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唐朝风韵
房遗爱现在没时间想谋反的事情,当然还在监狱里的侯君集此时也没有想到谋反,他现在就是有一肚子怨气,怨皇帝的无情。丹阳公主现在有薛万彻也暂时把房遗爱忘记了,更不会去想谋反,如果说现在有两个最想谋反就是李世民的一双儿女:太子李承乾和公主高阳。

  太子和高阳因为贾一烈而结仇,高阳通过郭冰干掉了太子的男宠称心,太子又反过来借皇帝的手杀掉了高阳的情人郭冰,还顺带把公主弄到后宫监狱里遭了大罪,按说这两个人势同水火再无交集的可能,但这改变不了人类为了某种共同的目的放弃前嫌结盟的可能。而这样的结盟虽然是暂时的,但却有摧枯拉朽般的破坏力。

  受到了教训的高阳真的变好了吗?真的涅盘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是高阳公主了,她的心理充满了仇恨,对父皇,对太子的仇恨,而这样的仇恨时刻在她的心理燃烧。

  人因为有希望所以努力的活着,但人有时也因为仇恨而活着,虽然这样的活着很痛苦,很纠结,但一想到将来能够手刃仇人时的畅快,他们痛并快乐着。

  所以,仇恨也是希望的一种。

  高阳公主并不知道离她不远的地方,她和丈夫房遗爱的闺房里正上演着一场精彩绝伦,香艳无比的春宫大戏,高阳现在不需要知道,她也无心想知道,因为她现在一点也不寂寞,而且她还更换了口味。性吧首发

  六十岁的太医老不老?按照现在的人来说不算很老,否则对不起我们伟大的科学家杨振宁和翁帆了。但在过去那样的环境里肯定算很老了,皇甫太医真的很老了,胡子雪白,身子骨也不是很硬朗,他的孙子都已经考上举人了,再过几年,他都要抱重孙子了。但皇甫太医在高阳公主的眼里一点也不老,甚至有种道骨仙风的英俊和仙气,因为皇甫的脸蛋皮肤还很细腻,而且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而高阳公主的年纪几乎和皇甫的孙子差不多大。外人怎么看也绝对不会想到这爷孙会有一腿,如果有这个想法的人不是疯了就是神经病。

  皇甫老太医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主动去摸一下公主的手,否则不但老命没了,而且自他以下的大小命都会没了。皇甫没有这样的胆子,不代表无法无天惯了的高阳公主没有这个胆子,而此时的高阳再也不是出嫁房府时的高阳了,后宫的事情似乎让她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权力才是左右别人生死最可怕的武器,公主的权利不可谓不大,她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但即使她贵为公主在她父皇的眼里仍然是一个可以随便处置的玩物,可以弃之如履。那么,需要权力,需要报仇就要通过筹划,运作,还要有谋略和帮手,她把一个快要入土的皇甫太医拉进了她的战车。那么,高阳为什么一定要拉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太医呢?她是不是想报仇想疯了吗?不是,因为自小在宫里,她就认识皇甫太医,皇子和贵妃,甚至包括父皇都喜欢皇甫太医给他们看病,从这一点,说明皇甫太医在皇家人心里的地位非常高,而且深得信任,如果把这个老太医绑在自己的战车上,以后用处那可非常大了,甚至远比那些朝中的两班大臣有用多了,高阳总结了巴结皇甫的两大好处:一:太医的信息量,尤其是皇城里重要人物的身体状况如何,太医一定是第一个知道,那以后下药,误诊机会就来了。二:太医可以得到别人很难知道的皇宫里的众多秘密,而这些秘密一旦掌握,那么这些秘密马上就会成为拉拢这些有秘密的人的武器和杀手锏为自己所用。

  “滚出去,你们是想看我身上伤痕累累的身体吗?”自从高阳公主进入房府这间戒备森严的房间喊出这句后,太医皇甫给公主诊治就再也没有一个侍女敢走进房间,直到皇甫太医走出公主的房间,侍女在得到公主的允许后才能进入。

  唐朝不同于明,清两朝,明清太医诊治女眷是不能肌肤相亲的,只能拉跟红绳诊治,呵呵呵,所以,明清两朝的太医要么不是庸医,要么就是医圣,也确实难为这两朝的太医了,我估计误诊不会少,数据显示,明清两朝被砍头的太医相比其他朝代多了很多。

