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淫妻交换  »  大嫂与表妹
澄静的蓝天,有几朵白云飘过,对一向在大都市过惯的大友茂而言,这里简直是人间仙境一样。

  到处都是黄金色的曲圃,戴着斗□的女人们正默默地拔着白穗。所谓白穗指的是遭螟□害的稻子。

  如果不除去,会传染给健康的稻穗的,所以他们一株一株的检查,丝毫不肯放松。

  农业会方面,为了增加粮食的增产,所以要大家拔白穗,以达生产目标。

  女人们为了不使稻尖伤到肌肤,因而她们用白手帕盖上脸上,所以看不出哪一些人是结婚的女人,哪一些是未出嫁的姑娘。

  他一直看着他们不肯休息,努力工作的样子,心中非常感动。

  「还是乡下的女玩比较好。」经常看到都会中那些上班女郎疲惫的眼神,再看到这些农妇之後,反而觉得特具新鲜感,他站在街的尽头,一直看着农妇正忙的情景。

  阿茂是二个月前才回到伊吹山麓的A村。之前,他一直在大阪的一家铁工厂上班。因为生活不节制,所以把身体弄坏了。

  因此不得不辞退工作,回到老家疗养。病体因乾净的空气,加上三餐热食,很快就可以恢复的,但是一直找不到新工作,所以尽管妈妈与哥哥一直责骂他,他还是每天无所事事做个米□。

  即使是在农忙时期,或者是收割期,像他们家这种小农户,根本不会人手不足,更何况他哥哥阿勇已讨了一房媳妇。

  再加上家里尚有较小的弟弟和妹妹三人,他们也没给他好脸色看。

  除了母亲与大哥的责备之外,他自己本身也十分清楚,他因病而弄得身无分文,而且工作又无着落,所以不敢贸然地到大都市去。

  大嫂玉枝,并没有像其家人那样嫌弃他,对他还是很温和。

  她的表现不像是装出来的,因为她表现的表里如一。她的皮肤白□,并不像一般农家女,而且牙齿非常漂亮,尤其是笑着的时候更美。

  他一直很怀疑这麽标致的人儿,怎麽会嫁给他大哥呢?阿茂一直觉得不可思议。

  玉枝一直叫他阿茂,好像他们是有血缘的姊弟一样,而且不论什麽事都愿意帮助他。

  他一直不想离开乡下的最主要原因,除了阮囊羞赧之外,大嫂如此温柔的对待,更是他心底极不愿意走的最重要原因吧!

  山村的暮色来得较早,在拔完百穗的工作之後,女人们连伸个懒腰的时间也没有,就得赶紧去割草,准备□牛。

  割草本来是男人的工作,但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聚会,所以男人都不在家中。每个人都提着一升酒以及重箱出去,非得三更半夜,根本不会回来。

  当玉枝把草背回来时,天色早已全暗下来了。

  吃完晚饭後,要忙着叠床□被,然後收拾晚餐的碗筷之後,又要为明早的工作做准备,玉枝似乎全天候地在劳动着。阿茂因为大哥不在,所以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玉枝看着。

  当玉枝将一切全忙妥之後,已经是晚上九点,母亲和弟妹们已经全去就寝,此时玉枝才有时间去浴室洗澡。阿茂不敢进入浴室中窥视,只能把耳朵贴在地板上探听动静。

  耳边传来沙沙洗澡水的声音,不久听到玉枝的脚步声渐行渐近,然後消失在阿茂他们所睡的隔壁房间。

  阿茂的下腹早已勃起,怎麽办?对於整天游手好□的他,精力根本用不完,因此,他每晚虽然倾听只有薄薄木板之隔,他们夫妇房间的动静,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可以感觉到身体在振动的那种特殊感受,它经常煽起他的欲火。

