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强奸系列  »  【风流老王风流事】(1)【作者:wyqqian】


喜欢的话,请点击→_→ 谢谢支持!


作者:wyqqian
字数:11328


              第一章老王不老

  老王,全名王若愚,老王其实一点也不老。

  老王才三十岁,面相非但不老,而且还很年轻,相貌英俊潇洒,身材干净利
落,看上去是个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

  老王,老王,这个称呼还是传了开来。一是,当时有个流行词语叫隔壁老王,
老王确实具备了一个做隔壁老王的能力,所以,老王就是老王;二是,老王有叫
老王的资格,为什么呢?

  老王今年才三十,正是男人一枝花的时候,他这朵花却开的特别娇艳。老王
被评上了副教授的职称,而且还当上了文学院的院长,这可是轰动整个学校的爆
炸性消息,整个学校历史上最年轻的……,可能教授不算最年轻的,可是这个院
长绝对是最年轻的。不仅K城大学,放眼全国,那也绝对是目前最年轻的。

  可是,在任命公示的日子里,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又是为什么呢?是他资历
老吗?才三十岁而已,再老也老不到哪里去;是他水平高吗?也就写了几十篇文
章,发表了两篇小说,拿过一次全国文学奖,这水平是可以,做副教授可以,可
是做院长,是不是还有的商量?

  对了,仅靠资历和水平,很多都有,但是很多人没有的,就是过硬的背景和
后台,而老王恰恰就有。

  准确地说,也不是老王有,是老王的老婆有。

  老王的老婆是谁呢,苏婉儿,K城大学校史的校花之一。这个苏婉儿不简单,
主要是因为的她的家庭不简单,不简单的主要原因就是她有个做省长的老子。

  省长也许不能直接插手地方教育事务,可是,苏婉儿偏偏还有个做教育厅副
厅长的姨父,更巧的是,K城大学就是教育厅直接管辖的,要不怎么说呢,天下
的巧事往往就是扎一堆的。

  要说巧的是,老王能这么顺利成章万无一失地接任文学院院长的位置,当然
跟上一任因病退隐的老院长的引荐也是分不开的,老院长为什么会引荐老王呢,
因为老王是他的得意弟子,或许也不一定有多得意,但是老院长的女儿坚定地认
为,老王就是他老爹的得意弟子。老院长老了,就一个掌上明珠,也就听了女儿
的话,认为老王就是唯一的得意门生,给学校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推荐信。学校
也乐得顺势推舟,采纳了这一建议,因为校长曾在高级会议上说了这么一句,我
看,这个小王呀,他当院长,多方受益。

  再说回这个苏婉儿,她可是省长家的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大学以前也
一直是乖乖女的性格,可是上了大学,那整个就是一蜕变,公主直接变成了女王,
想啥就要啥,没人管得了,气得省长在家里拍了红木的桌子,摔了景德镇的茶杯,
依然无可奈何,要不怎么能说女大十八变呢,好家夥,这苏千金可是从里到外,
变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当然是更加娇滴滴水灵灵了。

  要说苏婉儿和老王的相遇相识,也是很狗血的一个故事。老王本是个乡下考
取名校的一个穷小子,除了成绩好,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哦,当然了,英俊的外
表还是有的,不过就是显得瘦了些,留了一个四六分旧时代青年的时髦发型。

  大一军训,这些新兵蛋子们都被带到了荒郊野外的山谷里,进行实弹打靶。
苏婉儿好巧不巧地在归来的途中扭伤了脚,老王乡下人实诚,姑且这么说吧,大
约也是看上了人家小姑娘貌美如花,身材纤秀,不会很重吧?在其他男生还在犹
犹豫豫地时候,就自告奋勇地背起了这个较弱的小女生。要说也是老王的体力好,
一个小时的步行路程,硬是把苏婉儿给背回了学校,直接整的小姑娘娇羞无限,
芳心暗许了。

  当然,这也有一些原因在里面,苏婉儿的爸爸基本没时间陪她,更别说背着
她了,这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苏婉儿缺少父爱的关怀,心里有了一些恋父情结,
老王这一路背来,激发了苏婉儿心里的恋父情结,再加上这个小夥子确实看上去
不错,有种很善良好相处的感觉。小丫头又没谈过恋爱,第一次萌发了一种叫情
愫的东西。

