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强奸系列  »  【将错就错】(4)【作者:NOTGAY(32398782)】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NOTGAY(32398782)
字数:9767


            第四章

***********************************
失踪人口回归,本作由上中下三部曲,改为按章节发布,今后不定期更新。
***********************************

  任雄刚走没多久,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汽修厂门口,杨姐从车上下来。说
起来也是奇怪,杨姐虽然从事这行,但是杨姐并不会开车,每次出去要么打车,
要么就是别人开车送她。杨姐前脚刚进办公室,我后脚就跟着进去了。我跟杨姐
说了任雄交代的事。杨姐的眼神显得有些怪异,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我正打算
回咨询室,杨姐却突然叫住了我:「小嘉,你今天不用上班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刚想辩解说我并不累,杨姐就继续说道:「你别推了,先回去休息吧。」

  我感到杨姐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便没有辩解,回了宿舍。

  我回到宿舍洗了个澡便上床睡了,一觉起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日夜颠倒
的感觉让我感到颇为不适,即使睡醒了也仍然觉得有些疲惫。就在我正打算出门
吃东西的时候,突然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点亮屏幕一看是杨姐,我接通
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杨姐的声音:「小嘉,你现在收拾下,待会儿跟我去丽晶。」

  我有些意外:「去丽晶?去丽晶干嘛啊?」杨姐不耐烦的答到:「你忘了今
天任雄跟你说的那个聚会了?我在大门口等你」我虽然有些没有准备,但是还收
拾了一下自己,然后出门打算去找杨姐。

  我刚刚下楼,却看到一辆白色的宝马停在了宿舍楼下,我瞟了一眼车牌,是
陆高男的车。我正奇怪怎么陆高男的车怎么停到这儿了,就看到老六从驾驶座上
下来,朝我挤眉弄眼的怪笑了一下,然后把车钥匙递给我:「得,我看杨婕是真
的看上你这个小白脸了,隔三差五让你开车接送,她可从来没有叫过我。」,我
不想跟老六扯皮,挥了挥手让老六少扯淡,就直接上车开到了大门口。杨姐站在
门口,发髻高高盘起,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练,但是她的脸色却显得有些阴沉,
还是那身灰色的职业装,只不过裤子换成了一条灰色的铅笔裙,她似乎并不喜欢
高跟鞋,穿着一双低跟的黑色鱼嘴鞋

  平时我跟杨姐出门,都是有说有笑的,但是今天的杨姐一反常态,上车之后
就没有说话,一上车就带上耳机闭上眼睛开始听音乐。这样的反常,使我也只能
保持沉默,专心开着车。但是很不巧,五六点钟正是下班高峰期,我们很快就被
堵在了一个十字路口。看着前面拥堵的车流,我百无聊赖的环顾着四周。杨姐闭
着眼睛不说话,而我们又被卡在拥堵的车流里无法动弹,整个车厢里显得非常安
静。我很讨厌这种死气沉沉的氛围,这让我想起以前父母吵架后的冷战,整个家
就像一个真空罐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当年母亲不顾家里的反对,坚持要
与父亲结婚。为此一度曾与家里闹得很僵,差点反目成仇。直到我出生之后,情
况才得以好转。然而令我感到唏嘘的是,再轰轰烈烈的爱情,如今也已是沧海桑
田,母亲和父亲最终还是分道扬镳,曾经的海誓山盟,也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一路拥堵了快一个多小时,车终于开到了丽晶。我本以为这种聚会应该会有
不少人前来参与,但是到场了才发现。只是一个包厢里坐了一桌大概十来个人。

