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泊中的断肢少女正在等待最后酷刑的到来,空洞的眼神直透山阁的屋顶,仿
似遥望着看不见的远方,好不淒美。

  吴佩和张献轻轻地把凯宜抬起,放到一个装有金属支架的烤盘上。两个金属
支架平稳地托住了凯宜的腹部和下巴,让凯宜能不因活烤时痛苦扭动而滚出了烤
盘,也方便涂抹酱料时不用不停番转凯宜的身体。吴佩为凯宜戴上隔热头套,防
止头发被烧焦产生异味和影响美观,然后为凯宜全身均匀地涂上了一层淡薄的酱
料。张献也不怠慢,在厨师那里接过填料后便去为凯宜进行填灌。因为张献早前
在凯宜肛门施针,破坏了凯宜肛门的筋脉,肛门在保有一个铜钱孔大小时停止了
收缩,以致现在的填料工夫能轻易进行同时又不会漏馅,恰到好处。在阴道方面,
吴佩用鸭嘴钳轻轻打开了凯宜的阴道,然后又用一条细管插入凯宜子宫口处,张
馅料灌入子宫。最后张献为凯宜的阴道和肛门各插入了一条萝蔔,调料工作终於
完成,凯宜准备好进入烤箱。

  一个多月的准备功夫就为成就这一刻。厨师把凯宜推到一个透明的烤箱前,
烤箱的门盖打开,一阵热浪涌出直住凯宜,白嫩秀气的脸脥也渗出了鲜味的香汗。

  紫筠突然在烤盘旁边冒出头来,「很快你就要进去裹面了?是不是很热哦?
不过不要紧,你的生存就是为这一刻而设。於其无聊平凡的渡过一生,不如在这
享於璀璨美味的一刻。我为你的人生寻找了意义,你是不是应该多谢我呢?」紫
筠用手指戳戳凯宜道。「我不会再恨你,也不会感谢你。因为你们我才会落得如
斯田地,也是因为你们我的家人才有救。就当我根本没有在世上出现过吧。最后
我只希望你们能兑真承诺。不要等吧?快送我进去,结束我这埸恶梦……」凯宜
盯视着眼前烤箱,哀叹向紫筠说道。「一切看心情吧?那我就送你一程了。希望
你能嚐到自己的美味吧!再见……」紫筠笑道,然后便把凯宜进了烤箱,大力把
门关上。一旁的吴佩和张献也默然转过了身。

  烤箱里的热浪,肆意地侵蚀凯宜的躯体和精神。这裹的温度是模拟烹调时所
不能比的。黄豆大的汗珠在凯宜全身如雨挥下,掉落烤盘上再循环而上,滴在凯
宜身上或被呼吸吸收,令少女的肉香越发浓郁。肌肤正在续寸被煮熟,超乎估计
的痛楚让凯宜深深后悔着刚才的纵容,不停扭动的身体让烤盘咯咯作响,向在场
众人控诉着此刻的痛苦。

  凯宜的呼吸渐渐变得混浊,周围的水份早以被吸引乾净。凯宜的眼球也因为
水份蒸腾而变白。失去了视力的凯宜的眼皮停止在张开的一刻。周身的肌肤已经
开始渗出油分,让凯宜的身体变得油亮。凯宜对身体的触觉渐渐模糊,彷若灵魂
正在离去身体一样,只能奋力小口小口地争取着氧气。

  而在房间的另一边,凯宜身体的其他部份已经成李丹桌面上的佳餚. 李丹打
开了白瓷燉盅,熟悉的香气滚烫而出,让李丹幻觉凯宜就坐在自己身旁,下意识
地想滔一碗给闺蜜。随即看到燉盅内的一对脚掌,再抬头一看正在烤箱中的凯宜,
才不屑地「哼?」了一声,往汤中割下了凯宜半只脚掌放进汤碗中。李丹喝了一
口,惊叹发现一口汤竟有如斯变化,凯宜骨肉的精华都尽现这一盅内,这是李丹
未曾嚐过的鲜味。再试一口脚掌,凯宜原先白嫩的玉足已经在高压燉煮中变得软
烂,虽然精华已在汤水之中,但充满骨胶原的脚掌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李丹也不
由得把每只脚趾骨头的肉都啜乾净才愿意开始品嚐凯宜其他部位的菜色。在蒸笼
中的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玉手,内敛的清香自肌肤中散发而出,同样的体香有了不
同的表达方式。李丹情不自禁伸手摸了凯宜的手一下,却因滚烫而又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