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围在办公室的那些草包们,也分析不出来什么案情,我便对蔡康阳说道:「带
我去找那个管家谈谈。」

  说完,我回头一如既往的在临走前地看了王局一眼,笑着说道:「放心吧,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许多年后,当我回忆起这个案件时,也许更多是对当时的冲动和气盛而悔恨。

  但是在那时候,在我的内心里,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件很快就会震动山
城上下的富豪失踪案将更让我兴奋的了。

  「亲爱的,你觉得我在王记新打的这件银器怎么样?」

  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如同玉葱一样纤细而修长的手指,
正调皮的在我的耳朵后面挠了几下。

  在我看案件报告的时候,我最讨厌别人打扰我。作为在我身边跟了我三年的
的未婚妻,当然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每当我坐在了家里书房的那个小桌前的时候,
雨筠从来不会跟我说一句话。但唯有一个时候例外,就是每当她新制了衣服或者
首饰的时候,她总会在第一时间给我展示一番。而也只有这样是时刻,我才不会
因为思绪被打断而生气。

  「挺好的啊。」我抬头看了一眼挂在雨筠脖子上的那一串印制的项链,又低
头看起来文件了。说真的,此时身穿一身旗袍的雨筠,搭配这她脖子上的银器,
确实让她美艳不少。如果此时她走在街上,定然会成为那些青年男人们争相回头
的焦点。但就像是吃饭一样,即使是再美味的佳肴,时间久了,也会慢慢的趋于
平淡。

  果然,我的语气引起了雨筠的些许不满,她就像是挑衅一般,强行站在了我
跟桌子中间说道:「什么嘛,难道就一句挺好的就没了?」

  我看了看故意撅着嘴巴,露出一脸不甘语气的雨筠,笑着说道:「之前不是
给你新买了好几样翡翠的首饰吗?那些东西每一件的价格都够这银项链十件以上
的价格了。为什么你偏偏喜欢这便宜玩意儿?」

  「那是你不懂女人嘛」雨筠见我嘴角带着笑意,也就放松了下来,坐在了桌
子上,将一只玲珑细小的脚丫放在我的腿上说道:「对于女人来说,玉器固然珍
贵,但只有这银饰,才是从小到大都会喜欢的东西。你知道我从小家境一般,除
了一个长生锁,也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所以小时候啊,我看见那些富人家的小孩
带着什么银箍儿啊,银镯子啊,都会羡慕得很。后来长大了跟了你,也慢慢有了
更多的钱。但这东西就像是从小到大一直陪伴着我的玩具一样,即使你给我的东
西再好,我也会喜欢这样东西的。」

  「哦?是吗?那以后我就不给你买那些名贵的首饰啦,就给你买点银器,还
可以省不少钱。」

  「你讨厌,」雨筠知道我是在故意挑笑,也迎合着我娇嗔道:「你不给我买,
难道是想留着钱养你的小情人啊。」

  虽然已经认识了四年,但雨筠却依然就像是那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女孩子一样
充满了稚气。四年前,当雨筠推开我的办公室门的时候,我立即注意到这个在怯
生生中带着一丝调皮的女孩。当时雨筠的身份,还只是江北一个报馆派来的小记
者而已。涉世未深的她,并没有意识到当时还在负责警务宣传的我,为什么会对
她这样一个小记者青睐有加。

  直到一年以后,当我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将她拿下时,她那是才知道,原来我
们之间的关系,一开始就已经在我的一步步的算计之中了。只是当时的她,一颗
芳心已经被我完全俘虏。当面对我咄咄逼人的攻势时,雨筠只能选择向我投降,
成为了我的恋人。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了,在这三年里,我的事业平步青云,而雨筠跟我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