  但是他除了自慰之外,别无他法,并为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感到伤神。

  今夜是绝好的机会,对自己的大嫂动手,简直就是禽兽的行为,但平常哥哥对他的轻视,使阿茂怀恨在心,极欲出一口气,於是他下了床,看看母亲已熟睡之後,他偷偷溜了出来。

  他虽是第一次进入他们夫妇的房间,但丝毫也没有任何罪恶感。

  而玉枝,根本不知道阿茂一直在偷偷地注视她,所以一进入被中,马上呈大字型地睡着了。

  「大嫂,大嫂…」潜入玉枝棉被中的阿茂,摇着玉枝的肩膀叫着她,但是,玉枝太累了,早已熟睡了。

  那酸酸的鼻意,再加上洗过澡的体臭味,深深地刺激着阿茂的鼻子。

  他伸手向她的下腹爬去,慢慢地手指潜入那裂缝之中,但是玉枝还是没有醒过来,阿茂在自己的手指上沾了很多唾液之後,再度侵袭玉枝的阴门。

  「呜…嗯…」玉枝扭动腰枝,依然在梦中,两手围住阿茂的脖子,微微地喘息着。

  当阿茂把阴门充分弄□之後,把自己早已挺立的内棒,赶紧刺了进去。

  他很快地把整根肉棒都埋入里面,那温□的内璧很快就将整根肉棒包了起来。

  玉枝依然闭着眼,但是扭动腰枝配合他的动作。

  「老公…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她一直认为插入自己阴门的人是阿勇,她在意识中也没弄清楚,下半身就早已□漉漉了。

  「啊!今晚怎麽回事…啊…如此猛烈…」阿茂笑着不语,更加速腰力。

  整天在田野工作,连分辨是不是自己的丈夫的能力都没有,可见女人的身体实在太迟钝了。

  玉枝,一定每晚都是在睡眠中,接受丈夫的作爱。阿茂愈发觉得玉枝是一位奇异的女人。

  於是他的情欲,更被高高的挑起。

  阿茂因为拼命使力,连窗户的玻璃都发出嘎嘎的声音来。

  第二章 偷窥亦是不义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位姑娘急急忙忙奔向她家。她的名字叫井上秋,十九岁。

  阿秋在数日前交了一位男朋友,而她想问阿勇以及玉枝,该怎麽办,所以她也不管什麽时间,就直奔他家而来。

  所谓的男朋友是一位比她大七岁,在林务所当班的叫砂田益男,在东京长大的青年。

  而小时候就失去父亲的阿秋,把比他大的砂田与自己心目中的父亲的影响重叠。

  所以当对方要求接吻时,她也都愿意,但是,阿秋最大的希望是砂田开口向她「求婚」。

  而阿秋因为是独生女,所以如果结婚的话,男方需被招赘,而砂田正好是他家的三男,所以比较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如果对方不愿意招赘的话,阿秋私底下想抛弃母亲跟随他,只是他的态度并不积极。

  「像阿秋如此纯情之人,我非常喜欢,只要看见□,整颗心都会安定下来。」当砂田遇见她时,用标准国语轻轻地对她说道,但是他没有提到「结婚」之事,所以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信赖他。

  为了这种情形,她夜夜辗转难眠,因此想来找阿勇夫妇商量。

  「晚安…」她打开玄关的门,可是没有人回答。阿秋迳自走了进来,那里正好长了有丛长的非常茂盛的孟宗竹,在风中沙沙的摇动着,她终於走了进来。

  「啊!今晚有聚会。」她终於发觉阿勇不在。

  脑海中全是砂田影子的阿秋此时,突然想到。所以她一转身准备回家时,她听到屋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从阿勇夫妇的房间传出来的。

  「一定是玉枝在作恶梦?」於是她走了过去,靠在窗边。因为是玻璃窗,她一靠近,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她在月光下,凝神一看,里面是二个重叠的影子在动,而玉枝口中不停发出呻吟声。

  当阿秋看清楚时,吓了一大跳,上面那个男的是理五分头,所以他不是阿勇…「阿茂与玉枝…啊…」阿秋的血如沸腾般兴奋,她虽曾看过牛、马的交配,但看到男女作爱,没想到会是如此刺激。

