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被他们抓来吃的吗?」嘉琪问到。

  「是~ 是吧,反正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

  「那就不应该了啊,难道他们不知道虐待女孩会让肉质下降吗?」嘉琪不解
到。

  「那个叫紫筠的~ 她似乎就是想虐待我以此取乐,嗷~ 」凯宜说着,粉嫩的
屁眼不知怎的又撕裂般的疼了一下。

  「你趴下。」嘉琪略显羞涩但又坚定的对凯宜说到「把裤子脱掉,我帮你清
理下伤口!」

  听到竟有如此好的事情,凯宜想都没想便脱掉了衣裤乖乖趴下「谢谢你嘉琪
姐姐~ 我感觉我快坚持不住了。」

  「一定要坚持住啊,那些人还打算看你笑话呢!」嘉琪一边说着一边藉着月
光仔细的欣赏着凯宜雪白饱满的两瓣小屁股。她发现凯宜的屁眼似乎被撑到了肛
裂,而手中又没有任何消炎杀菌的工具,便只能伸出香舌轻轻在她的肛门里外舔
舐了起来。

  「嗯,姐姐你在干嘛呢?」由於后庭收到了刺激,凯宜不由得问到。

  「你别动,我在帮你消毒呀!」

  「哎呀~ 嘉琪姐姐,你别舔那里啊,不干净的呀!」凯宜被嘉琪弄得不知是
舒服还是娇羞,一时间全身都酥麻了起来。

  嘉琪舔着舔着竟然发现嘴边有一股甜甜的液体沾到了嘴唇上,她定身细看,
原来是身下的凯宜下面多汁的小鲍鱼已经淫水氾滥了,这顿时让嘉琪雪白的小脸
蛋通红了起来,她赶紧抬起身,整理好了思绪问到「凯宜你~ 你还有什么地方疼,
我帮你舔~ 额~ 」

  「嘉琪姐姐,我的乳头……」凯宜转过了身,将一对饱满弹性的奶子上端扎
着一对小巧的铃铛的粉嫩乳头展示给了嘉琪。

  「哇!这~ 」嘉琪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凯宜,双手竟不自觉的摸了上去。

  「好有手感啊!比我的这一对好看多了!」嘉琪感慨到。

  「没有啊,嘉琪姐姐的乳房也很漂亮啊!你看你看!」凯宜似乎恢复了往日
可爱的一面,一把将嘉琪的睡衣解了下来,小脑袋凑近了欣赏起来,完全没有看
出嘉琪表情的细微变化。

  「凯宜……」嘉琪轻声说到。

  「怎么啦嘉琪姐姐?」凯宜抬头,忽然发现嘉琪那性感的面庞竟正对着自己,
一双秀美的大眼睛温柔妩媚的盯着自己。

  「凯宜……我……」嘉琪欲言又止的说到「我想每天都给你清理伤口。」说
完轻闭上了眼睛吻了下去。

  「姐姐!」凯宜也有点兴奋,她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对一个女生产生生理感
觉,而嘉琪此时又给予了她最最需要的温暖感,所以她便毅然决然的用美味的小

              嘴迎了上去~

  一时间两条香舌在两个鲜美的女孩口腔里不停交织缠绕,嘉琪不时还用牙轻
咬凯宜的嘴唇,而她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胡乱的在凯宜的两只肥美的奶子上抚
摸着另一只则伸到了凯宜的下身,在早已湿透了的饱满的外阴部轻抚那颗小豆豆,
凯宜全身像是触电一样,她从未体验过如此全方位的调戏,像只小蛇一样在嘉琪
的怀里不停扭动着。

  「那你呢姐姐,你是为什么被抓进来的啊?」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两三天,
凯宜也渐渐和嘉琪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啊~ 唉,家里的妈妈染上了毒,又欠下了高利贷,我作为家里最值钱的
女儿便被家人决定卖给了秋瑟阁~ 」嘉琪无奈的摇晃着脑袋仰天叹息到。

  「她们~ 她们知道秋瑟阁是什么地方嘛?她们怎么能这么对待姐姐你啊!」

  凯宜愤慨到,但是想了想自己的遭遇,似乎和嘉琪姐姐没什么两样,便也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