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王小軍的操屄人生
王小軍深深地愛著他那性感風騷的媽媽,當然是他的這位媽媽,生得膚白貌美不說,奶子出奇的碩大,屁股也又肥又翹. 走起貓步來,上半身波濤洶湧,下半身搖曳生姿,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又總愛斜斜看著別人,用煙視媚行來形容實在是再恰當不過. 王小軍的媽媽名叫王寶珍,說來上天是公平的,王寶珍在容貌身材上足稱艷壓群芳,卻是位不怎麽愛動腦子的主,上學考試就從沒及格過. 嗜睡懶散的壞習慣更是從小保持到大。
  她小學沒畢業就輟學,流落社會後,憑著美艷的面孔和一身來者不拒的浪肉安身立命。
  大家猜對了,王寶珍從事著人類社會最古老的職業,她就是個做婊子的。
  自從第一次被班主任誘姦後,王寶珍就愛上了男人胯下的那根肉屌,對做愛著了迷。以至于後來順理成章地做了小姐,且特別熱情主動地學習床技,把伺候好男人當成畢生的事業來幹。說起來王寶珍輟學的原因有些尷尬,雖說第一次是被誘姦,後來的第二次就半推半就了,第三次第四次就妳情我願了,再後來就來者不拒樂不思蜀了。最後,因為和老師做愛太頻繁,懷孕了。
  家裏人參謀著反正也上不好學,就訛了她老師五萬打胎費和精神肉體損失費,等到把孩子打掉沒多久,就又送她去服裝廠打工。鄉下姑娘沒見過世面,到了城裏不到半年,就被人販子從服裝廠騙走。那人販哪想到遇到王寶珍這等浪貨,嘗過一次肉味就上了癮,放著買賣人口的正事不幹,當了三月強姦犯。作為受害者的的王寶珍被折騰地不成人樣不說,還給姦得再次懷上了。人販稀罕她這身子,娶她的心都有了。可惜別看王寶珍成天黑夜被上,可心氣兒高,根本看不上這個先欺騙後強姦她上百次的男人,死活不願意跟他結婚生子。過了半年,人販團夥落案,作為受害者的她被警察遣送回家鄉時,已經挺了大肚子。
  不用說,肚子裏懷的就是王小軍了。可她媽家裏嫌太丟人,在王寶珍生產後,孩子留下,月子都沒坐完就把她趕出家門了。
  王寶珍這一走就是五年,五年後穿著靚麗的衣著,開著小轎車回家鄉,甩一摞RMB,風風光光地把兒子接走了。
  原來被趕出家門的王寶珍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大伯樂。這伯樂不光識人善用,把王寶珍一通包裝,又是走秀又是出寫真集,還拍了二套全裸藝術照「不小心」泄漏到網上。王寶珍本來就生的貌美如花身材爆炸,這一折騰,瞬間就火遍大江南北。有了名氣,王寶珍在公司的運作下,緊跟著開啟了賣屄的宏大事業,那錢也雪花般落入口袋。
  有了這麽個奇葩老媽,小軍的人生軌跡也開始不凡起來。
  對于靠相貌拉生意,靠騷逼幹事業的王寶珍來說,床上技術成了王小軍的必修課. 沒錯,做母親的王寶珍參照自個兒的人生軌跡,打算把她兒子培養成一名杰出的鴨子,以求將來兒子能靠雞巴出人頭地。
  王小軍的童年幸也不幸,他每天除了要完成老師布置的家庭作業不說,還要完成大奶老媽布置的男人任務。在老媽以彈小JJ作為第一選擇的懲罰方式下,王小軍衹好咬著牙,每日給老媽做各種按摩。有時候是用一雙小手推揉乳房和大腿根,有時候是用舌頭舔遍大奶老媽全身,連尿尿和拉屎的地方都不能放過,直做到老媽尿濕半張床單為止。他每天還要洗冷水澡,先用零攝氏度的冰水泡小弟弟,然後再用熱毛巾捂得滾燙,反復三次,不避寒暑。就連每天的小便都要向王寶珍打報告,在王寶珍的陪同下入廁。每回小軍都會憋足了尿,然後用盡吃奶的力氣往前尿。因為大奶媽媽會測量他尿的多遠,每每突破記錄就有非常豐厚的金錢獎勵。
  都說子隨母,王小軍自不例外。和浪婊老媽一樣,王小軍也生著極為發達的性器官,有著遠超常人的性慾. 王寶珍是奶大臀肥,小軍則是長著一條大肉屌,11歲時硬起來就有23厘米長,王寶珍特喜歡在冬天用一雙玉手擼著兒子火熱滾燙的大雞吧暖手。兩人還都生著一條靈巧無比的蛇舌,王寶珍的「絕活」是能用紅艷艷的舌頭繞著兒子手臂粗的大雞吧繞一圈,小軍則能用舌尖打鉤兒,屢次用彎成魚鉤狀的舌尖探入王寶珍的浪屄或者騷屁眼兒,又鑽又刮的,弄得王寶珍淫水潺潺浪叫不止。
