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强奸系列  »  【一起沉沦】 (6-7)【作者:爱毛一族】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爱毛一族
字数:11343


              一起沉沦(6)

  到家了,夏楚河心里有点荡漾,老婆儿子不在家,很多事都可以无拘无束的
做。「爸爸真好,谢谢老爸!」琳琳高兴的翻着大手提袋里的新衣服,上面是一
条白裙子,底下是一双漂亮的半跟皮凉鞋,咦,底下还有,一打长统灰丝袜,拿
起来一看,底下还有东西,竟然是胸罩和内裤。夏楚红很淡定的说:「呵呵,有
几件小衣服是吧?是这样的,我哪买的来你们这些小女孩的东西啊,这是叫一个
朋友的老婆帮我买的,她问我具体怎么买,我就说买全套,我也没想到她连内衣
都买了。」这解释很合理,琳琳开心的笑了,爸爸的解释让她不用尴尬了。她提
着袋子往楼上的房间走去,夏楚河亦步亦趋的跟着,嘴里还念叨着:「琳琳,你
都是19岁的大姑娘了,女孩子要有个女孩的样,你看看你那房间乱七八糟的,
哪有个闺房的样?说过多少回都不听,我现在就上去检查,要是还是那样爸爸就
要打屁股了!」把卑鄙的目的用童趣和亲情来掩盖,夏楚河这脑子确实好用。

  琳琳以为爸爸和开玩笑,自己可是19岁了,就算是9岁的女孩,爸爸打屁
股都容易让人误会。

  一分钟后,琳琳娇笑着跑着躲着:「爸,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下回你来
检查绝对是干干净净的。」

  夏楚河也笑着追着,嘴里也在说话:「你这丫头可气死老爸了,看我今天不
让你长长记性才怪!」

  追到了,琳琳半个身子被爸爸压在床上,她咯咯的笑着,好久没和爸爸这样
了,这感觉真好,像回到了童年时候。夏楚河压着琳琳的背,外侧的手竟真的掀
起了女儿的裙子,两侧是雪白的屁股,中间是黑色的三角内裤。老师说话做事都
认真,说打屁股就真的打屁股,绝不含糊。琳琳还在笑着,因为一点都不疼,这
哪是打啊,简直是摸,但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虽然爸爸掀裙子有点不妥当,
不过这里又没外人在,爸爸可能是把她当成五六岁的时候吧。

  夏楚河忍住马上下手的冲动,松开琳琳坐在凳子上抽烟,顺便平息一下熊熊
欲火,琳琳坐着床上两只腿不停的前后晃着,夏楚河问道:「琳琳,最近有没有
认识中意的男孩啊!你现在都上班了,如果有合适的可以谈,不过要让爸爸把把
关,你太单纯,我怕你上坏人的当。」

  琳琳自卑的低头玩着手指头:「唉,我长的这么丑,又不是很会说话,哪有
人会喜欢我啊?爸,如果我到了二十二岁还没找到男朋友,你就帮我找一个我直
接嫁了,省得周妈妈看着我烦!」说着眼泪就委屈的掉了下来。

  夏楚河适时的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将琳琳拉着站起来搂到了自己怀里,琳琳
再也不用忍着了,脸贴在爸爸的胸上不停抽泣着,泪水不要钱似的不断划落。夏
楚河尽情闻着女儿头发上的香味,手「无意」的放在胸罩带上将女儿不断向自己
贴紧,另一只手暂时停在腰上。「琳琳这么可爱怎么会没人喜欢呢?你只是认识
的人太少,没机会结交男孩子而已。你看爸爸不就一直很喜欢你吗?」

  夏琳琳的手也抱着爸爸的背,爸爸身上的味道真好闻,闻的多了让她觉得身
体有点软。胸部和爸爸紧紧贴着倒没感觉什么,但是父女二人的下身也是紧紧贴
着。她能感觉到爸爸的那里紧紧抵住了自己的秘密花园,并且在不断变硬变大,
她想拉开一些距离,却挣不开爸爸的大手,身体有了一点怪怪的感觉。夏楚河舒
服的在女儿下身磨了一会后松开了女儿,他把双手放在女儿的脸上,人退了一步
一边盯着琳琳扁平的脸一边很认真的说:「谁说我女儿丑的?我看我家琳琳很漂
亮啊!」然后又上前搂住女儿,深情的说道:「琳琳,你记住,你永远是爸爸最
喜欢的人,就算夏宇和周霞也要排在你后面!」

