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惊情淫梦】(第十七章淫夜)【作者:lucylaw】
字数:13120

             第十七章淫夜

  山城的夜,因为一片突然袭来的乌云而提前降临。老蔡一边开着车,一边跟
我讲诉着关于蓉顺商行隔壁那个布料店的调查记录。而听了老蔡简短的汇报后,
我的心情亦如这外面的天气一样阴云密布。

  这个布料店幕后的老板不是别人,而正是这两天我想要调查一二的周敬尧。
在蓉城的档案里,这个店铺的注册者叫柳皓,而这个柳皓,就是周敬尧的亲妹夫。
距档案记录,这个店铺近半年过账的流水不过几百钱而已。因此在很长时间里,
警方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布料店。

  然而最近蓉城发生一件事情,却让蓉城方面的警局也开始慢慢注意到了这个
布料店。在近日,蓉城的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新款的大烟,这种大烟比起传统的鸦
片烟,劲道要更加猛烈。虽然价格比以前的大烟要贵三成,但效果却比起以前的
鸦片烟要好上一倍有余。以至于这种大烟刚流入市场不过几个月,就已经渗透到
了蓉城的各大烟馆,将原本的烟土几乎要挤出市场。

  这大烟是从暹罗一带生产的,经过广西入境,然后走湖南从水路运到山城,
再最后运送到蓉城一带。自从南京方面开始烟土专售以来,这烟土的税收就是政
府收入的大项。然而眼下这一批既不造册,也不纳税的烟土一旦在市面上流通。
自然是因为动了政府最大的利益。

  经过蓉城方面的几番调查,这一批大烟背后的卖家线索直指这布料店老板柳
皓。这一次老蔡能这么快的调查到线索,其实是因为蓉城方面的主动不无关系。
据可靠的情报,今天晚上就有一批价值二十万的烟土要从五宝码头登岸。蓉城方
面,已经派专门的人到了山城,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老蔡被要求秘密接待了这些
蓉城警局的人。

  半个小时后,我们的汽车来到了五宝码头附近的一处废弃的工厂厂房。蓉城
方面一共来了七个人,两辆车。为首的人是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人,叫李昂。虽
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我大致记的这个人是今年年初蓉城方面破格提拔的副局长。
我曾听说此人性格却十分狡诈,所以一直以为他是那种一脸深沉的人。结果没想
到的是,今天一见到这个李昂,我竟然会觉得他是一个挺俊秀的男子,或者说,
是柔美。

  他很白,比很多天天涂脂抹粉的女人还白。他也很瘦,比起很多天天节食减
肥的女人也还瘦。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我脑子里立即蹦出了两个字「禁脔」,
只有以前传说中那些达官贵人家的小童子,才有这种细腻的柔美。

  「蔡队长,我不是特地嘱咐了你,此事绝密么。」李昂不光是男生女相,说
话也有几分阴阳怪气。不过显然,他对我跟苏彤的出现有些不满。

  当下,我也没有立即答话,只是他手下的那批随从里面,却有一个人是我认
识的。这个人名字叫韩峰,也算是我们这行一个老资历了。一见我出现,立马将
我的身份告诉了李昂。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张副局长。」听说了我的身份后,此人也立即将我
这个平日里经常被人拿来跟他比较的人看了几眼。虽然在警界的警衔里,我比他
要高出一级。但因为都是两个市挂职的副局长,所以我们某种意义上只能算是平
级。此人刚任命,估计正是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因此看我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种隐
约的倨傲。

  当下我也没有跟他针锋相对,只是问了一句:「周家的船,什么时候到码头?」

  「怎么,张局长也对此案有兴趣么?」插手别的警局负责的案件是我们这行
的大忌,虽说这李昂态度傲慢,但我也不好强说什么,只是解说到:「不,我无
意插手蓉城方面的问题。但此事正好跟我们最近调查的另外一个案件有重叠之处,
我想来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能帮到我们。李副局长放心,今晚我们只带了耳朵跟
眼睛,没有带嘴巴。」

  「这么说来,张局长是打算今晚来个幕后诸葛了?」那个韩峰见我们之间的
气氛有些僵,于是打了个圆场道:「在山城的地盘上,张局长能出手相助,那是
在好不过的了。」说完,哈哈的笑了两声,还暗示手下的人跟着皮笑肉不笑的附
和了两声。

  不过韩峰的用意倒是清楚,他表面是在恭维我,其实是在提醒李昂。异地办
案,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当地警方。这李昂倒也不是死倔的人,见我已经表明态
度大家各取所需,于是说道:「据我们的线人来报,这批大烟会伪装成一批从广
西运来的茶叶,今天晚上八点,也就是一个半小时以后,在五宝码头登岸。我们
此次前来,并不是要抓捕他们。而是要全程监控他们从山城到蓉城方面的转销脉
络。因此,在这个过程中的一切事情,还请张局长前后严加保密。」