  這天,王小軍放學回家。打開門,地板上放著三雙皮鞋,除了一雙是老媽王寶珍的恨天高,另外兩雙都是男士皮鞋。王小軍明白,這是老媽又遇著熟客了,因為衹有熟客才會帶到家操屄,這次恐怕還是玩3P。
  小軍暗暗替他老媽擔心,雖然王寶珍久經床上殺伐,操屄經驗豐富,但3P4P什麽的玩的是多對一,就是一個屄懟N個雞巴,騷逼受的了,不怎麽愛運動(床上運動除外)的王寶珍體力也跟不上。這又不是沒有先例,王寶珍被人輪成死魚眼都不止三五次了。可氣的是,每回都是他幫著清理嘴裏屄裏屁眼裏的精液,最麻煩的是頭發上的精液幹涸成的精斑,擦是擦不掉的,要用洗發水慢慢清洗掉才行。這也是為什麽那些人要到家裏來玩的原因,玩好了拍屁股就走,不用照看被玩的很慘的王寶珍。
  「……啊……好爽……就是這樣……好厲害……」
  果然,沒走兩步,王寶珍的浪叫就隔著半開的房門從衛生間傳了出來。小軍對此早已見怪不怪,雖然心中泛酸,卻是理智地大步走進自個房間做作業. 「砰砰……砰砰……」
  回到自己房間沒多久,拍門聲響了起來。「是老媽!」從聲音就可以推斷出門外敲門的人是誰,衹有王寶珍才會這樣用手拍的。
  「媽,什麽事啊,我在做作業呢!」小軍不耐煩地朝門外大聲吼到。其實他壓根沒有做作業,正在一手擼著幾吧,一手對著電腦屏幕打飛機. 且屏幕上赫然是王寶珍的一副極為淫蕩的掰屄求操照,由于是特寫鏡頭,粉嫩濕潤的屄肉上的褶皺都纖毫畢現. 「快開門……嗚……有事……要妳……幫幫忙!」門外傳來王寶珍斷斷續續的聲音,七分說話聲裏夾雜著三分呻吟。小軍甚至可以想象到,門外肯定不止她一人,搞不好另外兩個男人正在像三明治一般把王寶珍夾在中間狠操猛幹呢。
  「等一下,馬上就好!」小軍氣惱地把雞巴塞進內褲裏,關上電腦,走過去開門. 心裏憤懣道:「什麽狗屁媽媽,害自己兒子天天用手打飛機,騷逼天天用來伺候別人……給誰操不是操啊……大不了付錢麽……」說也奇怪,王寶珍渾身上下,每一寸的皮膚每一塊浪肉都讓他瞧了個遍,摸也摸了揉也揉了舔也舔了,甚至允許他用雞巴在屄門前遊弋,肉屄半張地咬著一半棒身玩摩擦摩擦地遊戲,就是一旦小軍要用鴨蛋大的龜頭對準淫水潺潺的嫩逼時,王寶珍即使被撩撥得淚流滿面,也會用力捂住屄門,不許兒子插進來緩解慾火,共享天倫之樂。
  「吱呀」一聲打開門. 小軍看到門外站著兩個高大的中年男人,他的親生母親王寶珍此時正像一衹猴子一樣挂在其中一個渾身肌肉的壯漢身上,另外一個有點小肚子的高大男人站在王寶珍身後,雙手不老實地抓著大塊雪白乳肉又揉又搓。不出意外,王寶珍的屁股和小腹下,各自連接著一根黑黝黝的粗雞巴。這兩個男人實在是過于高大,渾身肌肉的那個身高怕是有2米了,另外一個也衹比他矮一點點. 對比之下,身高一米七二的王寶珍在他們中間就像個奶白色的瓷娃娃,或許是忍不住侵入體內的大雞吧,也或許是抓在奶子上的大手不知輕重,呻吟中的王寶珍表情痛苦地蹙著眉目。
  「小子,來,給妳媽拍個靚照。」
  微凸的小肚腩緊貼王寶珍雪白肥臀的男人向小軍遞過來一個手機. 「會拍照吧?用九宮格,先對焦到妳媽這大肥臀上來一張……」
  小軍接過手機,照他說的,對準親媽被夾擠得變形的大白屁股「咔嚓」拍了一張。
  「拿來,我看看拍得怎麽樣,要是把妳媽拍醜了,小心她扣妳零花錢. 」男人要過手機一邊查看照片,一邊和小軍開玩笑,下半身也不閑著,正有節奏地配合肌肉壯男一抽一送地緩緩操弄王寶珍的屁眼。
  「咦,拍得不錯麽,主題清晰。小子,妳媽這屁股真是絕了,要不要來摸一把?」
  小軍沒吭聲,心裏不知是什麽滋味。這是媽媽的工作不錯,誠然他很贊同男人的觀點,他也愛死媽媽的大屁股,但是身為人子,難道他要配合眼前的嫖客去作弄親生母親麽,那未免有點不孝的嫌疑。
  「小軍呀,聽妳……唔……幹爺……唔……的……摸一摸……媽媽的……屁股……不打緊的……啊!……好脹……」王寶珍嗲聲呻吟著命令親兒子摸她屁股。
  既然親媽下達了命令,王小軍也不客氣。
  他前走了兩步,近距離審視王寶珍被兩根黑幾把貫穿前後雙穴的淫靡場景。肌肉男的粗大的肉屌在王寶珍烏黑油亮的屄毛掩映下不時突入濕噠噠的嫩穴,每次大力的衝擊都撞得王寶珍痛呼一聲。屁眼裏的那根大雞巴逞凶起來,威勢不輸分毫。王寶珍的屁股實在是非同一般的豐滿肥碩,肉多的好處就是在迎操的時候,隨著一下下的操幹,臀浪一波一波的應和著。
