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大量涌出,紫筠顺势用力抽出拳头,静静欣赏着凯宜受高潮引起的抖动。「哎
呀,不留神一下子弄太松了,这样会漏馅的。要再处理一下。」紫筠看着凯宜松
开一洞口的肛门说道,接着便在怀中取出一电击器,把强度调低,然后向凯宜的
括约肌放电。凯宜原本已然麻木的括约肌突然遭到电击,顿时又收缩回原来的型
态。当凯宜以为这一切终於完结之际,忽然紫筠又往凯宜两手套上手拷。凯宜再
次绝望的看着紫筠,紫筠的背影正在旁边工具桌上翻东西,只紫筠转身,手上持
着一个圆头的肛门钩,笑着走向自己。

  惊恐的凯宜此刻想立即逃跑,但无奈在酒精的影响及气力已空下,只能掉头
在地上慢慢向反方向爬走。紫筠像戏弄猎物般在凯宜后方缓步跟着,任由凯宜爬
行了一会。紫筠在后方瞄准凯宜还带有分泌物流出的肛门使力一插,肛门钩深入
肛门。紫筠再从怀出取出狗绳把肛门钩的尾部和凯宜的手拷连上扣好,凯宜立即
就被自己锁死在地上。紫筠从旁边推了一部吊机过来,利用狗绳把凯宜整个吊在
空中。「这次你还算是合作,一切都顺利进行。就奖励一下你,送些小礼物给你
吧。」紫筠阴森的笑道。紫筠在工具桌上拿起两根细针,在凯宜胸前两颗乳头弹
了几下。凯宜已经想像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求求你,请不要如此。」凯宜惊
慌的泪道。「不行的,说过有奖有罚麻。这奖的是你的合作,罚的是你喷了我一
身。」一边笑道,另一边已把两支细针分别穿过凯宜的两颗乳头中,凯宜登时痛
得就算被吊在空中也整个人昂起,再坚强也立即哭了起来。「忍忍吧,很快不痛
的了。」紫筠话毕便又以快速熟练的手法,把两支细拔出,换上双个带有铃铛的
乳环。乳环随着凯宜身体晃动,发出悦耳的铃响,在铃响中凯宜泪红了面怔怔的
呆看着紫筠。「我送你的礼物应该很适合你吧,哈哈。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回
去休息一下吧。」紫筠一边说道一边解开凯宜身上的束缚,凯宜从空中掉下,紫
筠轻轻的接着凯宜放回地上。在紫筠的吩咐下职员进来把凯宜带回牢房,沿路铃
铛不断晃动,铃响不断。「这可是高级肉畜才有的待遇啊。」听着铃响说道,接
着又蹦蹦跳跳的回到自己工作室更衣去。

               【第六章】

  就这样两三天过去了,每天几乎都要重複着几乎非人的虐打与欺凌。

  有一天晚上,被折腾到差点不省人事的凯宜又一次被他们拖回来扔到了床上,
委屈与绝望使得曾经坚强的凯宜终於忍不住了,嘤嘤的披头散发的侧卧在床上哭
了起来。

  「凯宜?你叫~ 凯宜是吧?」忽然从寝室另一侧,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轻
轻的问到。凯宜揉了揉已经哭红了的大眼睛,忍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痛挣扎着看了
一眼自己的室友。

  她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漂亮女孩,在月光的衬托下脸蛋显得格外的白皙,她
正关切的坐在她自己的床头望着饱受摧残的凯宜。

  凯宜微微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说到「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痛了,没有註
意到你~ 请问你叫?」

  「没关系,我叫刘嘉琪,管我叫嘉琪就好了,他们为什么对你这么狠啊?」

  那女孩问到。

  「这……我也不知道。」凯宜说着,一阵强烈的委屈感涌上心头,晶莹的泪
珠又一次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那个叫嘉琪的女孩不忍,朝着门口望瞭望,确定了
看守都已经睡着了之后便穿上拖鞋,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凯宜的床边坐下,凯宜知
道她是来安慰自己的,便将漂亮美味的小脑袋搭在了嘉琪修长美丽的大腿上,嘉
琪怜爱的安抚着这可怜巴巴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