  「这是自然,」我见对方说话语气变软,也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道:「五宝
码头有我绝对信得过的人在那里,老蔡,你有联系码头方面要他们配合吗?」

  「当然,局长。」老蔡说道:「刚才我给码头的老杨去了电话,让他给我们
找了一些工人的服装,然后找了几个绝对隐蔽的观察点,以方便我们暗中监视。
不过,因为五宝码头是小码头,我们这一批十个人,如果都要去的话,似乎有点
目标太大了。」

  「无妨,我跟苏彤今天的身份只是观察员,所以你让码头方面给我们找一个
视角好的房子即可。」等我说完这句话后,李昂那边也道:「我们此次的目的是
跟踪他们,所以在他们汽车开出来的几个必经路口我们都要安排人监视,因此码
头方面只需要我跟两个下属即可,老韩他们会在附近的地方埋伏。」

  「如此,那是最好。事不宜迟,我们这就早做准备吧。」说完,老蔡拉开了
车门。

  在山城,一共有十三处码头。其中有十处的货物搬运,都是控制在曹金山的
手上。而剩下的三处码头,更多还是偶尔作为客运摆渡之用。无论规模还是建制,
比起那十处码头要小得多。而这个五宝码头,就是这三个小码头中间的一个。跟
其他的码头相比,这里连那些靠帮人装货卸货的腿夫都没有。也许也正是这个原
因,很多见不得人的货物到了山城,都会选择从他这里登岸。这么多年了,政府
方面对这些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接货的人是什么来路?」

  老杨是附近的片区治安负责人,也象征性的兼任着码头的调度工作。此人虽
然是个老油子,但做事情倒也是有些分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老蔡才能让他给
我们挑选观察点。

  李昂跟两个自己的手下,穿着上了码头工人的衣服,躲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地
下锅炉房。而因为苏彤不愿意穿上那些臭气熏天衣服,我只能带着她躲到了更远
处的一个废弃的厂房。

  「姐夫,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就算是这些烟土来自暹罗,但经广西,
湖南,再走水路到山城,最后再到蓉城。这一条线路实在是过于漫长。如果单纯
只是为了牟利,山城的有钱人可比蓉城要多上好几倍,将这些烟土直接在山城卖,
不是更容易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说道:「山城虽然富人多,但大多是随着国民政府
发家的新生代企业主。他们接受西方思想跟新文化较深,对于大烟这些让人堕落
的玩意儿十分抵触。而蓉城则不同,这里受乡绅文化侵蚀,好逸恶劳者多。自军
阀刘湘开始,这里就不禁大烟。因此,虽然蓉城有钱人不如山城多,但吸食大烟
的人比山城多上十倍有余。」

  「哦,难怪以往人说,川军两杆枪,一杆步枪,一杆烟枪。」

  「这你倒是误会了。」我说道:「大烟是昂贵之物,川军素来收入少,装备
差。他们的烟枪抽的是那些叶子烟,以他们的收入是买不去这些大烟的。蓉城消
费大烟的,大多还是那些地主家的人。我想,李昂他们要查这大烟,应该也免不
了跟蓉城的那些老乡绅们打交道。好了,不说了,船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在远处雾气缭绕的江面中,缓缓驶来了一条马达轰鸣的小型
船。船头有一个人拿着风灯,正在画着圆圈。我虽然不知道码头的规矩,但也知
道这是船舶要靠岸,通知岸边的人的信号。然而让我好奇的是,此处明明是空无
一人,他们这信号,又是打给谁的呢?

  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当那个小船靠岸后,从床上走下来了一个精干的小
个子男人,身后还跟着几个那种码头水手常穿服色的随从。他们并没有下船,而
只是站在船头的地方四处张望着,虽然因为距离跟船上的马达声,让我听不清他
们的对话。但看上去似乎他们应该是在等着什么人,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按照一般的规矩来说,像这种私密货物的押运。收获一方都要提前到交货的
地方,负责确保交易的安全。显然此时,因为接头人的迟到,船上的人也开始警
惕起来。

  「拔锚,退回江面。」那个小个子男人见情况有些反常,立即大声对船上的
水手吆喝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从码头的另外一边却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声。几
两黑色的轿车,一字型开到码头,然后熟练而整齐的停了一排。

