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夷的看着眼前阴排说道。话毕便把叉子用力插在凯宜的阴唇上,餐刀一割,阴
唇登时被分成了两份。李丹咀嚼着口中的阴唇,凯宜天生丽质加上近月来的调料,
原本应是带点腥羶的部位,竟是只有凯宜清新的体香,鲜味多汁,让人没齿难忘,
两片阴排很快便被吃乾净。吃完阴排之后就是屁眼。李丹大口咀嚼着凯宜屁眼,
屁眼的肉和肉汁虽是比阴排少,但凯宜的训练充足,加上张献的施针破坏筋络,
所以肉质软硬适中挺有嚼头,且肉味也比阴排更浓郁,李丹吃得很是滋味。

  紫筠看着李丹吃得滋味,口水也是快留到桌上了。「呀~可恶!」紫筠叫了
一下便蹶起小嘴一直碎碎念的。紫筠先从凯宜胯下的大窟洞中把内脏逐件拿出,
以免一会开膛时会倾泻而出造成不雅。紫筠把内脏给了门口等待的厨师们再作处
理。把凯宜的腔内清空后,紫筠从肛口的开口处下刀,沿腹部中线割至胸口及咽
喉的皮肤处,再顺便取下了凯宜那两片肥美的臀肉。

  紫筠看着凯宜的臀肉一会,再一副可怜哀求的眼神凝视着正在进食的李丹,
看得李丹十分心烦。「你真的很烦呀~那有人会像你这样做生意的……换作别人
的话早就要你赔钱,更至海扁你了~好吧好吧!想吃便拿一块去吧!」李丹皱眉
喝道,实在没有紫筠好气。「多谢丹丹姐~」紫筠弹起欢呼道,哼着歌便继续分
割凯宜。「别跟我来这套……」李丹只好摇摇头,后悔着自己找错人。

  紫筠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凯的的胸腔打开。沿着软肋下刀,两排肋排完整取下。

  背部的肌肉少了依附也很快被切下,凯宜全身终於被分割完毕。此时厨师提
着一碗酱汁和内脏拼盘进来。「我们可没有浪费凯宜的每一分哟~这碗是在刚才
收集的肉汁和部片内脏碎片做出来的酱料。至於肠脏等甚么的……谅你今天也吃
不完,所以厨师便用事先处的肉块灌进去,做成灌肥肠让你带走。同样其他吃不
完的你也可以打包带走。我们也会派专属的厨师倒你府第负责二次料理,确保质
素不会下降。是不是身周到呢~」紫筠解说道。「哈哈~我还想要怎么处理这些
吃不完的。看来是我多想了。」李丹笑着回答。

  肋排、腰脊肉、腩肉等部为虽及不上前面的部位来得鲜味和特色,但也是香
酥嫩美,更能表现凯宜月来训练肉质提升的成果。再加上用回凯宜肉汁内脏特制
的烧烤酱完美的带出鲜味,简直堪称一绝。即使是大明星、名模等定位甚高的肉
畜也未必及得上现在的凯宜。在一顿风卷残云过后,凯宜主要的部位已经被李丹
品嚐过一遍。李丹抚摸自己饱到轻微突出的肚子,骄傲的看着凯宜在餐桌上的残
渣笑了几声,笑声当中更带几分阴冷,使人不寒而栗。起身便扬长而去,遗下了
正在努力收拾的紫筠。吴佩和张献也在门久侯多时,与李丹的保镳一同护送这为
千金大小姐离开。

  不知不觉已经入夜,山阁的上空换上了一轮明月,映照着离开的车队。紫筠
看着遗在餐桌上的残渣,「这段时日我玩得很开心呢!多谢你了~」紫筠鞠躬说
道,然后便嘣嘣跳跳的提着凯宜的臀肉回房间去了。

  忽然,「有人找你……有人找你……有人找……」紫筠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喂,刚刚谈生意时说过的一事,我想借你的吴佩和张献一用,不知道你
们可以吗?不过我想你也没有拒绝的条件,除非你想跟我作对吧~想清楚,下次
再说吧。」李丹冷冷有跟紫筠说道后便挂线了。紫筠看了看刚才李丹离开前留在
桌上的合约。把电话随手一下便丢了下楼,继续哼着歌回房间。

  在楼梯转角处,紫筠忽然回头跟部下笑着说:「还是帮我捡回来吧,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