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手臂的动作一次。张献迅速就位,提起锯子毫不犹疑的又锯了下去。同是锯骨,
但大腿骨可粗多了,凯宜痛得死去活来,即使有镇定剂的帮助,但身体依然下意
识地扭动着。两条雪白的小腿很快就离开了凯宜白嫩的身体。

  紫筠挑皮的走到凯宜身旁,「这切口好俊,你们的功夫又进步了。」紫筠一
边观察凯宜的断腿,一边夸讚二人道。「一切都是阁主调教得好,我们可比阁主
差远了~ 」吴佩谦虚的道。「真的吗?!!」紫筠高兴得跳起道,用手扣了一块
凯宜大腿外露的骨髓啜起手指来,凯宜受此刺激登时叫了出来。「喂喂喂~ 怎我
还未吃你偷吃了~ 」李丹傻眼道。紫筠嘟起带有血迹小嘴,拾起了凯宜的两条小
腿便走到镜头前,「哎哟……一会你要吃也吃不完吧~ 我养了她这么久,看她肉
质那么好实在忍不住呢~ 这两条腿那么重胶质,燉汤有够你补的啦~ 」紫筠一边
挥舞凯宜的小腿一边道。「你就是这样没规没矩的了,如不是要地下进行的话,
我还真的是不会找你。快把嘴抹乾净,有碍观瞻,看到你我也吃不下去了。」李
丹无奈道。紫筠用衣袖把脸抹好,提着凯宜的小腿往凯宜脸上逗玩了几下便交给
了厨师,连一旁的吴佩和张献也不禁摇头。厨师用刀割开小腿的筋腱,再小心用
长针在脚掌刺断一些细筋和关节窝,以方便让营养和鲜味流入汤中,然后便把一
对小腿放进了白瓷燉盅之中。

  「张晓峰的东西果然非同凡响~ 本来以为你在把前肢都卸下之后便要休息,
但看你现在还是那么精神,看来可以先把上臂和大腿一并卸才休息也未迟。」紫
筠惊叹的和凯宜道,一边为凯宜输入早前储备制成腌料的血液。

  输血完后,张献和吴佩把凯宜四肢的皮带拉上再勒紧,凯宜的四只断肢终於
可以活动,登时随着剧痛舞动起来。张献和吴佩立即按住凯宜并重新在断肢末端
也勒上皮带,断面肌肉的收缩好像寻找着失去的前肢一样。很快张献和吴佩手起
刀落,凯宜余下的肢体也离身体而去。在伤口烧封了后凯宜终於成了人棍。厨师
将上臂和大腿的骨头取下放入刚才燉盅之中,再把上臂肉切成小块备用,大脚肉
则用刀割了网状花纹拿去了红烧。厨房迅间充满了香气,凯宜也终於可以暂时休
息一下,在肉案上一起一伏蠕动着。

  李丹在房间的另一边看着变成人棍的凯宜痛苦的画面。在提起酒杯小酌间,
不禁陷入了思绪的漩涡中。「我俩本是形影不离的好闺蜜,但自上了高中以后你
就改变了。你处处抢我的风头。我成绩明明也很好,可你只是高我几分,全班的
称讚就落在你身上。其他朋友以前和我也有很有话题,但你的虚假性格实在太引
人注意,他们都把焦点放在你身上而忘了我。我为了宴会派对,明明已经穿了最
好的名牌时装,准备了最高级的美食,为何众人目光只停留在你这个穿着寒酸衣
服就来宴会的人身上。曾经有你有我,后来却形成只有你没有我,彷彿我好像一
直都是在为你搭舞台一样。借间家世、外貌、才干、努力,那有一样是我及不上
你的?为何我总是要活在你的阴影底下?那些也算了,是那班垃圾没眼光~ 我当
时认你做闺蜜也是没有太大所谓。可是俊傑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我和他两家长
辈都有交好,门当户对,迟早也会结婚。你这贱人却不知廉耻的抢走了我的男人!

  害我失去继承两家产业的大好机会。这我也再饶不了你。不过这一切以经没
所谓了,因为我要向你讨回了~ 」李丹回过神来,睥睨地缓缓睁开了双眼,露出
了一副春风得意的表情。

              【第十章中】

  经过十分钟的休息后,凯宜的剧痛已然麻目,在输血后也恢复了精神。躺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