的时候轻轻后撤一步。

  「你们恐怕也就只能应付应付中原武林三流人物这些对手吧,要是真的有高
手想动你们就会像这样一样不堪一击!」庞骏眼神蓦然一变,内心震撼无比的武
神营其他成员眼睁睁看着这个貌似漫不经心的青年闲庭信步般微微侧身,用右臂
猛然下砸那人的双臂,对手卡喉的力道瞬间被庞骏这一击打得粉碎,就在真田幸
玄呼不妙的时候,庞骏已经在右手回收的同时用一记反手抽拳狠狠狙击中那人的
右太阳穴,那名武神营的战士当场毙命。

  在武神营众人感到震惊时,消失已久的望月千鸾如鬼魅一般不知道从哪里冒
出来,一刀砍掉了走在最后那人的脑袋,真田幸玄那方瞬间减员两人。

  「在下很好奇,你是怎么把吉川晴光杀死,论武功,他并没有没比你弱多少,
一旦你们二人在城中交手,必定会引起城中其他高手的注意,你是怎么做到悄无
声息的?」真田幸玄问道。

  「你试试就知道咯。」

  「在松州之时你尚且不如我,我倒是想看看你今天拿什么来与我的『正宗』
争锋!」剩下的武神营战士,还有六人,真田幸玄示意其中两人去缠住望月千鸾,
阻止她使用忍术或者潜行术进行骚扰打击,他拔出武器「正宗」气势达到顶点,
与剩下的四人,一同攻击庞骏。

  庞骏再自负也还不想在一片骚扰之中面对强如真田幸玄这样的高手,于是他
抓起刚才被自己瞬间杀死的那人的尸体一抡砸向了其中一人,被袭击者手忙脚乱
想要躲开这件暗器之时,只觉得双眼一花,便被鬼魅般的庞骏击中天宗穴,顿时
两条肩膀剧痛中丧失作战能力。

  剩余的几人终于赶在庞骏对地上那人补上致命一脚前对这个煞星进行集体攻
击,庞骏只好放弃追击的打算,利用其它人的身体去躲避真田幸玄的进攻。

  眼看庞骏像条泥鳅一样滑不溜秋地在众人之间左穿右插,真田幸玄也不得不
下令:「你们都给我退下!」

  庞骏冷笑道:「现在想退下?太晚啦!」他如一道闪电一般侧身出现在正在
撤退的一人面前,左肘猛击他的心脏部位,措手不及的那人只好护住要害,结果
又能被庞骏抓住右臂一个大力拧转,他的身体在空中足足翻了三个跟头才甩落在
地上,如同附骨之蛆的庞骏一脚毫不留情的踩在他的头部,只是瞬息之间,他们
这边就减员两人。

  全身退下来的两人,看着已经倒下的同僚,再看向庞骏的目光,就已经变得
十分畏惧,真田幸玄怒道:「我还在此,有什么好怕的?!」虽说如此,但是他
看着庞骏的目光已经变得十分慎重,因为在刚才的电光石火之间,他看出来庞骏
的速度与力量,与上次交手相比,又有了明显的进步,难道他也是柳生君那种绝
世天才?怎么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变得如此厉害。

  「剑庐三十六本刀第二人,东瀛排名第六的高手,我今天就让你明白,什么
叫中原大地,人杰地灵!」眼见真田幸玄杀到,庞骏也不敢怠慢,从一名武神营
的尸体旁边拿起一把东瀛剑,向着对手迎过去!

