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我。你可以跟我对话的哟~」紫筠指了指自己耳机调皮的说道,说完轻松向后
跳了两步便到了房间中央。「现在不是旺季吗?你应该是很劳碌的吧,难得你还
是这般活力充沛~」李丹好奇道。「这又怎会呢?敬业不如乐业,我可是寓工作
於娱乐的哟~」紫筠嬉皮笑脸的回答。「把肉带进来吧~ 」紫筠转身向门口职员
道。

  乳铃清澈的铃响自门外传来,凯宜被张献牵着爬了进来。「你还真爱玩,帮
凯宜选了个漂亮的配饰。」李丹抚嘴呵笑道。「这个可不只是铃铛哟~ 」紫筠回
答,接着便把凯宜的两颗乳铃解下,镶嵌在一旁机器上,随即李丹房间的玻璃墙
上便显示了这段日期以来凯宜的身体数据。「铃铛其实是个能随时记录肉畜数据
的智能标籤~ 这发明不错吧!你喜欢的话我送个给你哟~ 」紫筠得意的说道。

  「你的笑话冷了~ 我办的可是乳畜生意,乳畜们的乳头都已经驳上了搾乳机
那里还装的上呢。」李丹淡然回答,心中觉得紫筠别有暗示,内里咒骂着这的没
大没小的阁主。

  「那事不宜迟我们开始吧。」紫筠鞠躬道。

  吴佩携带着工具并带领厨师进入房间。一旁张献让凯宜爬上肢解桌上,并用
皮带把凯宜绑好在桌上。吴佩把工具放置好也走到过来。

  「你还真的够运~ 我刚刚从富豪张晓峰那处搞来了这支新型厨用镇定剂,能
够让你在痛楚中保持心率平稳并抑制荷尔蒙,使你不会快速失血过多和因痛楚而
肉质变酸。」紫筠一边对凯宜说道一边把镇定剂注入凯宜的静脉中。原本因为即
将被屠宰而紧张的凯宜因镇定剂的关系很快便镇定下来。

  「这次会用多种方式进行烹调。两掌到手肘会清蒸,两脚到膝盖会燉汤,两
条上臂会造成小炒,两条大腿会红烧,躯干会活烤~ 」紫筠向李丹介绍道。

  张献在紫筠谈话时已把凯宜手肘上边的皮带勒紧,一旁吴佩拿着短刀和锯子
准备着。二人眼神一照再望向紫筠,紫筠手指挞响。吴佩娴熟的用短刀绕着凯宜
臂骨画了一圈,快不及眼的一刀在雪白的肌肤上画出一道血痕。随着突然的刺痛
与并发的鲜血,吴佩已在另一条手臂上画了一圈。因为镇定剂和皮带勒紧的关系
加上吴佩的刀功,血液没有喷射出来,而是缓慢的渗出。凯宜望着臂上的伤口,
伤口虽是像被上千只蜜蜂针般麻痺刺痛,却是比想像中痛得要轻得多。随即张献
接过锯子,往切口的骨骼锯下去,伤口接触空气,前所未有的剧痛迅间爆发。锯
骨声喀喀作响,虽然没有很大的身理反应,但剧痛依然让凯宜痛得双眼瞪得圆睁,
咕咕的低声呻吟着。很快凯宜双手已被卸下,吴佩和张献一人一边用喷灯把创口
烧封,凯宜的痛楚方得减轻。厨师接过凯宜因失血变得更晶莹剔透的双手,细心
的把指甲反起,把切好小块如纸薄片的姜片嵌进指甲缝中再把指甲合上。接着又
用很清淡的香料均匀的涂抹在凯宜的双手上,然后放进了早已预热水滚的蒸笼里。

  「这还只是第一道菜呢~ 别着急,好好享受吧~ 」紫筠轻抚凯宜美味的脑袋,
眼神笑瞇瞇的转向李丹道。凯宜早就生无可恋,却料不到死亡的痛苦竟是如斯漫
长,现在的还只是个开端。

  接着,张献和吴佩又把凯宜膝盖上方皮带勒紧。凯宜已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
事。快不沾血利刀银光闪烁,彷似死神的利爪一样,凯宜定睛注视着吴佩手上的
短刀若有所思却难以表达。张献悄悄的往凯宜耳边低头,「通常我们都会把你宰
杀后再慢慢肢解烹调的,但这次客人特别要求活体料理,不能让你在过程中提前
死亡。所以我们也没有辨法,唯有我和吴佩手法利落点,希望能减轻你的痛苦。

  真的不好意思哦~ 」张献低声抱歉道。在说话期间吴佩已经重覆了刚才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