  从汽车上走下来的这些人,清一色的都是白汗衫,红马褂的服装。应该是来
自某个民间社团。虽然人数不过十几人,但看上去都是些精悍之人。见到这群人
后,那个小船也放弃了拔锚的行为,船头那个小个子男人,从船头一跃而下跳到
了码头。

  「姐夫…这…」

  「怎么了?」苏彤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

  「啊,没什么…这个人应该就是柳皓了。」苏彤悄悄的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那
张李昂提供的柳皓的照片递给了我。然而此时,我却没有功夫顾及此人,因为跟
他相比,那批接应的人中间为首的人才是让我最感道意外的。

  胡老三。

  这已经是短短几天里面,我第二次见到这个蓉城著名的麻匪头子了。而他的
出现,随即也证明了我之前的隐约猜想。蓉城的这个地下大烟转销的网络,跟周
敬尧的买卖,那两神秘消失的运钞车,甚至是蓉顺商行,都有着某种联系。

  一瞬间,我的脑子里浮现出来了一堆人名。周敬尧,柳皓,胡老三,这三人
应该是以布料店为掩护的蓉城地下大烟脉络的核心人物。然而,这其中还有一个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在蓉城的那个绸布店的外墙上,我们看到的那个「和衷社」
的符号。

  倘若那个符号的出现,意味着眼前的这群人跟就是和衷社的人。我不禁会觉
得曹金山嘴里所说的形式诡谲的和衷社组织,十分真有他们所说的能耐。因为好
像我都没有花太多精力,就找到了他们的线索。

  「胡老三,你怎么回事。以往的规矩不都是你们清好场后等着我们吗?怎么
今天迟到了这么久。」门外柳皓的言语,并没有让我有时间去仔细琢磨这个问题。
由于胡老三等人的迟到,这个柳皓显然是有些脾气的。

  「哈哈,柳兄不要怪罪,今天我们有点事情耽搁了一下,所以晚到了几分钟。」
胡老三沙哑着一个烟嗓,打着哈哈道:「而且,这个码头柳兄也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里鬼影子都没有一个那里还有清场的必要。」二人说话的距离,离我们不过几
十步之遥,我们已经能听得十分清晰了。

  「这是山城,你以为是在你们山里,可以让你们为所欲为。最近山城戒严,
你们不小心一点,出了事情我们都没法交代。」面对柳皓有些不依不饶的态度,
胡老三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他本就是啸聚山林的山大王,别说如此抢白了,就
算是他的亲娘,也不敢这种语气跟他讲话。若不是这番看到生意的利润实在太大,
恐怕他早就叫手下一梭子子弹给对方招呼过去了吧。

  「柳先生说的没有错。」就在胡老三想要发作的时候,身后的汽车里突然传
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而就在柳皓等人因为这个不速之客而又立即紧张起来的同
时,我已经看到一身西装革履的刘宪中,竟然就这样镇定自若的车上走了下来。

  上次见到刘宪中,已经是那日在和平旅店里检验刘宪原尸体的时候了。这几
日虽然关于他已经开始接手刘家事务的消息一直没有断过,但之前几次跟刘家接
触都没有见到过他。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他竟然会在这里现身。而随着他
的现身,柳皓似乎也有些差异。

  「刘宪中?」…「刘宪中先生?」

  「怎么,你认识我?」

  柳皓似乎还没完全回过神来,说道:「不,我只是听说过先生的名字,然后,
我知道刘宪原老板的长相。」显然,柳皓是从刘宪中的外貌和气度推断出来了他
的身份。

  「眼力不错。」刘宪中说道:「之前你们不是一直在好奇,在背后一直遥控
着胡老三跟你们一起交易的人到底是谁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刘宪中的
话,无异于已经承认,蓉城地下的那条大烟销转的线路,是他在负责经营。而对
于这个消息,显然躲在离他们更近的那个干涸了的地下排水管里的李昂跟他手下,
会觉得收获更大。

  「好了,别像个瓜货一样站着了,东西都送到了吗?」刘宪中问道。

  「当……当然…」柳皓显然也对刘家的财力充满了忌惮:「还是上次的量,
一共两千斤烟土,全部按量送到了。刘老板可以叫你们的人来过秤了。」

  「我不是说的这个」刘宪中打断了柳皓的话说:「那件东西带到了吗?」言
语之中,似乎另有所指。

  柳皓点了点头,当然明白刘宪中说的东西是什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
对刘宪中说道:「刘老板等一等,我现在就去给你拿。」说完,就转身往船上走
去。而就在柳皓离开的同时,刘宪中又走回汽车边,拉开了另外一侧的车门。