  阿秋站在那里无法离开,而眼睛则盯在那里,看着事情的进行。

  阿茂自从去过都市回来以後,整个人都变了…村人们对他那口无遮栏感到不耻,而阿秋也有同感。虽然他是表哥,但是她可以和阿勇无话不说,但在阿茂面前就是说不出半句话来,即使阿秋遇到阿茂时。

  「变漂亮了,还是处女吧!」或者说:「身体不错,那个部位也不错吧!」等等,而且眼光邪恶,说话的口气,尽是吃人豆腐。

  而且不止村里的男人觉得阿茂说话太过卑贱,因此阿秋总是避着他,阿秋直觉认为,一定是阿茂乘哥哥不在家,所以侵犯玉枝的。

  阿茂继续他的兽行,腰部更是猛力地抽送着,并用手掌按着乳房,有时还用口吸。

  阿秋的身体也像火在燃烧一样,对於二人的行为,她已经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了。於是她蹲在原地,伸手进入自己的股间,开始抚摸起来。

  虽然她曾有数次自慰的行为,但是今夜特别不一样,整个身体好像要溶化般的快感,一直袭来。在抚摸中阴核开始膨胀,阴门也流出淫汁来。阿秋半闭着眼睛,鼻子的呼吸相当急促,她独自在窗外陷入无限的快乐之中。

  第三章 发狂的大嫂

  对方既然认为自己是他丈夫,所以行为更加大胆。

  他开始玩弄女人最性感的地带,他横抱玉枝,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後分开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

  於是玉枝说道:「啊!干什麽?啊…你再这麽摸的话…」她的声音开始狂乱,阿茂则加强刺激,女人的阴门流出汁液来。

  此时,玉枝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阿勇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肉棒,直接刺入里面而已。

  「你到底是谁?」睡态与快感同时消失的玉枝想大声地叫出来,但是,阿茂马上塞住她的嘴巴。

  长长的一吻,几乎令人窒息,玉枝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终於发觉对方是她的小叔阿茂,但是,这时那男人的肉棒已深深插入自己的体内了。

  「呜呜…不行,不行,放开我。求求你…喂…阿茂…」她拼命想逃离,但是那年轻男人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

  根本无法抵抗,如果被丈夫知道的话,她只有以死谢罪。而且虽然是对方强JIAN她,但是谁都会认为是女人本身惹来的祸…玉枝的惊慌与恐怖,早已使她更加混乱。

  「大嫂,□只要不说,大哥根本不会知道,对不对?我自从回到这里以後,就非常喜欢□…所以请□别生气,好吗?」阿茂轻声地说道,并温柔地揉着玉枝的乳房。

  「不行,不行…这会受到处罚的。」玉枝害怕丈夫突然回来,发现此事,又怕睡在隔房的婆婆发觉。但是阿茂的爱抚下,思想的一隅突然觉得很舒畅(况且她的丈夫何勇,从未如此温柔地对待过她)。

  於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沸腾,心中再也容不下自己的丈夫与婆婆了。

  况且她从来也没有嫌弃过阿茂,不!说得更贴切一点,他对这位从都市中回来,满身垢病的小叔,有一种不同的情绪。

  可是玉枝一想到这是罪大恶极的,所以不敢在态度上表现出来。而现在则在自己身旁,温柔地抚摸自己。玉枝觉得一切彷佛在梦中一样。

  即使丈夫现在进来,一切也都太晚了,即使被殴打、被踢,甚至於被杀,她也不会离开的…因为玉枝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它们像毛发一样一丝丝地侵入她心灵。

  阿茂让玉枝横躺着,他则把脸趴在她的私处。

  「啊…不要…」玉枝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阿茂抓住她的手,然後直接亲吻阴部,他用舌头分开她的阴毛,探索她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