  本来呢,有些男生看老王在背的过程中,累得满头大汗,是想替他分担一下
的。怪就怪在苏婉儿天生肤白貌美,体香萦绕,是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任谁看
了都有想犯罪的欲望,厄,不是,应该是想保护的欲望。老王背上了,才发现背
上的小姑娘绵软舒适,香气袭人,自然不愿意跟其他人分享,虽然累了一些,但
有得必有失的道理,老王是懂得,拿自己的体力换背上美人的亲近,老王觉得很
值。从老王后来的经历看,这次背的的确很值,不仅获得美人倾心,随之而来的
就是铺平了自己走向人生巅峰的道路。

  刚才说到有得有失,得,就是得到了美人的芳心;失,老王回宿舍后,躺了
整整一天一夜,才下的床来,负重走一个小时,也算是到了老王的极限,自那以
后,老王再也没有挑战过这个极限。

  当然了,老王这个背美人走一个小时赢得美人归当上大院长的故事,也在K
大的学子们中传了一届又一届,大家都日思夜想的得到这个机会,这也造就了K
大一个优秀的传统,只要有女生跌倒,周围看到的男生都会自高奋勇地要求背女
生去宿舍或者去医务室,所以,K大的女生因为老王的这个传统而倍感幸福。当
然了,每年因为这种事情结缘的男女,总也有那么几对。

  老师们中间也流传了这个故事,都对老王的传奇艳遇羡慕不已,毕竟这可是
靠天吃饭的一件事情,不是有那么多的高干子弟会来K大读书,更不会有那么多
优秀的女生会扭伤了脚让你来背,所以,老王这个牛B的故事,算是在K大被神
化了。

  老王生在乡下,家里条件不好,父亲靠外出打工来赚取给孩子的生活费和学
费,那个时候,一个乡下家庭养一个孩子读书并不是太容易的事。老王的名字不
是父亲取的,老王的父亲没上过学,能把自己的名字歪歪扭扭地写出来已经很不
容易了,所以,当时如果是老王的父亲给他取名字,多半是王报国、王从军、甚
至王二狗子都有可能的。

  幸好,老王有个读过书的母亲,给他取名叫王若愚,这个名字也让现在的老
王觉得很庆幸。老王的母亲书香气息很浓,陪嫁过来的时候带了很多的书,这也
是陪伴老王成长的玩具。但是渐渐长大的老王,觉得父亲根本配不上母亲,有时
候忍不住问问母亲,可是母亲只是摇摇头,什么都不告诉老王,这是老王一直以
来都没有解开的一个疑问。

  老王的母亲肯定是不适合乡下的生活的,老王的母亲家务活做的很好,可是
田里的活一点都做不来,都是老王的父亲在操持着。老王小时候读书认字都是母
亲教的,母亲教的很认真,可是一个母亲也只能教一教文学方面的知识,数学的
知识,她也懂的不多。老王学得也很用心,甚至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所学的
知识就已经超过了那个乡村老教师的认知。

  老教师欣赏老王,也会找机会利用老王,有时候家里农活忙不开,老教师就
把这班学生丢给老王,他自己跑回家去忙农活。老王感受到了极大的荣誉和满足,
也乐此不疲,扮演起老师的角色来。

  老王总算是块读书的料子,靠父亲一个人的打工,勉强维持着家庭生计,日
子就在这种艰难困苦中慢慢度过,老王也一步一个脚印地考上了初中,考上了县
城最好的高中,还且因为成绩优异,被学校免去了所有的学杂费,又在三年高中
后考上了K城大学。受母亲影响,老王选的文科,考取的是K大的文学系。

  然而命运有时就会跟你开开玩笑,老王读大学的时候,父亲一个工地打工的
时候,不幸从楼梯上摔落,不治身亡,工地老板并不太有良心,赔了不多的一笔
钱,母子两人强忍悲伤,只能继续生活。母亲把钱全部存起来,当作了老王的读
书基金。老王也比较争气,多次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总算是完整地把书念完了,
而且还念的不错。