  「下来吧。」刘宪中很绅士的扶着车门,显然里面有着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一直是没有露面。从刘宪中开门请手的姿势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个女人,而且刘
宪中对她似乎挺恭敬的。

  从车上下来的人,的确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虽然只能
在月光下看见一个背影,但这个背影的纤细和均匀,还有那种纤细中蕴含的让人
一瞬间心驰神往的独特韵味,让我的心突然一颤。我突然开始很担心这个人会不
会是刘忻媛。如果此时在刘家还有哪个年轻女人会让他也表现出如此的礼数,那
这个人也只可能是刘忻媛了。

  所幸的是,我很快人出来了这个女人并非刘忻媛,而是那日被刘宪中捉奸后
又形成了联盟的钟玉佳。那日见到女人时,一直是看着她在床上赤身裸体的样子。
没想到在旗袍之下,这个女人看上去竟然会跟刘忻媛有几分的神似。

  很快,柳皓从船上回来了,左手还拧着一个黑色的皮箱子。见到钟玉佳后,
柳皓反而没有刚才初见刘宪中的惊疑,而是先很自然的道了一声钟夫人好,然后
才对刘宪中说道:「刘老板带佳人前来,莫非?」

  「是,准备好注射器,我要现场验货。」说完,刘宪中对胡老三说道:「去
看下那个屋子能不能用,我们去那里面。」而他们所说的屋子,正是我们目前藏
身的地方。所幸的是,也许是一开始的警惕,我跟苏彤就已经选择躲在了这个废
弃的小仓房角落里的暗格里。因此胡老三进来的时候,虽然身边的苏彤十分紧张
的抓住了我的手,但其实我倒还算平静。

  然而尽管如此,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佩枪的口袋。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
我只需要拖延个个把分钟,李昂还有远处的老蔡他们就能赶到。

  我轻轻将苏彤拉到了我的怀里,然后小心翼翼的拉过了一个破旧的麻袋,将
自己的身影完全隐藏起来。不过显然,一向做事是个大老粗的胡老三,并没有注
意到角落里的我们就急不可耐的对外面喊道:「这里很空,进来吧。」

  而很快,刘宪中,钟玉佳,柳皓三人,就先后走了进来。而柳皓的手中,果
然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注射器。

  「好了,开始吧。」进了仓库后,胡老三立即在刘宪中的命令下,关了仓房
的门,而柳皓已经打开了手中黑色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支玻璃瓶装的西洋药
剂。然后熟练的用砂轮在药剂上面划开了瓶口。

  「一次用多少计量?」刘宪中说道。

  「看用途,一般的催情5毫升足够,致幻的话要用10毫升。」柳皓一边说
着,一边用注射器从瓶子里抽出了一点药剂说道:「你们哪位要试一试,这一次
是试药,因此注射1毫升就够了。」

  「不,用10毫升。」刘宪中冷冷说了一句后,看了身边的钟玉佳一眼。而
女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找了一个木头桩子坐下,然后自然的挽起了右手
的衣袖,将一条白皙浑圆的胳膊露向了柳皓。

  「嗯…」一声轻盈的呻吟,随着注射器扎入女人的手臂而响起。我身边的苏
彤,显然对女人的反应感同身受,身上忽然微微一颤。我这才想起,雨筠是十分
惧怕打针的,而苏彤应该跟她的姐姐有同样的恐惧。对于女人来说,惧怕这长长
的钢针刺入手臂应该是正常反应,只是我此时其实挺好奇的是,同样知道此时柳
皓给女人注射的药物是催情的药物,苏彤的心里会怎么想?

  「药物要多久生效。」

  「五分钟左右。」柳皓说完这话后,钟琪反而先于刘宪中点了点头。

  「嗯,好,那你出去吧,在门外等候。」刘宪中说完这话,又扭头对想要跟
柳皓一起离开的胡老三说道:「胡老三,你留下。」

  刘宪中说完这话后,胡老三跟钟遇佳同时惊讶的扭过头。而刘宪中却没有看
着两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刘老板,我这样做,是否有些不妥。」在胡老三说这句话的时候,此时房
间里的变化甚至让一直很镇静的我都差点嘴巴张大得下巴着地。昏黄的煤油灯下,
钟玉佳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一脸红晕的女人,竟然当着两个男人的面解开了自己
的旗袍,隔着自己的小衣用力的揉捏起自己的身体了。

  虽然已经知道注射药物的作用,但我没想到这种药物的效果竟然如此的猛烈。
我在风月场上混迹多年,自然知道那些所谓的让贞洁烈女一吃就乱性的药物,大
多是那些写书的人胡乱编出来的。虽说在那些妓院里也会有各种催情的药物,但
这些药物也不过只是助兴之用。倘若使用的人内心没有想要性爱的想法,这些药
物就并不会什么作用。