  玉枝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阴门上掏时,淫水不停地涌了出来。

  阿茂手持自已变硬的肉棒,把女人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

  「呜呜…」玉枝用白天穿的衣服的袖口捂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

  在混乱中,阿茂更是使劲地用力,而且夫妻在白天与晚上的感觉是不同的。

  白天,他哥哥夫妇,未曾将手握在一起过,但是晚上在棉被中,他门就像发狂的公狗与母狗一样。

  他不知道他哥哥是用什麽方法使他嫂子感到愉悦的,但是他了解,他那身材魁武的哥哥,是无法令玉枝获得充份的满足。

  另外,自己能如此顺利地弄到手,是因为玉枝是在睡眠状态中进行中的。这一切全是阿茂个人的想法,但飞马行空之际,他不忘用力使劲。

  玉枝不停地喘息着,那一付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阿茂知道,这个女人再也无法离开他了。换句话说,他已对阿勇达到报复的结果了。

  哥哥因为是长男,所以继承家里的一切,而弟弟连一根树也没分到,尤其是当他生病住院时,他连来看他或送钱来都未曾有过。

  想起这件事,阿茂便生气,於是将他积压多时的怨气,藉着肉棒的冲刺,想在他哥哥的太太的肉体上,获得解脱。

  「呜…呜…嗯…」玉枝拼命咬着袖子,沈浮在快乐的肉体快乐之中。

  啾啾啾啾…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肉体与肉体挤在一块的声音。

  当阿茂正努力地冲刺时,他发觉窗外似乎有人在偷看,便暂停不动,他看着外面,但只看到竹林摇摇晃晃未见到任何人影,但是他确定窗外有人,绝不是自己的错觉…「怎麽呢?阿茂。」玉枝对於中断的情形,发出恨恨的声音。

  「嗯!我觉得有人在偷看…」「难道是…」「会不会是大哥回来了…」「这种事…」玉枝把身体紧紧偎在骑在自己身上的阿茂的胸前,那燃烧的欲火,突然被丢到池中似的,突然冷却下来,而阿茂也一脸苍白。

  「到底是谁呢?」「突然之间,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那个人也许在玄关叫门,但没有人回答,所以直接进来…」「但他一直盯着我们看…」「怎麽办?真糟糕,阿茂,赶快离开这里。」玉枝从棉被中坐了起来,脑中一片纷乱,而阿茂反而镇定下来,再度抱着玉枝的身体。

  「大嫂,我们如此快乐,我还想要,即使被大哥杀了也想要…」他们的唇再度重逢。

  「啊…」玉枝虽然耽心丈夫现在开门闯了进来,但是又不愿意放弃阿茂,她心里怦怦跳着,依偎在他的肩膀上,自己去吸吮男人的舌头,这如走钢丝般危险的畸恋,令她感到特别快乐。

  「我们会再重逢的。」当双唇分开时说道,於是玉枝微笑地回答道。

  「晚安。」阿茂蹑手蹑脚地回到他的房间,但是还好不是阿勇,一定是阿茂弄错了,玉枝抚着自己的胸口躺了下来。

  第四章 肉棒贯穿下弦月

  杉木在蒙胧月光中有一股奇异的美。阿秋与砂田并肩散着步,而胸口彷佛晨钟般撞个不停。

  砂田静静地握着阿秋的手,阿秋彷佛在瞬间触电一样,男人的手比想像中的温和柔软,他的手掌传来她所爱男人的体温。

  「阿秋,很抱歉,把□带到这里来。」「嗯!」「因为我今晚觉得特别寂寞,所以无论如何好想见到□?」但阿秋无法说出,她也很想见他,好像只要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似的,所以一直压抑着。