  皇甫太医肯定不是庸医,虽然不是医圣,但医术高明那是一定的,否则他也得不到皇家如此器重。宫里那么多太医,太宗皇帝偏偏喊上皇甫可见是对皇甫医术的相信,何况,这还是李世民心里对女儿的愧疚呢。

  皇甫给公主诊疗是十二万小心和谨慎,虽然公主的伤并不是非常严重,除了营养不良就是一些皮外伤,只要稍作调养也就没什么事了,如果放在一个百姓家,估计休息两天就要下地干活了,但高阳是公主,金贵着呢。远比千金之躯还要高十倍,因此叫万金之躯。宫里的补品最好的送到了房府,药也是最好的,皇甫太医知道,公主身体的病已经好了,如果说有病的话那只能是心病,这个病皇甫太医不是心理医生是断然治不好的。性吧首发

  皇甫一如往常进入公主的房间诊脉,坐下来刚摸上高阳的手腕,高阳就说话了:“太医,我身体上的伤基本都好了,我为什么还那么难受呢,尤其全身发热啊。”。“公主殿下,老奴诊治没发现公主殿下没有发热的迹象啊?您让老奴再仔细的把把脉。”皇甫诚惶诚恐的答道。“太医,我真的全身发热,冒汗,不信你看。”高阳说完一把扯去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眼前的一切把皇甫吓的三魂去了七魄,因为高阳的身上什么也没有穿,雪白的乳房高耸,更要命的是两条修长的大腿中间那一簇好看的绒毛,他马上闭上了眼睛,然后蹬掉屁股下的凳子跪伏在地:“老奴该死,老奴该死,请公主殿下责罚。”。看着跪在地上簌簌发抖的太医高阳脸上满是得意,她没有一点难为情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坐到床边一把抓住皇甫的后领说道:“抬起头来,看着我。”。“老奴不敢,老奴不敢,求公主饶过老奴吧。”皇甫带着哭腔说道,他哪里还敢抬头。“本宫叫你抬头你就必须抬头,除了你不想你做侍郎的儿子和刚中举人的孙子命丧黄泉。”高阳的声音瞬间变的冰冷而无情。高阳的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利刃捅进了皇甫脆弱的心脏,他已经不是魂飞魄散而是惊恐到全身冰凉,他艰难的抬起了满头大汗的头看到了一丝不挂坐在床边的公主,在他吓的再次准备闭上眼睛时,他再次听到公主没有温度的命令:“不许闭上眼睛,看着我。”,“是,公主殿下,求殿下放过小的家人,老奴一定听从公主的。”皇甫的全身如筛糠一般抖动着。“皇甫太医,你没有罪,是本宫让你看的,你何罪之有,今后你只要听从本宫的调遣,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还能让你的儿孙飞黄腾达,为你皇甫家光耀门楣。”高阳刚才还冰冷的脸上此时有了笑容,“老奴感谢公主殿下厚恩。”皇甫连忙给高阳磕起了头。