  然而此时女人的反应,却出乎我的意料。虽说那日里我也曾经见过钟玉佳当
着外人淫乱的样子,但当时那种情况她是在刘宪中的胁迫之下,举动多少有些演
戏的成分。但此时,当女人竟然不在乎面前盯着自己身体的人是一个啸聚山林的
麻匪头子,而是一把用力撕开自己小衣,当着男人的面用力揉捏起自己双乳时。
就连我也开始相信,这世上真的会有这种神奇的药物。

  「三嫂,感觉怎么样?」显然就连一向镇定自若的刘宪中,也被女人表现出
来的这种极度的媚态感染到。说话之间,会突然冒出一种沙哑的感觉。

  「很…很像当时的感觉…整个人就想要燃烧……起来一样。」钟玉佳气喘吁
吁的说道:「你……你快叫他出去一下,我要自己解决一下…要不你帮我也行…」
女人的意思十分清楚,她此时必须要用自慰的方式来缓解药物给自己带来的难以
忍受的性欲。

  而此时,胡老三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将自己上身的旗袍完全脱下的女人。
虽说玩过的女人不是少数,但这些女人要么是山野村妇,要么是青楼女人。毕竟
是下九流的人,他哪里见过这样出身名门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更何况,
这个女人还是处于山城财富巅峰的刘宪原的小老婆。这个自己平日里连意淫一下
都不敢的女人,此时竟然混身泛着潮红地看着自己,胡老三的下体,早就膨胀得
想要爆裂开了。

  「出去干嘛,他身强力壮,不正好是来解一解你的药劲吗?」说完,刘宪中
扭头,看了一眼就像是听到了天上神仙要下凡的消息一样兴奋的胡老三一眼,冷
冷说道:「还站着干嘛,这种机会你只有一次,错过了这辈子就不会有了。」

  「可是…刘…刘老板,这女人是…是孀妻,干了丈夫头七未过的孀妻,是要
遭血霉的。」胡老三突然这么一句,就连我也忍不住哑然失笑。没想到这个杀人
如麻的麻匪头子,竟然是这么的迷信。

  「呸,王八羔子装什么装,你以为你跟那张寡妇的事情我不知道,赶快,别
等久了女人出了什么岔子…」刘宪中的话音未落,一旁的钟玉佳竟然发出了一阵
母兽的呻吟,一把扑到胡老三面前,用力撕扯起男人的衣服。

  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这个刘宪原的小老婆在我面前淫乱的样子了,而巧合的是,
这两次我都是像现在这样一般多在暗处偷窥着。这是这一次不同的是,身边的女
人从刘忻媛换成了苏彤,让我可以在看着大戏的同时,更加肆无忌惮偷偷品尝着
身边的美味零食。

  我的右手,不老实的顺着苏彤的衣领伸到了女人的衣内,轻轻的摸索着女人
香汗微醺的双乳。经过这段时间我的「培养」,女人的身体已经开始产生着一些
从少女到女人的转变。虽然女人的双乳变得更浑圆了,但当时处子才有的那种细
软弹棉的手感也少了几分。

  而此时,苏彤自然不会注意到我心中所想。她应该正在我的「胁迫」下,目
不转睛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些。在跟我的欢好美到情浓时,她也会喜欢这种女人
在上面的体位。但这样做一是为了让一直冲刺的我可以休息一下,二是想从这个
角度看着那个注定属于自己的姐姐的男人被自己弄得兴奋的样子。因此,骑在我
身上的苏彤,总是会显得温柔而动情。

  但此时,钟琪的表现却跟她完全不同,骑在胡老三身上的女人,就像是骑着
一匹烈马一样,需要不断快速的扭动着自己浑圆的臀部来找到自己想要的节奏。
狭小的仓房中,充斥着的是两种声音。一种是女人下体出来的噗嗤噗嗤的水声,
而另外一种声音,竟然是来自胡老三的喉头。

  这还是第一次,我见到一个女人竟然把男人干得呻吟连天而自己却竟然没有
任何的嘶喊。虽说在之前,我也尝试过这种情欲高涨状态下的淫荡女人,但每每
女人越是如此,我内心的好胜心也越强。所以在我的身下,还没有女人能做到这
样的行为。

  然而此时,面对着身高马大的胡老三,身材并不算高大,甚至有些消瘦的女
人,竟然获胜了。当胡老三终于发出一声呐哈,紧紧的抓着女人胸前不断跳动的
双乳开始混身颤抖起来的时候,女人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种鄙夷的神色。