  王小軍情不自禁伸手輕撫一下王寶珍香汗津津的雪白肉臀。剛摸上去,就被一波激起的肉浪彈開. 不得已,整個手掌都按了上去。
  此時此刻,他心中隱隱竟有些驕傲。作為生養他的王寶珍,實在是太性感了。
  她雙臂搭在肌肉男肩頭,並不著力,全身的體重其實是承在箍緊肌肉男的玉腿和雙穴與兩根雞巴的連接處,這就使得即使被兩名高大的男子夾在中間操幹,王寶珍受姦的姿勢仍顯得端莊嫵媚,雙肩至腰臀肩完美的S型曲線一覽無遺,明明是坐在兩根雞巴上,卻安穩地像是坐在四平八穩的椅子上。
  這情形讓王小軍回想起王寶珍自誇的時候描述她所經歷的業務培訓課程。首先是禮儀訓練,像空姐一樣要筷子練習微笑,像模特一樣學習優雅地走貓步。在她的述說中,最辛苦的就是學習擺出到位美觀地挨操姿勢,那是真的用騷逼和屁眼各夾著一個大號塑膠陽具一個姿勢一擺就是一小時,人和屄一起遭罪。
  小軍的撫摸,令王寶珍感受到了異樣的刺激,細膩的肌膚隨著大手的移動,一陣陣顫抖,屄肉和肛肉跟著齊齊蠕動,這下就爽了兩名行使操屄權利的嫖客。肌肉男低吼一聲,把雞狠狠地捅進王寶珍小屄深處,濃濃的精液就從龜頭出汩汩湧出,澆灌在子宮口上。
  「好燙……燙死了……」王寶珍尖聲浪叫起來,她身後的男人也加快了抽插,肚皮撞在王寶珍大白屁股上,肉貼肉「啪啪啪……」,約百抽後,也悶哼一聲將一泡熱精射入王寶珍直腸. 兩人都沒帶套,都是直接內射完事。
  「乖兒子,來再給妳媽照兩張留紀唸,看妳媽這浪的!」把濕淋淋的軟雞巴從王寶珍屁眼抽出來後,小肚子男人笑著對小軍道。
  「寶貝,笑一個,妳兒子給妳拍照呢!」
  王寶珍自覺跪在地上,用長長的淫舌邊舔食男子雞巴上殘留的精液和淫水,邊對著兒子舉起的手機攝像頭媚笑。
  「咔嚓」一聲,淫靡的高顏值美女舔黑雞巴美照誕生了。
  「親龜頭……來一張……放嘴裏吮著……來一張……再來個深喉……棒極了……再來張美女舔睾丸……」
  「咔嚓……咔嚓……」
  王小軍在中年男子指示下,連續拍了十幾張王寶珍的舔雞巴特寫照,最後一張還是雙手各握緊一條大雞吧的嘟嘴賣萌照。
  不得不說,雖然王寶珍兒子都10歲來,但實際年齡並不大,還不到二十六周歲,加上底子好,又捨得花錢買高檔化妝品,衣著也時尚大膽,看起來和二十出頭的的前衛小姑娘沒什麽區別. 即使是婊子,價格上的門檻使得她接待的客人往往非富即貴,有些客人還會送一些名貴補品給她。公司為了包裝她,也專門請了舞蹈老師也瑜伽老師教授舞蹈和跳舞,還有專門的營養師提供飲食咨詢,所以王寶珍對皮膚和容貌的保養一直很好。嘟嘴賣萌什麽的看起來毫無違和感,開家長會時,人們都以為王寶珍是王小軍的姐姐。
  私下裏,小軍瞥了眼媽媽被猛操一頓的小穴和屁眼,發現除了陰毛低伏外不見紅腫,且兩處都是穴門緊閉,放下心來。根據以往的經驗,這表示媽媽尚有體力用收腹提臀來閉穴留精。這是王寶珍慣用的向客人炫技的手段,讓客人檢查後,每每嘖嘖稱奇,多付小費. 當然,事後免不了讓小軍幫忙清理穴中精水。
  雖然小軍不太樂意幹這種活,因為他十分討厭別的男人留在媽媽身裏的精液味道。但是沒辦法,如果他不幫忙,挨操過後身體疲乏的王寶珍就會敷衍地用水衝一衝了事,洗不洗得幹凈就不管了。
  有一年十一國慶長假,王寶珍連續接客一星期。因為天天都有很多客人,清理都清理不過來,小軍還要忙著幫定外賣,買甘油避孕套之類的,就忘了清理。長假過後,小軍白天去上學,晚上摟著王寶珍就躺在床上死睡。有一天半夜被臭味熏醒了,打開燈,把床單被罩都換了一遍,床底也清掃一遍,一躺倒就聞到臭味依舊. 折騰了大半夜,最後才發現臭味是媽媽身上的。
  喊起來讓王寶珍洗澡。王寶珍經過一周的高強度沒日沒夜操勞,表示渾身沒力氣,他衹好抱起王寶珍去浴室洗澡。難為他這個十一歲大的孩子,單看王寶珍的那一米七多的身高和F罩杯的大奶就可以想象到她有多重了。累的王小軍一頭大汗才把王寶珍拖到到浴室裏,進行全身清洗的時候才發現,臭味來自王寶珍的浪屄裏. 原來是王寶珍被內射的太多,精液存放的又太久,都發臭了。從此以後,但凡是王寶珍接客過後。不用王寶珍提醒,小軍都會自覺在客人走後,掰開親媽被蹂躪後的浪穴,用棉條沾水,仔仔細細的幫忙清理幹凈。他可不想再來一次抱著一個臭屄媽媽睡覺,然後半夜被熏醒。