  任雄招呼我和杨姐坐下之后,就开始继续和他人谈话。我正奇怪这些人都是
什么人,就听到杨姐悄悄的对我说到:「待会儿少说多听,这几个都是湖北这边
的老总。」我点点头,示意杨姐放心。菜上齐之后,就开始上酒了。饭桌上开始
热闹了起来,不难看出来这些家伙肯定不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聚会了,彼此之间
显得相当熟络,众口交加说个不停,酒杯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我作为这个行业的一个新人,自然插不上话,正好我也不想说话,默默地吃
着东西。但我却无意中发现了,酒席上的这些人似乎都很恭敬任雄,无论怎么插
科打诨也不会拿任雄来开涮。而任雄虽然也参与到聊天之中,却似乎有意无意的
在观察着杨姐,杨姐则一直刻意的避开他的目光。这种场合,自然免不了要被敬
酒,即使是女性也不例外。几轮下来,杨姐已是面色潮红,虽仍能正常交流,但
已显醉态。我意识到不能让她再喝了,于是开始替她挡酒。得益于大学时期,几
个狐朋狗友的影响,我的酒量虽然不能算是千杯不醉,但也至少比杨姐一个女人
要强得多。桌上这几个老油条肯定也看出了杨姐已经有些醉了,好在他们也没有
再为难杨姐,开始与我碰杯。奈何即便我自诩酒量尚可,也招架不住饭桌上这几
个老酒鬼的轮番轰炸。几轮下来,我也感觉到了身体发热,喉咙发干,动作有些
迟缓。

  我悄悄给杨姐发了条微信:「姐,差不多该走了。」,杨姐低头看了一眼手
机,快速的给我回了三个字:「五分钟」,看来杨姐也正有要离开的意思。我不
知道杨姐会用什么借口离席,但我也没有再问。饭桌上的这几个家伙似乎没有要
停下来的意思,任雄也已经有些面红耳赤。我借口去厕所,实则是躲酒。回来的
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杨姐已经站在了包厢门口等我,但杨姐的脸色很不好,侧靠
在走道的墙上,显得有些瘫软。我走过去轻轻的扶住了杨姐,而杨姐则索性直接
靠在了我肩膀上。我们正打算离开。此时任雄却突然从包厢里走了出来,没好气
的说道:「他们几个也是的,给杨经理都喝成这个样子,我送送你们」。

  我没想到任雄会跟着出来,连忙回应到:「任总真是太客气了,不用麻烦任
总了,我送杨经理回去就行了」,我总感觉任雄和杨姐之间并不只是同行关系,
但杨姐不说,我也没理由过问,熟络归熟络,但毕竟这也杨姐的私生活。而这时
杨姐却突然开口说道:「小嘉,我的包落在车里了,你先下去帮我拿下包吧,我
们俩都喝了酒,今晚是不能开车回去了,正好我有些事情跟任总谈,你先下打车
等我,我待会儿再下去。」

  我很奇怪,我明明记得杨姐今天出来并没有背包,但我还是点了点头,上了
走道尽头的观光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杨姐倚在过道
上,秀眉微蹙似乎在拒绝着什么,而任雄则是咄咄逼人的在问些什么,奈何电梯
的隔音效果太好,我听不到他们的对话。电梯很快就下到了地下一层,然而我却
没有在车上找到什么包。我给杨姐打了个电话,却无人应答。我隐隐约约感觉到
事情有些不对,等了几分钟后,还是耐不住性子再上楼去找杨姐。我快步走到电
梯口,电梯却已经上了高层。包厢在五楼,我不想再等,直接推开了消防楼梯的
门。这个消防楼梯应该是很少人来,楼梯扶手上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尘。

  三步并作两步,我快速的走到了三楼,却听到了楼上传来了任雄的声音:
「小婕,跟我在一起不好吗?为什么突然就要分开呢?」,「任雄,你冷静点,
我们的开始就是个错误,一错再错,也已经快三年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你
也是有家室的人,我们再这样下去,对你我都不好。」「小婕,我的心意你还不
明白吗?我跟我那个老婆是怎么回事你应该也清楚。你要是真的在乎这个名分,
我可以跟她离婚。」