  「阿秋…」砂田突然停了下来,阿秋也停了下来。

  「啊…」当阿秋要出声时,砂田早已用嘴塞住她的嘴了,那甘甜的唾液在口中扩散着,阿秋的身体也愈来愈炙热。

  「阿秋,我爱□。」砂田把阿秋的身体压在杉木上,并吻着她的唇,另一只手则去解开她衣服的钮扣。

  她所穿的衣服,并不像穿裙子般容易侵入,所以砂田只好慢慢解她的扣子。

  「啊…不行!」阿秋本能地拒绝着,但是砂田已经将扣子解开了,而且手指也伸入她的下腹。

  「不要!砂田…不可以!」「阿秋,我爱□。」男人的手指已经伸入她的阴部附近了,她虽然一直未允许他这麽做,但是一星期前,看到阿茂与玉枝那偷情的一幕之後,常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所以身体很快就欲火燃烧,虽然口中拒绝,但是下半身早已□润了。当砂田的手指在抚弄时,更是发出啾啾的声音来。

  「啊…啊…嗯…」被压在树干上的阿秋,不停地喘息着。

  「摸看看…」砂田说完将阿秋的手,拉到自己的股间。

  「啊!」在不知不觉间,长裤早已滑下去,那里是一支耸立的肉棒,她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没关系,动一下,会更大的。」砂田笑着把腰往她身上挤,阿秋开始笨拙地用手去摸它。而男人的肉棒,不知何故愈膨胀愈大,感觉有点可怕。

  「哇啊!真的变大了。」「很害羞哦…」「□不用害羞,大家都是这样的。」「……」「任何伟人,他们一定会做这种事的。」「但是…」阿秋整个脸都胀红了。砂田将她的衣服拉到脚下,并将她红色的裙摆拉起来,而将那巨大的肉棒刺入那秘肉中。

  阿秋也相当兴奋,不知不觉间,把大腿张得开开的,砂田让自己的腰部稍微弯一下,便於肉棒的狙击。

  「可是这个样子,有点可怕?」「如果沾到草衣服会全□掉,而且□的和服也会弄脏的,所以站着玩,是最好的。」说完,砂田用手抬起阿秋的一只脚。

  「砂田…请等一下…」「什麽事?」「……」阿秋很想问砂田,但是就是开不了口。

  「什麽事…说看看!」「这个…做这种事,对我们女性而言是不可以的,除非你和我结婚?」阿秋终於一口气说了出来。

  「结婚?」砂田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

  阿秋大大的眼睛内全是泪水,静静地盯着砂田看着。

  砂田口中不知喃喃说些什麽,但阿秋早已是按捺不住,紧紧地抱住砂田。

  「和我结婚吧!砂田,求求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求求你。」她哭泣地哀求道。

  「阿秋…」砂田有些迷惑,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有不停地安抚似地抚摸她的背。

  不久,阿秋拭去泪水,离开他的身体,而且强颜欢笑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提的…」说完後,头也低了下去。

  「不,是我不好。但是我希望□能够了解,我因为工作常会调动的关系,要不然我会马上和□结婚,这一点请□一定要相信我。」砂田温柔的话语传入阿秋的耳中,阿秋觉得自己太过任性了,砂田一定也为不能结婚而烦恼吧!所以就温柔地靠在他胸前。

  「我爱你,砂田!」然後她积极地挽住他的脖子,而砂田也立刻恢复刚才激昂的情绪之中,然後抬起她的一只脚,将他坚挺的肉棒,一口气地刺了进去。

  「啊…呜…」砂田的腰开始前後抽动着,阿秋也配合着他摇动着身体。

  虽是有生第一次的性交,而且是靠在杉木上,没想到她被破瓜是如此地顺遂。

  「感觉如何?」「呜…呜…」阿秋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像炙热的铁棒在体内转动着,只是一股痛楚与灼热感,但谈不上快感,但却觉得很幸福。

  因为和心爱的男人结合为一,虽然男人并未答应她何时结婚,但是他爱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绝不像阿茂与玉枝那种乱搞男女关系的。

  砂田的热根整根插入里面,在男人激烈的运动中,阿秋陶醉在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之中。

