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身边的人吗?」

  「不,都是老爷公司的人。不是家里人,当然也不包括在下自己。」

  「这是为何?难道这管家不是刘老板身边最亲近的人吗?」刘才的话让我有
些意外。

  「在家里是,」刘才顿了顿说道:「管家嘛,在家里是管理者,但老爷外面
的买卖,我是不插足的。家里的事情有管家,家外的事情有助理,如果家里家外
的事情都让一个人接触了,并不利于家里的稳定。」

  「那这么说来,这一次跟着你们老爷一起失踪的人,是他的助理咯?」

  「老爷的生意很大,于是有很多助理。通常来说,我也不知道老爷最近身边
信任的人到底是谁。」

  「你这管家道是当的有意思」我打断刘才道:「别的管家,对自己的主人行
踪可谓了若指掌。但你反而一问三不知。你既然什么也不知道,那跑到我这里来
是干什么的?别说你是替曹老板作证洗冤的。」

  「不…」刘才扶了扶眼镜,凑过头来小声说道:「刘某也是来报案的。」

  「报案?报什么案?」我有些意外的的看了看刘才一眼。

  「此事涉及到家中私事,说出来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刘才说道这里,脸
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异样道:「不过,倘若可以的话,小的以刘家大管家的身份,
想要邀请张副局长去刘府走一趟。这其中的事情,待到了刘府,自然会有人向张
副局长解释清楚。」

  说罢,刘才又从衣服里拿出来了一个小布包,塞在我手中说道:「麻烦的地
方,还请张副局长包含。无论张副局长能否大驾光临,这一点小意思,就算请张
副局长的部下几位喝茶了。」

  我轻轻掂量了下布包,这布包里面是满满的一小包银元。在这个年代,找警
察办事要花钱已经成为了社会上不成文的规矩,刘家自然也懂得这个规矩。刘才
是明白人,所以我连假意推辞一下都没有,将银元放入衣袋中说道:「既然如此,
那我就跟你去刘府走一趟,也好看看你们老爷是不是真的走丢了。」说完,我若
有深意的在刘才的肩膀上拍了拍。

  「劳烦张副局长了,汽车已经在楼下等候。」

  「不必了,警队自有人送我去。」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