  毕业后,老王就结婚了,同时,他也留校继续念研究生,老王结婚的对象就
是苏婉儿,苏婉儿不想继续呆在学校,就挂了研究生的名额,回家歇着去了。老
王一边念书,一边捞些外快,攒了一笔钱,又在K城买了一间两居室的房子,把
母亲接过去住。

  其实,老王并没有攒多少钱,大部分还是苏婉儿赞助的,而且他们现在住的
别墅,也是苏婉儿家里购置的,这么一讲,好像老王成了一个小白脸了?目前,
就是这个样子,好在苏婉儿虽然大小姐脾气,可从不拿这方面的事情说事,当真
也是乖巧的很,或者说,这个女子很懂得夫妻相处之道。

  苏婉儿之所以赞助老王另外买房子,是因为她不想跟婆婆住在一个屋檐下,
她想毫无顾忌地享受二人世界,不想被别人打扰,自己的爸妈都不行。比如,周
六的时候规定朦胧之夜,夫妻两人都要穿的简单裸露,方便想在哪里干一炮就可
以随时干一炮,如果有老人在,那岂不是大煞风景?再比如,苏婉儿装修的绯色
卧式,任谁进去都会充满了欲望,明显也是不太适合家长看到。

  老王的母亲搬到K城后,也没什么事情做,小两口暂时也没有生孩子,于是
王母重新有了时间看书写字,每天不是打扫房间,就是去市图书馆看书习字,这
样一天天下去,王母的书香气息重又浓厚起来,加上苏婉儿不吝惜钱财给买的各
种护肤品,还隔三差五带着去做个美容护理什么的,王母倒是越活越年轻起来,
焕发出了知识女性的独有气质了。

  文学系大家都知道,浪漫主义思想极度严重,才子佳人的传说也源远流长,
K大的文学系每年都有几对学生学姐在毕业后,双宿双飞,共创美好人生去了,
这也是K大系内组成家庭最多的学院。

  然而,到了老王这一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本来就不多的才子,更加显得
质量堪忧,才么,也就那样,貌么,是真不怎么样,当然,老王是例外,这就在
无形中更加凸显了老王的优秀。

  话说在这样一枝独秀的环境中,苏婉儿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力挫群艳,才
把老王收在裙下。因为苏婉儿虽然早早地就宣布老王已经被他俘虏,奈何老王一
直没有正式声明,所以翘墙角的同系女生仍然络绎不绝,包括隔壁外语系,隔壁
法学系、隔壁艺术系的,竞争对手都是存在的,甚至体育系一大姐也曾给苏婉儿
制造了不少麻烦。

  一开始,苏婉儿大小姐的脾气,真是让老王觉得受不了,不管事情谁对谁错,
总之,苏婉儿生气了,那老王就得哄,甜言蜜语也好,陪吃陪睡也好,买东西…
…买东西时不可能的,因为老王没钱。这也太欺负人,一直自认为清高自负的闷
骚男老王,哪受的了这个,简直是在侮辱自己的人格,也曾坚定信心不再见这个
磨人的小妖精。

  这时的苏婉儿已经完全改掉了乖乖女的性格,如果她肯任命那她就不是苏婉
儿,她认准的事情,想得到的人,那就一定要得到。班导师、校长,能利用的资
源,都被苏婉儿充分利用了起来,从此,老王的生活中,处处都是这个小妖精的
身影,就连睡觉时的梦里,都是苏婉儿。

  老王虽然傲娇,但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苏婉儿。老王不得不承认,苏婉儿
虽然是个娇蛮的女王,但是,对老王真是好到无以复加。

  老王的身世和背景,苏婉儿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她不想去刻意知道,省长
大人却不得不知道,派去的人很快就把老王的底细查了个干干净净,祖宗三代都
查的清清楚楚,报告放在了省长的办公桌上。省长看完了报告,没有出声,安排
人把报告复印了一份放到了家里,由省长夫人转告了苏千金。

  苏千金大发脾气,摔了好些东西,不过还好,都是可以买到的,不是省长大
人爱惜如命的宋朝花瓶、明代瓷碗那些宝贝。苏婉儿的好处就是,即使发再大的
脾气,也知道轻重,摔东西可以,那些可以摔,哪些不可以摔,心里可都理得明
明白白。所以,苏千金每次生气摔了东西,只有一个效果,就是很明确地跟家里
传达出一个信号:本姑娘是真的生气了,因为摔的东西大都不太值钱,所以省长
大人不会因为心疼摔坏的宝贝而忘了担心女儿的脾气,这个时候全家上下都会过
来哄苏女王,该答应的条件答应,该办的事情去办。