  第五章 冲击开始进入收割时期

  全家老小一起总动员,但阿茂依然无所事事。因为他大哥没有请他帮忙,因为长男,所以对弟弟就要特别地慎重。

  他笨手笨脚的帮忙,比摆着脸色坐在那儿更麻烦。如果他无事可做的话,可能就会到东京或大阪去,这就是长男狡猾的一面。

  但是,阿茂毫不介意地继续住了下来,那一向未嫌弃他的大嫂,似乎希望自己能留下来。显然他哥哥并未发现他和嫂子的奸情,所以依然作威作福,只是阿茂一点也不在意了,反而在心里嘲笑着他。

  阿茂和玉枝之後,又数度发生肉体关系。

  地点是谷仓,时间不一定是早上或者是晚上,只要是能避开人的耳目,他们就尽情地玩乐一番。

  那一天,正好阿勇有事要到其他村庄,他们利用这个空档来到谷仓,但是玉枝仍像以往一样,不肯自己脱下衣服,而且板着脸孔。

  「阿茂!那个没来,怎麽办?」「那个?」「就是女人一个月来一次的…」「月经,月经有来吗?」阿茂询问道。

  「现在一定怀孕了。」「那一定是哥哥的小孩,如果论次数,哥哥一定比我还多吧?」「我不清楚,但我并不想和你有小孩…」「但是,□与哥哥已经结婚已经半年多了,如果三、四年,而突然怀孕,才令人觉得奇怪呢?」「话虽如此,但凭女人的直觉,我认为这个孩子是你的。」阿茂吓得连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哥哥知道怀孕之事吗?」「我并没有明讲,但是他似乎很高兴,一直在想要取什麽名字呢!所以现在不可能堕胎了。你想,到底应该怎麽办才好呢?」「如果哥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而感到高兴,不是很好吗?」「但是,我还是很耽心…」玉枝说着,紧紧地握住阿茂的手。

  「放心,想看看,我和哥哥也蛮像的,所以,绝对不会有人怀疑的…」「不是指这件事,我所耽心的是…」玉枝认真地说道。

  「你不是说那一天感觉有人在偷看吗?那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一直想那会是谁呢?」她很担心地说道。

  阿茂早已把这件事忘得一乾二净了,如果玉枝怀孕的事属实的话,那一夜的偷窥者一定不会不吭声的,而且那一夜的确看到人影了。

  「阿茂!会不会是…」「是谁,□说出来看看!」「阿秋…就是表妹阿秋,那女孩最近都以怪怪的眼光看着我,而且眼光并不友善…」听到阿秋的名字,阿茂吓了一跳,她这麽一说,他也觉得阿秋最近的态度的确不同,以前她总是红着脸赶快逃开,但最近总是斜眼看他,甚至於把脸别过去。

  「有可能是她。」「如果是阿秋的话,为什麽到今天都没有说出来呢?」「她比较害羞,哈哈哈哈,她从小就是那样。」阿茂虽然笑着,但他决定去问个清楚。

  自从知道妊振之事之後,夫妇的关系也跟着变了,总是拼命工作的阿勇,最近也会开心地开开玩笑。夫妇的生活方式,他也因玉枝的身体,而决定不再碰她。好不容易怀孕,如此使之流产的话,那可不得了,所以他性欲高涨时,只是摸摸玉枝的肚子而已。

  「你只要不常做应该没关系的。」玉枝忍受不了,向自己的丈夫说道。

  「不,为了生出健康的宝宝,我一定会忍耐。」然後把身子翻了过去。

  此时,一般的太太也许会坚持下去,但是拥有二个丈夫的玉枝则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然後自己也转过身子,盖好被。当然,她是无法入睡的,她只是在等待丈夫的鼾声而已,等到确定丈夫已经睡了之後,才悄悄起身。

  「这样不会伤到婴儿吧?」被阿茂叫到谷仓的玉枝,对揉着睡眼的阿茂问道。

  「如果从後面没关系的,来,快一点。」玉枝把屁股翘起,要求由背後性交。

  阿茂对着早已润□的阴门,将耸立的肉棒一股作气地刺了进去。

  「嗯!阿茂,快一点,快一点,用力冲…」卷起的裙角,露出摇晃雪白的臀部,玉枝不停喘息着叫道。

  「大嫂,是不是这样刺,啊…我也忍受不住了…大嫂,啊!等一下…」「再用力冲…嗯…啊…」如果他们不是大嫂与小叔的关系,他们就无需如此。他们只是一对追求感官快乐的男女而已。