  琳琳感动的又哭了:「爸」!夏楚河一看时机以到,低下头在琳琳额头上吻
了一下,然后逐渐向下,吻着哭红了的鼻尖、吻着眉毛、吻着潮湿的双眼,吻着
脸颊,夏琳琳尚在心潮澎湃之际,还未等到反应过来爸爸的嘴唇已经盖了上去,
「唔……」只来的及发出一声,爸爸的舌头已经钻了进来,带着烟味的雄性气息
钻进来了。夏琳琳从来没和男人亲密接触过,嘴被不断进攻,好闻的男人味包围
着她。她逐渐迷失了,人变得晕晕的,本就微弱的抵抗变成任人宰割了!

  「没有男人会喜欢自己,除了爸爸!虽然这样是乱伦,但她还是愿意,如果
夏楚河不是爸爸,像他这样帅这样聪明有修养有才华的男人会喜欢自己这样的丑
小鸭吗?永远不会的!她的世界只有爸爸,如果爸爸非要这样,就给他吧!」她
闭上了眼睛任由爸爸疯狂的亲自己的嘴夏楚河终于勾到女儿的舌头了,熟练的吸
吮了起来,手已经不知不觉的解开了琳琳后面的胸罩排勾,边吸边往床上走着,
到了,抱起来放在床上,女儿真乖,闭着眼睛随他像剥粽子一样的解衣宽带。于
是外衣不见了,胸罩不见了,裙子也不见了,终于在拉着黑色三角裤时遇到了抵
抗。琳琳突然害怕了,双手死死拉着要下滑的内裤:「爸,我不要这样!」

  夏楚河放开了内裤,一边吸着小巧的乳房一边隔着内裤在女儿的阴道上下滑
着,最敏感的两个地方同时被玩弄,足够成熟且未经人事的女孩脸从白变成了潮
红,阴道变的湿湿的了,握住内裤的手也变松了,嘴里不断的还在说「爸,别这
样「,只是声音越来越弱了。夏楚河用手指隔着内裤在女儿阴道里不断轻轻的捅
着,说话还是在温柔的细语:「乖女儿,小洞洞都湿了!」终于无力的小手放松
了对内裤的看管,一从可爱的黑毛出现在夏楚河的眼前,慈爱的父亲马上变成饿
狼一般,手把嫩白的大腿分的很开,舌头在小小的阴道里探索……

  夏琳琳抓着床单咬着嘴唇晃着头抵抗着神经系统的强力冲击。爸爸竟然用嘴
吸自己阴道的那两片肉肉,那可是尿尿的地方,多脏啊!爸爸的舌头扫的里面一
阵奇痒难耐,一阵阵难为情的水响声,天啊!她竟然听到了爸爸吸那种难为情的
液体声音,竟然、竟然还听到了爸爸喉咙咕咚咕呼不断吞下去的声音。抵抗的对
象已经从爸爸变成了自己敏感的身体,爸爸确实是在侵犯自己!但这也许算不上
强奸,因为自己并没有声嘶力竭手打脚踢的剧烈反抗!原来男女在一起身体会有
这种感觉,她感觉自己飞了,飞向美丽的天空了……

  夏楚河把鸡巴伸到了女儿的嘴边,还是深情的细语:「琳琳,听话!把嘴张
开」琳琳当然知道这是要干嘛,只要是生活在城里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傻子肯定
都知道口交这一事的存在,不管自己有没有看过、有没有经历过!琳琳第一次见
到成年人的鸡巴(在学校时她只知道那叫男性生殖器或者小时候听到的屌,鸡巴
是上班以后经常听单位的同事说出口的,看来成人都是这样叫的。)好硬啊,上
面的头红红的,还发着光。少女的羞涩让她没有张开嘴,并且把头偏向了一边。
「琳琳听话,爸爸最喜欢琳琳了,琳琳不是也喜欢爸爸吗?喜欢就要让爸爸开心
呀!」夏楚河也没有强迫,因为用不着,他知道自己的软功夫也了解女儿,于是
一个跪在床上不停的伸左伸右,一个左中右不停的闪,终于紧紧的抵在了闭着的
双唇之间,还是不开口,但最终还是屈服了!这一幕是夏楚河早就盼望的事,苍
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如愿以偿!