  苏女王此招屡屡得手,省长大人一次两次之后,自然明白女儿的小心机,不
过也很欣慰,女儿娇蛮归娇蛮,总算分的轻重,还是很懂事的,因此愈加疼爱。

  苏婉儿觉得父亲私自调查老王的身世,是侵犯自己男友的隐私权,也等同于
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省长大人则辩解说这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考虑,为了女
儿的幸福,他老苏愿意做一个罪人。不愧是省长大人,说出来的话一套一套的很
有水平,充满了正义和威严的感觉,苏婉儿因此反而生出了一些些感动。

  省长借此劝女儿慎重考虑,优质人选多的是,大院里那么多高官子弟,隔壁
老李家的小李,大张家的小张,都不错嘛。省长这就是摸不透女人的心思了,这
个建议立马把苏女王心里那点小小的感动给赶走了,苏女王郑重声明,老王就是
她男朋友,而且未来会是她老公,而且死缠烂打让家里不许干涉,并不许派人调
查。

  省长没有办法,显然是对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不满意的,但是宝贝女儿又是
铁了心,无奈之下只好约法三章,省长不再干涉老王和苏女王的恋爱,但是苏女
王要答应在结婚前不得跟老王发生性关系。苏女王同意,两人击掌为誓,这事就
算收场了。

  约法三章的事,经过后来事实的证明,其实并不大靠谱。

  省长大人到底放不下自己的千金,还是偷偷摸摸地派人调查了几次,他总是
不太满意女儿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乡下穷小子,但他没有想起来的是,莫欺少年
穷,他自己就是从乡下走出来的。

  苏婉儿这边呢,也没有把这个约法三章的事放在心上,开始还能守一守底线,
可是少年男女,耳鬓厮磨,精力旺盛,这种事还这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坚守的。

  到底还是在苏女王20岁生日的夜晚,在一间豪华的套房里,苏婉儿向心爱
的老王献出了自己鲜美的肉体,从此告别了自己的处女生涯,也正式开启了自己
的性爱之路。

  按说,这女人的第一次大都是不会太快了,因为会流血,会很痛,第一次的
仪式感往往大于了性爱的欢乐,所以女人把第一次看到很重,记得很深,大抵都
不是因为第一次带来的快感,而是第一次的仪式感和神圣感,才会铭记于心,这
是女生向女人转变的重要历史事件。

  苏婉儿的第一次,却让她享受到了性爱的快感。

  为了这第一次,苏婉儿也是谋划已久。苏婉儿在此之前,已经暗自决定要在
20岁生日的时候献出自己的处女之身。事情也是按部就班地进行,她遇到了老
王,并倾心于他,两人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这时离她满20周岁还有一年的
时间,足够他们发展和稳固恋情了。

  恋爱后的苏婉儿,除了最后一道底线不许碰,其他都是任老王采摘。老王也
不是雏鸟,美人在手,随便你怎么做都可以,老王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尽情地
发挥出男人原始的本能。苏婉儿不仅配合,而且鼎力相助,通过各方资源找来了
苍老师、龙泽罗拉的一系列东京热的教学视频,甚至连欧美的也找了一些来,两
人如饥似渴,全方位的研究了这些教学知识和技能,就差真刀实枪地干了。

  这个时候,苏婉儿就表现出了强大的毅力,任老王如何挑逗,我自岿然不动,
你摸任你摸,你亲任你亲,但是想把你的小弟弟放进我的小妹妹里来,两个字,
不行!

  老王一度很幽怨,不让真刀实枪地干,你跟我一起学习这些教学干啥呢?每
次看的一身欲火,久久不能平息,这不是变着花样的来折磨我嘛!

