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位是你朋友吗?」李丹看着一旁的微笑的紫筠好奇问道。凯宜本想抢
答,但已被紫筠先了一步。正当凯宜担心紫筠说出真相之际,紫筠只是回答「是
呀!我是凯宜的新朋友,刚刚跟她回来走走的。」凯宜方松了一口气。

  「原来凯宜还认识了新朋友,那我就不用担心了~凯宜的朋友即是我的朋友
啦!很高兴认识你哦!你叫甚么名字啊?」李丹欢喜的道。「我叫紫筠,我也很
高兴认识你。」紫筠笑咪咪回答,同时也向李丹抱了上去,使得李丹有点尴尬。

  凯宜看着紫筠过份热情的举动,想必紫筠又在有甚么打算。虽然难得与李丹
再会,但也不想因自己牵连了闺蜜,所以便对李丹急说「我先回家看弟弟了,先
走了!」,然后便拖着紫的衫领走了。「等等!」李丹叫喊,但凯宜也不再理会
加快步伐的走了,一旁被拉着的紫筠哎哟哎哟的叫着。

  「慢点!慢点!」紫筠就快失平衡的呼喊着凯宜。忽然,凯宜停止了脚步,
二人到达了一所公寓。

  「就说你是放不下家人的吧,还装甚么呢~」紫筠叉腰淘气道。「我才不会
对买掉我的家人担心,我只是放不下我那小弟。」凯宜冷冷的回答。

  「叮噹,叮噹」门铃响起。一个面带病容的小男孩睡眼惺忪的应门。男孩抬
头一看,既模糊又熟悉面孔使男孩揉了揉眼,使劲张开无力的双眼再看清。「姐
姐!」男孩飞扑泪道。「凯正!」凯宜同时跪下泪呼。姊弟二人涕零俱下相拥在
一起。此刻言语已是多余,只有眼泪能细诉彼此的思念和关爱。

  「呜~姐姐,爸爸妈妈说你跟男朋友移民到台湾去,不会再回来。可是我不
相信!我不相信!我说姐姐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呜~」凯正咽声道。一想到自己
马上又要离开,凯宜实在是无从安慰,但也不忍心告知背后真相,只好说「姐姐
是专程回来找你说再见的。姐姐要追寻自己的幸福,真的是要跟俊傑到台湾了。

  你记紧要听爸爸妈妈话啊~你要好好养病,尽快康复,不然姐姐就会不高兴
的哟??」

  凯宜温柔的道。凯宜心知再留一刻自己将不愿再离开,只好挣脱开凯正的小
手,转身便离开。「姐姐!姐姐!我不要康复!我只想要姐姐!?」凯正追出门
口,一不慎就栽了个大跟头。「等你康复长大后姐姐再回来看你的。」凯宜头也
不回的道,眼泪早已缺堤的凯宜一步步离开。

  忽然走廊传来一对男女的惊呼「凯正!」,正是凯宜的父母。看着仆倒在地
的儿子,母亲立即飞扑到凯正身旁,紧张地呵护儿子的擦伤。「你不要再回来了!

  求求你……不要再回来了!你也不想你的弟弟康复不了的吧!是爸妈对你不
住,请你快点回去山阁那里吧!……」父亲跪下哭道。凯宜无言以对,低下头便
飞奔离开了。紫筠从凯宜家中走了出来,「放心吧~ 我答应过的一定会遵行。你
的儿子再过几天就能进行手术,很快就可以康复的了~ 到时可以的话不妨就邀请
我来你儿子的复康派对哟~ 」紫筠弯身向凯宜母亲道,说完便蹦蹦跳跳的跟上凯
宜去了。「感谢你~ 感谢你~ 」凯宜父母对离开的紫筠连环叩头感谢。

  凯宜一直沉默的在黄昏的街道上漫步。紫筠终於耐不住沉闷的气氛,「不用
伤心了,你知道你的牺牲是有意义的。你的父母只是爱子心切,你也是真心与他
们一样希望弟弟康复的吧。但我现在可是饿得很耶~ 跟你走了一整天,肚子都打
鼓了!你是往在附近的,不如你带我找点吃的吧~ 」紫筠不耐烦的道。凯宜并没
有回答紫筠,只是一步步凭着记忆走向自己与男朋友最爱的那间餐厅去。

  二人在甫餐厅角落的位置坐下,紫筠便立即要侍应写了五、六道菜。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