  我本想直接上楼去,但我转念一想这也是弄清楚杨姐和任雄之间的关系的一
个机会,于是我便悄悄的走到楼梯的拐角。杨姐和任雄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我,或
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仍未消退,杨姐背靠在墙上,面色潮红,眉头紧锁。而任雄
则就在杨姐面前不到一米的距离,并且仍在还在慢慢靠近,杨姐对任雄的靠近显
得比较抗拒。她抬起一只手示意任雄停下,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到:
「任雄,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婚姻不是过家家。况且你也应该清楚,没了你老婆,
对你们家的影响会有多大?就算你不在乎这些,你有替我想过吗?虽然小力现在
还小不懂事,但是他迟早会明白这些事情的,如果我们一直这样下去,今后他长
大了,他又会怎么看我这个姐姐?任雄,这几年来你帮了我们家很多,我很感激。

  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都没要过你的钱吗?因为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
成一种利益关系。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好,那不如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对于杨姐的这番话,任雄只是低着头,不断地在抓挠着自己的头发,脸色显
得纠结而懊恼,但并没有没有做出什么回应。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几分钟后,杨姐
看了一眼手表:「任总,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随即便推开了消防通道的
门,而这时,任雄却突然抓住了杨姐的手腕,一把把杨姐狠狠地拽到怀里,不由
分说的就吻了上去。对于任雄这突如其来的强吻,杨姐一下子不知道作何反应。

  我正犹豫要不要上楼去,就听到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啪」声。杨姐已
经挣脱了任雄的环抱,而任雄则目光诧异的看着杨姐,右边脸颊上多了一个鲜红
的掌印。而很快,任雄就从杨姐这一记耳光中回过神来,他的目光由诧异变成愤
怒,面容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他的双手直接抓住杨姐的肩膀,将杨姐重重地按
到了墙上,然后一把撕开了杨姐身上的灰色丝质衬衫,疯狂亲吻着杨姐的裸露的
肌肤。

  杨姐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厉声训斥着任雄:「任雄,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事态的发展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我赶紧冲上楼去,一记重拳击打在任雄
的腋下然后双手用力把他推开。人的腋下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腋下遭受重
击会产生很强烈的痛感,同时会使手臂暂时失去活动能力。我曾经在局子里看到
他们反扒队的录像,抓捕时一个便衣,一拳打在那个扒手的腋下,那个扒手直接
摔在地上了,当时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果不其然,剧烈的疼痛使得任雄一下子
失去了平衡,捂着腋下向后退了几步之后就一个趔趄坐倒在了地上。我看他已经
暂时失去了还击的能力,就转过身去查看杨姐的情况。杨姐瘫坐在地上,原本盘
着的头发散落在额前,不断地喘着粗气,看来之前喝的那些高度酒,对她的影响
还是很大,而身上那件灰色的丝质衬衫已经被撕开了好几个扣子,白色的半罩杯
胸罩包裹出的一道深邃的沟壑。但我没有多想,直接把我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杨
姐身上,轻轻的扶起杨姐:「杨姐,你没事吧。」杨姐冲我点了点头说道:「没
事,就是浑身没劲儿。你不要再打他了,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帮杨姐把外套反着穿上。扶起杨姐准备离开,而此时背后却传
来了任雄的几声冷笑:「我说怎么突然要跟我分手,原来是又找了个小姘头啊,
跟完陆高男那个老东西,又来跟我混几年,现在又找个年轻的接盘。杨婕,你真
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任雄扶着楼梯扶手站了起来,冲着我和杨姐说道。对于任雄的这番恶毒的讥
讽,杨姐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没有对任雄的话做出任何回应。而任雄则继续大声说道:「你确实没要过我的钱,
但是你奶奶生病我帮你联系市里最好的医院,我帮你弟弟弄到市里最好的小学。

