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宜被自己刚刚的念头吓了一跳,赶紧使劲摇了摇头。

  「不用紧张,把肌肉放松点,你会很享受这个过程的。」紫筠哪知道凯宜此
时微妙的心里变化,安慰了几下后便继续在手上倒下更多油。

  凯宜此时在心里只有极力的忍耐,那有什么享受。而突然凯宜感倒紫筠的手
指缓缓抽出,屁眼又回到了原本的舒适,她长舒了一口气,但好景不长,紫筠再
一次的用力把手指噗嗤一下插入凯宜体内,凯宜终於忍受不住,呀声的叫了出来。

  「就叫你放松点,现在不就很好吗。」紫筠一边温柔的说道,一边却是手指
用力在凯宜的肛门内打转,按摩着括约肌及其周围的嫩肉。凯宜的肛门仍承受着
被插入的强烈痛楚,但紫筠的手指已深深的插在肛门内,凯宜再怎用力也不能把
手指挤出来,只能颤抖着忍受屁眼传来的撕裂搬的痛苦。紫筠的手指感受到凯宜
的颤动,指头的快感传回大脑激发了她虐待狂的天性,把另外一只手的食指也用
插进凯宜的肛门内。紫筠力道加催,用力的向外拉扯凯宜的括约肌,凯宜痛得双
手胡乱的晃动着,双脚由於被事先绑在了桌子上而无法动弹。紫筠虽是用力,但
见凯宜根本未曾放松,再下去也只会使括约肌被撕裂,不但起不到扩张功效,反
而会影响她肉质的酸碱度,於是失望的抽出了全部手指。紫筠站了起来苦脑的思
考着,一旁凯宜正在大口喘气着,屁眼不停的尝试着从扩张的状态恢复。

  「对啊!怎么把这招给忘了!」紫筠忽然灵机一动,叫来旁边一个员工楠楠
的说了几句后那工作人员便跑了出去,没过一会,紫筠想要的东西便被拿了过来,
原来是一瓶红酒。

  「想喝吗?」紫筠将红酒瓶在凯宜伸进桌子下方圆洞里的小脑袋前晃了晃继
续说到「酒精可以让你好受点哦!」

  以从前凯宜的脾气那可是打死都不会屈服的,可现在~

  凯宜咬着牙努力的点了点头。紫筠也不再羞辱,给她倒了一小杯,然后用吸
管喂了凯宜几口,酒精确实是有效的,几小口下去,下体的痛楚确实减轻了不少,
但让凯宜没想到的是,这一切远没有结束,正当她缓口气之际,紫筠突然站起身,
露出了凯宜熟悉的坏笑说到「用上面的嘴喝太慢了,还是底下比较爽是不是啊! 」

  凯宜听后差点没吓昏过去,剧烈的摇晃着雪白的身体表示抗议,但该来的总
会来的,紫筠绕到凯宜身后,猛然把酒瓶口插进凯宜的肛门。酒精灌入凯宜肠内,
灼热的刺激着黏膜,凯宜像是触电一样痛苦的挣扎着,却奈何手脚和那粉嫩的脖
子都被卡的死死的。紫筠不怀好意的看着凯宜痛苦的表情,看来由头到尾享受的
人不是凯宜而是紫筠。紫筠看见酒液渐渐从酒瓶全部流入凯宜肛门,估计凯宜把
酒都吸收得七七八八,於是便把插在凯宜肛门的酒瓶拔出。紫筠把酒瓶拔出一刹
那,如料不及未吸收完的红酒竟然从凯宜肛门喷出,把紫筠喷了一身。紫筠登时
愣了一愣,也算不上是愤怒,总之就是更加激发了紫筠的狂性,立马把两手手指
插进凯宜的肛门里。凯宜在酒精被肠黏膜吸收后肌肉已经放松了许多,此时紫筠
再用力向开拉扯,凯宜的肛门开始一分一分地被无情的打开。在一轮拉锯后,凯
宜的肛门已经被扩张到勉强可容纳拳头。紫筠不待凯宜休息,马上单手握成拳头
深入凯宜的肛门,拳头渐渐深入到凯宜直肠之中。凯宜的肛门被强行撑开得不剩
一丝皱褶,直肠完全被填满。凯宜此时已无力呻呤,紫筠的拳头在凯宜体内搅动
着,同时另一手不断按摩着凯宜的阴道,凯宜的身体随着紫筠手部内体内的运动
而起伏不定。在如斯情况下凯宜被强迫迎来了强烈的高潮,阴道及肠道分泌物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