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凯宜不停喘气,括约肌不断抽搐,职员用手指伸入凯宜的肛门轻轻地打圈按摩,
括约肌的抽搐才舒缓下来。

  那个刚刚温柔的中年妇女拿来一条浴巾,仔细的为凯宜抹好身子,然后趁他
们都去休息了悄悄对凯宜说到「你也真是够可怜的,平常抓来的女孩虽说也要过
来清洗一番,但是第一次就灌肠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唉,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诚
心整你啊,辛苦了小妹妹~ 」

  被裹上一件宽松浴袍的凯宜被带到了另一间房,而迎接她的却正是紫筠,看
着筋疲力尽的凯宜,紫筠展露出一幅怜惜的表情。「可惜啊,为什么你的逃跑?

  如果你不反抗的话,或者我可以叫他们用温和点的」紫筠走到凯宜面前,一
边说着一边温柔的从女孩的衣领处摸了进去,在她那肥美的奶子上揉了两下~ 纵
使不甘,凯宜也早已无力回驳。「把她固定好。」紫筠吩咐道。两位职员每人一
手抱着凯宜的大腿,一手把她的头部按在桌上。紫筠从身后火炉中夹起一块铁片,
然后转身走向凯宜。凯宜已经知道之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向紫筠流露恐惧的眼
神。

  「过程很快,不会痛很久的。」紫筠微笑道。紫筠轻轻地抚摸了凯宜的屁股
一下,然后把烧红的铁片使劲向凯宜左边屁股较上的位置使劲按了下去。铁片烤
焦着屁股的皮肤,发出滋滋的声响。凯宜痛得混身颤抖,口中发出沙哑的嘶叫。
紫筠收起铁片,在凯宜的屁股上消晰地烙下了一个血红色的枫叶标志,同时凯宜
也终於昏倒过去。「登记完成,把她带回牢房吧。」紫筠向职员吩咐道。

  职员把昏倒的凯宜抱起离开房间。此时电话响起,紫筠接听。「我要的你们
准备了没有?」电话中一把女声问道。「一切都按预期进行,就等一个月后的酒
宴了~ 」紫筠回答。

  「最好如此,记住你们上一次的失败。这样的会馆全国到处都是,我可没必
要非得找你们这一家,好自为之吧。」电话那边的女人冷冷的说完后便挂线。紫
筠呆了半刻,然后又再展露出微笑,哼起歌来。

               【第四章】

  温暖又有些幽暗的黄色灯光洒落在并不是很大的客厅,母亲贴心的抚摸着弟
弟的额头,父亲则展露着满足的微笑,相映衬出一幅幸福温馨的景象。凯宜习惯
的走向一直属於她的坐位,但被一阵吵杂声吸引。

  「恭喜啊老黄!你儿子终於康复了!」一个男人喜笑颜开的走了过来,在父
亲的肩膀上拍了拍说到。

  凯宜认得这男人,他是爸爸的上司,在爸爸的公司年会上他不止一次的单独
找自己要联系方式,聪明的凯宜自知他不是想把自己弄上床就是弄上餐桌,每次
都委婉的拒绝了。

  「唉可不是嘛,快请坐吧,菜马上就上了!」父亲起身,一脸谦卑的请他入
席。

  看到为了生计操碎了心的爸爸,凯宜心里难受又无助,刚想上前安慰父亲,
母亲则一边看着表一边说到「应该熟了,老黄~ 你帮我把她端过来吧!」

  没过多久,父亲便推着家里的小餐车从厨房出来,而餐车上一个巨大银色罩
子几乎盖住了整个餐车,而罩子底下还在不断冒着水蒸气,跟在后面的母亲则拿
着刀叉和一瓶红酒。

  「好香啊~ 」父亲的上司连连点头道。

  餐车上的大银罩子下的餐盘终於被吃力的摆放在了餐桌中间,凯宜也隐约闻
到了透出来的阵阵肉香,她奇怪这明明是烤肉的香味,但家里明明没有烤箱,怎
么会做出来烤肉呢?而且这巨大无比的银色罩子又是哪里来的?

  正当凯宜疑惑不解的时候父亲一把掀开了罩子,一股浓郁的雾气夹杂着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