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校园春色  »  初恋
记得还在初中时,晚上关灯睡觉之前,同宿舍的人总喜欢东南西北地谈论一番,常常会有这么一个话题,就是将来找个什么样的人做老婆。轮到我发言时,我说,我也不知道会找到什么样的人做老婆,但我有一种预感:我找的老婆不是姓李的就是姓孙的。因为在中国的百家姓顺序中,它们都是排在前的。没想到,很随便的一句玩笑,后来竟变成了现实。

  高二上学期,们班上转来了一位女生,高挑的个子,秀气略带潮红的脸上,镶着一双明眸的有神的眼睛,修长而丰腴的身材后留着一条粗又长的黑溜溜的辫子,时常穿着一件印有大菊花图案的衬衫和一条在当时来说很时髦的直统裤。平常很少说话,就是跟其它女生也很少讲话,但嘴角边总挂着一丝微笑,看上去很令人舒服,浑身上下透出班上其它女生少有的灵气。很快便知道了她的名字。从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她有些特别,不管是上课还是放学,我的眼睛总想往往她身上瞄,越看就越想看。于是就有了想接近她了解她的愿望。她自然不知道我在看她,只是有时觉得她发现我在看她时,很有些害羞地将头埋下去。那时,班上的男女生是互不说话来往的,要是那个男生与某个她生有来往,一定就有很多闲话。我自然不想成为同学们议论的主角。但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起她的一举一动,她的音容常常令我吃不好,睡不香。我知道我害单相思了。那时,我在学生会任职,常常在晚自习之后到学生会办公室去加班加点。一天在赶完作业之后,眼前自然又浮现出她那成熟的少女的身影。突然,我想起她是团员,学校里所有团员的档案全在办公桌下的抽屉里,于是我将我们团支部的团员档案全找出来,很容易地翻到了她的档案,了解到她的家庭情况,有些出乎我的意外:她的父亲在文革时期武斗时被对立派打死了,她母亲带着她和一个大她一岁的姐姐到现在。于是在对她的爱恋之上又多了一点怜惜之情。我还知道了她的生日。我就这样一直处于单相思的徘徊之中渡过了暑假。开学了,文理科要分开,同时,要进行优化组合,她被分到了另一个理科班。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以分班之由送件礼物给她。于是我就开始准备开了,到街上买了一本当时很流行的绸面粘胶相册,从一些书刊上剪下些花,组合成一幅自认为很不错的图案,把它贴到了相册的扉面。并写下了两句话:只有热爱生活的人们,才能理解生活的意义。祝您生日快乐!

  记得那是九月十八日,一个阴雨蒙蒙的天气,放学后,我就赶快到教室外的走廊上等她出来,她出来了,当那么多人,我不敢给她,于是跟着她到下面的路上,我也不知道跟她说了些什么,把东西给她就走了。从那时起我就盼望她的回音。一连过了几天,没有任何消息,我开始有些失望。在学校不期而遇时,总低下头,不敢面对她的眼睛。于是我又写了一封信寄到她家里(地址自然是从她的团员档案里知道的),为了不给她母亲多心,特意用了一个某单位的专用信封,地址也是假的,但信里的内容,她一看就知道是我,信中向她说了我的情况,告诉她我的住校生活很寂莫,我需要一个知心朋友,并真诚的和她处朋友。信中虽然没有那种爱呀情呀的字眼,但我想她应该明白我的用意。我的心加速跳动了不知多少天,心想如果她拒绝了该怎么办,如果她同意了又怎么办,当然我最希望出现后一种可能。一天放学后,我要去参加校队练排球,在楼梯上,她跟在我后面叫了我的名字,我血液一下便停止了流动。她说,她接到了信,有空到她家去玩,她将一本笔记本送给我作记念。这无疑是答应了我。我当时的心情不知有多痛快,真想大叫一声。我想她也作过思考,至少以我印象不坏,不然在那种环境中,一个姑娘是不会随便答应一个男孩的。于是我们开始讲起话来,当然不是在校园里,在学校,我们就像不认识一样,但是,到了周未,我们开始约会。第一次约会是在翠湖边,她还是穿着那件印有大菊花图案的衣服,头发刚洗过,舒展地披在肩上,散发着阵阵幽香,我们有史以来靠得那么近,但不敢有接触,我怕她反感,但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们这样关系保持了很长时间。随着我俩的接触,一天见不到她,心里就很不舒服。所以常常是在放学之后,我赶快回到学校宿舍里,隔着窗户看她从门前经过。渐渐地,我不再满足这样的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