  在这种情形下,玉枝的肚子愈来愈大。阿勇,因为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所以不让她到外面工作,而且他出去应酬也是很快就回来了。

  因此,玉枝根本无法与阿茂约会,而且阿勇随时都会在家,阿茂也找不到机会下手。

  性欲无法得到满足的阿茂,只好把目标瞄准其他女人。这里是穷乡癖壤,到处都是农田,根本没有灯红酒绿的场所。

  所以他的目标自然是盯上最近变得艳丽的表妹阿秋罗!

  「阿秋,有心上人了吧!」他看见阿秋从田边工作回来,忙着追了过去。

  「没有。」阿秋回答道。

  「骗人,□的心上人不是在青年团的林务班工作吗?」阿茂逼问着。

  「没有就是没有,倒是你有了心上人。」阿秋以蔑视的眼光看着阿茂回答道。

  「……」对於她突然尖锐的问题,阿茂答不出话来。但是此时,他确信当时偷看自己和玉枝作爱的人是这位表妹,绝错不了。

  他的把柄落在阿秋的手中,如果她告诉大哥的话,不,只要告诉村上任何人的话,他就无法在这村庄待下去,在这小村庄中,是绝不允许有破坏秩序者存在的。

  而且对於长男稍好,但是对於二男,甚至於三男,风俗特别严厉。

  村庄中为了维持贫穷的共同体,是相当排斥多馀的人的,而且不光是各个家庭尽量减轻人口而已,而是全体村民所共同产生的智慧。

  「阿秋,□看到了?」阿茂不怀好意她笑着,但手掌早已全是汗水地询问着。

  「看见什麽了?」阿秋装蒜道。

  「那件事,不用说,也该知道,是我和大嫂的事。」阿茂乾脆挑明着问。

  「……」阿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是从语气倒是可分辨得出来。

  「是吗?原来真的是□。」「可是,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过。」「真的吗?」「真的,如果说出来,阿勇大哥太可怜了。」「大哥?□为什麽不说大嫂很可怜呢?」阿茂觉得颇为意外,这种情形,一般人都会同情女方的,而阿秋反而较同情阿勇,这种情形倒使阿茂相当不解。

  「玉枝有什麽好同情的,她做了不该做的事,可是阿勇大哥真是可怜,如果被他朋友知道的话会多麽悲哀啊…」「……」「阿茂,你还和玉枝继续干那种事吧!我最讨厌如此淫荡三人,所以请你别来接近我。」阿秋说完,拿着锄头就信步离去。

  在伊吹山已是冬雪初降,冬天的脚步来得很急,田边的榛木的树梢已经含有片片的冰片,而那些随风飘落的枯叶正在寒空中飞舞着。

  阿茂从後追了过来。

  「阿秋,别误会,这是有原因的。」「讨厌,我不想听,走吧!」二人前後追逐着,阿秋在逃,而阿茂紧追不舍,而在田边一角的稻草堆中,女的打了男的耳光。

  「啊!」「阿秋。」阿茂出手更快,早把阿秋压倒在地上,并吻了上去。

  「住手…啊…」阿秋的悲呜声,消失在寒冷的晚秋中。

  「阿秋,我喜欢□。」阿茂右手去解开她的衣扣,并粗暴地使她的下半身裸露出来。阿秋的手脚虽然拼命抵抗,但男人的手微妙地抓住那突出的阴核,并将她的双脚撑开。

  「啊…啊…」阿秋呼吸急促,阿茂将自己长裤下早已膨胀的巨大肉棒抓了出来,让阿秋的手握着。

  她无意识地握着,它比现在握着的锄头柄更大更硬,而且更嵩高。

  「不行…不行…」阿秋虽然口中不停地拒绝,但两脚在稻草上却撑得开开的,黑色的阴部一无遮栏。

  第六章 命运的决定

  阿茂自从那次之後,开始断绝与玉枝的关系,而开始与阿秋相交。

  虽然与玉枝偷情很容易,但毕竟太过冒险了,所以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农村虽然不景气,但感觉不如大都市那般明显,只要肯劳动,吃饭是没有问题的,对於这一点,阿茂倒是相当冷静。