  「呸,银样蜡枪头。」钟玉佳支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让胡老三已经开始
变软的下体从她的体内退了出来。可以看出,这胡老三也有些时候没有碰过女人
了,此时随着钟玉佳下体的拔出,竟然流出了一大片白花花的阳精。而此时的女
人,竟然没有管自己下体还在流淌的体液,而是转过身来看着一旁的刘宪中说道:
「你要不要来试试?」淫荡语气中,竟然是有一丝哀求的语气。

  「不,我嫌脏。」也不知道刘宪中说这话到底是嫌胡老三的阳精脏,还是钟
玉佳的身体脏。但说完这话之后,钟玉佳竟然也没有半分不悦,因为刘宪中此时
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熟练的将两根手指伸入了钟琪的下体,然后开始快速的抽
插起来了。

  而这一幕,就连我也觉得震撼不已。就算之前我有过不少的女人,但在床上
始终我是高高在上的一方,而我喜欢的女人,大多也是那些羞涩娇柔的玉女,而
不是钟玉佳这样的淫娃。因此我用手指触碰挑逗女人的下体是有,但却从未如此
这般用手指替代阳具给女人自慰。

  不过显然,刘宪中对这种行为却十分熟悉。很快,他双指快速的动作就让女
人终于发出一种近乎刺耳的呻吟。虽然,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我并不能看清此时
女人下体到底是怎么一番光景,但单从女人悬空得几乎就要树立起来的双腿的抖
动,也知道此时女人是一个整么样的状态。因为这种姿势,只有每次我把苏彤弄
到最畅快的时候,她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当时他给你弄的时候,是不是这样的感觉。」刘宪中的嘴里,突然问出了
一个让我觉得有些意外的问题。

  「嗯…很像…」已经情迷意乱的钟琪,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不过,他,
他的手法比你还要厉害,你,你比不上他的。」说完,本来勉力靠着双腿支撑的
女人,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紧接着又是不断发出那种有些刺耳的声音。

  然而此时,我却突然冷静了下来。钟玉佳的话让我听得有些疑惑,一开始,
我还以为女人这样做是在验药。然而当女人说出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明白
了,除了验药之外,刘宪中还在跟之前钟玉佳的某个男人相比较。

  「刘宪原?」这是最可能的名字,但却也是让我突然如同心头被人锤了一拳
的名字。因为如果是真的,就说明这个已经死去的刘家老爷,有着比他的弟弟还
要厉害的床第间玩弄女人的手法。而这也就意味着,林茵梦没有少被他使用过这
个方式。

  然而很快,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钟玉佳似乎当时跟那个男人欢好,是
收到了这种药物的协迫。如果是刘宪原的话,他大可不必如此。

  「这种药物,5毫升催情,10毫升致幻。」脑海中浮现出的柳皓刚才的话,
让我很快就想到了一事。在凤巧爷所遭受到的那个银针刺顶时,就是被注入了一
种很强的致幻药物。再次之前,老钱尝试过很多方法想要从凤巧爷父女的体内提
取出那种药物的成分,然而最终因为时间过长跟血液起了反应,而很难判断这种
药物的来源。只是眼下,我们此行的目的是监视而不是抓捕,我很难去强行弄到
一两支药物回去让老钱化验一下。

  而就在我脑中开始飞快盘算着这事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的咚的一声。一开
始,我还以为这一声是门外偷窥屋内春光的那些小喽啰,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
然而随即而来的一声枪响,让我一下子紧张起来。

  「妈的,侯标,谁让你开的枪?」柳皓愤怒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的时候,屋里
的几人也立即乱作一团。刘宪中此人果然老辣,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已经将手指
从钟琪的体内收了回来,然后从腰间掏出了自己的配枪。而虽然胡老三之前一直
被女人那句「银样蜡枪头」弄的一直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瘫坐在地上,但
毕竟也是在枪林弹雨中过来的,枪声一响,立即反应过来提上了自己的裤子。而
只有依然在情迷意乱中的女人,此时还是一脸迷惑的看着刘宪中,就好像是还在
责备,男人为什么停止对她的侵犯的一样,一脸的不满足。

  「给她把衣服穿好,我出去看看。」刘宪中沉身叮嘱了胡老三一句,然后立
即拉开了枪栓往门口走去。而此时,我已经大致猜到了门外发生了什么事情,显
然李昂他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那个有一半在地下的锅炉房隐蔽性并不如我们这
样,只有一层假装是用来掩盖水渠腐坏恶臭的木板作为掩护。我们本以为,此时
是夜间,光线的问题可以增加这里的安全性,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李昂那些
人应该是被门外的柳皓一行人发现了。