  真田幸玄不愧为剑庐中的佼佼者,深谙「侵略如火,动如雷霆」之道的顶尖
高手,若非庞骏之前与其交手,知道打法,恐怕现在已经陷入他滔滔如江河的刀
势中,一排排粗壮的大树被如同切豆腐般齐腰砍断。

  庞家祖传的无锋剑讲究的就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庞骏以此作为核心,
想出了一套针对真田幸玄的打法,他像条波涛中随浪而舞的小船一样,用迟滞黏
着的至柔打法迎战对手的至刚至猛。

  数十招之后,真田幸玄被庞骏这种如同跗骨之蛆一样的打法逼得忍无可忍,
正准备变招逼迫庞骏跟他硬碰硬来解决战斗,谁知道庞骏突然主动求变,原本阴
柔的剑势突然变得刚猛起来,刚才已经被庞骏那粘滞而被动的打法喂得有些惰性,
现在对手忽然乏力,真田幸玄原本那富有侵略性而又连绵不断的刀法顿时出现一
瞬间的凝滞。

  就是这稍纵即逝的一刻,庞骏把握住了机会,剑尖蜻蜓点水般点在「正宗」
的刀尖上,巨大的冲力让真田幸玄身体剧震。

  眼看自己就会被庞骏乘胜追击,自己将会一败涂地,他心中狂吼道:真田家
的崛起与兴旺,都系在我一人的手上,我还要往上爬,爬到我真田家,成为大瀛
顶级豪门!我真田幸玄此生,不能再败!他竟然舍弃了自己的「正宗」,双掌打
出,直接攻向庞骏的胸口!

  「嗤」的一声,这是长剑刺穿手掌的声音,剑尖刺穿了真田幸玄的手掌,迫
使他的手臂弯曲,刺进了他的手臂上。

  「啪」的一声,这是手掌打在人体的声音,另一只手越过了庞骏的防线,打
在他的肩膀上。

  正当真田幸玄以为自己会与庞骏两败俱伤,让手下收割结果的时候,庞骏眼
神阴森冰冷地说道:「你输了,真田幸玄!」说完,庞骏竟然也松开了剑柄,一
手运足内力打在剑柄之上,一道狂猛的内力通过长剑直奔真田幸玄的身体而来,
把他打得后退起来。

  更恐怖的是,这时的真田幸玄才发现,自己与庞骏打着打着,打到的一棵大
树前,这一推,直接让长剑把他的手臂也刺穿,把他的身体钉在了树干上,未等
他或者其他人有任何反应,庞骏就已经欺身上前,疯狂地攻击真田幸玄的全身。

  等到剩余观战的二人冲过来救援时,庞骏已经完成了最后一击,一拳打在了
真田幸玄的胸口,随着「噗」的一声,真田幸玄吐出了大量的鲜血,怒目圆瞪地
看着庞骏,却再没有任何生机。

  眼见真田幸玄惨遭击杀,本想打算营救的二人还有纠缠着望月千鸾的二人,
恨不得自己有四条腿,疯狂地往树林外逃窜。

  「想跑?太迟了……」随着庞骏冷森森的话语,逃命的四人感到眼前一黑,
自己的生命正在不断地流逝着,再也回不来了……


             第175章初会柳生

  眼看所有的敌人都倒下了,望月千鸾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正想准备向庞骏
道喜,谁知道当她把身子转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庞骏此时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噗」的一声,一股血箭从他的嘴里喷出,溅射在望月千鸾的身上,若不是她手
疾眼快,连忙扶住,恐怕就要倒在地上。

  然而就在此时,不远之处,传来了一阵阵「踏踏」的木履行走的声音,并且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

  听到木履的声音,庞骏的眉头紧紧地皱起来,而旁边的望月千鸾,却是状如
筛糠一般颤抖着,嘴里喃喃地说道:「他……他来了……」

  「他?」庞骏有些不解。

  还没等望月千鸾说完,只见从阴影之中,走出一名身穿青色东瀛大袍,年纪
约莫二十余岁的青年,腰间扣着一条白玉腰带,长发披散着,只在头顶结了一个
髻,看起来洒脱而随意,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墨绿色的东瀛刀。

