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郊,一座豪华的私人会所依山而建,被一片火红的枫树林包围着,被晚
风吹得沙沙作响。蜿蜒的小路尽头一扇金色铁门威严耸立着,门前石碑上清晰地
刻着「秋瑟山阁」四个烫金大字。在会所的地牢中,囚困着数以百计的女性,三
两人住在一间阴冷牢房里的她们年纪不一职业有别,而漂亮和美味则是她们仅有
的共同点。而在这偌大冗长的地下室的尽头有一间牢房,冰冷的铁门上用粉笔潦
草的写着新人二字,我们那可怜的凯宜正昏倒其中。

  忽然一束耀眼的白光打在了原本就很白嫩的凯宜的脸蛋上,女孩悠悠转醒。

  「这是那里?」环看四周后的她似乎并没有想起刚刚的遭遇,正当打算站起,
「呀,好痛!」凯宜膝部痛处被脚镣绑得牢牢的,双足一时无力跌倒在地上。疼
痛之际,铁门刺啦一声被打开。

  「小心点哦,不然又会再受伤了。」紫筠说着从门外缓缓走进来,脸上仍是
那使人眉头紧皱的诡异笑容,至少凯宜是这么想的。女孩吃力的像门口看去,顿
时回想起刚刚被擒的经过。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捉我到这里?」虽然现在的凯宜很是害怕,但依然
壮着胆子厉声问道,希望在气势上扳回一局。

  「好吧,你还是有权情权的。先自我介绍吧,我是秋瑟山阁的阁主紫筠,想
必你也听说过。你被我的一位客人盯上,我们按照客人的需求,需要把你培训成
一个合格又懂事的肉畜然后作为一道料理呈上给客人。而这里就是秋瑟阁会所本
址,你将在这里完成培训和接下来的人生,等待客人在一个月后到来,希望你能
配合。」紫筠用平淡的语气回答到。

  「什么?什么肉畜,我听不懂!」然而凯宜怎么可能听不懂,在这个金钱可
以买到任何东西,即使是人命的社会,肉畜这个词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别说鬼话了,快放我离开!你们这是非法拐卖人口,如果我的家人见我久
久不回,知道我失踪他们定会去报案的,警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到时候你们就
等着把监狱坐穿吧!」见装傻不成,凯宜立刻示强到。

  紫筠呵呵一笑,俏皮的拍了一拍额头到「哎呀,看来这小姑娘还不是很了解
自己的处境啊哈哈!」然后缓步走到凯宜身前蹲下身,轻轻拨开凯宜已经散乱的
头发,轻轻抬起凯宜的下巴道「从来没有能从秋瑟山阁的指掌中离开,一个也没
有,你自然也不是例外。你的家人是救不了你的,警察局厅以上的哪个不是我亲
自扛着学生妹往家里塞才能谈下买卖的,所以说啊小妹妹,别有太多期盼,好好
完成每天的任务,我们会给你安排额外的奖励的。」

  「不可能的,我是一家人的经济支柱,再加上我那患肝病的小弟虽要我来维
持医药费,他们不能对我置之不顾!即使警察不管用他们还是会找媒体,找网络
写手,找~ 找……」凯宜无力的反驳。

  「我明白我明白,你们家的情况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也很同情你的家境,所
以我们已经跟你的家人达成协议,会提供一名肉畜的肝脏给你小弟更换,以换取
他们禁声。你的家人很快便答应了交易。谁叫在这难求一子的社会当中,你家中
只有一个小儿子呢。在你家人眼中儿子的命当然是比女儿的命重要。不要抱怨,
世道就是这么残酷呀。」紫筠歎道。

  「不可能……是骗人的……不可能的……」凯宜委坐地上喃喃自语,她不敢
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紫筠的话,曾经那个对自己百般体贴的爸妈在弟弟的
病情面前竟然舍弃了自己的性命,而弟弟的病也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大病~ 但
这一切都是真的,失去了最后支柱的凯宜此时也不想再说什么,只是乖乖的跪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