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校园春色  »  男友弟弟
傍晚时分,正将一盘盘的菜放上餐桌,等着那位大老爷回家。 不一会儿,门很快速的被用力打开,探进一个带笑的俊脸。 「萱……我回家了。」穿着卡其色制服的男孩,带着一脸疲倦,把背包用力 的摔在地上。 「那洗完手吃饭吧,辛苦了你。」转身,想回到厨房端出那锅热汤。 「可是……我想先……」话没说完,他迅速的抱起我,往沙发走。 「郑翰书,不行,你先吃饭!你明天要考试的人,满脑子在想什么啊你!」 我挣扎的拨开他上下其手的魔掌。 「萱……我已经很久没跟你做了耶,这样我连女生的身体长得什么样子都会 记不得耶!!」他完全不理会我的挣扎,很熟练的褪去我的衬衫,撩起我的裙子。 该死,今天干什么不穿牛仔裤! 「我说过你要考试之前都不准,你竟然食言,况且明天是模拟考,你不想活 了吗你!」我边打开他探入内裤的手,边警告的说着。

  「可是我书都念完了啊,而且……」他忽然咬住我的耳垂,然后在我耳边说, 「食言的是你,你说过我考全校前十名就要让我做的!上次我考第五名耶!我有 权要求奖励吧。」 「呃……你……嗯……」明明知道他就是爱耍赖,但是我也推不开他,他很 清楚我身上敏感的地方,这个可恶的小子。我看着他脱去他的制服,露出黝黑的 肌肤,长期练习篮球的结果让他有一副结实精壮的好身材。他慢慢的将唇从我的 耳垂移到胸前,胸罩早就不知道何时被他推开,我只能看着他的舌头游移在我胸 前跟乳头。 「你实在好敏感,我好喜欢。」他抬头看着我迷离的眼神,带着纯真的勾引。 「你……今天只……能……做一次喔!」我奋力的想清楚的跟他表达,但是 他却故意的用手指在我阴蒂上逗弄,让我断断续续的才能说完话。 「嗯。」他继续吻着我,手指伸入我已经潮湿的小穴,满意的感觉我的湿润。 下一秒,他脱去下身的障碍,戴上保险套。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在客厅放保险套的啊!」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从面纸 盒边拿出保险套。

  「嘘……」他吻上我,然后打开我的双腿,压在我身上小声的说:「因为我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想做嘛!而且……」他刻意不说完话,一个挺身就进入我的 体内,惹的我娇喘不已。「我连饭厅,还有厨房,浴室,阳台都放了!」他边说 边抽插着,带着他邪恶的笑意。「你放阳……台干嘛……啦!嗯……嗯……哈……啊……」我又断断续续的 说不完话了,我知道他特别喜欢看我这样,所以总是在我想说话的时候,更用力 的在我体内冲刺跟摆动。

  「我这次模拟考考第一名的话,我要在阳台上做喔,然后你要跟我做十次。」 他贪得无餍的说着,唇又移上我的唇。 「嗯……唔……」我完全不能回答,只能随着他伸进嘴里的舌头交缠着。好 一会儿,他才离开我的唇,然后开心的笑着:「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你……嗯……啊……」在他奋力的冲刺下,终于高潮了。我则是无力的瘫 在沙发上,带着一脸的怒气跟迷离的眼神。 「你不要这样看我,不然我要跟你再来一次喔!」他邪笑,从面纸盒旁边又 拿出另外一个保险套。 「不准!先去洗澡,然后去吃饭啦你!」我看着他擦拭着他的阴茎,看似很 想又将另一个套子戴上的感觉,用力的说着。

  「好吧!反正今天满足了,我明天肯定考很好。」他微笑的低下身给我一个 长长的吻,然后抱起地上散落的衣裤,开心的走向浴室。我又气又好笑的瞪着他 的背影。 为什么我会开始跟郑翰书同居?我是尹萱,今年是大一的学生,而郑翰书是 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从五岁就开始形影不离,他小我一岁,今年是C中三年级的 学生。 本来青梅竹马应该是淡淡的小朋友之爱才对,基本上我也认为是如此,只是 家中开药局的郑翰书,似乎对于两性关系特别的有兴趣以及早熟。 国小时代人人都在看多啦A梦的时候,他已经在看A片了,郑翰书后来对我 说,这是他哥哥替他培养出来的兴趣。这是什么鬼兴趣? 然后到了国中,他已经能够对各国A片分门别类并且加以给于等级评论了, 他也丝毫不否认他就是喜欢。难怪那时候我总觉得他常常和一堆男生待在房里面, 我还小小担心他是不是自闭了。 我升上高 中的那一年,念的还是我家附近的高 中,因为我觉得路程近也不错, 所以并没有特别强求想去念台北市的高 中。那年我才开始认识除了郑翰书以外的 男生。因为从国小一直到国中,我身边的多半是一些稚 嫩的男生,让我对男生印 象没有特别的好,也压根没有经历过暗恋这个过程,虽然说郑翰书也是很稚 嫩, 但是基于我们两家是邻居又是世交,我勉强还是和他当好朋友,所以他是我从国 小到国中这九年间唯一的异性朋友,不过他小我一岁,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 弟弟吧! 说回我刚上高 中的时候,我才真正觉得高 中跟国中果然不同了,高 中男生似 乎成熟有礼了一百倍吧,然后我开始注意起异性了,那个高瘦秀气的班长。不过 基于矜持,我偷偷的喜欢他两年多,迟迟不敢告白。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向身边唯一的男性朋友询 问。 「问这个干嘛?」郑翰书凝着脸看我。我看着他忽然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他, 盯着他卡其色的制服,我只能默默的发呆,忽然,他的唇凑上来,亲亲的吻了我 一下。 「你……你……你干嘛!」我吓的站直了身体,一直指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