  还有你们汽修厂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我你能搞定?保险公司还有那几
家4S店的单子会轮得到你们那个破厂?不是我,你现在还摆脱不了陆高男!」,
对于任雄的这番话,杨姐仍然没有回应,只是诧然的看着任雄,眼里的光芒逐渐
暗淡,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片刻后又作罢,松开了我,推开了消防楼梯
的门,独自离开。我正要跟上她,就听到任雄怒气冲冲的指着我骂道:「还有你,
今晚的事,没那么容易就完了。」

  我停下脚步,漫不经心的安谧兜里掏出手机,冲着任雄晃了晃:「任总,你
刚才做的事情,我都拍下来了,不知道我要是把他交给公安机关,会怎么样呢?」,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拍任何东西,这只是我灵机一动来吓唬任雄的,任雄显然没有
料到我会这么唬他,原本温文尔雅的面孔,此刻却显得异常的凶狠,怒目圆睁的
盯着我叫骂到:「臭小子,你他妈给我等着,我们走着瞧。」然后推开门,愤然
离开。

  我下到酒店一楼的大厅,杨姐正在大厅坐着等我。我没有再多问杨姐什么,
只是扶着她到上了门口的出租车。回去的路上,杨姐一言不发,披着我的外套靠
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但杨姐沉重的呼吸声,让我明白酒精仍在困扰着她。其实我
本也有些醉意,但经过刚刚的那一番折腾,已经消退了大半。当然,经过刚刚的
那场争吵,我也搞清楚了杨姐、任雄、陆高男之间的关系。我本以为之前老六对
我说的那些话,是出于他对杨姐的反感而捏造的谣言。然而现在看来,老六说的
并不是假的。其实这些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在知道这一切之后,却感
觉到莫名的难受。我想安慰她几句,却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去安慰她,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说到底,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是上司和下属。

  十几分钟后,车就到了汽修厂门口,我轻声叫起了杨姐,扶着她下了车。然
而还没走几步,杨姐就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开始呕吐,吐完之后我感觉杨姐走路更
加吃力了。而汽修厂门口离宿舍还有个两三百米。于是乎我索性停了下来,拍拍
我的后背对杨姐说道:「杨姐,别走了,你这么难受,我背你回去吧。」

  我知道杨姐肯定会想推辞,所以我直接半蹲着在她面前。杨姐也没有再推辞,
只是轻轻说了一句:「那辛苦你了」,杨姐虽然看上去身材比较丰腴,但是却没
有我预想的那么重。我背着杨姐,慢慢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现在已是初秋,又
是快要临近半夜十二点,厂区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夜晚的风有些微凉,
皎洁的月光透过头顶的树叶,支离破碎的照射在这条林荫道上,就像一块块发光
的碎玻璃,这条短短几十米的水泥路,此刻显得寂静而安谧。

  「小嘉,我今晚真是太失态了。」杨姐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话语里透着一
股失落,我故意避开刚刚在楼梯间发生的事不谈,笑了笑回答:「杨姐你不经常
喝酒,今天又喝了这么多那种高度白酒,受得了才怪咧。」杨姐叹了一口气对我
说道:「唉,其实平常去的那些应酬,我也只是偶尔喝喝白酒,他们见我一个女
人家,也很少会要我喝多,像今天这样喝这么多,我也是第一次。」我笑着对杨
姐说:「你知道我第一次喝醉是什么时候吗?我刚刚上大学那时候,有个内蒙的
同学带了一矿泉水瓶的闷倒驴,我当时刚刚打完球回来,看到桌面上有瓶水,想
都没想就大口喝了下去。一喝下去,才发现我的整个喉咙像火烧一样,我赶紧倒
了一杯水喝,但是根本不管用。等我在回过神来已经是在医院里了,后来我才知
道闷倒驴这种酒,几乎都是六七十度。因为这事儿,我还被我妈骂的狗血淋头。」