  夏楚河心里乱伦带来的刺激兴奋程度甚至超过了肉体的快感,心里在不断重
复着:「女儿在吃我的鸡巴,哈哈!女儿在吃我的鸡巴……」他的鸡巴不大,即
使现在兴奋到了极点也还是不大,所以夏琳琳吃起来嘴倒也不至于太受罪。前几
天和周霞大战三天,他确实是吃了伟哥,因为他不想让周霞带着一种鄙夷的眼光
看他。

  夏琳琳不知道怎么做,只是任由父亲的鸡巴快速的在自己嘴里穿插,好在没
有什么尿骚味,只是偶尔会流出一些粘粘的略还腥味的东西。终于,告别女孩的
时候到了,她哭着、大叫着,好痛啊!感觉下面有撕裂感、有液体、应该是血流
了出来。夏楚河温柔缓缓的进出着,享受着处女紧紧包裹的感觉,享受着眼睛前
方女儿小巧可爱的乳房和下身稀疏的黑色阴毛。琳琳在咬牙忍受着的撕裂感慢慢
减弱后,神经反馈回来的除了微痛外,竟然还伴着一些舒服,舒服的程度在爸爸
的鸡巴持续的进攻下慢慢变强了,于是喉咙和嘴里不自觉的发出一些又像难过又
像舒服的声音。夏楚河看着女儿在自己的鸡巴下抖动呻吟,既然不痛了他就放开
手脚大干起来,他一边狠狠的顶着女儿柔嫩的阴道,一边舔弄着变硬的粉红奶头!
琳琳不停的呻吟着哼哼着,阴道里的肉被冲击被来回摩擦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
越舒服了,好像要尿了。

  「啊!啊!啊!爸爸,我要死了……」本就不耐久战的夏楚河听到女儿叫着
爸爸的时候,再也憋不住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鸡巴顶了十多下后,迅速的抽了
出来,稀疏的白浆洒在了琳琳雪白平坦的肚皮上。

  琳琳失去贞操的第二天周霞就回来了,本来要在妈家多住几天,可这边店里
又不放心,于是让小宇一个人在那过暑假,自己先赶回来了。到家的时候已经十
点了,刚刚换好拖鞋,只听一阵踏踏的拖鞋声传来,顺着声音一看,夏楚河正从
楼梯上下来,周霞问道:「老夏,这么晚你在上面干吗?」夏楚河笑着说道:「
哟,夫人回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我在阳台上乘凉呢,这不困了就下来睡
觉嘛!」周霞哦了一声,这时楼上夏琳琳的房门伟来一声打上反锁的声音,周霞
心里有点奇怪:琳琳一般9点就睡觉了,怎么今天这么晚还亮着灯呢,刚好老夏
下楼她就锁门,老夏如果是从女儿房间出来也很正常啊,父女间说说话,他为什
么要撒谎呢?

  叶兰芳家。

  叶兰芳今天手按摩的分外温柔,眼睛也深藏起了凌厉。用口帮女婿治疗她能
克服各种困难完成,但要她脱衣服她真的做不到,从8岁开始到现在她的身体只
有老卫一个人看过,光光的展现在女婿面前,这个真的是万难从命。看来只能尽
量用手、实在不行再用嘴,能尽快让女婿的病好起来。胡国庆被岳母按多了,变
的皮实了,看着岳母的嘴在自己鸡巴上进进出出也波澜不惊了。叶兰芳吐出了软
软的鼻涕虫,帮女婿穿好裤子后默默走出了房间。这已经是小常出了新招后的第
五天了,她已经把用手和用嘴的时候都延长了一半,可依然没有任何效果,她决
定豁出去了,反正吃精液对她来说已经是和死过一回差不多,也就放的开了,今
天要试一试小常的新招了。

  第二天一如前面的很多天,叶兰芳先用手后用嘴,忙乎了大半天,女婿还是
一如从前,甚至他还在自己用口时在那一二三四的数天花板,叶兰芳气的真咬牙。
胡国庆努力过、奋斗过,岳母用口时他都努力的幻想着和岳母在用各种姿势作爱,
可自从神奇的喷射事件后鸡巴基本处于静止状态,渐渐的他也心如死灰了,连岳
母替自己口交都不愿看了。胡国庆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差不多了,准备睡觉了,
每天都是差不多这个时间结束。这时神奇的事件发生了,岳母脱掉了衬衣,接着
脱掉了胸罩,白白小小的奶子耸拉着瘦瘦的身体上,裙子也脱掉了,最后连灰色
的大裤衩也脱掉了,一从白色的阴毛处理在干燥的阴道上。胡国庆呆瓜似的直愣
愣看着,鸡巴竟然真的神奇般硬了,直直的挺在那里,叶兰芳也看到了鸡巴的变
化,心里又兴奋又气愤,想骂女婿吧,这衣服可是自己主动脱的,人家可一个字
没说,于是只好匆匆的捡起衣服走了。