  兩人經過王寶珍的口舌侍奉,那軟趴趴的雞巴依然不見起色,估計不止射一次精了。兩名中年壯男衹好有心無力地挨著王寶珍坐在沙發上,時不時地摸摸屁股揉揉大奶,王寶珍也軟在兩人大腿上,一回跟這個親親嘴,一回跟這個蹭蹭鼻。她就是有這種魅力,讓人明知道她是一個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的婊子,卻依然對她喜愛有加,想摸她被人摸過的奶,想親她被人品過的唇,想操她被人插過的屄。天生尤物即如此。
  瞧著這兩人晚上怕是不肯走了,王小軍心中幹著急,看著王寶珍被二人夾著幹時,他就慾火中燒。心中暢想著晚上抱著騷媽睡覺時,最低也能蹭蹭大腿根過過幹癮,至于請教一下接吻技巧那更不必說. 上星期他還和王寶珍假扮一對小情侶拿過一個接吻大賽冠軍呢。
  「寶貝,這小子真是妳親兒子?多大了?」
  「當然親生的呀,十五歲懷了他,那會可苦了。鄉下那地方,盡吃人白眼不說,房裏房外小騷逼小浪貨的張嘴就來,罵的可難聽了。小軍今年十一周歲了,虛歲十二,上小學五年級,和我一樣是個讀書的笨蛋,開家長會老挨老師批評. 」
  ……
  「我起碼能考及格,妳小時候上學經常考鴨蛋的。」王小軍分辨道,上學考鴨蛋自然出自王寶珍自述,她原本是借此在兒子面前證明她的人生逆襲之成功,賣屄是一份有著光明前途可改變命運的職業. 當時還唏噓道,如果不是出來賣,保不準在哪個血汗工廠裏出苦力遭罪呢。還要王小軍一定要記得將來孝順她,不要看不起她。如果不是她賣屄掙錢,他王小軍現在也保不準在鄉下哪個疙瘩裏玩泥巴呢。
  「吆喝,妳兒子比妳強!」小肚腩中年男聽著樂了,肌肉男一旁跟著也笑了。
  「除去是個帶把的,哪裏強了,還不一樣是班級倒數第一。」
  「那我也考試及格了,就是比妳強。」王小軍抗辯道,他對老媽在外人面前提起他的考試成績十分之氣憤。心想:「老子考倒數第一,還不是妳害的,天天勾引老子,讓老子衹想著拿大雞吧操妳的小嫩逼,上課思想都開小差,怎麽能好好聽課,把成績搞上去,可惡的是妳這騷老媽的小嫩逼還不給兒子操,天天給看給摸不給操,氣死人了!」。
  「對,是小軍棒一些。」
  「哎呦,幹爹,妳壞死了!」王寶珍借機,抖了抖胸前肥奶,洶湧的乳波,讓王小軍看的眼睛發直,在他面前,王寶珍可不會這樣發浪。再看她攥著粉拳在中年男身上輕錘撒嬌,這可是極為的不常見,但讓王小軍大飽眼福。
  「妳是當媽的,好意思和兒子爭長短啊!」
  「哼,您就是不疼女兒,女兒不依嘛—」擋不了的靚女殺手鐧,發嗲無敵式,扭著小蠻腰,抖著大肥奶。
  「好好好,我錯了,乖女兒,親一下,讓幹爹好好疼疼妳。」中年男,捧著王寶珍精致的小臉蛋,朝著紅艷艷的櫻桃唇虎吻上去,也不管是不是有精液的味道。
  「唔……唔……」王寶珍被強吻地喘不過氣,呻吟兩聲,請動地伸出香舌,任由中年男品咂。這一次忘我的長吻持續了約三分鐘,王小軍尷尬地和一遍正在穿衣服的肌肉男大眼瞪小眼。
  吻罷,兩人唇分,唇間拉著一根亮晶晶的水絲兒。王寶珍被吻地小臉通紅嬌聲埋怨「幹爹就會欺負人家,親的人家半天喘不過氣,女兒都快憋死了。」
  「都是幹爹不對,好了吧!」嘴上這樣說,中年男揉乳的大手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王寶珍也享受似的半眯著眼睛哼哼唧唧。
  「小軍啊,妳也要記得妳媽的好啊,學習上還是要加油,先定個小目標,朝倒數第二前進……」中年男很投入目前的角色,貌似對王小軍諄諄告誡,軟下來的雞巴慢慢的重新豎旗。
  衹見他一邊口不對心地教育王小軍要好好學習,一邊用眼神示意王寶珍,讓她扶正雞巴對準水潤的嫩逼,搖著大白屁股緩緩沈腰坐了下去。
  對此王小軍無話可說,心中詛咒這個虛偽的老淫棍將來腎虛不舉. 或許是王小軍的詛咒生了效果,中年男在王寶珍的肥臀研磨肉屄夾吸下,沒撐到三分鐘就又射了。口中直到:「厲害,厲害,乖女兒這本事就是神仙屌也給磨軟了!」
  王寶珍展顏一笑,道「謝謝幹爹誇獎!」作勢慾從中年男腿上退下來。瞧著王小軍呆呆地望著自己大腿之間,美目一轉. 浪聲道:「死孩子,看什麽看啊,沒見過女人的屄啊,盯著妳老媽看得這麽起勁!還不快扶老媽起來,妳幹爺的雞巴太厲害了,捅得老媽身子都軟了……」