  “别磕了,抬起头来,本宫有话问你,你来看看本宫的乳头怎么没有以前那么鲜红了?”高阳看着一脸愕然的皇甫说道,她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捏着自己已经凸起的乳头。皇甫汗如雨下,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高阳的话,“很难回答吗?”高阳盯着皇甫问道。“殿下,殿下让老奴想想,让老奴想想。”皇甫用袖子擦了一下汗说道:“殿下,您已经是出嫁之人,处子之身被破以后,加上乳房被夫君抚摸,乳头自然不如处子之时那般鲜艳,这是女人正常的身体反应。”。“是这样啊,那太医,我问你,你诊断认为我没有发热,那我为什么感觉身体在发烧,而且很烦躁,还不时冒汗?”高阳再问道。“这,这,公主殿下,您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也已经初涉人事,何况殿下如今正是繁花似锦,青春萌动最激烈的时候,自应呆在夫君身边呢喃求欢共享人生美事,所以,公主殿下才会出现烦躁盗汗这样的现象,只要公主回到驸马身边,这样的症状会很快消失。”经过刚才的惊吓,皇甫已经镇静了很多,只要能保住儿孙无事,就是现在公主杀了他,他也无怨无悔。“嗯,太医此话有理,哦,太医,我怎么老是觉得我的玉门现在变的比以前大了,而且颜色也好像发生了变化,你可有法子能让我的玉门恢复如初。”高阳说完分开自己的双腿,用手指分开自己的小穴,她的小穴鲜红,小穴上端的阴蒂像一粒珍珠般闪着湿润的光泽,皇甫几乎拼尽全力用非常巨大的毅力才没有让自己的眼睛闭起来,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滞,这样的香艳他一个甲子都没有经历过,古人常讲不吉勿视,即使是他夫人他都没有这样看过,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他现在自己已经是全身发热,烦躁,冒汗,还要想着怎么回答公主的话:“殿下,在你的处子身失去后,男根时常出入撑大了公主的玉门,这也是正常的,如果公主殿下将来诞下公子,玉门还会更大一下,玉门的颜色也会变的更深,但殿下生在帝王之家,肯定会有滋补养颜之法,等会老奴就给公主开单子,殿下放下,老奴一定让公主如愿。”皇甫咽了咽口水说道,因为他发现公主依然把小穴用手指分开着,要命的是,公主的小穴里开始流水,“太医,我全身现在更热了,以前驸马喜欢舔我的玉门,每次我烦躁,他舔舔就好了,太医,现在驸马不在我身边,你就来帮本宫舔舔吧。”高阳呵呵呵的笑道。“公主殿下,饶了老奴吧,求求公主殿下了,老奴不敢啊。”这下皇甫被吓的哭了出来,“闭嘴,你是不是想把外面的侍卫招进来,你知道那些侍卫和侍女进来看到眼下的场景是什么后果吗?你家会被满门抄斩的你知道吗?”高阳威胁到,听到高阳这么一说,皇甫立即收声,拼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带着泪水满眼哀求的看着公主,“看什么看,快把头放进我的双腿间来舔我的玉门,如果你让我不再烦躁,身体发热,我重赏你。”高阳瞪着皇甫说道。可怜一代名医在权力淫威面前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

  雪白的头发,雪白的胡子现在把高阳的双腿间填满了,高阳现在用手抱住皇甫的头,忘情的闭上了眼睛,她感受到了皇甫的舌头由笨拙变的开始灵巧起来,她现在全身有说不出的舒坦,舌头在小穴中的搅动,时不时舌尖会触碰到她的阴蒂,她还会一阵颤抖,她不知不觉的用腿紧紧夹住了皇甫的头,她甚至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有点模糊,身体开始漂浮。

  两只耳朵被高阳的腿夹的生疼,皇甫只能忍着,公主小穴里的水越流越多,从他的嘴角流在自己的胸襟前,当然还有他委屈的泪水,虽然公主的胯间带着某种香气,而且淫水也没有太过难闻的味道,但一个医者该有的尊严已经荡然无存,可是,他没有办法,为了皇甫家族,为了儿孙,再大的委屈和屈辱他也要忍。

  “抱住我的屁股,抱住我的屁股,哦哦,哦哦哦,哦哦,快啊,抱住我的屁股,把舌头伸进我的玉门,深一点,深一点,再深一点,哦哦哦,哦哦,舒服,舒服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太医,太医,你舔的太好了,本宫要到了,哦哦,妈呀,妈呀,舒服,舒服。”高阳呻吟着,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外面的侍卫和侍女听到。

  皇甫可是紧张到极点,他只希望公主能尽快到好处,于是,他双手抱住公主丰满圆圆的屁股,把舌头发挥到最长的极致伸进公主的小穴里舔弄,他的嘴,鼻子,眼睛,胡子上都是公主小穴流出的淫水。

  “我的妈呀,本宫升天了,舒服死了呀,哦哦哦,啊啊啊,真舒服啊。”公主手在皇甫的头发上乱抓,乱按,腿拼命的夹着皇甫的头,忘情的叫唤着。一大股淫水从小穴里倾盆而下,皇甫感觉到公主的手把自己的头按的太紧了,大股的淫水无法流出,而是全部到了他的嘴里,为了不让自己窒息,他只能吞下满口的淫水。

  看着太医满脸,满胡子都是自己小穴里流出的水,公主懒洋洋,全身似乎柔软无骨,眼神迷离的看着皇甫娇喘道:“太医,现在我一点也不烦躁了,谢谢你,好舒服啊,太舒服了,还是太医有办法,本宫要重赏你,等会你到小雅那里领一个元宝。收拾一下去吧,本宫累了,想躺一下。”说完,拉上被子躺了下去。“谢殿下,老奴告退。”皇甫从地上爬起来差点摔倒,他发现自己现在像个卖身的男宠,而且是个行将入土的男宠。

  两行老泪从皇甫的眼睛里如断线一样流下,他不知道,明天公主会如何捉弄自己,“算了,为了儿孙,我这张老脸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