  终于找到了成功的方法,叶兰芳兴奋的几乎是一夜没睡,女婿终于好了,终
于好了!硬起来了!这一次她不打电话了,说了女儿可能不也不相信,早上6 点
钟她就去了女儿家,卫珍家的钥匙她有。

  卫珍披散着头发打着呵欠爬了起来,一边敷衍的听着母亲在那满脸放光、手
舞足蹈的叙述着,一边解开睡衣摸索着枕边的胸罩,突然虚掩的门被猛的推开,
先是欣喜的声音:「外婆,外婆!你来了!」接着是儿子伸进来的脸。那脸刚进
来就赶紧缩了回去,伴随着母亲惊叫后的怒喝:「出去!」晓东边往回走边伸出
舌头手摸着胸口,天哪,我看到什么了!妈妈雪白的乳房,大大的奶头,还有下
面紧紧的黑色三角裤!

  卫珍脸羞的通红:「妈,都怪你!要来也提前说声,不说也行,好歹你也晚
一点来啊,哪有人六点钟就往别人家闯的。」叶兰芳没看说这个:「别打岔!自
己儿子又不是别的男人,怕什么?他小时候不是天天喝你的奶吗?又不是没见过。
我说的是真的,小胡好了!站起来了!」卫珍扑哧一笑,手打着母亲的膝盖:
「妈,你可别逗了,他那腿就是到美国治也难站起来!」叶兰芳一拍脑门:「怪
我怪我,我这不替你高兴说快了吗,我说的是(压低声音)他下面好了,昨天我
用手给他按摩治疗时,硬了,就这样。」说着伸出食指朝天给卫珍看,反问女儿:
「你说好没好?」

  卫珍一听也是非常高兴,但心里告诉自己要表现的淡定一些,不能在妈面前
表现出好像自己天天就盼着过性生活似的。晚上洗完澡后,卫珍跟儿子说出去有
点事,就急匆匆的往妈妈家去了,她按妈妈说的脱的一丝不挂的给胡国庆口交着,
胡国庆对老婆的到来也非常高兴,并且在卫珍口交时装作很兴奋的样子,不断的
轻声哼着,可鸡巴还是不争气的一动不动。卫珍忙的一身汗还是没见丈夫的鸡巴
有任何变化,一声不吭的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叶兰芳在房里兴奋的坐都坐不住,
又不好意思去听房,只好不断的走过来走过去,终于对面的门开了,她赶紧迎上
去拉着女儿的手问:「怎么样?我说正常了吧,他坚持了几分钟啊?」卫珍铁青
着脸说:「妈,麻烦您下回弄清楚再叫我来,我按您说的给他那样,嘴巴都快起
泡了也没见他有什么变化,行了,我走了!」说着匆匆的推门而去。

  第二天,叶兰芳又在女婿面前表演了一次现场更衣,结果又硬了,这次叶兰
芳没有马上回房,光着身子用手套女婿很有些硬度的鸡巴,时不时还辅助性的吃
上几口。胡国庆非常奇怪,自己这样死死的盯着岳母的逼看,岳母竟然不说他,
还帮他口交,克星下身的白色阴毛和那神秘的阴道尽入眼中,他全身说不出的极
度兴奋,结果又' 不小心' 的把精华跳进了岳母嘴里。不过这次叶兰芳没有打他
骂他,只是赶紧跑向了卫生间。

  还是睡不着,可怜的叶兰芳活活熬了两个夜,天麻麻亮就穿好鞋坐在桌面前
看钟,也不用刷牙洗脸,因为一分钟都没睡。时间过的真慢啊!终于到6点半了,
出发!这次她很有把握,没有像第一回那样粗心大意,只看了一眼就走了,她怀
疑是不是那天眼花看错了,女婿的鸡巴其实没有硬,是自己眼里出现的幻觉!可
昨晚自己可是在他硬起来后实打实的手口并用的继续巩固战果,结果一个不留神
嘴巴又遭了一回殃。八点钟女儿就要上课,去早去晚了都要被说,这时候动身刚
刚好,到她家应该七点多一点。于是,卫珍在母亲唾沫横飞,指天誓地的叙述下,
晚上又将信将疑的去了,于是故事又循环了一次。