  苏婉儿提出了解决的办法,用手帮助老王,老王无可奈何唯有答应,他不想
为难自己的女朋友,可是用手时间长了,老王总觉得自己有点像古龙大侠写的阿
飞,想真枪实弹地干一炮怎么就那么难呢?好在苏婉儿柔情似水,小手柔弱无骨,
次数多了,也练出了黯然销魂掌的水平,怎么摸老王最舒服,摸哪里老王最刺激,
全都掌握地清清楚楚,就靠一双小手,就让老王欲仙欲死了,每次都释放的轰轰
烈烈。

  苏婉儿这种时候,其实也不太好受,不仅要帮老王手淫,还要忍受老王的各
种爱抚,本身就被老王刺激的欲火焚身,老王下体分泌出来的男性荷尔蒙的气味
更是火上浇油,所以,苏婉儿后来想想,当时的毅力可是真大啊,竟然就硬生生
地支撑了下来,没有被老王得手。

  等到苏婉儿20周岁生日的时候,在她和老王相互鼓励相互促进地学习下,
两个人已经掌握了全套的性爱姿势,什么老汉推车、观音坐莲、69、毒龙、冰
火两重天等等,差的只是实战切磋了。老王一直是心痒痒的不行,奈何苏女王牙
关咬紧,就是不肯松口,甚至于有几次在老王的抚摸下,苏婉儿直接就高潮了。

  苏婉儿20岁的生日是在家里过的,温馨而又浪漫,七大姑八大姨送来了祝
福和礼物,省长大人也做了简短的表示,无非是苏同志又增一岁,在此良辰美景
之际,理应发扬某某精神,学习某某理念,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正直的无
私的人等等。苏婉儿小嘴一撇懒得理会这个,其实她心里明镜似的,老爹的发言
再有水平,其实那也就是鸡汤,专门喂给别人喝,自己一点都不喝的鸡汤。家属
大院里的加长里短,已经把这些平时光鲜亮丽、一本正经的大人物,数落的体无
完肤了,谁做到这个位置上还没些肮脏龌龊的地方么!

  苏婉儿在热闹的人堆里虚与委蛇,表情上笑靥如花,可心儿早就飞到外面去
了。

  今天是个家庭聚会,简单又不失隆重,为了不让老王尴尬,苏婉儿没有请老
王,她另有安排。今天好些个大院里的公子哥儿,也都一个个油头粉面地登场了,
官话说的那叫一个敞亮,无非都是各种恭维谄媚的意思,她苏大小姐的石榴裙只
要肯打开,那他们是心甘情愿做裙下之臣的。可苏大小姐的石榴裙早就打开过了,
只容纳了一个无权无势的老王同志。

  生日宴会结束后,苏婉儿没有留在家里,在家人的百般挽留下,她还是回学
校了,理由是,省长千金不能有特权,学校不允许学生夜不归宿,她苏大小姐选
择了住学生宿舍,那就万不能不回去。

  然而,学生宿舍也是有特权的,苏婉儿住的是单人间,分明就不是学生宿舍,
而是教师公寓,每周都有婉儿的亲妈过来帮忙收拾,就差没给她请个保姆了。

  苏婉儿回宿舍的时候,提前发了短信给老王,两人现在校园里碰了面,一起
快速地回到了教师公寓的宿舍。

  老王定做了一个小型的精致的生日蛋糕,摆在桌子中间,开了一瓶苏婉儿从
家里的酒柜带过来的红酒,倒了两杯。

  「老婆,生日快乐!」老王端起酒杯跟苏婉儿碰了一下,他心里其实挺惭愧
的,没有给苏婉儿没礼物,虽然苏婉儿此前明确说过,礼物先不要买,等她晚上
提了要求再说。

  「老公,谢谢你陪我!」苏婉儿抿了一小口酒,酒液顺着喉咙流到了心里,
她有些娇羞,想到今天晚上的决定,清晰感觉到下体的幽谷传来了湿意。

  「对了,老公,你不会怪我今天没邀请你到家里吧?」苏婉儿试探着问,今
天家里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她的确怕老王会压力太大。

  「怎么会呢,我知道老婆是为了我好,你放心,老公会努力的,争取配得上
咱们家的小公主,哈哈!」老王多少有些无奈和自卑,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别说
苏婉儿的家里人怎么看,就是学校里风言风语地嘲笑老王是小白脸吃软饭的也到
处都是。好在苏婉儿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再加上老王脸皮越来越厚,总算这段
感情还是顺顺利利的。