  杨姐略带笑意的答道:「看你下次还敢乱喝东西不了。」我感觉杨姐的情绪
有所缓和,不再像下午那样的反常了,就开始跟杨姐开开玩笑,聊聊我大学时的
趣事。虽然微凉的晚风吹得我倍感舒适,但杨姐的情况好像变得更糟了,她的呼
吸声显得急促而沉重,也逐渐不再回应我的话了。我知道喝醉酒了又被冷风吹,
只会感到更加难受。于是我便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杨姐的宿舍门口。「杨
姐,你现在怎么样?」我放下杨姐,轻轻的扶住她。杨姐皱着眉,显得非常难受,
从兜里掏出钥匙,一边递给我一边对我说道:「头晕得厉害,有点想吐。」,我
本打算如果杨姐没太大问题,就不跟她进屋了,但现在看来似乎不行了。

  进屋之后,杨姐就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我问她家里有没有解酒药,杨姐没
有说话,只是很无力的摇了摇头。我突然想到我宿舍里,还有几包从家里带来的
解酒药,就赶紧回到我的宿舍,拿了过来,接过一杯温水,让杨姐吃了下去。这
几包解酒药原本是母亲怕我应酬喝醉,而让我带上的,没想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杨姐吃了药之后,平躺在沙发上,面色看起来好转了不少。我刚刚坐下来,
就看看到杨姐给我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抽纸:「你先擦擦汗吧,背我走这么远,
又这么来回折腾,你看你额头上全是汗。」

  我冲杨姐咧嘴笑了笑,一边擦着汗一边问杨姐:「吃了药感觉好些了吗?还
头晕吗?」,杨姐不禁笑骂道:「又不是仙丹,哪有这么快见效的。」我想了想,
刚刚问得确实有点蠢,不由得自己也笑了。

  我注意到杨姐还反穿着我的西装外套,就到她房间里给她拿了一床毯子让她
盖上。杨姐盖上毯子,抬起头眼带笑意的看着我说道:「刘慧姐,有你这么好的
儿子,真是她的福分。」我笑着答道:「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在家里她没少
数落我。」

  杨姐直起身来,一边把一个抱枕垫在她腰后,一边看着我说:「那是你不知
道她多关心你,你还记得上个周末吗,你跟老六他们几个下班就去喝酒了,刘慧
姐自己开车过来看你,结果在楼下等了你好久。那天又下雨,我下班看到她忘记
拿你屋钥匙,只能在车上等你,就干脆让她我这边来坐坐。我问她为什么不打电
话给你,她说因为你不喜欢她整天跑过来看你,怕你不高兴,所以她就没给你打
电话。」

  听到杨姐这么说,我感到有些愧疚,母亲不通知我,自己偷偷跑过来看我,
只是因为怕我不高兴。而那天我又跟老六他们几个去喝酒到很晚才宿舍。让她白
白等了这么久,而我回家后母亲则从未跟我提起这件事。杨姐见我沉默不语,接
着说道:「你有空就应该多回去陪陪她,她又离了婚,你又非要搬出来住。她自
己一个人,难免会觉得孤单。所以才会总来看你。」

  我冲杨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多回去看她的。」刚刚说完话,
杨姐又干呕了几下。我把杯子递给她,她喝了几口水。我看着她这么难受,忍不
住说道:「杨姐,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看你现在这样,多难受啊。」杨姐摘
下她的金丝眼镜,放到茶几上,撩了撩她耳边的头发。眼帘低垂,愁容满面地对
我说道:「酒喝多了,不过是会醉。但是人看错了,就不一样了。」杨姐脸色的
表情显得黯淡而无奈,眼角隐约有一丝光,感觉整个人也变得消沉而低落。

  我知道杨姐说的是任雄,但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杨姐也靠在沙发扶手
上,望着窗外的夜幕,一言不发。我跟杨姐的谈话,一下子陷入了僵局,客厅里
的气氛也变得沉闷了起来。尽管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在不断地提醒我自己,不要
去揭开她的伤疤,不要去问杨姐关于任雄和陆高男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没能忍住,
开口问了出来,尽管话一说完我就感到了后悔:「杨姐,你跟陆高男还有任雄到
底是……」,杨姐转过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神里透露出无尽的哀愁与无奈,
没有回答我。接着又转过头去,盯着自己的手里的杯子。我愈发感觉自己问这个
问题相当愚蠢,连忙接着解释道:「杨姐,我不该问你这个的,是我太多嘴了。」