  「哦」王小軍向前用雙臂環抱王寶珍腋下,讓那雙大奶緊緊貼著胸膛,將他抱了起來。王寶珍的小屄和中年男的大屌分離的瞬間,發出「啵」的一聲,像是酒瓶上的木塞被拔出一般,可見彼此結合之緊密。這也要歸功于王寶珍生就一衹萬中無一的無敵小嫩屄。
  王寶珍假裝渾身無力,王小軍樂的借機揩油,扶著她的雙手也不老實地揉捏大奶上的嫩肉,在被王寶珍瞪了一眼後,假裝沒看見。繼續放肆地捏著親媽硬立的奶頭回敬王寶珍的白眼。
  此情此景,王寶珍也拿他沒辦法,在兒子假意攙扶下,伸出香舌幫中年男清理幹凈雞巴,吧唧一下嘴,仿佛食用了無上美味。
  王小軍得了王寶珍默許,假意攙扶變成了實質上的玩奶,平日裏為這位大奶婊子媽提供按摩服務可以,肆意搓揉那可是萬萬不敢的,這次逮住機會,抓住王寶珍的大奶報復性的搓揉捏弄。
  王寶珍被親兒子玩奶,心下抗拒,扭動身子想掙脫王小軍的魔掌。可她的奶子實在是太大了,根本掙脫不了,不掙紮還好,一掙紮起來,那大奶就甩動起來,好像是自己在乞求玩弄似得。
  發現擺脫不了王小軍的一雙大手,王寶珍也就認命。在奶子被親兒玩弄的情況下,伸出丁香小舌,為小肚腩男子提供一流口舌侍奉。
  看到老媽香舌舔唇吞精的淫蕩模樣,王小軍醋意飆升。不自禁加了些揉乳的力道,將王寶珍疼的秀眉緊蹙,伸手拍打親兒那雙不規矩的祿山之爪。
  王小軍賭氣地將胯部貼上王寶珍肉肉的大屁股。堅硬的雞巴撐開褲門拉鏈,頂起老高,隔著內褲將火熱的氣息傳遞到王寶珍肉穴裏,刺激地她一陣恍惚。
  專注舔雞巴的王寶珍衹覺得小屄一暖,有根硬邦邦的巨物抵在穴口,習慣性地以為是客人要辦事,情不自禁舉著屁股敞開胯部迎了上去。這一迎,在加上王小軍刻意地用力往前頂,兩相結合,那大半龜頭裹著薄薄的彈力內褲,毫不客氣地破門而入。
  「啊!」王寶珍被凶猛的撞擊刺激地尖叫一聲,穴中一團火熱,又酸又脹,麻酥酥的差點讓她尿出來。等到神思初定,意識到發生了什麽後,回頭就不客氣的甩了王小軍一巴掌。粉面含煞,怒道「小王八蛋,妳在幹什麽?」
  「我,我……」王小軍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他還記得老媽曾經截釘斷鐵地告訴他:「絕對不可把雞巴插進媽媽的屄裏,那是亂倫,天理不容,世上沒有兒子操媽媽的道理。妳以後長大了,力氣比媽媽大了,也堅決不可以做這種事,否則咱們就斷絕母子關係!」他忽然覺得自己很可恥,在媽媽辛辛苦苦接客賺錢的時候,在媽媽剛被客人操過,屄水還沒幹的時候,他居然對親生媽媽做了這樣的事。
  「怎麽了寶貝?」這一聲尖叫,把累的老腰發酸,正閉眼假寐著,享受王寶珍口舌服務的中年肚腩男也嚇了一跳。
  「他……這小混蛋……想操我……嗚嗚……」光著身子雙膝跪地的王寶珍邊說邊低聲抽泣起來。王小軍此時無比尷尬,無比羞愧,更讓他無地自容的是,看樣那勃起的雞巴一時半會是軟不下來。即是說,他的半個龜頭還隔著內褲,侵入到媽媽暖烘烘的小屄裏呢。
  「看老媽這樣子,怕是氣的忘記了。」王小軍卻不敢妄動,自責之餘安慰自己道:「反正老媽,又沒讓我馬上拔出來。」
  「原來,操屄是這種感覺,老媽的騷逼真的很緊啊,還又暖又滑,要是能全部插進去就好了……全部插入的話,老媽怕是要和我徹底斷絕母子關係了吧。說起來,真TM氣人啊,親媽都能幫親兒子打飛機,口交,雖然那是教學,但是也實實在在幫做了啊,那不算亂倫麽?插入才亂倫是什麽鬼邏輯啊?……」
  「小軍,妳也太不像話了!」中年男不顧雞巴軟趴趴地耷拉在王寶珍頭邊,責怪王小軍道:「這是妳親媽,怎麽能對妳親媽有非分之想……話說妳才多大,媽的,妳才十一歲. 十一歲就想操親媽,老子十一歲還不敢跟女同學遞情書呢,妳有種. 我靠,妳還摸著妳媽屁股不放啊?妳媽屁股是夠極品,又肥又翹,形狀也好,但是妳作為兒子怎麽能這樣呢,老媽的光屁股是能隨便摸的麽?我靠,那是什麽?……靠啊!妳厲害,有種. 還不拔出來……話說,妳真的衹有十一歲麽?……雞巴比老子都還大………」
  「乖乖,妳小子是個怪物。」一邊的肌肉男忍不出開口感嘆道。任誰看到一個十一歲的孩子長著一條二十多厘米的大雞吧都淡定不起來的。
  王小軍更尷尬了,低頭不語. 拔出雞巴,轉身就往房間跑,跑進房間第一時間關上房門鎖死。媽的,實在是太丟人了。
  隔著房門隱隱約約能聽到門外中年嫖客在安慰老媽的聲音。