  「老公,我可得纠正你,现在的你就配得上我,努力是没错,努力是为了咱
俩将来过的更好,而不是为了配上我!」苏婉儿要么说那么宠老王呢,在大是大
非的情况下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决不让老王在自尊上过不去,娇蛮耍横的只是一
些无关大雅的事情,这也是增加生活情趣的办法不是,也会体现出她是一个需要
忍让的小女人。

  「嗯,老婆,你真太好了!」老王很感动,吧唧一声亲了苏婉儿一口。

  「老公,你想不想知道,我之前跟你说的礼物要求是什么?」一杯酒已经喝
完,情绪也渐渐上来,荷尔蒙的气息逐渐填满了小小的公寓。

  「想啊,老婆大人请说,上刀山下火海,天上的星星我也想办法给老婆摘回
来。」老王说起大话来也是骗死人不偿命。

  「贫嘴,别净说些没用的,再说了,你善解人意的老婆,啥时候跟你提过那
么难的要求啦!」苏婉儿撅着小嘴撒娇道。

  「是是是,老婆当真是天下第一好老婆,老公一直都是感恩戴德呀,哈哈!」

  「这还差不多,其实,我想要的……」苏婉儿挤进老王的怀里,任由老王揉
搓着自己的胸部,纤纤小手却偷偷解开了老王的皮带,摸上那条硬得发烫的铁棒。

  「嘶哦……」老王爽的倒吸一口冷气,不会吧,苏婉儿要的是自己的铁棒,
难道今晚终于可以那啥了?老总不怀好意的淫笑起来。

  「死样,还不快去洗澡!」苏婉儿把老王往洗手间推去。

  「得嘞!」老王万没想到,女朋友的生日礼物竟然是要把处女夜送给自己,

  这可是太大的惊喜了,连忙三下五除二脱掉了全部衣服,快速冲进了洗手间,
随后传来哗啦啦的淋浴声,老王暗自打气,今天一定要表现好,给苏婉儿一个难
忘的初夜。

  苏婉儿爬到了床上,把衣服脱光,穿上了那套买回来好久的情趣内衣,套上
了接近透明的黑色丝袜,想了想了,又传了那件薄薄的粉色丝绸睡衣,静静地躺
在床上等候着。粉色的睡衣、粉色的床单,再加上幽暗的烛光,旖旎暧昧的氛围
慢慢铺了开来。

  老王只花了五分钟洗洗干净,其中还包括用掉了两分钟清洗自己的铁棒,就
这,老王还觉得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老王看着娇羞地躺在床上的苏婉儿,下身的铁棒越发滚烫,热腾腾地按耐不
住,一个恶虎扑食,扑到了床上,压在了苏婉儿纤秀的身上。

  「老婆,你想好了吗?」老王伸手在苏婉儿下体的唇肉上轻轻把玩,刺激地
苏婉儿汁水横流,欲火翻腾。

  「嗯,老公,你要温柔哦,今天我就是你的小妻子了。」苏婉儿温柔地说道,
虽然娇羞,但是语气很坚定。

  老王大受鼓励,分开了苏婉儿的美腿,情趣内裤的裆部开的很大,整个幽谷
都裸露出来,一条细细的粉粉嫩嫩的肉缝显现出来。苏婉儿的阴户很光洁,没有
半根毛发,整个阴户呈馒头状,唇肉肥厚。根据他们两个平时了解的性知识,这
就是传说中的白虎加馒头了,此乃极品,老王才不信白虎克夫那一套,那都是赤
裸裸地嫉妒,纯属男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苏婉儿也很兴奋能有这样一个极品的馒头穴,更高兴老王也能够宝贝一样的
看待她。老王盯着眼前的美穴,目眩神迷,这么漂亮的地方就要被自己正式拥有
了,感觉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深处舌头在肉
缝处轻轻一舔。

  「哦……」苏婉儿如遭电击,半个身子都麻了,她没想到老王会愿意做这样
的事情,柔软的舌头轻轻地扫在她的肉缝处,那种的酥酥麻麻欲仙欲死的滋味当
真好受的紧,「啊,老公好美,我要……」

  苏婉儿手指插进了老王的浓密的头发里,用力把老王按在自己的腿间。老王
其实没有给女人舔的爱好的,但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欣赏这个极品美穴,竟然
不由自主地就受到了诱惑。