  事情紧急,我内心甚至都顾不上对这个跟我有些针尖对麦芒的蓉城警署副局
长一行人冒失行为的嘲讽,而是同样暗暗从衣兜里拿出了配枪,轻轻拉开了枪栓。
如果确定了是门外确实事情暴露,那么我只能做出两个选择。要么,就是对门外
的事情视而不见。任由外面这批人把李昂三人包了饺子。然而这样做,虽然我们
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毕竟此时李昂手下还有一批人是等候在远处,倘若被他
们见到了我见死不救的行为,我也一样的交不了差。

  但是骑虎难下的是,此时我更不能做的是亮明自己的身份。虽然以我的身份,
我至少有七成把握对方见到我后不敢真的动手。但这样一样,无论是大烟交易还
是此时刘宪中手中的那种秘密药物的线索,都会立时中断。甚至这段时间我所做
的一切努力,都将因此而付诸东流。

  而更要命的是,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给我们考虑了。从门外的声音来看,柳
皓跟刘宪中手下的两拨人显然已经把李昂他们的藏匿地点围住了,唯一庆幸的是,
双方此时还没有开始交火。

  胡老三此时已经把钟玉佳的衣服囫囵套在了她的身上,拉着女人讲她塞回了
汽车里。而接着他离开仓库时留下的那扇洞开的大门,我可以清楚的开到十几个
拿着手枪的人,此时果然正将枪口瞄准李昂他们藏身的那个水渠。只是不知道,
刚才开的那一枪,是不是有击中李昂他们的人。

  刘宪中走到一群人中间,同样用枪指着水渠后朗声说道:「里面的朋友,不
管你们是何方神圣。现在我们已经把你们包围了。这样对峙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你们还是赶快现身吧,否则,我们这就一起攻进去,你们知道后果的。」然而刘
宪中在说这话的时候,却在悄悄打手势叫手下保持克制。显然此时水渠中平静的
状态,让他们也有所忌惮。

  而眼下的这一阵僵持,也终于给了我思考的时间。虽然时间仓促,我也勉强
想到了一个应对方法。

  「老蔡他们刚才也应该同样听到了枪声,此时应该赶过来。离这里最近的一
批人到这里,最多只需要两分钟。此时他们应该跟我们一样,埋伏在这附近。」
我小声的在苏彤的耳边说出我的想法后,苏彤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道:「只要我
们这边枪声一响,他们应该就会配合。我们虽然只有四个人,但地形有利,我们
应该有很大胜算。」

  「是,」我接着说道:「但是眼下,无论是对于我们还是对于蓉城那边,都
不是收网的时候。这一枪,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不能开。眼下,我们只有一
个办法…」

  「怎么办?」

  「借刀杀人。」我将头凑到苏彤的耳边,简单的说除了我的想法。

  其实我所料不错,此时老蔡他们已经摸到了仓库附近,手枪的准星已经瞄到
了刘宪中这边几个关键人物的脑门。只要他们对李昂等人有所行动,这边就立即
打算开枪。不过也幸亏这伙人中间有老蔡在,虽然平时混是混,此时他倒能保持
冷静,知道这一枪开了之后的后果。因此他那边,也只是箭在弦上,却并没有草
率发难。

  老蔡知道,此时躲在仓库中的我是安全的,因此面对这样的局势,我这边一
定会有所准备。而他们那边,必须要等到我这边的信号后再动手。果然,在短暂
的等待之后,老蔡又听到了啪啪的两声枪响。而短暂的紧张之后,老蔡等人发现
现场并没有任何人受伤。

  从他们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枪的火光是几乎在相同的时候从我们这
边的仓库发出来的。毫无疑问应该是这边我跟苏彤选择了同时动手。虽然其他人
不明白这近在咫尺的偷袭为什么会射偏,但老蔡那边,却仿佛看出了点儿意思。

  在刚才,我跟苏彤的两发子弹,一发从苏彤的枪管射出,目标是胡老三手中
的一盏煤油灯。而另外一发子弹是我射出的,目标直指此时柳皓手中的那口箱子。

  虽然比起煤油灯,箱子的体积要大得多。但此时我们身处黑夜之中,灯火那
种明的射击目标,显然比木箱子要容易射击一点。更何况,我射击木箱子的用意
并非要摧毁箱子中的药物,而是要告诫对方我知道他们交易的关键物品是什么。
是以这一枪我虽然要命中木箱子,但只能是擦着木箱子的一个角而过。