  杨姐仍然没有说话,我也在为刚刚说的话而懊恼,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达到
了冰点。

  「小嘉」 ,「杨姐」,片刻的沉默后,我和杨姐都不约而同的叫住了对方。

  却又都没有再说话。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微妙的气氛了,我把解酒药放在茶几
上,低着头说道:「那杨姐你先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杨姐似乎想对我说些什
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回到我的宿舍,我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非常
的烦躁。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很明显,可我却不
愿意接受。明明这个女人跟我只是上下级关系,她的私生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却自己在这一个人难受纠结,我真是自作多情。越想越烦躁,我索性不再去想。

  走到卫生间,脱下衣服,打开了淋浴花洒。温暖的热水从头上浇下,缓缓的
流经我的身体,令我感到放松了许多。洗完澡之后,我也没有再感到像之前那般
的烦躁。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拿过桌面上的手机,点亮屏幕才发现,母亲之前
给我发了两条语音。我知道母亲是想问我额头的伤势,我本来也想发条语音回复。

  但不知为何,又想起那天晚上在丽晶地下停车场发生的事情,于是我只是简
短的发了几个字:「已经没事了,不必担心」。我把手机放到一边,吹干头发关
掉灯,就躺在了床上。不知何时,就沉沉的睡去。

  朦朦胧胧之中,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又回到了以前的家里,五六岁的模
样。躺在我房间里那张熟悉的小床上。床头哆啦A 梦的闹钟在滴答滴答作响,那
张小桌子上散落着几本没看完的漫画,父亲给我买的小猪存钱罐旁边,放着一张
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木地板上我未装配完成的四驱车零件散落一地,两只拖鞋
也是歪七扭八。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真实。

  接着我看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黑色的长发自由的披散着,穿着一件黄
色的针织衫和一条白色的卡其裤,手上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女人温柔的
轻轻呼唤着我的名字,然后把我扶起来,靠在她的怀里。「嘉嘉乖,来把药喝了,
感冒就会好了」女人一边用汤匙喂我喝药,一边轻声的对我说道。我不由自主的
抱住她腰,开始小口小口的开始喝药。嘴里传来一股微苦的味道,是板蓝根冲剂。

  喝完药之后,女人把我抱在怀里,开始讲故事,我也环抱着她的腰,轻轻的
把头枕在她的胸口上,安静的倾听。女人的身上传来淡淡的香味,我躺在她的怀
里,感觉的无比的温暖与放松。我不禁抬起头看了看她的脸,她既有点像母亲,
又有些神似杨姐,我始终无法看清楚她的模样。我想开口问她到底是谁,但是一
张嘴,却发现自己口渴得厉害,说不出话来,身体也越来越沉重燥热……

  突然我感到有人在叫我,紧接着一只温暖的手摸上了我的额头,我吃力的睁
开眼睛,发现原来是母亲,不知何时坐在了床边。我不禁开口问道:「妈,你怎
么来了?」,母亲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来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小杨给我
打电话,说半天没看到你去上班,打你电话你也没反应,让我过来看看。」我拿
过抬头一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我坐起身来,让母亲给我到了一
杯水。我把杯里水一饮而尽,但仍然觉得身体发热,四肢无力。

  母亲凑过身来,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一脸嫌
弃的把体温针递给我嘟囔到:「叫你晚上出去多穿衣服,你不听,现在发烧了又
要叫你妈过来照顾你,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
过体温针把它夹在腋下。

  母亲看到我的样子,忍不住又开口说道:「还好意思笑,赶紧把体温测了,
洗漱一下起来吃点东西,我在家里给你弄了点早餐。待会儿吃完东西,再吃点药。
待会儿跟小杨请个假。」