  既然舔都舔了,那就舔个痛快吧,老王埋头苦干的时候,双手也不闲着,在
苏婉儿身上不停地游走着,所到之处惹出苏婉儿身上的一片潮红。

  「老公,老公……要尿了,要尿了……」苏婉儿突然大声呻吟起来,臀部也
剧烈地耸动起来,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老王的嘴巴。

  老王知道,这肯定是娇妻要高潮的节奏,于是更加卖力地舔舐着,拿出了十
二分的力气,舌尖不停地往苏婉儿的蜜穴此去。

  苏婉儿耸动地越来越激烈,终于发出啊的一声撕喊,戛然而止,身体也悬在
了半空,只见一道清凉的水柱都蜜穴内喷涌而出,老王没来得及躲闪,被喷的满
脸都是,带着一点腥臊味道的热流顺着老王的脸颊流下。

  苏婉儿足足喷了几十秒钟,这才绵软无力的瘫痪在床上,刚才的喷潮可是用
尽了她全身的力气。老王的胸口和面部被喷的满满都是,苏婉儿的下身也一片狼
藉,床单更是湿了很大的一片。

  「老公,我,我是尿床了吗?」苏婉儿都傻眼了,自己怎么就失禁了,竟然
被老王舔的尿床了,他不会生气吧,哎呀,羞死人了。

  「哈哈,老婆,你真是个宝贝呀,你这是喷潮啊,老公喜欢!」老王大喜过
望,虽然他没有经历过其他女人,可是AV看的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很扎实,想
不到苏婉儿不仅有馒头美穴,还能喷潮,这可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啊。

  「老公,你不生气呀?」苏婉儿若若地问,她还是有点觉得把尿喷在老王身
上会不会让他很反感。

  「老婆,你这可是喷潮呀,女人想不想要不知道,但是男人肯定是想让自己
的女人这样的,老公我真的太幸运了,竟然遇上了我的极品美妞,哈哈。」老王
也不在意身上的尿液,直接趴在了苏婉儿的身上,他的铁棒已经硬的像钢了。

  「真的呀?」苏婉儿娇羞道,她也开始觉得刚才很刺激,想不到老王的舌头
都这么厉害。虽然尿液弄的两个人身上湿嗒嗒的,可是老王都不在意,她也不在
意,抱着老王亲吻起来。

  「老婆,刚才爽吗?」

  「嗯,很舒服,好象要飘到天上去了。」苏婉儿娇羞道。

  「老婆,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我要来了。」老王让苏婉儿躺好,铁棒对准了
身下的肉缝,温柔道。

  「嗯,来吧,老公,我爱你!」苏婉儿鉴定地回答道,她决心把自己最宝贵
的东西献给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

  「老婆,我也爱你!」老王下身开始挺刺进去,苏婉儿的蜜道经过了前戏的
刺激,很顺滑,老王很轻松地就挺进了一半的铁棒,然后就遇到了一点点阻力,
大约就是处女膜了。

  老王心里一喜,我就要破处了?哈哈,这可是男人最愿意做的事情呀!于是,
稍一发力,直接刺破了那层薄薄的肉膜,把整根铁棒捅了进去。

  「啊,疼!」苏婉儿感受到了老王刺破肉膜瞬间的疼痛,「老公慢一点。」

  话还没说完,老王就已经完全进去了,苏婉儿随即感受到自己的子宫都被捅
进去了,现在正式地由少女变成了少妇,心里很复杂,眼角就留下了几滴泪水。

  老王整根铁棒捅进蜜穴的时候,正爽的不行,肉嫩的壁肉摩擦包裹着铁棒,
那种柔滑湿润的感觉差点让老王疯狂,这跟手淫果然是天壤之别呀。老王看到苏
婉儿流泪后,有点发慌。

  「老婆,你怎么哭了,我是不是弄疼你了?」老王低头吻掉了苏婉儿的泪珠,
有点咸,有点涩。

  「老公,我好开心,我是你的人了。」苏婉儿回吻了老王,轻轻地说道,

  「现在不疼了,你来吧。」

  「得嘞!」老王放下心里,下身发力,把一根铁棒插进抽出,反复摩擦着苏
婉儿的蜜穴嫩肉。

  苏婉儿疼过了之后,随着老王那根铁棒的进进出出,随之而来的就是酥酥麻
麻的感觉,经过刚才的喷潮,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现在只能被动地享受老王
给他的快乐。