              一起沉沦(7)

  叶兰芳被女儿好一顿数落,一听胡国庆还是硬不起来人都快崩溃了,卫珍前
脚走她后脚就去找胡国庆:「姓胡的,你跟我老实说是不是故意的?昨晚又把那
脏东西弄我嘴里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算帐呢!我明明见你那里好了的,怎么小珍说
根本没有那么一回事呢?你是不是有意憋着,想破坏我和我女儿的关系啊?」胡
国庆摆出个无辜的表情道:「妈,我破坏你和卫珍干吗?一来我也破坏不了,二
来破坏你们母女关系对我有什么好处吗?是不是?我也不知怎么了,一见您那样
它自己就硬了?」叶兰芳打断他的话头:「它自己就硬了?它不是长在你身上吗?
你老实说,是不是小珍不肯脱光衣服给你治疗?如果是这样我去说她,你别怕,
妈给你做主呢!」胡国庆知道岳母这爆脾气,不马上说清楚她转身就要去打电话
对质:「妈,不是这样的,她,她也和您一样脱脱脱了,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就就是硬不起来!」叶兰芳想起女儿看自己时那失去信任和生气的眼神,对胡
国庆一股无名火起,铁青着脸一个健步就冲到了床头边,胡国庆以为岳母要大耳
瓜子伺候,吓的双手一抱头,上半身马上像虾米一样蜷了起来,动作舒展敏捷,
快的都不像一个病人。叶兰芳鼻子冒着粗气,两手像扔抹布似的把上衣、胸罩、
裙子、内裤、袜子全部脱了个精光,然后双手叉腰雄纠纠气昂昂的站在胡国庆边
上,胡国庆傻了,上回虽然也脱光了,但光线没客观充足,而且离的又远人又是
坐着,看的不清楚,这回可是没有任何保留,连袜子都经扔掉了。

  「一米六几的个子通身雪白,非常瘦,奶子比天津灌汤包稍大点,下垂的幅
度倒不是很大,奶头是深褐色的,阴毛已经全白了,且只长在两边,中间的可能
掉了或者原来就没有,露出一片光滑,底下的两片红黑相间的阴唇虽然朝外翻着,
但却把门看的紧紧的,看不到里面的通道。」这就是胡国庆目光所看到的全部。
叶兰芳不理女婿是不敢看她,还是很下流的看她,或是随便的看一眼就算了,这
下她都不关心。她的眼睛只是死死盯着那成天伺候的小肉虫上看,胡国庆心里对
自己说:「宝贝,冤家,听话,千万不要硬,回头爸爸给你买糖吃!」可岳母的
裸体近在咫尺,自己的修为定力还没到那地步,一看到阴唇眼睛就再也没挪过地
方,小肉虫先是像做俯卧撑一样,起来一点又下去,起来一点又下去,慢慢的竟
然神奇的成了个小旗杆,虽然算不上很硬,而且不长,但已经是足够过夫妻生活
的了。

  叶兰芳被这事弄的筋疲力尽,焦头烂额,本意是帮女儿,结果搞的女儿对自
己一肚子气,根源就在这里——这根时灵时不灵的肉虫!!!叶兰芳也不在意自
己光着个身子在房里上窜下跳是个什么形象,又从床头走到床中间,手指着那根
硬起来的东西问胡国庆:「解释一下!」,胡国庆张大了嘴,吱吱唔唔半天没蹦
一个字出来,「说话!现在装哑巴了,晚了!」叶兰芳恨不得像以前看的金庸小
说里的女侠客一样,身披长袍,脚蹬布鞋,轻灵的跃到空中,秀剑一挥,肉虫应
声落地,世界从此就清净了!胡国庆把头从双手怀抱中探了半个出来,嘴动了半
天才挤出三个字:「不,不,不敢说!」叶兰芳气的站到屋中间四处寻找着什么,
胡国庆又冒出一句:「水果刀我扔到窗外边去了!」说完又把头缩了起来。叶兰
芳像没头苍蝇般转了几圈后,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她抬起头冲着天花板突然哈
哈大笑了起来,胡国庆吓得扯着嗓子冲窗外大喊:「快来人啊,我妈疯了!外面
有没有人听见!」叶兰芳心道:「坏了,自己大门还没关,这要是路边真有人路
过冲进来,自己一把年纪光着个身子,房里还有个大男人挺着个鸡巴,这事不得
上城市晚报啊!」于是疯了般冲到女婿身边伏下身子用双手捂住他的嘴巴:「别
喊,我没锁门,真有人进来我就死给你看!」胡国庆嘴巴被紧紧捂住,岳母带着
香味的奶子就在自己眼前荡着,也不知脑子是鬼打墙还是突然短路了,不争气的
手竟鬼使神差的在奶子上摸了一把,「啪,啪,啪,啪……」叶兰芳手打的生疼
才抱着一堆衣服回去了。

