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丹一刀切了下去,自中指与无名指之间切到手腕处,再在前臂切下一块肉。
前臂的肉虽然比小腿少,也没那么重胶质,但肉质却是更为细緻滑嫩。在试过上
两度较清淡的菜色后,李丹再尝红烧大腿肉。大腿肉拥有比较多的脂肪比例,而
且肉味较浓,最为适合较浓味的做法。红烧过后,凯宜的大腿肉变得更为松软,
多余的油脂都被迫出。在入口的一瞬间,浓厚的酱香爆发而出,然后再咀嚼过后
凯宜的肉味随即并发,充盈了整个口腔。李丹可真想不到闺蜜的味道竟有如斯层
次。

  「喂喂?别吃太饱?留一点给我呀!主菜可还未上呢。」紫筠对着另一边厢
的李丹急着大叫。李丹看着紫筠在对面大跳大叫,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原来是紫
筠忘了开话筒。紫筠看李丹没反应又大叫了几次,直至李丹指指话筒,紫筠按下
按钮装作无事又把话语重複了一次。

  而此时在烤箱内,凯宜正在尽最后的力量奋力抵抗体内蔓延的高温。无奈烤
箱可不会对凯宜宽容,炽炎依然肆无忌惮凌迟着她已然乏力的身躯。不知不觉间
凯宜活泼有力的身体已变得美味,过往的种种伴随痛苦也渐渐离身体而去。在与
烤箱高温的比拼中,凯宜的心脏选举停止了跳动,象徵着这场必然的胜利。在凯
宜最后一下的心跳,她在口中嚐到了自己的美味,彷彿是命运对她的安慰。最终
连大脑也受高温溶化变得美味,凯宜露出了最后一抹微笑,遗下美味的身体离开
了世界。

               第十章下

  炽炎与少女,在烤箱里交织着一首淒美的协奏曲。随着乐曲的高潮,少女也
在死亡一刻迎来了人生美味的巅峰。

  在等待烹调的时候,隔壁玻璃屏幕缓缓关上,酷刑的观赏室又变回一间雅緻
的楼阁。李丹正在享受山阁美景与餐桌上胜利的成果,忽然紫筠无声无息的在后
面抱了李丹,把李丹吓得险些把口中的热茶喷了出来。「找死吗你!」李丹一边
忍着咳嗽,一边对紫骂道。身后紫筠毫不在意,「你的希望能在今天实现,不是
应该很高兴吗?」紫筠磨蹭着李丹的面颊道。「甚么也好,倒是你经常坏了我的
兴致。难道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真的很怀疑像你这样的人怎能搞来这个山阁的。」

  李丹挣脱开紫筠无奈道。「嘻嘻嘻嘻~」紫筠傻呼呼的搔了几下头,连她自
己也不明所以,可能这样的个性才是她生存的本钱吧。

  紫筠蹦蹦跳跳的到李丹对面就坐。「这个几月算是辛苦你们了。事后这报酬
是你们应得的。」李丹打开装满钞票的工事包道,紫筠却是一眼也没有看那些钞
票。「不辛苦,不辛苦,我可是玩得很开心的哟!我还跟凯宜成为了好朋友呢~
如果不是你下订单,我又怎会有这段快乐的时光。」紫筠随手便拿起一大块凯宜
的红烧腿肉,一边大口啃咬一边模糊的道着。李丹看到紫筠抢自己的食物,立即
拍打紫筠的手手,可惜还是没能阻止,鼓起腮儿吹了口气就算了。「如果不是她
有个要换肝的小弟与爱子心切的父母,可能事情便不会这么顺利了。我还说过要
去她小弟的复康派对呢~」紫筠道。「那可不行啊!我公司的门面生意是正当生
意,不能蒙上一丝污点。所以我要消除变数,昨夜我已经派人烧了她全家了,全
部确认死亡并且佈置成意外失火,凯宜也意外丧生其中。登报后以前的朋友都认
该会为她悼念吧。」李丹得意洋洋的笑道。紫筠不然听到凯宜一家的恶耗,一直
戏谑不恭的表情在瞬间闪过了一丝凌厉的眼神,随即又瞇眼笑着来跟李丹谈起生
意来。

  俄顷,凯宜的最终料理已经完成。房门打开,张献和吴佩推着载着凯宜巨型
餐车进来。虽然尚未打开那厚重的金属餐盖,但凯宜的啖啖肉香已经散溢在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