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被调教成性奴的女侠们(5)


  张子芊道:「母亲,你看楚姐姐这才不到十分钟就已经想为主人生儿育女了,差我们母女好远啊。」张玉琴微笑道:「傻孩子,你还没有体会教主刚才那些话的用意吗,你不要叫我母亲了,反正我开坛在即,你我夫妻相称好了。来,让为夫亲一个。」「是,夫君。」这对已经毫无羞耻的母女就这样吻到了一起,前面体态健康修长的小少妇向后扭头与身后的气质熟妇用口舌交换着彼此的爱液,偏偏两人的长相又是如此的相似。让我们急迫的想知道她们的主人,有如此神通的新任圣教教主又是谁呢?

  张玉琴一气吻完,对怀中爱女说道:「娘子看楚女侠如此不堪征伐,倒不是她功力有多么弱小,心性又有多么淫荡。而是主人最近和我们夫妻的云雨双修又有精进,你不妨提一提内力,看看功力有了多少的长进。」张子芊稍一屏息后道:「真的,奴家功力又有进境了!」「是了,主人这云雨双修与以前江湖上流传的歪门邪道不同,那些外道多是用女子身体作为炉鼎道具,修的只是单方面的功力,实际上都是吸取对方的精髓和功力以为己用,即残忍又效率低下,与主人这种她进五分我们两个进两分的正道修行相比,乃是天壤之别。而且就算咱们夫妻二人运用此法修行,也同样可以增进功力。」张子芊道:「哎,以前为了提升功力,打熬筋骨不说,还要苦修内功,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那时哪里会想到有这样简单快活的修行。」张玉琴道:「也亏了主人心性坚韧,能够自小隐藏在玉女盟中那么多年。」张子芊娇嗔道:「那个时候的母亲好坏,竟然独占了主人那么多年,还搞出为了闭关修炼传位与我的把戏。」张玉琴叹道:「当年主人刚来玉女盟,不过是个小女孩,我看她是孤儿,又长相不类我族,心下可怜,便让她做了我的侍女。没想到过了几年竟然出落的越发诱人,那比男人还要高大的身躯,舒展精健的曲线,更别提那与众不同的发色和眼眸,你母亲我动了淫心,便在她十六岁那年将她诱到了床上……」张子芊插嘴道:「那时妈妈你不是和白师叔……」「哎,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那时候我和白师叔她……算了,不说了。我和主人交合了数次,也算是享受到了异邦女子的妙处,但两个月之后……」张子芊又插嘴道:「我知道,两个月后你和主人在磨镜子时她竟然从胯下拽出一条小肉棒来。」张玉琴啐道:「你个小丫头又来插嘴,看我这次不插插你的嘴!」说着将在女儿小穴中抽插的手指抽出,转而塞进了张子芊的口中。

  「呜呜,夫君你慢来,奴家最爱吃你手上的淫水了。」张子芊说着话,就细细的将母亲的手指舔弄起来。

  「那时为娘真是又惊又喜,一是男人不好找,二是找一个合适的男人更不易,三是找一个能够带上落霞山的男人更是难上加难,要知道我生下你和你妹妹之后就再没有和男人操过穴了,这时身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妙人,真是惊喜交加,然后便胡天胡地起来。初时主人的肉棒也只是聊胜于无,但是没成想一年之间竟然越战越勇,不仅尺寸能够随意粗长,而且还能够分泌出催情圣药,口中唾液也变成了能够助兴的琼瑶玉露,我那时其实本应该发现不对,奈何淫毒……哦,不,圣药入脑,根本没有余力思考,每日里只想着让主人的肉棒插进骚穴中将我像母狗一样操干。」张子芊含着母亲的手指含混道:「然后主人就将你收为母奴了。」「是啊」张玉琴有些失神的道:「那天她将我摆成狗爬式淫辱,噢……娘子,快来帮为夫吸一吸下面的骚水,为夫一想到当日的情景,下面的骚水就格外的多。

  嗯……唔……就是这样。」张玉琴接着道:「那时我俩已经夫妻相称多日了,我正喊着老公老公操死母狗时,主人突然停下告诉我她是圣教前任教主罗正仪派来玉女盟的卧底!我那时只当主人又玩的什么情趣游戏,便迎合着她来……」「夫君你怎么迎合的?」「还不是自认圣教中的母犬供主人享用,但是这念头刚一从脑子里划过,我整个人便如同飞了起来一般,那种被百多年死敌按在胯下肆意凌辱的感觉和主人肉棒带来的快感两相夹击下,撕扯着我的心,尤其是一想到你母亲我这种白道侠女被死敌调教成性奴毁去一生,便有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心里迸发了出来,像一条无形的阳具从胸口向我脑中不断抽插,以前的快感是从下体传入脑中,但这种下贱的快感却像是又在心脑中另多了一种快感,让整个人的身体和感官都崩溃在这两种快感的夹击之下,这感觉太妙了」张玉琴顿了顿,低头对还在舔吃淫水的女儿说道:「这感觉后来你也尝到了。」张子芊娇嗔道:「何止呢,还有一种被母亲欺骗的快感,这感觉夫君可是尝不到的。」「嗯,这倒也是,想起你那次爽飞了的样子就知道了」张玉琴又道:「这次交合让为夫第一次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等这次交合结束后一刻也不停留,马上去山中牢狱提出一个圣教中人,让她收我为奴,让这种摄人心魄的快感能够伴我更长久一些。但没想到事后主人真的拿出了圣教前任教主罗正仪的信物与密函,也亏主人心思缜密,这些东西竟然能藏在落霞山上。我大喜过望,便跪在主人脚下求她收我为奴。再后来的事,你也都经历过了,为夫也就不说了。」「是啊,夫君借口闭关修炼传位与我,其实是躲在密室里和主人云雨双修,逍遥快活,等主人功力超过夫君时,便出关来把你女儿我,玉女盟第十八任盟主收为性奴了。哼,母亲你算计我算计的好啊。」「呵呵,子芊啊」张玉琴这时脸上露出了慈爱怜惜的笑容,抚摸着正在自己腿间忙碌的女儿的头说道:「我从向主人跪下那时起便想明白了,这世道女人已经低贱到只要自己嘴上承认为奴,官府和公议便不再理会干涉,而我们这些所谓的正派白道,还要再在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加上一道道枷锁,束缚着我们的心性和欲望。女儿你想想,先不说这百多年来,就说你我身为玉女盟盟主时,救过所谓多少被圣教调教的女子?救出来之后她们还不是大多被别人买走充当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