  「柳,柳生君……」望月千鸾恐惧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喃喃地说道。

  东瀛之中,能让望月千鸾如此畏惧并且称为柳生的,除了剑庐「三十六本刀」
第一人,东瀛武林排名第四的柳生静云以外,再没有其他人,庞骏知道眼前之人
便是比刚才拼死击杀的真田幸玄还要厉害的柳生静云,心中也不禁大喊一声「苦
也」。

  这位今年年仅二十五岁,号称「东瀛百年一见」的武学天才,出生在东瀛武
学名门柳生家,三岁的时候,便被当时已经名满天下的武藏五轮所看中,收入门
下,在武藏五轮门下习武二十二年,在他十八岁那年,便已经是剑庐「三十六本
刀」第一人,之后再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看着柳生静云,庞骏脑海闪过一个身影——言蕙心,与柳生静云一样,惊才
绝艳,恬淡如水,醉心武道,超然物外。

  此时,柳生静云开口问道:「你便是晋国的刘骏?」

  「刘骏是谁?」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只要庞骏不被逮住,就不能承认自
己的身份,落下口实。

  柳生静云凝视了庞骏片刻,叹了口气说道:「也罢,阁下是否承认也无所谓,
阁下刚才与真田君之间的较量柳生全程目睹了,相当精彩,虽然理念上有所不认
同,但是柳生从中也获益匪浅,如果阁下能够专注于武道,假以时日必定是柳生
的强敌,本来阁下与真田君较量之后身受重伤,柳生不愿意乘人之危,然而师命
难违,柳生需要取下阁下的人头回去复命,得罪了。」说完,柳生静云便一步一
步走向庞骏与望月千鸾二人。

  庞骏此时已经无计可施,想不到自己竟然还是折在了这里,他闭上眼睛,默
念道,永别了月儿,永别了我的小宁儿,永别了,娘……

  「咯咯咯咯,好一个剑庐高徒,好一个柳生静云,枉你为天下间的顶尖高手,
却在这欺负一个身受重伤的小孩。」突然,一把银铃般的娇笑声从众人旁边响起。

  庞骏听到这把声音,仿佛听到了天籁一般,但是脸色又变得极其古怪,循声
看去,只见一棵大树之上,绰立着一位女子,那女子一身白衣,迎风而立,美艳
绝伦,说不出的婀娜多姿,纤美动人,庞骏不加思索地脱口喊道:「师傅。」

  「咯咯咯咯,小鬼头,师傅平时教你勤学苦练,不要沉迷与女色,你偏不听,
现在好了,还不是要我这个当师傅的来收拾残局,快滚吧,别再给为师丢人现眼
了,至于你那小情人,为师已经帮你送到约定的地方了。」那白衣美人从树上缓
缓飘落,落在了庞骏身前,正是「随风」的首领,谪仙教教主,庞骏的授业恩师
——宫沁雪!

  「多谢师傅,徒儿遵命,师傅请小心!」庞骏听到宫沁雪的话,便放下心来,
带着望月千鸾离去。

  望月千鸾有些担心地问道:「大人,那……」

  「放心好了,整个东瀛,能留住我师傅的人,不超过三个,金阁寺的大和尚
要坐镇金阁寺与京都,还有一位不是叫什么刀皇的在九州苦练准备挑战『武神』
吗?那只有武藏五轮亲至,才有本事留住她了。」

  柳生静云看着妖艳倾城的宫沁雪,眉头轻轻地皱了皱,眼前的女子貌似弱质
纤纤,可是他能感受到女子隐含的力量与气势,这种感觉只有在他面对包括师傅
武藏五轮在内的东瀛前三的高手才会有,甚至他有种想法,也许只有师傅,才能
敌得过眼前的女人。

  「前辈能够教导出刘骏君这样的徒弟,自身的武学也是登峰造极,柳生却从
未听说过,只知道中原武林,有一位净尘阁的傅仙子,可夫人明显与那位柳生所
听说的傅仙子不一样。」柳生静云说道。

