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校园春色  »  省城来的女高中生
我小时候住的那个江南小县城,虽然地方不大,但教育是出了名的。

  县中学是全省的重点,每年都有不少学生考取全国的名牌大学。

  所以,不光是本地的家长让孩子努力考县中学,连外地也有不少家长慕名将子女送到这里来攻读,希望将来能考上重点大学。

  在我父母工作的医院里,有位姓刘的医生,他在省城的大哥听说我们县中学是重点,考大学成功率高,特地把自己女儿晓然送到县中学来读高三,并委托他的弟弟来照顾。

  因为是亲侄女,当弟弟的自然十分关心。

  他特地找熟人在县文化馆租了个小房间,这里离学校很近,也没人打搅,正好便于侄女温习功课。

  刘医生和我父亲关系不错,因为他们都是省医学院毕业的,加上祖籍又都在省城,所以常常相互走动。

  礼拜天的时候,他会带着妻子一道来我家玩,吃个饭、打打牌。

  有时,他也会带侄女晓然过来,为的是让她休息休息,免得K书太累。

  那年我十四岁,正在县中学读初三,初中部和高中部是分开的,所以在校园里,我几乎遇不到晓然。

  只有她随叔叔来我家玩时,我才能细细打量这位从省城来的女高中生。

  也许因为有长辈在场,晓然在我家总是有些拘谨,而我带她到附近去掏鸟窝、抓小鱼,她总是站在一旁看,露出淡淡的笑意,似乎兴趣不大。

  晓然刚到县里时,已经十七岁,身上凹凸有致,玲珑浮凸。

  由于个头较高,晓然走在路上婀娜多姿,显得身段极好。

  但最吸引我的不是这些,而是她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和学校那些总是把头发扎成马尾或两个小辫的农村女生相比,我觉得很不一样。

  特别是每当有风吹来,她的长发飘飘,简直让我着迷。

  我心想:晓然姐真漂亮!晓然的父亲每次从省城来看女儿时,常常会带不少城里的好吃玩意,像奶糖啊、蜜饯什么的,当时这些在县里很少见。

  晓然和我熟悉以后,每次来我家玩时,总会带一点给我,有时,还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下次你到晓然姐住的地方玩,我再给你一些”。

  说到去晓然的住处,我是她来县里半年后才去的。

  不过一个七八平米的小房间而已,只能摆上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

  房间里还有一些东西,证明这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墙上贴着一些从杂志上剪下来的画,好像是八十年代初的男女电影明星。

  自然也有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像胸罩、三角内裤什么的,洗完后就拉一根细铁丝晾在屋里。

  我每次去她房间,她都会事先收好胸罩、内裤。

  其实,我那时对男女之间的事懵懵懂懂。

  有几次,没打招呼我就跑了去,她慌忙去收,还要假装很自然,脸却绯红若桃花。

  我却不以为意,依然孩子似的问:晓然姐,你爸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了?这样的经历有过几次,晓然就不再收了,任那些贴身衣物暴露在我眼前。

  真正感觉晓然在生理上是个纯粹的女性,是在我学了生理卫生课后。

  初三那个寒假,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两腿间滑腻腻、湿瀌瀌的。

  一阵恐慌之后,我想起这也许就是正在学的生理卫生教科书说的男性梦遗。

  好像是一夜晚之间的事,我忽然明白了世界上存在男和女两种性别的人,这种本已客观存在的事实在那些日子里显得特别意义重大。

  开春后,我们开了学。

  我迷上了晨练,每天天不亮,去学校早自习前,我照常要到操场上跑几圈,然后到单杠前做几十个引体向上。

  就在刚发生梦遗现象的那些日子,我做引体向上的运动,却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每次用双臂拉动自己年轻的身躯往上运动,都有一种麻酥的快感漫遍全身,下腹间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