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脾的肉香瀰漫开来,这种肉香凯宜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但又说不上来~ 可当雾
气渐渐消散,凯宜才恍然意识到,这~ 这不是我的体味吗?

  她顿时全身紧绷了起来,而透过白茫茫的水蒸气,她隐约看到了一具女人婀
娜曼妙的身躯被绑成了烤鸡状仰面躺在餐盘中,全身皮肤呈现酱红色,不断有热
乎乎的肉汁从肥美的屁股蛋中间的屁眼和鲜嫩多汁的肥美鲍鱼里淌出来,而女孩
性感的小嘴微张,一颗晶莹的小苹果塞在女孩的嘴里,更加衬托出了女孩的美味
可口~ 但在凯宜这个角度是看不到那女孩的脸的。眼前此景使得凯宜不由摀住了
惊讶的小嘴,恐惧又带有些飢饿的睁大眼睛望着餐桌上的全烤女人~

  「来,让大家举杯庆祝一下大儿子顺利康复!乾杯!」父亲首先举起了高脚
杯说到。

  「是啊,我说老黄你啊!你说说,早这么干你家大宝贝不早就被治好了嘛!

  非得拖到现在,再拖几年等凯宜那孩子人老珠黄了,哼哼,我看你拿啥给你
儿子换肝!」

  「什么?等我~ 」凯宜顿了顿,为什么大家会说到我?恍惚间凯宜似乎想到
了什么,难道自己已经被~

  还没等凯宜理清头绪,那惹人厌的男人继续说着「唉老黄你也别难过,你想
想,你女儿这么漂亮,还美味,不吃了不是浪费嘛!」

  「你!」坐在角落里的凯宜终於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正打算破口痛斥,而眼
睛则瞥见了那被手脚绑在一起的可怜女孩的脸蛋~ 「这~ 不就是我~ 我自己吗!」

  此时的凯宜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僵直的站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木讷
的盯

           着餐盘中被烤熟了的自己~

  忽然凯宜的视线猛然被抽离了出来,她醒了~ 伴随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重新
回到孤独冰冷的牢房中,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了起来~

               一天后~

  「那女孩这两天虽然已经没再尝试过逃走,但她还是很不合作。相关工作一
直不能进行。」紫筠的办公室里,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女人正在对紫筠做着简报。

  「意料之中,按照我吩咐的,这几天都没有给她进食吧?」紫筠问到。

  「没有,自从她打破餐盒之后就再也没有给过她东西吃,但是~ 」女职员有
些犹豫,但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阁主,我怕再不给她吃的会影响肉质的
~ 」

  紫筠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报告说到「这不是你担心的问题,做好
本职工作,其他的我会处理~ 」

  另一边,凯宜在登记完成后已被换上一身白色的卫生衣。两日来凯宜不断与
职员们对峙着、每晚的恶梦和先前各伤患的痛楚,加上连日来都未有进食,使面
容明显憔悴。凯宜的肉体和精神状态都已徘徊在崩溃边缘。此时铁门被打开,紫
筠像小孩子一样蹦哒进了牢房内一屁股坐在凯宜身旁,摇摇头说道「有骨气是好
事,但你成为肉畜已经是事实。如果你愿意认清你现在的本份,好好配合我们,
这不就简单得多,也不用受苦,你看看你的两个室友还有其他女孩们,哪有一个
像你这么遭罪的,不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所以啊,何必让自己落得如此狼狈
呢。」紫筠一边说道,一边温柔的按摩着凯宜的痛处。

  「呵呵,你还真是心疼我啊,到底你们还是要向客户交差,如我的身体有什
么问题,我看你们到时拿谁替我。」凯宜用沙哑的嗓音幽怨地回答。

  紫筠从后方贴紧凯宜,轻轻的舔了舔凯宜的耳垂,使她原本就敏感的身体不
住的颤了起来。

  「唉?不如我们玩一个公平的游戏吧,游戏方式很简单,就是你要跟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