  「寶貝,別哭了,有什麽事呢?……他是妳兒子……妳兒子雞巴比老子都大……又沒插進去……進去一點點不算亂倫……還隔著內褲不是……又沒射精……話說妳天天給妳兒子煮什麽吃啊……那雞巴怎麽生的這麽大呢……?」王寶珍的哭聲很小,聽不太清,想也想的到在哭訴什麽。
  沒過一會兒,王寶珍的聲音大了起來,不過不光是哭聲,而是夾雜著興奮的尖叫和呻吟聲。王小軍暗想,怕是肌肉男或者中年男在用雞巴安慰她受傷的心靈,都說女人的陰道通向心靈麽。即使很傷心,依老媽的敬業精神,怕也會掰開陰唇歡迎客人的插入。
  王小軍躲在房子裏胡思亂想,時而想到老媽拿雞毛毯子打他屁股,時而意淫老媽嗲聲認錯,掰屄請操。
  「梆梆」門外又響起敲門聲。
  「小子,開下門,聊兩句。」沒等王小軍回應,小肚腩中年男子的聲音就跟了進來。
  王小軍打開房門,中年男笑眯眯地站在門口,早已西裝革履,人模人樣起來。
  「我媽怎麽樣了?」王小軍伸頭向客廳的沙發上看去,那裏斜躺著一具雪白豐滿的成熟肉體,不是大奶騷媽王寶珍還是誰. 「妳媽哭一會兒,就睡著了。」
  「切,怕是被妳們操暈過去了吧,她體力不好,剛剛又被我氣到。」
  「呃!」中年男被憋了一下,笑道:「哪裏會,就是哭累了就睡下了。我們不聊妳媽,談談妳自己的事。聽說妳成績不太好,將來有什麽打算啊?妳媽這樣也不是長久之計,再說妳媽也不能養妳一輩子不是?」
  王小軍回以狐疑的眼神,道:「妳不會想做我繼父,把我媽給娶了,好天天操不花錢的屄吧?」
  「呃,妳媽是我幹女兒,我也有家室。」
  「切,妳欺負我年紀小啊!現在都什麽時代了,網絡上早傳遍了。所謂的幹女兒就是指可以隨便幹的女兒。您今天還幹了您的幹女兒呢,光在我面前就內射了兩回。要不我掰開我媽的騷逼和屁眼給您看看,那裏現在還裝著您的子子孫孫呢!」
  「妳這孩子,能這麽說妳親媽麽?」
  「怎麽?許您這個和我媽沒任何血緣關係的幹爹中出內射,就不許我媽的親生兒子說兩句大實話啊,您還講理不了?咱誠實點,我知道您看不起我媽和我,因為我媽是出來賣逼的婊子,而我則是我媽的兒子。」
  「我沒說過我看不起妳們娘倆啊。」中年男反駁道。他心道:「就算開始是瞧不起,看到了妳那條大雞吧後,現在我可自卑著呢!」
  「那妳說,為什麽在妳和那個肌肉男合夥操我媽的時候要我摸我媽屁股?」
  「情趣啦,再說妳也不吃虧,我妳看蠻喜歡妳媽的,也蠻喜歡摸她屁股的,對不對?」
  「別轉移話題,我喜不喜歡摸我媽屁股是另外一回事好麽。舉個例子,妳在搞妳老婆的時候會要求妳兒子摸妳老婆屁股麽?顯然不會對不對!妳卻讓我這樣做了,說明妳根本是從心底看不起我們,衹想玩弄我媽的美妙肉體,拿我尋樂子。現在妳裝作為我的前途著想的樣子,讓我怎麽能相信妳?妳和我媽的關係就是簡單的嫖客和婊子的關係,進一步也無非是可以操屄不戴套。操過給錢就好,所以請收起偽善的面孔,有話直說. 」
  「看不出來,人小鬼大啊!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啊!」
  「知道妳媽為什麽認我做幹爹麽?」
  「因為這樣您操她會多給錢?」
  「呃」中年男再次被憋了一下,硬著頭皮道:「回答錯誤,因為我是妳媽的老板。妳媽是我旗下XX演藝公司的眾多女藝人之一。準確點說,我操妳媽非但不用出錢,能被我操都是妳媽的榮幸。我手下漂亮女藝人那麽多,一般求我操我都懶得瞧一眼。」
  「可以理解,看您年齡不大,頭發不多,脫發了吧?的確需要節制一下性慾. 最好遠離我媽這樣的性感尤物,否則搞得精盡人亡就得不償失了。」
  「咦,妳還嫌棄我操妳媽了?作為聰明人,妳不應該求我和妳媽多睡睡才對?」中年男同時心裏暗道:「媽的,這小子猜的真準。老子今天被他的婊子媽吸了三泡精,這周的公糧還沒交,得找個好借口糊弄過去,要了老命啊!」
  「我傻啊我,妳都說了操我媽不用付錢,虧本生意誰樂意做?」
  「妳就是傻,人小鬼大。都說了,我是妳媽背後大老板,她工資都是我發的,妳說妳媽免費被我操是劃算不劃算?」
  「這麽說,妳還蠻吊的。」
  「準確點說,不客氣一點說,妳和妳老媽的命運就掌握在老子手中。妳媽接什麽樣的客人,接多少客人,接什麽檔次的活,拿多少傭金……全都是老子說的算。」
  「既然您這麽屌,操完女下屬的免費小嫩逼,應該拍屁股走人啊!」