  「咯咯咯,净尘阁乃是中原名门,无论是傅晚晴自己的武功还是教导出来的
徒弟,都比妾身还有妾身那不成器的徒弟,厉害得多,柳生静云,妾身知道你梦
想有朝一日,完成你师傅武藏五轮的心愿,一剑东来,剑挑中原武林,不过嘛,
不说我那整天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徒弟,就是傅晚晴门下那个叫言蕙心的小妖精,
也足够你头疼的了,今天想要我那傻徒弟的性命,你是别想了,妾身的下半辈子,
还要依靠那个小混蛋呢。」

  「师命难违,请前辈见谅。」柳生静云拔出了他的东瀛刀,死死地看着宫沁
雪,突然,极快地砍出一刀,直奔宫沁雪。

  「咯咯咯咯,如果你妄图想硬着来挑战妾身的话,也不是不行,好久没有认
真打过了,有些生疏,刚才在城中跟那个妹妹热了热身,感觉还行,现在面对你,
正好出尽全力,但是你有抱着身死道消的胆魄,还有你师傅的夙愿,一同挑战吗?」
宫沁雪云袖一挥,化解了柳生静云试探性的一击。

  柳生静云刚才就听别人说,自己的师姐,和歌聆音在平等院亲王府被人打晕,
果然是眼前的女子动的手,他眼看着庞骏与望月千鸾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思考
了片刻,最后化为一声长叹,收起东瀛刀,说道:「唉,罢了,今日之事,柳生
铭记于心,希望日后柳生踏足中原,能够与前辈论武。」

  「妾身只是中原武林中籍籍无名的一个小女子,有朝一日你真的踏足中原,
有的是青年才俊与你交手,请回吧。」

  柳生静云向宫沁雪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了丛林。

  看着柳生静云的背影,宫沁雪也不得不舒了一口气:「幸亏这个柳生静云的
战意也不高,不然如果他选择死战,我也不好受,万一把武藏五轮那个老家伙也
引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由于庞骏受到了重伤,宫沁雪很快就追上了他们二人,似笑非笑地一直看着
相互搀扶的庞骏与望月千鸾。

  庞骏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宫沁雪的目光,便有些怯怯地问道:「师傅,为什么
您会出现在东瀛?」

  宫沁雪冷笑一声道:「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头,耍些阴谋诡计,帮着言
蕙心杀了个什么劳什子『黑锦鹿王』之后,尾巴就翘上天了?觉得就靠你那点三
脚猫功夫还有你师姐两个人就能在东瀛京城这种龙潭虎穴中救人?更不用说人家
对你早就有所防备了,如果不是你师姐多留了个心眼,传信给我,我都不知道去
哪里给你们两个无法无天的小鬼收尸,还赌咒说给师傅下半辈子幸福,为师幸福
倒是没看到,一堆麻烦却是真的。」

  「嘿嘿,这不是还有师傅您嘛,从小到大,徒儿与师姐闯祸,不都是因为有
师傅您给我们兜着嘛。」

  「哼,你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让为师还有云儿怎么办嘛……」宫沁雪
脸色变幻,声音变得娇嗲诱人,刚才还是充满师尊威严,突然变成一个撒娇的小
妇人一般,让一旁的望月千鸾看得目瞪口呆。

  庞骏有些招架不住,只好说道:「请,请师傅放心,谨遵师傅的教诲,徒儿
懂了,徒儿以后尽量不立危墙之下。」

  「哼,」宫沁雪有些不可置否,她又看着一旁局促不安的望月千鸾说道,
「小丫头,眼光挺不错啊,看上我个这傻徒弟,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对我
这傻徒弟忠心耿耿,他肯定会数倍回报你的。」

  望月千鸾看着宫沁雪,喏喏地说道:「我,我只想,只想报仇,现在,真田
幸玄已经,已经被主人,主人杀死了,千鸾心愿已了,此生,此生都是主人的人。」

  这时,庞骏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他向宫沁雪问道:「师傅,千鸾她好像中
了守宫之毒,这种毒好解吗?」