  所以即使和哥哥疏远,但住在寝食无虑的乡村,倒是还相当聪明的作法。

  另外,阿秋因得不到砂田明确的答覆,寂寞的芳心,确实需要阿茂的爱来加以抚平。

  自从二个月前,将处女奉献给砂田之後,就再也没见过砂田的影子。

  她在不停地等待与盼望中,终於去林务班拜访他,但是,他在夺走她的贞操之後的第二天就调走了。

  因为没有人知道阿秋与砂田已经有那麽深入的关系,因此林务班的职员告诉阿秋。

  「砂田确实已经结过婚了,三年前和一位交往的女友结婚,是一位纯洁的大美人。那个女人,可不像□如此会干粗活哦…哈哈哈哈…」阿秋这才知道,自己献身的男人,竟是这种人,砂田一开始就是在玩弄她。

  虽然她一直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依然中了他的计,结果是乡下女孩比较笨…阿秋的脑中一片空白,但奇怪的是竟然哭不出来,现在即使哭了,也无法换回什麽。

  一切全完蛋了,阿秋就此忘掉明朗的砂田,是需要相当时间的。

  也许是贫穷的女孩早已习惯了,或许这是祖先遗留下来的传统吧!

  虽然只剩下思念,但她希望结婚与调职的事,由他本人来说明,但无法说出口,只有写信问了。

  但是,砂田一直没有回音。

  此时,阿秋又有不祥的预感,那一向很顺的月事,已经慢了二个月了。

  「没有错…」阿秋开始颤栗,孩子的父亲是砂田,与阿茂的关系,是十天前才开始的,所以阿茂不是孩子的父亲。

  但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就是私生子,是不见容於村里的,如果这件事被母亲发现,她一定会疯掉的。

  但是她很想把自己与砂田的孩子生下来,但是已没有办法使母亲认同这是砂田的孩子了,而才十九岁的阿秋,头脑转得很快,她已想出对策了。

  最近一个月来,阿秋每次洗完澡,睡到棉被中时,阿茂就悄悄地睡到她身边而母亲睡在另一间房。

  「嘘…嘘…」阿茂将手指竖在自己的口中,很习惯地爬入棉被中,在短暂的亲吻之後,阿茂赶紧爬到阿秋的下方,帮她把衣服褪了下来。

  「阿茂,摸一下肚子。」阿秋抚摸着阿茂的头说道。

  「嗯!怎麽啦?」阿茂把手放在阿秋满是脂肪的肚子上。

  「在动吧…」阿秋娇艳地笑道。

  「在动?」「你的孩子啊!我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是我们二人爱的结晶,当然,□会和我结婚吧?」阿秋挑明着说,她在说这话时,言词相当严厉,不容他拒绝。

  「……」阿茂不知如何回答。

  「我妈妈也知道了,她非常高兴,而且你是次男,正好可以入赘,而且我们又如此相爱着,让我们像一般人一样结婚生子吧!」「……」「求求你,阿茂,别抛弃我。」阿秋将脸埋在阿茂的怀中,激动地说道。

  「好,我知道,我们结婚吧!」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吧,只要自己能安定下来,也能让周围的人放心,自己又可以做一个堂堂的男子汉…他已经急於过这种日子了!他心情反而觉得更轻松。

  不久,阿茂与阿秋在众人的祝福中,结为夫妇。

  此时,阿秋的肚子已经挺起,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的孩子,还有另一人大腹便便的来参加婚礼,那就是玉枝,除了上帝之外,相信没有人知道她肚中孩子的父亲是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