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皙的水花。那个离我的阳精只有几寸距离的少女秘洞中,此时嫣红的两片唇肉
还在随着苏彤剧烈的呼吸慢慢的张合着。

  「战斗」过后,我心满意足的躺回了沙发上,看着蹲在我身下,光着身体替
我细心的整理衣裤的少女。忍不住又伸脚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揩了几下油油。

  「真是的,」红着脸的苏彤娇的将我的腿推开道:「平时你跟姐姐相互都碰
都不碰一下,却整天来拿我发泄。」虽然苏彤的话听上去是在责备,但语气中却
是充满了少女的娇羞。我用手轻轻抚摸着难得展现出细腻温柔一面的苏彤笑着说
道:「我跟你姐姐有约定,你这个初尝禁果的小丫头,哪里懂得你姐夫平时的努
力。如果不找你放松下,你诚心要把你姐夫憋死不是。」

  苏彤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白了我一眼,低着头张开自己的小嘴,在我还留存
着一点点阳精的马眼上舔了两下,然后才将我的肉棒塞回了裤裆里。

  「好了,舒服了吗?」苏彤抬着头,嘴角挂着一丝女人在高潮之后才有的媚
态看着我。

  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离刚才苏彤进我办公室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快穿好衣服,我要去跟王局过一下今天的案件进度了。」

  「哦,忘了给你说,来之前,我碰到王局。他让我给你说,下午的碰面取消
了。他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出去,让我转告你,这个案子你专心办就是了,不用天
天跟他汇报。」

  「他倒是图个清闲,」我对王局这种见麻烦就躲的习惯已经见怪不怪了,站
起身来调整一下腰带和衣扣说道:「那你帮我把昨天跟曹金山管家的对话记录拿
过来,我再看一遍。」

  「还是别看了吧,」苏彤的眼睛突然眨了眨,鬼鬼祟祟的说道:「现在有个
人还在等着你,而且,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暴跳如雷。」

  「什么人?」

  苏彤没有马上告诉我答案,而是故作神秘的说道:「一个管家,而且还是比
昨天曹金山的管家更关键的人。」

  「刘宪原的管家?」

  「是的。」

  听完苏彤说的这两个字,我立即对他这有些不知轻重的拖延有些不悦说道:
「如此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马上告诉我?」

  没想到苏彤见我生气的样子,竟然反而瘪了瘪嘴抱怨道:「谁让他一来的时
候就那么倨傲嘛,一个管家而已,主人失踪了这么要紧的时候,来警察局的时候
反而还一脸傲气。我这样杀杀他的威风,也是让你等会询问他的时候他好规矩一
点嘛。」

  说完这段话,苏彤又突然转过身来,几乎将整个人贴在我身上说道:「而且,
人家也想知道嘛,是不是你在午休的时候,我在你的身上磨蹭几下,你就会兴奋
起来。」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丝调皮的风情。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即是下属,又是小姨子的小精灵鬼,也知道把
线人冷落一下是很多时候警察查用的侦讯方式。当下,我也没有责备苏彤,而是
伸手在她的胸前重重的捏了一把,女人猝不及防的一身惊叫,就算是一个小小的
「惩罚」了。

  既然这刘宪原的管家主动找上门,那说明他们也坐不住了。目前看来,刘家
前来报案的动机可能有两个,要么是昨天曹金山报案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们的耳
朵里,知道没发再隐瞒下去。要么就是事情已经到了他们无法控制的地步,必须
要借助警察的力量了。

  无论是哪个动机,我都势必要开始直接接触刘家的人。不过当我在审讯室见
到了刘宪原的那个管家的时候,却还是感觉到了一点意外。一般来说,这种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