  叶兰芳躺在床上赶紧把刚才想到的妙计用纸写下来,生怕年纪大一个不小心
忘了。过了几分钟写完了:「穿着睡袍进去,让小珍在外面客厅悄悄的等着,我
走到小胡面前,袍子不用脱下来,只要带子一松两手把袍子摊开,等小胡一硬起
来,我马上把袍带系好,立刻喊小珍进来,这样证据就摆在女儿面前,小胡就玩
不出花样了!」

  心结豁然打开,叶兰芳心情好极了,想着好久没上公园跳舞了,便锁好门向
公园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哼着京剧:「山人我自有妙计!」。

  卫珍这次说啥也不相信妈妈的话了,她想也许妈妈是看清楚了,胡国庆那里
也的确是硬了,但仅仅是' 硬过' 而已,偶尔有一点点反应是正常的,但说好了
她是绝对不相信的。但母亲拉着她的胳膊就不松手,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
式。老太太今天很反常,像是跟谁较劲一样,又像是小孩子在斗气,卫珍只好打
了个车和妈妈一起再回去看看。

  快到家时叶兰芳就不准卫珍讲话,说是要给小胡一个惊喜,进屋后又不让卫
珍去看胡国庆,她很神秘的笑着对女儿说:「小珍,我先去洗个澡,你在这坐一
会,不要说话。等我洗完澡先给他(顿了一顿)治疗一会叫你时你再进去!记住
哦,千万别出声也别进去!」卫珍抬起头看着妈妈高深莫测的样子木然的点了点
头。叶兰芳洗完澡穿着睡袍出来了(如果卫珍知道母亲睡袍就是身上唯一的布料,
不知会作何感想。),推开房门后转身把门锁上了,这一幕可不能让女儿看到,
那样后果无法想像!胡国庆张嘴想打个招呼,叶兰芳笑着把手指放在嘴唇中间,
轻轻的「嘘」了一声!胡国庆只好不说话了,心想:「岳母这是' 打枪的不要,
悄悄的进村' 吗?可自己明明已经看见她了呀!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他眼睁
睁的看着岳母站到她面前,笑着笑着,忽然袍带一解,双手左右一摊开,裸体版
岳母天降人间!

  胡国庆有点得意忘形了,岳母进来就笑,而且一直笑,这可是大姑娘上娇头
一回,而且走到自己面前时还玩起了真空秀,这不是赤裸裸的勾引吗?再不动手
让岳母情何以堪啊!对得住老人家一番心思吗?于是一只手去摸白白的屁股,另
一只手双阴唇中间探了根手指进去!叶兰芳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好好的计划全
泡汤了,因为女儿就坐在外面,她既不能打胡国庆,也不能骂胡国庆,只好一会
去挡前面的手,一会去挡后面的手,得空还用手指指房门,嘴一直在动也有微弱
的声音出来。胡国庆听不太清也没空去听,这么忙哪有那闲功夫啊?屁股是瘦了
一点,肉不多,但这是岳母的屁股啊,大知识分子啊,肉少点就少点吧,光这前
两样就够刺激了!手指在和岳母的手搏斗中也逐渐占据了上风,一根手指还是进
去了,滑腻腻的,没什么水,一下,两下,三下……鸡巴竟然达到了生病前的高
度!叶兰芳拼尽全力好容易挣脱魔手,她赶紧系好袍带咳了一声,捋了捋头发打
开门,强挤着一张笑脸对客厅的女儿叫道:「小珍,你快来,又好了!」卫珍赶
紧站起来冲了进去,一看还真是硬了,这时对面房里传来上暗锁的声音。卫珍先
锁好门,然后欣喜的上前亲了一下胡国庆的脸:「老公,你真好了?」胡国庆吓
傻了,弄半天自己摸岳母屁股捅逼时,老婆一直就在客厅坐着,好险啊!这要是
老婆看到肯定会先跟自己拼命,然后再决然的和自己离婚的!他不知说什么,只
好木然的点点头,硬硬的鸡巴却逐渐又软了下去,卫珍连裙子都顾不上脱,除掉
内裤就蹲在胡国庆上面用手扶着鸡巴慢慢往下坐,可令她失望至极:进来时看着
硬硬的鸡巴正在逐渐变的半软半硬,强行放到阴道里去倒也是可以,只是屁股还
没蹲两下就滑了出来,越滑出来变的越小,逐渐又回到了鼻涕虫时代!

