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可我,可我是被预定的主菜,死期早已经被固定的……我……」听
到嘉琪的埋怨,凯宜显得更加委屈了,虽然她也时刻提醒着自己不可以放弃生存
的希望,但这一股股从自己肉体的买一个角落飘散着的肉香也时刻提醒着她自己
只是一个高级肉菜而已,和街市上被跳来跳去的鱼虾牛羊并无任何区别。嘉琪也
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重了,赶紧做到床头,用一只青葱嫩手轻抚着凯宜光滑细嫩
的脸蛋说到「抱歉凯宜妹妹,我今天有些累了,说话有些不当,别难过了~ 」

  「姐姐,我还有两周就要被杀掉了。」凯宜哀伤道。嘉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
怎么安慰她,只得脱下衣服钻进被窝里抱住了凯宜美味的身体。凯宜也知道自己
享受鱼水之欢的机会所剩无几了,也赶紧准备好迎接嘉琪的爱抚。

  「Surprise!听说凯宜最近很听话,特意过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的刑期~ 」万万没想到,正当凯宜和嘉琪互相拥抱着彼此的香躯热吻的时候,
神出鬼没的紫筠却突然出现在了铁门外,原本紫筠刚刚接到了那位点下凯宜的女
雇主的电话,说是需要凯宜赴宴的那场私人聚餐推迟了一周,紫筠兴致勃勃的来
到了凯宜的寝室,却看到了自己三令五申的违禁行为—女女性爱!

  「你们~ 干什么呢?」紫筠强压着怒火问到。凯宜虽知道自己触犯了禁令,
但并没有觉得很严重,她羞答答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站在床边想辩解什么,却

发现比自己大几岁的嘉琪直接冲到了铁栅栏边上噗通一声重重的跪在紫筠面前

  「阁主~ 求求你,我~ 我们只是取个暖……我……」。「现在很冷吗?」紫
筠冷冰冰的说到。「不不~ 阁主,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阁主~ 」嘉琪似乎是吓得
连魂都没有了,开始前言不搭后语的说到。「亏了我还这么信任你!给你职位让
你照顾这些可怜的女孩们,没想到啊~ 你照顾的还真全面!」紫筠越说越气,顺
手抽出了腰间的电棍,在银黑色的铁栅栏上狠狠敲了几下,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在
幽暗的地下室里回荡着,吓得凯宜和嘉琪都下意识的摀住了水晶搬的耳朵~.「都
给我起来!」紫筠近乎声嘶力竭的喊到,周围的几个房间的女孩们都被吓了起来,
生怕是自己惹怒了这位小祖宗而惹来祸事。「都来看看,这就是你们的代理管理
员干的事情!」紫筠说着顺手打开了凯宜的房门,然后轻抚着已经吓得面色苍白
的嘉琪那颗美丽的脸颊继续说道「真是难为你们了,让一个原本就不遵守规矩的
人来管理你们,我真怀疑你们~ 」。众女孩们刚刚从睡梦中惊醒,没有一个人知
道她们的阁主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生如此大的气,但都怕怕的摇着小脑袋。「紫筠
~ 嘉琪姐她~ 」正当紫筠用那双美丽但又冰冷刺骨的大眼睛环顾着其他女孩们的
时候,一直坐在床头抱着被子的凯宜怯生生的说到。「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我
告诉你,要不是你已经被预定了出去,你的小命能保到今天?哼,看来你还是不
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我就让你嚐嚐生离死别的滋味,让你知道不守规矩的下场!」

  还没等凯宜辩解,紫筠便硬生生的打断了她。「阁~ 阁主~ 」被紫筠的手抚
摸得直发毛的嘉琪听到紫筠的一番话,心里便知自己的生命算是到了尽头,但她
并不敢挣扎,只是用留恋的眼光回头看了一眼床上那一脸悔恨与歉意的凯宜。

  这般吵闹引来了隔壁牢房里的看守人员,紫筠瞥了一眼瘫坐在地上心如死灰
的嘉琪,回头对工作人员说到「来的正好,把大厨叫过来,顺便把处理工具带着,
这里~ 有一个小妞迫不及待的想变成一道美食呢!」紫筠说完又转过头蹲下对早
已泣不成声的嘉琪说到「哎,你说说你,原本能比凯宜活的时间更长的,非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