  「守宫之毒?」宫沁雪听了之后脸色变得古怪不已,然后娇笑着说道,「这
种毒藏于女子花房之中,每当女子天葵之时,便会有一部分毒素通过天葵侵入人
体,可以通过药物缓解,但是缓解析出的毒素,又会重新汇聚在花房之中,周而
复始,一旦此女子破身,毒素便会随着二人的交合共同扩散到二人的全身,使得
二人同时毒发身亡。」

  「此毒可解吗?」

  「可以啊,」宫沁雪理所当然地说道,「别的不好说,这守宫之毒,你在破
身之时用『补天神功』就可以化解了,因为『补天神功』传说就是天神掌控男女
交合的武功秘籍,一切有关于男女交合的事物,都逃不过『补天神功』的控制,
你的下一次天葵是什么时候?」

  望月千鸾说道:「大概,大概是在下个月初吧。」

  「那不急,反正只要在她天葵来临之前,通过交合引导化解就行了。」

  「多谢师尊解疑。」庞骏说道。

  「哼,走吧,走得那么慢,真要是武藏五轮追上来了,为师也保不住你们,
还有你那小情人,都快急死了,你再不去,她可能就要疯了。」


             第176章逃出生天

  「骏哥哥!」眼见庞骏出现在面前,一直呆坐在房子里的杨月,像乳燕投怀
般扑入了庞骏的怀中,略带哭腔地道,「月儿,月儿就知道,就知道骏哥哥会来
带月儿走的……」

  庞骏抱着馨香的小美人,闻着她的发香说道:「放心,我会一直保护着,保
护着我的小月儿,不让你受到伤害,咳咳咳咳……」话音刚落,庞骏突然感到胸
口血气一阵翻腾,喉头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让伏在他怀中
的杨月大惊失色,手足无措地看着宫沁雪。

  宫沁雪蹙着秀眉说道:「看来刚才与那个姓真田的交手,着实让他受到了不
小的伤害,他的伤势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如果我们一起走,恐怕很快就会被
追兵赶上,到时候不仅有东瀛武神营的人,甚至就连武藏五轮那个老家伙也有可
能出动,我们必须分开走,」接着,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望月千鸾说道,「丫头,
你说,我能相信你么?」

  望月千鸾心中一凛,连忙下跪磕着头,用生硬的中原话说道:「主人为我杀
死了真田幸玄,千鸾心中永远只有主人,就算是赴汤蹈火,千鸾都会去做!」

  宫沁雪正色说道:「用不着你赴汤蹈火,骏儿的伤势,你想办法找一些治疗
内伤的汤药,让他服用,然后你带着他们俩人,想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到敦贺港,
找到一艘叫『南风号』的商船,上去之后,就会有人在那接应你们,到时候你们
就可以回大晋了,而我就想办法引开追兵还有那群高手吧,千万记住,如果骏儿
出了什么意外,只需三个月,你身上的守宫之毒,就会完全入侵你的身体,让你
毒发身亡。」

  「千鸾明白,千鸾定必竭尽所能,保护主人还有,还有公主的安全。」望月
千鸾斩钉截铁地答应道。

  然后,宫沁雪又笑着对着杨月说道:「小丫头,好好照顾好骏儿,他这次为
了你,快把命都丢了,,还有你那小丫鬟,已经跟着我的女儿从别的路离开东瀛,
无需担心。」

  听到宫沁雪的话,杨月变得脸色通红:「我,我知道了,您,您是……」

  「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过到时候,千万不要感到尴尬就是了。」宫沁
雪妩媚一笑,便离开了房子。