  叶兰芳在房里兴奋的走过来走过去,脸上露出成功的喜悦,都不去计较大胆
的女婿竟敢摸老虎屁股,甚至连老虎的阴道都敢用手捅!「成了!成了!总算是
成了!总算是没白吃两回苦(嘴吞精)!」然后就在考虑是连夜打车送回去呢?
还是让女儿今晚享受一下为人妻的快乐,明天再一起回去。正在安排收尾工作时,
对面的门开了,叶兰芳马上冲出房,上去就紧紧握着女儿的手微笑着说:「几分
钟啊?嗯,时间是短了点,慢慢来,你要多鼓励小胡,千万不要埋怨,俗话说患
难夫妻、患难夫妻,就是这个理,要一起渡过难关,勇敢的……」!卫珍实在听
不下去了,只好不礼貌的打断母亲的话:「没做成,刚进去看是基本正常了,可
我一……上去时就变成半软半硬了,还没动两下就全软回去了,唉,算了,妈,
也许我就是这命吧!我知道这事让您操了很多心,您看您都瘦多了,不行,我不
能再让您为我操劳了,明天我就把他接回去!」说完不等母亲说话就快步流星出
去了。

  叶兰芳锁好大门后,阴着脸进了房,胡国庆睁着小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幅死
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刚才那是什么行径?流氓!畜生!」叶兰芳手指着胡
国庆怒不可遏的骂道。「妈,这事能怪我吗?您一进门就冲我一直笑,然后走到
我面前突然解开衣服让我看您身体,我以为您想我这么做呢!」胡国庆不服气的
辩解道。叶兰芳仔细回忆了一下事情经过,确实如他所说,看来这个倒也不能全
怪他,「你生殖器那时不是基本都正常了吗?怎么突然又软了」说这话时口气已
经软了好多,像是一个医生在问病人。胡国庆手枕着头无所谓的说道:「那我哪
知道,我都和您解释过很多遍了,它要硬要软不是我能控制的,我要能控制我让
它天天伺候你女儿,让她吃个饱吃个够!」叶兰芳一听又火了:「你这是什么流
氓话呢?没素质没教养的东西!我女儿是有涵养有素质的老师,她作为一个正常
的女人有这方面的需要很正常,怎么到你嘴里就那么难听?」说完叶兰芳气呼呼
的走了,门砰的一声响,吓的胡国庆一哆嗦。

  叶兰芳又睡不着了,一只手撑在桌子上看着远处黑漆漆的星空,天上仿佛出
现在了两个字,左边是一个大大的软字,右边是一个很小的硬字!她已经变得有
点魔障了,硬和软是辩证的,是对立的,她这段时间脑子里总是不停的被这两个
字占据。明天胡国庆就要回去了,他倒是一幅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可自己的
付出呢?两个套了千万次生殖器和睾丸的手白辛苦了?那么多日日夜夜的付出就
付诸东流了?腥腥的精液就白吞了?难道她叶兰芳的人生会出现失败二字?不行,
就为了这口气她也不甘心!学医时爸爸妈妈都不支持她,结果她还是学了,而且
学成了;竞争系主任时大家都不看好她,可她还是当上了……这时,隔壁的人家
录音机里飘来齐秦的声音:这一次我绝不放手!

  胡国庆傻了,岳母半夜十二点进来了,而且还一丝不挂,脸上没有表情,看
不出高兴还是愤怒,喜悦或是悲伤,胡国庆感到山一样的压力,岳母叉着腰光光
的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的金丝眼镜在灯泡的照射下闪着银光,他不知这一次岳母
又使了36计中的哪一计,心里对自己说:小胡,稳一点,再稳一点,等她先表态!
猴急吃不了热岳母!

  叶兰芳不知道胡国庆脸上不断变化的复杂表情,因为从站在那里后,她的眼
睛就在盯着女婿的生殖器,等待着它的变化。胡国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很满意,
这一次终于没贱贱的一看就硬,他心里一直在默念: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叶
兰芳见鸡巴开始膨胀了两下后,又迅速的归于平静,嘴里蹦出了几个字:想摸就
摸吧!