  「行了,咱開門見山,妳想不想睡妳媽?」
  「這還用問。我媽這樣的大奶尤物,誰不想睡啊!要不然包夜一萬八那麽高的價,怎麽會有那麽多的客人排隊預約?我媽平均一星期能有三天在家裏過夜就不錯了,這還是她主動推掉很多生意的緣故。我當然也想啦,我不光想,我還睡了呢。自打五歲我媽從鄉下接到這兒,她不接客的每一個晚上都是和我一起睡的。」王小軍得意地炫耀道:「都五年了,每晚都是我和老媽合穿一件她的睡衣,抱在一起睡哦!」
  中年男聞言愕然,眼中神情仿佛在感嘆:「竟有這樣的事?王寶珍竟然每晚都和這個雞巴比我都大的親兒子赤裸相擁?」再想到自己幹女兒那身浪肉,吞咽了下口水,帶著艷慕的語氣又問道:「那妳想不想操妳媽?」
  「這還用問,我媽的生意多麽好,妳又不是不知道。願意花大價錢操她的人數都數不過來,連妳這種年紀半百的大老板都認我媽當幹女兒,操得不亦樂乎,何況我這種血氣方剛的青春少年郎?不過,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已經操過我媽了。」王小軍又得意洋洋地揚起下巴道:「就在上上個月,我人生第一次遺精,我的處男精,就是我媽幫我口爆地。妳不知道把雞巴捅進她喉管裏有多麽爽,我媽給我深喉口交,嘎嘎,我像插屄一樣插她嘴,插得她眼睛發白,眼淚嘩嘩. 射精的時候,嗆得她對我又抓又打的,最後精液摻雜胃液吐了一地不說,還像流鼻涕一樣挂在鼻孔裏,嘖嘖,爽死我了。第二天,我媽這小潑婦輪著雞毛毯子二話不說,扒下老子褲子就抽,把老子屁股都抽腫了,忒不講理。」
  中年男子睜大眼睛,聽得津津有味,一副是在下輸了的表情,嘆聲道:「那妳想不想更進一步,狠狠幹翻妳媽這種小潑婦的嫩屄騷屁眼呢?」
  「這還用問……」
  「該不是妳已經操過了?」
  「當然沒有,我媽比較保守,不讓我操。」中年男無語,衹感覺到心下憋屈,聽到他形容一名出來賣屄快十年,天天和未成年親兒子裸睡,還幫親兒子深喉口爆的女人保守,這他媽和說母豬會上樹有什麽區別,都是胡說八道麽。
  「我媽對我鄭重聲明過,如果我把雞巴塞進她的屄裏,就和我斷絕母子關係. 我個人很珍惜我和我媽間這段寶貴的母子情份,即使日日想夜夜想,想操她都想得快發瘋,我還是最多操操她的櫻桃小口啦。妳沒發現她最近一個月的口紅顏色都選淺色的麽,那是為了方便給我口爆,嘿嘿。」
  中年男有氣無力地說道:「就是說妳還沒有操過妳媽的屄嘍!其實,妳的擔憂很容易解決,操了她,不讓她知道是妳操的不就行了。」
  「您是說迷姦麽,這個主意我早想到了。上個月我都網購了兩次迷姦水,就是不敢冒險.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萬一被我媽發現了,以後晚上非但不能抱著我媽香噴噴的美肉睡大覺,被逐出家門怎麽辦,我這麽小,去要飯都搶不到地盤. 」
  「我給妳出個主意,保管成。妳可以受邀參加我們公司每年一次的蒙面舞會,到時候有我幫妳,還愁沒有機會操到妳媽?完事後,神不知鬼不覺. 」
  「蒙面舞會,是不是那種大家都戴著面具,喝喝酒跳跳舞,順便操操屄的亂交派對啊?」
  「妳懂得不少麽!」
  「切,這有什麽,我還懂SM呢,每次我媽拿雞毛毯子抽我屁股的時候,我就想把她綁起來,狠狠抽回去,用我的大雞吧抽,嘿嘿。妳這個辦法,聽起來很不錯. 衹有天知地知,妳知我知,也不怕妳告訴我老媽,因為妳這個幹爹也是共犯。事後,萬一我媽知道和自己親兒子操屄了,也會以為是天意如此,說不定就此認命,願意跟我天天性交日日做愛了呢!姜還是老的辣啊,這個辦法我怎麽就一時沒想到呢!」
  「既然妳小子也認為這個辦法成,那麽我們就說定了。妳也得出點力,說服妳媽去澳門參加派對,就說妳想和她一起去澳門旅遊吧!我這邊配合妳恰好安排一份可以順便輕鬆完成的工作給她,這樣即可以陪兒子旅遊觀光,又可以賺錢養家,妳媽肯定會同意地。」
  「為什麽要去澳門啊,聽說那裏有黑社會!妳不會是想把我們娘倆都賣出去當性奴吧?我可聽說過,澳門是世界第二大人口買賣轉運地。」
  「我靠,妳小子懂得真多。澳門都回歸多少年了,法治社會還有個屁的黑社會。再說,以我這樣有身份有地位的,我犯得著冒著蹲監獄的危險去拐賣妳們娘倆麽?」