  我厚着脸皮,凑过身去把抱住母亲的腰:「还是我妈对我最好」,母亲一边
把我推开一边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非要把你妈也弄感冒了,你才舒服啊。

  别把我衣服给弄皱了「。我这才发现,母亲今天穿了一整套的黑色西装套裙,
甚至连腿上都穿上了一条黑色尼龙丝袜。

  我不由得问道:「妈,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啊?」,母亲一边拉开窗帘,一
边说道:「等下中午要去参加一个葬礼,所以今天穿得正式点」,我接着问道:
「谁不在了?」,母亲一边收拾着我昨天仍在椅子上的衣服,一边说道:「局里
那个光头佬你记得吗,他儿子出意外,前几天去世了。」 母亲说那个光头佬是
警局里一个很和蔼的大叔,他的儿子我也见过,年纪跟我差不多,好像在上海工
作。母亲接着说道:「唉,光头佬他老婆,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晕过去了,她
儿子在上海打拼这几年,也没什么时间回家。一年到头见不上几面,没想到现在
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低着头没有接话,看着母亲走来走去的在替我收拾着
屋子,我突然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愧疚感。我当初执意要搬出来,会不会伤了母亲
的心。母亲一个人在家,会不会觉得很孤独。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妈……要不,我还是搬回家住吧」,听到我的话,母亲愣了一下,然后戏谑的
说道:「当初我让你在家住,你不答应,现在又说想回去住了?怎么?怕你妈一
个人在家孤独啊,还是你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啊?」,母亲又在拿我小时侯的事
情开涮,我瘪了瘪嘴没有再接话。母亲笑着说道:「好了,不说了,不然某个人
又要说总提他小时候的事情了。」接着就拿着我的脏衣服,走出了房间。

  我收拾了一下被褥,然后穿好衣服。走到卫生间准备洗漱,却听到阳台那般
传出了几声奇怪的声响。我走过去一看,发现是母亲正在俯下身子在洗衣机里拉
扯着什么。我问母亲在干什么,母亲说我的衣服不知道勾到了洗衣机哪个地方,
她正在找着。我本打算转身洗漱,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停留在了母亲的臀部。由于
母亲俯着身子,所以母亲的臀部正高高撅起。黑色裙摆下的美臀显得丰满而厚实,
得益于母亲运动的习惯,所以母亲的下肢也并没有像那些大妈一样松垮臃肿,黑
色尼龙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反倒显得更加丰腴诱人。及膝的裙摆随着母亲的动作而
摆动,裙下的风光若隐若现。我明显感到了,身体某个部位在急速的膨胀。但与
此同时,我的理智也在不断的提醒着我,这个女人是我的母亲,我不该也不能对
她有那种想法。我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不敢再继续看下去,转身离开。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2018-9-20 08:47 编辑 ]好文章 期待后续更新之前几章没看,不过看着篇好像不错,希望作者不要写绿母文,还有就是怎么看之前的啊文笔不错,应该不是绿母文,感觉不会是和心伤大大一样的美母后宫吧……期待后续啊,另外前几章发在哪里啊?文笔不错,应该不是绿母文,感觉不会是和心伤大大一样的美母后宫吧……期待后续啊,另外前几章发在哪里啊?这个好不容易等到更新,不过我记得上一篇好像是3A是不是漏掉一篇啊??希望楼主补齐啊,这个是一篇很不错的乱文,楼主妈妈是女警,而且母子小暧昧。。。贵在自然。千万别太监啊。难得的一篇好文章,将错就错这名字起的好,期待完整版。千万别太监咯隔了太久了,都不太记得以前写的事情了,刚刚找以前的回来重温一下,感觉男主角做啥事都是顾虑太多,当断不断的感觉写的挺好,希望不要太监的一直关注这个帖子,终于更新了,有故事情节,值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