  经文见鬼去吧,胡国庆哈喇子都快下来了,一把将边上的岳母屁股搂住贴向
了自己,嘴巴想去吃奶却差几公分够不着,叶兰芳竟主动的弯腰下来,胡国庆也
不说谢谢了,直接就叨住了一只,岳母的奶真香啊!这不是形容词,这可是事实!
医生嘛,能不讲卫生吗?又是城里人,二十多年坚持洗完澡后涂些保养皮肤的东
西在皮肤上,现在还在坚持呢。奶子没多少肉,胡国庆嘴巴一吞,半边乳房就失
踪了,吞裹吸舔咬,能用的全用上,不能客气,过了这个村可能就没这个店了!
岳母的想法无法琢磨,使的计谋个个刁钻古怪,今天瞒天过海,明天声东击西,
后天偷梁换柱,自己文化低看的书少,比不了也斗不过。干脆快活一分钟算一分
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叶兰芳没想到女婿竟然把自己已经白了的、屈指可数的几根阴毛含到嘴里,
还伸出舌头舔自己的阴唇(胡国庆更想舔阴道里面,可惜够不着)!自己治病那
是没有办法,他怎么能主动去舔女人尿尿的地方呢?多脏啊!叶兰芳其实压根不
想让女婿的臭口水污染自己干干净净的身体,刚才不怎么硬,没办法,拼命忍着
扇他耳光的冲动让他吸了几十下阴唇后,发现那玩意好像很硬了,便用力一把将
无耻的头推到了一边。「您怎么老这样?说翻脸就翻脸!」胡国庆头撞到床档了,
生疼生疼的。叶兰芳仿佛没听见,走到鸡巴边上,像科学家看着自己的研究成果
一样,先仔细看了几秒,然后用手握住,竟然难得的火热,硬度也达到了一个新
高度。她仿佛忘了自己是小胡的岳母、忘了自己是小珍的妈妈晓东的外婆,她所
有的精力都在跟面前这个一会硬一会软,一会又硬一会又软,不断的循环着的玩
意斗争着,频繁的变换仿佛是在捉弄她一样!

  叶兰芳竟爬上了床,像神经病一样光着身体蹲在胡国庆腰旁边,戴着眼镜的
脸非常认真的研究着大肉虫,手边轻轻的套弄边自言自语:「都这么硬了!一坐
上去就软了?不可能啊!没道理啊!从医学上说不通啊!」

  胡国庆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眼睛瞪的像两个铜铃,嘴巴张的大大的,口水
顺着嘴角不断的流到床上。因为岳母竟蹲到了他腰下面一点,然后自己用手扒开
阴唇,对着龟头慢慢的往下坐。鸡巴进入了一个窄窄温热的通道,里面没多少水
但还算潮湿,胡国庆爽的叫了一声,久违很多年的感觉又来了!岳母迷人的阴道
走了,离开鸡巴了,到龟头时又回来了,很慢,但是在不断重复着……

  阴道一开始还有点干,叶兰芳咬着牙把女婿的鸡巴吞到只剩下毛在外面,停
留一秒后缓缓的退了出来,退到龟头卡在阴唇中间时还不害羞的看着二人的交合
处,嘴里冒出一句:「没软啊!」然后又坐下去,再起来,「没软啊!」就这样
退一次就要说一句「没软啊!」……后来她渐渐的她迷糊了,连治疗这件天大的
事都忘了。速度慢慢的快了,女婿的鸡巴好像是为自己阴道量身订制的一般,够
硬但是既不会顶的疼也不会胀的疼,于是便隔两分钟提一次速,很多年没有痒过
的阴道竟然有了一点甜头,两只手撑在女婿没有感觉的大腿上,昂着头嗯嗯嗯的
上上下下,连胡国庆激动时叫她妈都没听见。太久没作爱了,两个人都是,叶兰
芳累的不得了,但还是舍不得降低速度,真的很舒服,拼了老命又砸了几十个起
落。

  「岳母怎么能这么快,慢一点,受不了啊!」胡国庆心里想控制,但摩擦的
太频繁,鸡巴头一阵奇痒,叶兰芳先到了,阴道夹了两下胡国庆的龟头,下面的
人也正在关头,抵挡不住这一夹,鸡巴跳动着发射出去了,叶兰芳舒服了,力气
也用完了,浑身是汗的趴倒在女婿身上。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2018-9-22 06:1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