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爽直女孩的打赌
近二十多年,越来越多墨西哥人偷盗来美国了。早在二千年时,墨西哥裔人口己经成了美国最大的单一族群了,听说在三十年后,西班牙语人口会比英语人口还多呢现在打开电视,<俏碧蒂>的碧蒂、<慾望主妇>的伊娃,一大堆的都是拉丁人,我们美国就像被攻陷了一样呢。

  不多久之前,我们学校又多了一名墨西哥裔插班生了。和以前印象中的拉丁女郎不同,她粗粗鲁鲁的,永远喜欢穿长军裤、军靴的,而且经常脸臭臭的,行为举止根本不像个女孩麻“哈,那些墨西哥人就和黑人一样,来到美国就是享受福利,甚么都不干”就在我们高谈阔论时,她竟然走了过来,“啪。”的一巴就掴过来!我们差一点和她干架起来了,但我们怎可以打一个女生?我好不容易才按住了他们呢。

  不过,老师们就没放过我们了我们和她一起被臭骂了一顿呢,那天放学我们还在打球,刚好她就经过,我们便呛声:“这么喜欢打,来不来打一场?”“哈,妞怎可能会打球。”“谁怕谁?来吧。”她二话不说,就放下书包、抢过篮球来上篮了。我们就这样的开始乱打,她一个单挑我们三个,想不到她球技挺不错呢别看她个子小小的,控球却很纯熟呢,连交叉运球、拉拔竿她都会!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她完全不避忌的,在我们持球时,还真的来贴身防守。打久了,才发现她透了点,原来她没穿奶罩呢!

  之后,哈哈,我们继续打着球,但心思没再放在篮球了,只注视着她身上的两颗“球”呢我们一直的打,打了整整三、四小时,累得我们都摊在地上拉。“怎么,认输了吗?”“对呀我们输了拉,哈哈。”“奇怪,输了你们有甚么好开心?”“和你打球,让我们很有得着呢。”“对呀,哈哈。”我们相视而笑,眼尾都不禁扫到她胸前呢她有些疑惑的,看一看自己,才知道吃了大亏,“死淫虫!”说着,便一颗篮球用力的丢过来!“啪。”

  我中了头奖,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的笑着呢。那次之后,我们反而和她熟了,出来打球都会预她的份。她却仍是不穿奶罩、毫不避忌的打呢,我们也开始认真起来了(若不认真,真会被她打的是真打啊)其实光看己经很精彩了,她一下交叉运球过人,奶子就晃得厉害拉!我们就这样的,和她混熟了。她和其他的女生都不一样,毫不姿整、大拉拉的,经常和我们抱头揽颈的,更神奇的是,她有无穷尽的活力,每次打球都是我们先摊下的呢这次,我们就是去爬山。一批人没有空,一批人又怕热、又怕辛苦的,结果只有我和彼德、妮达三个人来了对了,她的名字就叫妮达,可能因为太喜欢野外活动拉,她肤色都是黑黝黝的,长得和<阿凡达>的女中士挺似的呢。哇,她今天穿得很酷啊,运动奶罩、热裤、运动帽,手机放在臂带上,好一副运动家的架式呢“哇,你干么扮成这个样子呀?”“怎么样?酷吧!”我望过去,挖靠,原来她脸上还画上三条横线,扮到印第安人一样呢!“搞甚么呀你?”“你管得我丫。”

  她就是这样了,喜欢怎样就怎样,真的够酷呢,但酷得来也够可爱呢“好拉,别偷懒拉,快出发吧。”说着,她就己经拿了装备,起行了。这次要爬的是安第斯山的一段,我们坐了一小时的车,才到了山脚由山脚慢慢走去,一边走一边享受周边风景、享受微风吹过,望过去无尽的沙漠,不禁让人心扩神怡,不过我们不是远足队,我们的目标是真正纠峭的山峰。走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走到要爬的这座山峰面前了一千多米的高度、平均坡度近七十,我们看到就兴奋拉,山峰,我们要征服你!

  来到这山峰面前,我们佩带好、检查好装备后,就准备出发了。“怎样?你们敢不敢跟我赌一把?”“赌甚么?”“赌甚么都可以。”“说甚么丫,看谁先上到去再说吧。”说着,彼德便己经抢先出发,妮达也二话不说的开始了,我当然也不可落后拉我们腰绑着一束绳,是下来时用的,鞋是特制的钉鞋,但还是要踩在石缝上才可以,最重要的,还是手上的鸭嘴铁笔,我们就是靠它,才可以紧紧的抓着往上爬呢。