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凯宜自然的放松括约肌让喷嘴进入然后再牢牢夹紧。吴佩打开水闸,温水温
柔的注入凯宜体内,凯宜肚子慢慢涨起。张献在等待吴佩灌肠的同时已用清水和
草本清洁剂把凯宜的阴道洗过几遍。吴佩把喷嘴拔出,凯宜尽力将水排清。见排
出的液体有如清水并只有淡淡香料味,张献和吴佩互相点头表示满意,为凯宜全
身沖洗一次乾净便进入下一步骤。

  为了让肉质更松弛,高级肉畜在屠宰前都会进行全身的深度按摩。凯宜翻过
身来,躺卧在桌上,张献和吴佩由脚底到头部为凯宜按摩,她们力度刚刚好,不
会令凯宜产生疼痛,但又能达到拉筋全面放松的效果。张献指示凯宜把腿张开一
点,然后细心地按摩凯宜的阴唇和阴蒂,使得凯宜轻轻地呻吟,阴部轻微充血。

  吴佩抚摸凯宜,感到凯宜的体温暖和,表示张献达到了目的,又让凯宜翻过
身来。

  吴佩需要为凯宜进行肛门按摩和扩张,方便一会厨师填料。吴佩把手指插入
凯宜肛门转了一圈让凯宜预备,凯宜点头示意,吴佩敛起五指渐渐深入凯宜肛门,
凯宜也尽力张开肛门,把直肠往下推。因为凯宜的配合加上每天训练有数,很快
吴佩以把整只手掌塞入凯宜肛门内。接下来吴佩开始把手掌握成拳头,保持一左
一右转动,很快大半条前臂也伸入了凯宜体内。吴佩的前臂在凯宜体内搅动起来,
使凯宜的内脏也能得到按摩。凯宜的白嫩的小蛮腰也跟着扭动起来,心里想着原
来只要放松配合起来还真的是挺舒服的。经过了10分钟的体内按摩,吴佩把手
臂抽了出来,凯宜的肛门慢慢地收回原状。张献看准时机,在凯宜的肛门缩到只
剩一个铜钱孔大小时,从工具包中拿出了几样中医针灸用的金针,瞄准凯宜肛门
几处的筋络刺了下去。张献曾是一位名医的高徒,精通中西医学。凯宜被针也是
不觉得痛,只是痒了一下,但肛门却在完全收缩前停了下来。张献为凯宜抹乾身
体,收拾好东西便带凯宜全贵宾室的厨房去了,而吴佩则收到通知往大门准备。

  一队车队经过婉然曲折的山道驶到秋瑟山阁停下。两队约20个精壮保镖从
前后几辆车走出,列队站立在山阁门前两则。一名衣着光鲜的少女从车队中央一
辆名贵房车走出。少女穿过保镖们进入山阁,保镖们紧随其后。少女抬头仰视写
有秋瑟山阁的大门牌,面露一丝睥睨与骄傲。这名少女正是李丹。

  李丹甫走进大门,吴佩带领其他职员出来迎接。「李小姐欢迎光临~我们阁
主正在准备一会的烹调。请李小姐先跟我们到贵宾室去。」吴佩道。接着李丹就
跟随她前往贵宾室。

  山阁内外景緻实在美不胜收,纵然李丹是千金大小姐甚么风景没有见过,但
也不禁惊叹山阁的佈局巧妙。「一般人真想不到这里竟是一所人肉会馆与监狱。

  要是把这里也收起来做,当个别宛也挺写意的。」李丹边走边想。

  「听说这里以前是叫明月山阁,传闻也只有山腰中上的一小个庭园,怎么时
候变成如此规模的?」李丹向吴佩问道。

  「这里的前身的确叫作明月山阁,是从紫筠阁主上任后才改名秋瑟山阁的。

  以於箇中原由,虽然我们是最高级职员,但也是阁主上任后来进来的,所以
我们也不太清楚。」吴佩回答。话毕,李丹已被带到房间,李丹的保镖们守在门
外。

  在房间内是中、日式混合的佈置,舒适简约得来又不失雅緻. 把另一边的趟
门打开,是一处架空的阳台,能把山阁内外的景緻一概尽览。李丹在观赏完美景
后回到室内,墙壁缓缓打开,露出了另一边被玻璃墙分隔开来的白色厨房。紫筠
在一旁跳了出来。「hello~ 看到我吗?这幅玻璃墙是单面的,只有你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