  「老韩,你有把握命中最左边那人手中的油灯吗?」老蔡说道:「注意不能
伤人。」

  这边韩峰毕竟也是老警察,被老蔡这样一说,好胜之心立起,于是说道:
「应该可以。」说完,拔枪瞄准了那盏油灯。

  「啪啪,」又是两声枪响。当看到场中又有两盏油灯被射灭时,我心头的压
力骤减。这一下,压力来到了刘宪中一边。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此时不
光已经被人包了汤圆,而且这些人想要他们这边的脑袋,只需要一瞬间。

  「老大,怎么办?」胡老三声音颤抖着,小声询问着身边的刘宪中。而此时
刘宪中也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局势不利,一向平静的他竟然浑身微微颤抖起来。
思忖片刻之后道:「对方无意杀我们,我们可以撤退。」

  「撤退?」

  「是,」刘宪中突然声音放大了一点,对着四周的人说道:「我数三声,所
有人立即把自己手中的油灯往对方的锅炉房中扔过去,然后全速上车上船离开。
注意,中间不要开枪,也不动开灯火。」

  此时,刘宪中跟柳皓手下,早已经是呆若木鸡,别说让他们照着刘宪中的话
来做,就算是个小喽啰的建议,他们也会不假思索的执行。而等到刘宪中数到三
的时候,这群人虽然手忙脚乱,但还是真的将自己手中的油灯往锅炉房扔了过去。

  一时间,场地中央乱做一点。人声,脚步声,还有汽车的马达声此起彼伏,
所幸的是,很快这群乌合之众,就还是从这里现场撤走了。

  「还好,捡回了一条命。」当我们把隐藏着李昂一群人的木板打开的时候,
我才发现原来刚才柳皓手下开的那一枪,已经命中了李昂的肩膀。没想到的是这
个男生女相的李昂,竟然也算个铁血汉子,虽然手臂流血不止,竟然从头至尾都
没有哼一声。

  「只能说幸好,这刘宪原在刘宪中的阴影下活了多年,到了这样的关键时刻,
他最终还是会选择退缩。」我一边让老蔡的手下开车将李昂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
一边仔细的检查着现场对老蔡说道:「今天这一闹,恐怕这一条线索我们要断上
好一阵。唯一的利好是,他们还不明白我们的身份,这两天让你的手下外松内紧,
不要阻止这批大烟流通到蓉城。」

  「嗯,真想不到,这周家的胆子也是不小,竟然跟着刘家这个窝囊了一辈子
的二世祖做起这等买卖。」老蔡说着这话的时候,身旁的苏彤突然插嘴说道:
「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什么事?」

  「那日,我们不是让和平宾馆的那个老板,给我们描述过那个长期租下20
2房间的柴中石的样子么。」苏彤有些迟疑的说道:「虽然那个老板的口供并不
清晰,但关于那个柴中石的身形,说话的嗓音等描述,似乎很像刚才的一个人。」

  「对哦!」老蔡也恍然大悟般说道:「那个柴中石的外貌描述,很像这个柳
皓。」

  其实在老蔡说出口之前,我已经明白了苏彤的意思。如果这个柳皓就是那个
柴中石的话,那么我们几乎可以将刘宪原一案的幕后元凶锁定在周敬尧一党。然
而眼下,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没有明确。如果找不到这个,那一切就都是我
们的猜测。

  「动机,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嗯,也对」,老蔡点了点头。明白我的意思说道:「我可以找报社先看看
有没有这个柳皓的照片,然后让那个老板辨认下。他们今天这一动荡,估计也打
草惊蛇了。头,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要开始查周家么?」

  「自然是会调查的,」我说道:「不过还是跟以往一下,先幕后调查。我本
来想跟着今天的交易顺藤摸瓜,没想到却节外生枝。不过看起来,他们这次交易
的重点应该是刚才那种药物,只可惜,刚才我们这一弄,我们也没法留下一两只
药物了。」李昂等人走了后,我将在仓库里看到的事情简单告诉了老蔡。看着柳
皓手中那口箱子角上掉落下来的木屑,我心中有些遗憾。

  「头,你看这里。」就此时,沉默了一阵的苏彤突然走到我身边,笑嘻嘻的
举起手中的东西。那个瓶子是刚才柳皓给钟琪所注射的药物瓶子,竟然还剩余了
几毫升。刚才枪声一起,这些人竟然将这瓶药物忘在了现场。

  「立即收好,我们马上给老钱送过去。」看到这一幕的我,兴奋得差点就要
在苏彤的脸上亲吻上两口。然而就在我一脸欣喜的看着苏彤的时候,女人的脸色
却突然变得很难看。俏丽绯红的脸庞,突然变得十分扭曲,而接下来,女人竟然
突然弯下腰,捂着自己肚子瘫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