  望月千鸾走到杨月身边,低声说道:「公主,我们走吧。」

  杨月看了一眼这个冷艳的女忍者,点点头:「嗯,出发吧。」望月千鸾便背
起了庞骏,与杨月上了马车,扬鞭而去。

  京都城外,有一座巨大而简陋的草庐,草庐的四周,却是寒光闪烁,竟然是
数百把寒光凛冽的东瀛刀剑,深浅不一地插在地上,这些貌似杂乱无章的刀剑,
却似乎又是暗含着一定的玄机,此地便是名动天下的东瀛武学圣地——剑庐。

  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正垂着目坐在蒲团之上,在他身前,一袭青衣的柳生静
云正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描述着刚才的遭遇,他正是天榜十大高手之一,东瀛剑
庐的主人,武神武藏五轮。

  等到高徒把事情说完了良久,武藏五轮才抬起头来,用浑浊的目光看着柳生
静云说道:「你说的那个女人,你没有把握打赢,但绝对不是傅晚晴?」

  柳生静云回答道:「是的,师尊,傅晚晴傅仙子乃是净尘阁的人,按照师傅
的说法,净尘阁的武功或者门人气质,几乎不带一丝人间烟火之气,而柳生遇到
的那名女子,无论是武功还有气质,都是与之相反,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武功,
起码,能与静如上人或者刀皇前辈,相提并论。」

  「中原皇朝,始终是中原皇朝啊,他们的人口,是大瀛的数十倍,不要以为
除了天榜的高手,他们就没有其他人了,哼,我所知道的,就有那么一个人,有
着天榜的实力,却从来不为人所知,就是一个东陵岛的韩离,就把我多年踏足中
原的夙愿,拒之门外,更不用说那人了。」让整个东瀛都敬仰万分的武神大人,
竟然也有如此无奈与落寞的时候。

  「那,那个女人,徒儿,徒儿应该如何处理?」

  「算了,那些俗事,你不用去管了,这本就不是你所擅长的,真田和吉川的
死,是他们自己技不如人,与人无尤,至于那个女人,既然你认为自己对上她几
乎没有多少胜算,那为师也去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话音刚落,一股极其
强大的剑意便从武藏五轮体内迸发出来,向着剑庐的四周疯狂地散发出去,剑庐
边上剑阵的刀剑,感受到武神的无上剑意之后,都在不停地发出「嗡嗡」的声音,
久久不息。

  三天后,「南风号」商船上,庞骏才从昏迷之中幽幽醒来,想要起来,但是
身体却使不上力,五脏六腑火烧一般疼痛,忍不住呻吟出声。

  一直趴在庞骏身边的杨月听到他的呻吟声,立刻从睡梦中惊醒,揉了揉眼睛,
惊喜地说道:「骏哥哥,你终于醒了!?」

  庞骏面带着微笑,看着梨花带雨,憔悴万分的杨月,虚弱地说道:「辛苦你
了,月儿。」

  杨月一边笑着,泪水却不住地往外流:「不苦,骏哥哥,月儿不苦……」

  「好了,我个宝贝月儿,哥哥辛辛苦苦把你救出来,可不是要让你哭哭啼啼
的,咳咳咳咳……」一阵咳嗽,庞骏又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把杨月吓得六神无主。

  「我,我去找,去找沁雪夫人,我,来人啊,来人把沁雪夫人请来。」杨月
连忙向外喊道。

  没过多久,宫沁雪终于被请了过来,但她来的时候,却是被望月千鸾所搀扶
着,脸色带着一丝的苍白,庞骏看到心中一惊。

  看到庞骏的脸色,宫沁雪的娇靥露出一丝笑意:「放心,妾身没事,就是跟
武藏五轮那个老家伙打了一架,毕竟是天榜高手,到时你帮我修复就好了。」

  庞骏这才知道,宫沁雪为了引开追兵,故意找了东瀛的武神武藏五轮交手了
一番,可惜二人依然存在着一筹之差,导致美妇人受到了不小的内伤,需要自己
与她共同使用补天神功疗伤。