  「舒服吗,老婆?」老王一边卖力地抽插,一边得意洋洋地问苏婉儿,因为
每次抽插都会让苏婉儿发出啊哦啊哦的小猫一样的叫声,这让老王特有成就感。

  老王也有意卖弄自己的手段,每次都把铁棒抽到门口,再极速地刺到底部。

  老王爽,苏婉儿更爽。抽插累了,老王就把铁棒在蜜穴里搅动,从不同的角
度刺激苏婉儿的G点。

  「啊,不行了,不行了,老公,老公,来了……」苏婉儿发出一阵呻吟,又
一次高潮了,在老王的身下长着嘴喘气,就像一条上了岸的鱼。

  「老婆,爽吧,老公怎么样?」老王也很惊讶自己的性能力,本来还挺担心
第一次还出丑,没想到把苏婉儿整高潮了两次,自己还是坚挺着。

  「老公,你好厉害,好美啊。」苏婉儿缓过气来,也发自肺腑地赞美老王,

  本来她还以为第一次除了痛,不会有其他好记忆。没想到,第一次不仅喷潮
了,还迎来了第二次高潮,现在蜜道理还夹着老王的铁棒,涨涨的,很充实,很
舒服。

  「老婆,你的小穴里好舒服啊,又软又滑,哎,老公不想出来了。」老王也
很享受在蜜道里的感觉。

  「咯咯,那你就放着吧,别出来了。」苏婉儿娇笑道,挤进老王怀里,嘟着
小嘴求吻。

  「呵呵,好呀,那老婆,你这里以后我就是我的专属洗剑池啦!」老王得意
一笑,伸手摸摸两人的结合处。

  「嗯哪,只有老公可以来洗剑。」苏婉儿羞羞地笑道。

  「老婆,老公的剑泡好了,得涮涮啦。」老王奸笑着,开始挺动自己的铁棒,
发现淫液比刚才更足,有些淫液被带到了洞口,打湿了老王的阴毛,湿成一缕缕
的。

  「啊,不要……」苏婉儿猝不及防,吓得花容失色,她今天高潮了两次,已
经完全满足了,再要下去,就有点撑着的感觉了。

  但是,老王还没有射精,自然不能满足,男人不把那点东西射出来,绝对是
不会消停的。

  「老公,老公,我用手好不好,啊!嗯!」苏婉儿强忍着蜜道里酥麻的感觉,
她可是真有点怕老王了,人家这还是第一次,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老王没有出声,只是在那里喘着粗气耕耘。其实老王已经到了临界点了,铁
棒越来越硬,现在停下来简直是要了老命。

  老王被苏婉儿的体液浸润地非常舒爽,越发抽插的快了,「老婆,老婆,不
行了,我来了,啊!」老王一声低吼,停止了抽插,任由铁棒戳在苏婉儿的子宫
里,喷出了大股大股滚烫的精液,直达苏婉儿的子宫深处。

  「啊!老公!」苏婉儿被烫的白眼一翻,又来了一次高潮,人也晕了过去。

  老王趴在苏婉儿的身上,感受着射精的舒爽,这次可是破天荒毫无保留地把
全部子弹射了干干净净,真的是爽到了顶点。老王休息了好一会,才翻起身来,
发现苏婉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吓了一跳,铁棒都软成了面条,自己都猛成这样
了,不会把老婆操死了吧?

  老王试了试苏婉儿的鼻息,呼吸很均匀,原来苏婉儿晕倒后直接睡了过去。
这个刚破处的小姑娘直接高潮了三次,老王默念希望别给她来什么阴影才好。

  老王也累得不行,这次射精可是犹如泄洪一样,去势汹涌,拦都拦不住。一
阵困意袭来,老王也没精力打扫战场,于是把苏婉儿抱在怀里,摸着两个心爱的
大奶子,沈沈睡去。


喜欢的话,请点击→_→ 谢谢支持!

好文章,加油,现在的好文都是写个开头,后面就没了!等着看如何结局。 好文,作者大大好文采,期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