  「說的也對。但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姦即盜,我們非親非故的,您憑啥為我操這份心啊?」
  「想操妳媽還疑神疑鬼的,一句話,去不去?」
  「我又沒說不去啊,急什麽。反正我媽本來就是出來賣的,最多也就是免費被人插屄罷了。我這種小孩子,也沒有多少利用價值,姑且信妳一回。」
  「我幫妳不是沒有所求的。小子妳也得幫幫我啊,老實交代,妳這雞巴是咋長的,這麽雄偉。」
  「哈哈,羨慕吧,我告訴妳,我還有個絕活。」
  「什麽絕活,展示下,讓我也長長見識. 」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王小軍順著口號,上下前後甩著雞巴,中年男在一遍看得目瞪口呆,跪下來拜師的心都有了。
  「這這……怎麽練的……教教我啊!」
  「妳想學啊,找我媽啊!讓她拿雞毛毯子隔三差五抽妳屁股,然後妳咬牙發誓用雞巴抽回去,日練夜練,堅持個五年左右就成了。」王小軍嘿嘿壞笑道。
  「媽的,真是個小怪物啊!妳這本事我學不了,妳要告訴我妳媽平時都給妳吃什麽補品,這小小年紀的,怎麽長的這麽大一條雞巴?」
  「我也不知道。客人們送的東西亂七八糟,她吃不完就逼著我吃下去。妳不知道我從小是怎麽長大的,剛開始那會,她對我態度惡劣的很。吐口水讓我舔幹凈不說,天天讓我給她舔騷逼,流出來的屄水也要舔吃掉,有時候還尿了一碗騷尿逼著我喝下去。到現在我還有的沒的喝半碗她的三陰聖水呢,其實就是她的唾液屄水和尿液的混合體,有時候甚至把姨媽巾在茶水泡一泡就讓我喝掉。最變態的時候,她把她刮掉的腿毛腋毛和逼毛收集起來燒掉,用燒剩下來的灰煎蛋讓我吃,還她媽說是為我好。媽的,我能活到現在,沒被她給養死我容易麽我,更悲劇的是我都習慣了……我的小弟弟也跟著我受罪,我稍微不順她意,她就拿我小弟弟出氣,動不動就彈JJ。後來她還專門制了一個小皮鞭,很小的那種,專門抽我蛋蛋和小弟弟。妳見過親媽給親兒子的小弟弟塗風油精和辣椒水麽,連馬眼也不放過的那種,老子從小被塗到大。媽的,想起來都是淚啊……」
  「好了好了,別說了。妳媽或許也真是為妳好啊,妳看妳現在多威猛。」中年男被驚得幾乎魂飛天外,這事好像也學不來,這娘倆都是變態. 看王小軍說的眼淚都出來了,不得以安慰道。
  「說的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遇到妳就說明老子時來運轉,將來我要操得她看到老子就腿軟,操到她跪下來喊爸爸。」王小軍聞言話鋒一轉,開始躊躇滿誌. 雞巴隔著內褲甩了甩,以壯聲勢。
  「祝妳夢想成真,晚飯時間到了,我老婆要喊我回家吃飯了,先走一步,不用送啦!」中年男怕再聊一會,三觀會崩塌掉,話沒說完就要起身離開. 「別急著走啊,話說加個微信號,方便聯係. 」中年男掏出手機和王小軍互相加了好友,然後就要起身離開. 「妳還沒付錢呢!」人沒走掉,被王小軍扯住了衣角。
  「什麽錢?」
  「操我媽的嫖資啊。」
  「我是她老板,不用給錢啊!」
  「我說的不是妳,那個肌肉男是妳保鏢吧。老板操女下屬不給錢我沒話說,隨便個阿貓阿狗都可以免費操我媽的小嫩逼,這我接受不了。」
  「我靠,他是我小舅子,前籃球運動員,上萬女粉喊老公的……我老婆派他監視我地。」
  「怪不得,我說怎麽有人出來嫖還組隊。感情是想把他拴在一條船上啊,妳老婆好可憐!」王小軍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
  「既然這樣,肌肉男的嫖資肯定是妳要付了。看在是妳親戚的份上,算他八五折,我媽的價格妳知道。五千全套,一萬八包夜。五千乘以零點八五是肆仟二百五,二百五給妳劃掉,給四千就行,沒帶錢的話咱微信轉賬,妳剛加了我微信號的。」
  「人小鬼大,妳媽有妳這麽個兒子,賣屄事業肯定蒸蒸日上。」中年男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道,乖乖地在微信上給王小軍轉了五千。
  「還得靠老板妳多多關照啦,最好下次妳以身作則,別開操屄不給錢的特例,我媽的生意會更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