  「不过嘛,在此之前,先把你的内伤修复一部分,不然我们都会遭殃。」

  「沁雪夫人,怎么,怎么帮骏哥哥修复内伤?月儿能帮忙吗?」杨月急忙问
道。

  看着心急如焚的杨月,宫沁雪的媚眼眯得像头狐狸一样,娇笑道:「当然能,
还少了你不行呢。」

  「啊?」杨月迷惑不已地看着宫沁雪。

  宫沁雪悠悠地说道:「女子的处女元阴,乃是练功之人的大补之物,如果小
公主你肯献身给他,用你的处女元阴,去帮他修复内伤,会让他更快恢复呢。」

  听到宫沁雪的话,杨月的俏靥刹时浮上一层酡红,更加显得娇艳动人,令人
爱煞不已:「那,月儿,月儿愿意,但是,但是月儿要怎么做?」

  这时庞骏再也看不下去了,没好气地打断道:「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月
儿,你,你相信我吗?」

  杨月坚定地点点头道:「月儿相信骏哥哥,月儿知道,自己以后,都再也无
法回到京城,回到王府,回到父王和母妃的身边,骏哥哥你就是月儿的夫君,就
是月儿的一切,只要是有利于骏哥哥的,让骏哥哥高兴的事,月儿都愿意去做。」

  「啧啧啧,看着你们两个,是真的酸啊,好了,交给你吧,千鸾,我们走吧。」
宫沁雪说完,便带着望月千鸾离开房间,房间内又只剩下庞骏与杨月,不同的是,
房间之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暧昧气氛。

  杨月的小脸红扑扑的,一直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最后还是庞骏打破了沉默,
轻声说道:「好月儿,我有点饿了,能给一些吃的吗?」

  杨月这才如梦方醒地说道:「对,月儿都忘了,忘了,这里还有一些小米粥,
来,骏哥哥,让月儿喂你吃一点。」说完,她便转身走到房间的角落,小心翼翼
地拿起一个食盒,慢慢揭开,庞骏还依稀能看到从里面冒出来的热气。

  「呼呼呼,」杨月舀起一勺子的米粥,轻轻地吹了吹,说道,「来,骏哥哥,
吃一口,小心烫,这些粥,都是我每天让厨娘大婶煮一点,然后放到食盒里面尽
量让它热,就等着你醒来之后能吃到。」

  「谢谢你,月儿。」看着体贴可人的杨月,庞骏露出了微笑,可是他心中有
些五味杂陈,本来自己是想为了满足自己的黑暗欲望还有报复来接近和玩弄杨月,
想不到现在却成了一个这样的结果,多好的妹妹啊,两人一路的风风雨雨,让他
已经不知道自己对杨月的感情,到底是对妹妹的疼惜还是对情人的爱恋,可笑的
是,自己的初衷,只不过是为了报复唐玉仙。

  杨月摇摇头道:「不用谢,月儿说了,以后骏哥哥就是月儿的夫君,伺候夫
君,本来就是月儿的本分,月儿知道自己以后都见不得光,也成不了你名正言顺
的妻子,只求哥哥,你,你的心里面,永远给月儿留一块小小的地方,装着月儿,
月儿就满足了。」

  听到小美人的一番表白,庞骏的心中不由得都酥软了,长久以来的铁石心肠,
自从自己在夜探魏王府时见到女儿庞宁的时候,已经被化去一角,现在杨月的表
白,更是让他好像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房间之中,看到了一丝光亮,那丝名叫
希望的光亮,他说道:「月儿放心,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对你不离不弃,如
有违誓,天打……」

  还没等他说完,杨月就带着满足的笑意拿起一勺子的米粥塞住了他的嘴巴。

***********************************

PS:好歹还是把东瀛这一段给憋过去了,又能苟一段日子了,下一次更新,推倒
小妹

[ 本帖最后由 sw800 于 2018-10-26 23:39 编辑 ]东瀛的营救也画上了句号,不知回国后,会如何安置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