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和吴佩将凯宜放置好在餐桌的正中间便退出了房间。紫筠站起来一把掀
起餐盖,一阵夹带浓郁肉香的烟雾缭绕以出。转瞬之间,香雾散化,凯宜被烤得
熟透美味的残躯静静的躺在烤架上,双眼自然的合上,小口微张,蒸蒸的散着热
气与肉香,验证着世间的悲凉。凯宜雪白的肌肤在炉火的洗礼后变得色同琥珀,
又类真金。自皮下渗出的脂肪使凯宜每一寸肌肤都变得油亮引人。李丹仔细的观
察凯宜已然美味的身躯,虽是一直而来妒心成恨,但也为过去好闺蜜现今的状况
感到惊叹,好是抒怀,好是羨慕,也好是不舍。「你竟然连死也是这样美,看来
我是在这一世也追不上你了。这就算你再赢一次吧~不过无论你如何努力,你也
终究只是我的盘中飧。」李丹感歎道。

  李丹看着凯宜烤熟后变得木然的可爱脸蛋想得出神。李丹忍不住伸手抚摸,
却被凯宜滚烫的身躯烫了一下又收了回来。忽然一把利刀从凯宜的后颈插入再咽
喉前穿透而出,卡哧一声一股热油夹杂着热雾从脖颈处的切口腾腾飘了出来。紫
筠提起凯宜滚烫的头胪细仔端详,吐出舌头单眼装了两下鬼脸便把凯宜的头胪放
置好在李丹坐前的特别餐具的固定器上。李丹按下了餐具旁的按钮,两块小锯片
从固定器旁伸出,在凯宜头发下方额头上方的位置绕着锯了一圈。锯片停止上,
清脆的噗一声响,凯宜的脑壳便被打开。在整齐的切口后是冒着热气半溶化的脑
部。紫筠在凯宜的脑部上洒上了一点盐巴与香料,再把脑部搅拌碎散,这味大补
的香烤脑花便完成了。作为一味重点菜色,李丹战战兢兢地把汤匙往凯宜头壳舀
了一口脑花。李丹看闺蜜的脑花在汤匙中抖动着,心中带有一丝犹豫,随即又被
甘香油腻的香气吸引一口吃了进去。凯宜的脑花在口中完全溶化,脂香瞬间充盈
了整个口腔,味道浓郁得来又不失细緻. 李丹也彻底被凯宜的美味击倒,舀了一
口又一口。

  「这道菜其实还未完成,请你等等。哈看我的!」紫筠笑道便以极快的刀法,
将凯宜的两颗眼珠、鼻子、两只耳朵和一双嘴脣割了下来放进了剩余的脑花当中,
四官混以脑花的油脂与新添的酱料又成了一道珍馐。凯宜原本清秀俊俏的面容,
现在变得东一洞西一窟,实在令人觉得可怜,却又带几分可笑和讽刺。李丹细细
地品尝在凯宜脑壳中的「小点心」。耳朵和鼻子的软骨十分爽脆,皮脆肉香口感
层次分明。一双嘴唇充满胶质,鲜嫩软糯。两颗眼珠的眼壁被脑脂软化,变得容
易咬破,在入口瞬间浓浆爆发,鲜味非常,李丹的小嘴也差点含不住汁液喷射出
来。在李丹口中咀嚼品味凯宜四官的同时,心中的抑郁恨意也随着释放,好像是
每一口都要更加羞辱凯宜一样。而紫筠也开始处理凯宜的躯干部分。

  紫筠毫不犹豫的一刀横插在凯宜的一只乳房中,手腕轻转,酥脆的「卡喫」

  一声,一只碗大的肥乳便被轻松卸下。再来一刀,另一只肥乳又是应听而下,
好不快脆。李丹用刀叉剖开乳房,只见乳房内雪白的脂肪已经溶化,状若凌雪。
一块放进口中,入口即消,含浆膏润却又肥而不腻,非常可亲。而乳根部分的肉
也是粉嫩滑口,且含汁入味。

  在李丹正在吃乳房的时候,紫筠已将在凯宜胯下的两条萝蔔拔出,沁人心脾
的少女烤肉香气涌出,伴随香气而出的是凯宜的肉汁、香料与一点的填充物。紫
筠用小腕把肉汁接住,直到一滴也留不出来为止。肉汁流乾后,紫筠用刀快速的
分别围绕凯宜可爱的嫩穴和屁眼画了一圈。轻松一撕凯宜的整个嫩穴就被扯了出
来。紫筠再在凯宜屁眼与直肠的连接处补上一刀,凯宜的屁眼和阴排就被放置在
一只白瓷碟子上,并且被几株香草点缀着。「看你还敢不敢抢我的男人~」李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